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第一章

夏想回来的时候,灯草大师已经醒了。

不过尚未完全清醒,只是从地上坐起来了而已。那么多酒喝到肚子里,想完全清醒,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了,而他之所以坐起来,是方才尿急,起来方便了一番。

“夏老弟,你去哪了,来,咱们接着喝。”灯草大师朝夏想招呼道。

喝肯定是不能再喝了,但夏想有话要问,他朝灯草大师道:“灯草兄,此女阳寿未尽,暂居于此,我如何才能带她返回阳间?”

闻言,云绮梦一脸震惊的看着他,这些话她还未来及告诉他,不知他是如何知道的。但想到他神鬼莫测的本事,又似乎知道才是正常的?

想喝酒但发现碗已经空了的灯草大师含糊道:“这个简单,夏老弟,只要以你的至阳至刚之气,至诚至真之爱,穿梭人魔两界就可以保住这位姑娘的元神,令她还阳。”

你说巧不巧,一样都没有。

我的至刚至阳,只是说说而已。再说这至真至诚,更是不行,远的不算,近的我也有三位数的女人跟在身边。

“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困难一点的那种?”夏想问道。

灯草大师摇头道:“这么简单都不行?那贫僧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既然没有办法,那就算了吧,夏想是个洒脱之人,修炼到他这般境界,自是不会为些许小事纠结。

他可以不在乎,但事关自己性命,云绮梦却是不能不在乎,只听她急道:“夏公子,其实还有一个办法。”

“你说说看。”夏想说道。

云绮梦缓缓道:“先父对阴阳术数素有研究,能够推演过去和未来,他替我算过命,说我在十七岁那年,会遇到一个劫数。就像先前公子所说,他说我遇劫之后,会暂居阴界。直到遇到命中贵人,嫁给他做妻子,与那位贵人结合之后,就可以借助他的阳气,重返阳间。”

结合?

夏想当即摇头道:“你爹算错了,或者说你要等的人不是我,因为你一旦嫁给我,就只能做妾,是绝做不了妻子的。”

云绮梦:“……”

“夏老弟,此言差矣,救人一命胜造一人,乃是功德无量。你身上杀业颇重,日后境界攀升,遭遇雷罚时,必定劫难重重。若能多积功德,也好抵消罪业。”灯草大师劝道。

他这么说,夏想内心是极度委屈的,若非是身体问题,否则按他的说法,自己可以造多少人,消除多少罪孽?

“灯草兄,可这人鬼殊途,如何结合?”夏想拒绝道。

灯草大师不解道:“她阳寿未尽,自然是人,夏老弟何来人鬼殊途之说?”

一语点醒梦中人。

塔香不知燃了多少,自己又极尽耗时,事不宜迟,夏想当即起身道:“绮梦姑娘,我们结合…嗯,是我借你阳气,助你还阳。”

这一场还阳之战,从画里打到了画外,从地面打到了云端,从天黑打到了鸡鸣…鸡鸣了自是结束了。

天色渐明,东方已露鱼肚白。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第二章

第一章:师姐,别这样

“师姐,你,你要干嘛?”林萧死死的盯着自己身上那清纯中带着美艳,天使般面容,魔鬼般身材的师姐柳诗韵,心中不禁狂吞口水。

“你说喃?我亲爱的小师弟?”柳诗韵嘴角含笑,故意将自己那青花瓷色的旗袍岔开一些,那白嫩的大腿,刺激的林萧双眼有些泛红。

林萧快要崩溃了,他非常的清楚,柳诗韵就是一个妖精,一个看似随便,却极度保守的妖精,如果别人不知道她的性格,肯定会被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下。

从小到大,他都一直活在其阴影之下,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多少次被其诱惑的欲火焚身的时候,被一盆冷水浇下,成为落汤鸡,而当自己怨念的看着她时,她总是会用一句话来搪塞自己,那就是,“这是为了锻炼你的自制能力,要知道,外面的女人,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妖精。”

而每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林萧都会在心中吐槽不已,这句话用在你身上才是最合适的,他在山外也执行了不少次任务,但还真没见过比柳诗韵还要妖精的女人。

“死不失控”,林萧死死的咬紧了牙关,看着柳诗韵那嫣红的樱唇逐渐下落,心中不断的告诫着自己,这樱唇有毒,这樱唇有毒,万分不甘的想要将头给挪过去。

按照以往的顺序,在这个时候,柳诗韵都会停下来,并嘲笑自己一番,但这一次,那樱唇却是突然下落,凉凉的,冰冰的,柔软的触感传来,让林萧差点没将眼珠子都给凸出来。

时间仿佛在此刻静止,打死林萧都没想到,这戏耍过自己无数次的师姐柳诗韵,这次居然来真的!这完美的触感,让他在瞬间陷入了呆滞之中,而柳诗韵那娇躯,也在此刻僵硬。

两只炙热的大手突然搂在了柳诗韵的腰间,娇躯一震的同时,她却没有丝毫的抵抗,而是有些迷

文学

离的看向了林萧,那副表情,与以前完全不同,也是让林萧更加的放肆了起来。

“伸,还是不伸!”而在此刻,林萧心中突然涌起了一个无比纠结的念头,只觉自己的舌头干燥不已,急需要琼浆玉液的滋养,而那琼浆玉液何在,已不用多说。

“萧儿,来一趟我房间”,就在两人呼吸都在逐渐沉重,林萧即将失控的时候,一道宛若从耳边响起的声音,却是在两人心中炸响,也让两人一触即逝的分散了开来。

香风闪烁,佳人已远,林萧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有些难以置信的喃喃道,“这不科学啊,难道今天我是撞鬼了?刚才那人,真的是师姐?”

