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俏少妇的私密日记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娇俏少妇的私密日记 第二章

戴小点心中升起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喜悦,毕竟,闻人犀灵是个如此美丽的女子,当这样一个女孩儿告诉你,她还把你当成她的未婚夫的时候,想来任何一个男人都会生出同样的窃喜吧?但他随即就把这种无意义的感觉按捺了下去:“那个,闻人小姐,您对婚约的恪守,我很……”他一时间竟是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了。

“高兴?欢喜?开心?”

戴小点苦笑了一下:“就说是高兴吧。但是很对不起,我可能不会接受。我已经成亲了。”

“我知道,但她是你的妾侍,是不是?”闻人犀灵黑白分明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语气中满是平淡:“按照尊先人和家父议定的,我应该是您的妻子,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

“这不是问题。”闻人犀灵说道:“我这一次来找您,只是想告诉你,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承认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婚约,我都是承认的。”

戴小点完全呆在了那里,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为什么?”

闻人犀灵微微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男子,他真的很高,而且非常健壮,像一座大山似的,充满了男性的力与美。姑娘眼神中难得一见的浮起一丝温柔:“我知道,你很快就要……上战场了。我希望你能够平安的回来。”

“呃,谢谢?”

“你放心,我虽然是女子,也知道一字千金的意义。既然我在今天和你说明这件事,就绝不会食言而肥,不管你将来怎么样,也不管你是不是会受伤、会残废、会被炮弹炸得四肢不全……”

“闻人小姐,你到底有多恨我?”

闻人犀灵第一次有了些许人性化的举动,红润娇嫩的唇瓣抿紧——是在极力憋着笑!饱满的胸脯起伏几下,才缓解了大笑的冲动:“我的意思是,不管你会怎么样,我都会记住我对你的承诺,把你视作我的未婚夫!”

说完,她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小小的盒子,递了过来:“这是我妈托人从天津给我寄来的,是在大悲寺求来的护身符,我……想,你能带着它。”

“这个,太贵重了。”戴小点急忙说道:“这是令慈为小姐您……”

“我知道,是为我求来的,但它既然是我的,我想,我就有处置它的权利。而现在,我想,你可能会比我更需要它。”姑娘说着,把盒子塞到他手心里,手掌接触的刹那,戴小点清楚的看见,她脸上漾起的浓烈的红晕!

“那个,闻人小姐,请您等一等!”戴小点几步追上,拦在她面前,说道:“那个,闻人小姐,请问,为什么?”

闻人犀灵明亮的眸子像是会说话似的望着他,戴小点干咳了一声,问道:“我是问你,为什么会愿意恪守这份已经被中止的婚约?”

“我想你也能看见,我生得很漂亮,比很多女子都漂亮,”闻人犀灵的话语里透露出强大的自信,是的,就是自信,来自于对自身容貌的自信,而事实上,她也有这个资格。“像我这样

文学

的女子,不找个男人嫁,总有男人要娶的。与其这样,不如自己选择一个最合适的。你认为,这个解释怎么样?”

面对这样的回答,戴小点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姑娘向他点点头,轻巧的绕过他,消失在了院门口的黑暗中。

*******************************************

“砰、砰砰砰!”一连串的枪声响过,对面50米远处放着的二十五个酒坛子左右冒起青烟,其中有6个被打碎了,其他19个却还是完好无缺,看得出来,开枪的人准头太差了!

“记住,开枪的时候,屏住呼吸,扣动扳机的手指要沉稳而坚决,千万别和吃了烟袋油子似的哆嗦,”戴小点说着,站到一个战士的后面,身体压住他,帮着他拉动枪栓,顶上一颗子弹,“你的眼睛、步枪

文学

的准星、还有前面的目标要形成一条直线,稳住、稳住,对,开枪!”