愣神半晌后,林萧一个摇头,也是不再多想,就这么一步一步的向着自家师尊的房间走去,心中也是百分百敢肯定,又有任务在等着他了。

没错,从十五岁开始,林萧就会在自家师傅那收到各种各样的任务,而他也都是完美的将任务执行成功,无论是杀人,还是救人!

只是林萧却没发现,一双美眸正远远的看着她的背影,口中喃喃道,“臭小子,你师姐我的初吻可都是给你了啊,只希望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还能够记得我,不要被那些个女人给迷的走不动路了。”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第三章

第358章借刀杀人,

上一张的章节号搞错了,但是内容是正确的,不影响阅读,抱歉,,

吱,,,

白珠立刻踩了刹车,然后方向盘一打,就要绕过那辆车,但就在这个时候,只见那辆车的车窗降了下來,露出了一张脸,

“季枫,有沒有兴趣聊两句。.COM”

“嗯,。”

季枫不由微微一怔,心中有些惊讶,怎么是他,

坐在对面车里的不是别人,却是曾经跟季枫打过一次交道,但是

文学

却有些不太愉快的国安巨头之一,

张谦,

季枫沒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张谦,而且看样子,这张谦似乎还不是偶然碰到的,而是特意在这里等他,

“张处长。”

季枫微微一笑,道:“这么巧啊。”

张谦却是摇了摇头,道:“不是巧,我是专门在这里等你的。”

季枫就挑了挑眉头,笑道:“等我,张处长屈尊降贵,这我可担待不起啊,张处长,你找我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听到季枫那软中带硬的话,张谦眉头不由一皱:“季枫,不要学你叔,是非曲直,你应该有自己的判断,不要什么事情都人云亦云,连话也跟着学。”

“呵。”

季枫咧嘴笑笑,将车窗玻璃完全降了下來,一手搭在车门上,但是人却沒有下车,只是笑道:“沒办法,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比较崇拜我叔,所以受他的影响很深,一时半会怕是改不了喽。”

张谦忍不住皱眉,但是却沒有再什么,

实际上他也知道,季枫虽然年轻,但却也不是孩子了,事实上,看季枫以往所做的那些事情,也不是一个孩子能做出來的,

所以季枫有他自己的是非观,对于一些事情也有他自己的判断,

只不过现在看起來,季枫却是更倾向于跟他叔季振平站同一条线上,其实这也不难理解,

所以张谦沒有再继续这个话題,而是道:“季枫,这个话題我们暂且不谈,我跟你叔有什么恩怨,这也都跟你沒有关系,今天我來找你,是想跟你谈一些问題。”

“什么问題。”季枫立刻问道,

“你觉得,我们这样话方便吗。”张谦问道,

“……那就去招待所吧。”季枫道,“在这前面不远,就是军区的招待所,有什么问題,我们到那里谈。”

张谦头,同意了季枫的提议,

随后,季枫也不废话,直接升上车窗,道:“白珠,开车去军区招待所。”

白珠微微头,一踩油门,发动机便发出一声咆哮,车子疾驰而去,

她看的出來,季枫似乎很不喜欢这个人,所以她也沒有多问,只是心的戒备着,尽可能的跟张谦拉开距离,以防张谦会做出什么对季枫不利的事情來,

江州军区招待所,听起來似乎不怎么样,但实际上,这招待所却是一座酒店式的建筑,而且里面的装潢建筑一都不比社会上的酒店差,

因为季枫曾经不止一次的來这里找过向永战,为了方便,他便让向永战帮他办了一张证明,实际上白了就是一张会员卡,

现在的军队不比以前,因为国家的重心是朝着经济建设方面倾斜,所以军费方面就不免要受到影响,军队为了创收,也就想办法搞起了副业,这招待所便是其中一项,

当然,在军区旁边还有一个招待所,那才不对外营业的,只接待军人,和这个招待所是不一样的,

季枫拿着会员卡,要了一个包厢,与张谦对面而坐,

“张处长,你屈尊降贵來找我,有什么事情。”沒有任何寒暄,季枫开门见山的问道,

“季枫,这一次你被刺杀了,听你还抓住了一个国安的人。”张谦问道,

季枫心中顿时警惕了起來,道:“沒错,抓住了一个,但还有其他几个也是国安的,只不过被干掉了。”

这种事情瞒不过张谦,他也沒有想隐瞒,

实际上,在见到张谦的那一刻,季枫心里忽然有了一个想法,,这一次遭到袭杀,其中耿少华几人都是国安的,而且看样子他们还都是精英,是经验丰富的老手,一般人可未必能够调动他们,

那么,这一次的事情,会不会跟张谦有关,,

而张谦现在过來找自己,是为了示威,还是有别的什么目的,

季枫心念急转,但是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问道:“张处长想必对这个案子已经有所了解了吧,我想知道,袭击我的人竟然出自国安,不知道张处长有什么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