“砰!”子弹在空中划过一道火线,精准的从大肚皮的酒坛中间穿过,哗啦啦一阵碎响,酒坛碎裂了一地。

年轻的小战士一脸欢喜,骄傲的看向自家长官。戴小点笑着在他头上拍了拍:“记住射击时的要领,下面要的就是千百次的训练了。别怕浪费子弹,管的起。”

战士们呵呵傻笑,戴小点站直了身体,低头看看,半截裤腿都浸泡在泥水里,以他的身体素质,自然不会担心什么,唯一的麻烦就是在泥水中的行动很不方便。但凡事利弊相随,对于守方不利,鬼子进行攻击的时候,自然也会更要受到极大的拖累了。

他爬上壕沟,拿过一支步枪,再重新跳下来,学着鬼子可能的攻击动作,在遍布泥水的壕沟中来回冲撞,不得不说,水的阻力比想象中的要大得多!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落水,人体的动作必然会出现偏差——可不能小看这仅仅几秒钟的偏差,在瞬间生死的战场上,几秒钟,可能就是十几条人命的差别了!

他就这样趟着水,在壕沟里来回走了几步,蓦的大喝一声:“趴下!”

身边的两个战士同时一呆,却见旁边的一个家伙二话不说,直挺挺的趴在了泥水中,虽然在极短的时间里就再度爬起,但身上的军装还是被湿透,再也看不出本来的模样了:“看见了吗?”戴小点说道:“这是你们的营长,对长官的命令,没有片刻的迟疑,反倒是你们,居然还傻站着不同?怎么,还要长官请你们趴下吗?”

“…………”两个战士犹豫了功夫,马文顺一人踹了一脚,把两个战士踢得摔倒在泥水中,“记住,长官让你趴你就趴、让你站就站、让你坐就坐。总之一句话,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不管你是在和鬼子拼刺刀还是准备扔手榴弹,长官的命令下达,就要没有半点犹疑的立即执行,明白了吗?”

两个战士都要被吓哭了,委委屈屈的爬起,脸上不知道是泥水好是泪水,只是一个劲的点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马文顺向戴小点一笑:“大哥,您先回指挥部吧,这里的训练由我来就可以了。”

“没事,现在时间还早。按照计划开始吧?”

娇俏少妇的私密日记 第三章

“气运之争?”无尘子也呆住了,他只是想让六指黑侠帮他拦住宓妃,毕竟六指黑侠再怎么说也是七国第一剑宗,拦下宓妃片刻时间也不是问题,接过鬼知道这两人怎么想的,居然直接调动了气运之力,完全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我突然不想出手了!”无尘子突然开口道。

“???”墨家众人都是看向无尘子,您这是要闹哪样,巨子老大都出手帮你拦住了宓妃了,你居然不想玩了?

“巨子老大和宓妃交手太凶了,让师尊觉得他出手杀姬丹有失身份,又没有成就感,所以不想玩了!”雪女轻轻扶额对弄玉说道,她太熟悉无尘子想干嘛了。

无尘子一开始是想着抓出姬丹这个幕后黑手,刷一波存在感,谁知道事情出了偏差,整出了六指黑侠以墨家气运斩断周室气数,跟这事相比,杀姬丹就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

“荆轲,你去杀了他!”无尘子看了荆轲一眼说道,本以为自己是主角出场的,谁想到六指黑侠不讲规矩,上来就是气运之争,果然最后出场的才是大佬,自己是出场太早了。

“我……”荆轲习惯性的看向六指黑侠,有些犹豫,刚才他就有机会杀了姬丹。

“杀了就杀了,何必在乎那么多,我墨家什么时候怕过事?”六指黑侠平静的说道,目光却是紧紧盯着宓妃。

“是!”荆轲得到六指黑侠的命令,直接抓起长剑朝姬丹走去。

“姬丹不能死!”楚南公和河伯却是站了起来挡在了荆轲面前。

“我说了,他必须死!”无尘子看向楚南公和河伯说道。

荆轲看着楚南公和河伯,又看向无尘子,你们居然都没有中毒,但是你们大佬打架别把我拉进去啊。

“你去杀了姬丹,这两个人交给我。”无尘子说道,杀姬丹会被认为是欺负人,还是跟楚南公和河伯这些高手交手比较有格调。

“你凭什么拦住我们?”河伯看着无尘子笑着问道。

“拦住?不不不,你们三番五次的搞事,真当我不敢杀人?”无尘子看着河伯和楚南公摇了摇头,对于阴阳家他早就想杀人了,尤其是楚南公这个老家伙,秦末的天下乱局一直都有这个人的身影,虽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是杀了就完事了。

“他想杀我!”楚南公皱了皱眉对河伯说道,虽然他也不知道无尘子为什么对他有这么大的杀意。

“有什么好奇怪,你都想杀他,他想杀你不是正常?”河伯淡淡的说道,心底却是疑惑,自己出去这些年中原发生了什么事,让阴阳家觉得道家不敢杀人?

“你站哪边的!”楚南公皱了皱眉,河伯回来以后就一直没有听他和东皇太一的命令行事,在阴阳家也是特立独行,离群索居的不合群。

“你想跟他自己打,那我就退后!”河伯看着楚南公说道。

“你……”楚南公不再说话,他真怕他再说话,河伯真的就丢下他自己去跟无尘子打了。

“听说你是年轻一代的第一人,但是该尊老还是要尊老的,虽然我不想管他的死活,但是毕竟我是阴阳家的护道人,所以就让我来试试你的斤两。”河伯看向无尘子说道。

无尘子没有说话,一步步的走向楚南公,周身三尺外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光茧罡气。

“道家周天罡气?”河伯看着无尘子周身出现的罡气皱了皱眉,但是又摇了摇头,他跟道家高手交手也不是一两次了,道家周天罡气他也见过,不是这样的。

六指黑侠和宓妃也停止了交手,看向无尘子和河伯。

“大帝华盖!”宓妃目光凝重的看向无尘子,不知道这种五帝秘术怎么会出现在道家之人身上。

河伯想了想,还是率先出手,一股冰白的水流从手中飞射而出,再空中化作一把把冰蓝的冰刃射向了无尘子周身的黑色罡气。

冰刃如雨落到了黑色的罡气之上却普通雨落于水,溅起一道道漪涟以后就彻底消失不见。

“没有用的,大帝华盖之下万法不侵。”宓妃说道,提醒着河伯。

“什么鬼东西?”河伯皱了皱眉,他知道冰刃伤不了无尘子,但是也没想过居然是这样一点阻拦都做不到,心底也对这个年轻人升起了警惕,将无尘子放到了跟他们同辈的地位。

“只能这样么?”无尘子看着河伯淡淡的说着,话语中充满了蔑视。

“想以此激怒我?”河伯淡淡的说道,然后退过了一边,又不是来找自己的,还是让楚南公去试试这个年轻人的深浅再说。

“大佬们都是这样的么,说着最狠的话,做着最怂的事?”雪女看着河伯的动作开口说道。

无尘子和河伯都是同时看向雪女,雪女吓得直接躲到弄玉身后。

“你是怕你师尊对手不够多么?”河伯淡淡的说道。

雪女脖子一缩,小心翼翼的去看无尘子,她好像真的是在给师尊拉仇恨了。

“加上你也一样!”无尘子收回目光看向河伯说道,继续朝楚南公走去。

“真是老了,都以为我提不起剑了!”楚南公叹了口气,一步步走出,佝偻的身躯也慢慢的站直,一头白发也渐渐的变黑,变成了一个青年模样,同时手腕一震,手杖破碎,露出了其中的一把乌金木剑。

“木剑?”雪女等人都是愣住了,楚南公是不是有些托大了,对战无尘子还敢用一把木剑。

“乌金之木,坚硬无比,三百年才能成才。唯南荒出产,南伯侯鄂崇禹最为珍爱。你自称南公,是觉得自己比帝辛时南伯侯鄂崇禹更有贤才,偏偏世人要在南公之前加以楚字,为楚南公。”无尘子淡淡的说道。

“你找死!”年轻的楚南公双目一凝,怒斥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无尘子这是直接点到了他的痛处。

“商纣王帝辛时,有三公鬼侯姜桓楚、鄂侯鄂崇禹和西伯侯姬昌,其中鄂侯又称为南伯侯,负责镇守南方二百路诸侯,因秉公直言而被帝辛处死,而后南方叛乱,其后人亦不知所踪。不知道你是鄂侯后人呢,还是夺了鄂侯传承的屠夫呢?”无尘子继续说道,然后又想了想说道:“我觉得是后者吧,毕竟再不肖的子孙也不敢与先祖齐名,将先祖之名踩于脚下,再从你的名号来看,楚南公楚南公,楚之南公,非天下之南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