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您的好长呀 第一章

黄维和老婆窦玲找了银行的关系,又用他们在春蕾医药公司的股份做了抵押之后,从银行获得了两亿七千万的贷款,这笔钱拿到手之后,就被投入到了股票拯救和股份收购当中。

这两亿七千万投下去,刚开始的时候,的确让春雷医药公司的股票有了一些起色,有点像是一辆下坡的火车被刹住了车一样。

可是这种拉抬是很短暂的,仅仅只是停留了一天不到,那种下降的趋势又开始出现了。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以前的交易量根本就不会有这么多,怎么现在会暴增那么多倍。”黄维在投资部那边看到的公司股价趋势图之后,脸色非常铁青,非常难看。

“黄总,这毫无疑问,一定是有一股庞大的资金在打压我们公司,我们投入两个多亿,可是人家为了压下我们的股价,投入了更多,我们公司的股价已经来到了新的低点,这可怎么办?”投资部经理苦着脸,站在黄维的面前道。

春雷医药公司的其他高管也站在一边,各个脸色一样铁青。

公司的股价起不来,就说明公司融不到资金,而已经投入进去的也抽不回来,公司的资金锻炼似乎已经是不可避免要发生的事情了。

这些公司高管在春雷医药公司都有着自己的利益,不少还是公司的股东,只是他们的占股并不是很大而已。现在他们面临的选择很艰难,要么赶紧将手中的股份卖掉,那样的话,还能挽回一些损失。要是一直留在手中,等待股价回升,也许可以等到起死回生的那一天,也许等不到,让自己的股份调入无底洞,从而使得辛辛苦苦的财富变成两张废纸。

“到底是谁?特码到底是谁?一定要查清楚,查清楚,是谁在针对我们?”黄维大声的咆哮道。

“黄总,查过了,根本查不到,那些资金是分散进入股市的,看起来就不像是一家机构的行为,像是许多投资基金的一种默契。”公司副总道。

“默契,默契个屁,这就是约好了的,要不然怎么可能,我们公司又不是什么顶级大公司,也不是什么肥肉,那些基金也好,投资机构也罢,干嘛要针对我们?这……特码到底是谁?”黄维有些歇斯底里的发泄道。

面对黄维的歇斯底里,根本没有谁去面对和回答他的问题。

黄维扫视着这些精英,也是为公司曾经立下汗马功劳的高层,气得不行。

关键时刻,就一个个用处没有。

既然这些人不可靠,不可用,那黄维干脆就甩下他们不理,他现在要找窦玲商量怎么办。

在关键时刻,黄维知道只有窦玲会真正的支持他,会是坚定可靠的。

而窦玲得知那么多资金投下去,居然没有起到根本性的作用,她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事实就是如此,容不得她不信。

“窦玲,我们得拿个主意了,现在公司还在撑着,公司下面的那些人还不晓得公司目前的困难,要是让下面的那些员工以及外界知道之后,结果会出乎预料。当然,一定是负面和不好的。

“拿什么主意?现在能拿什么主意?”窦玲现在也心慌了。

那种情况要是出现,就意味着春雷医药公司会倒闭。

关键是现在能想的办法已经想了,银行的贷款已经贷了花了。虽然他们在市场上收进来了一点点,可是他们更多的股份是抵押给银行了的。

这次属于短期贷款,在窦玲的运作下,利息虽说不算很高,但是也要一千多万。

要是再截止日期还不上钱,他们的那些股份就与他们再没关系了,也就意味着幸幸苦苦创立并打下的春雷医药公司与他们也没有了关系。

“要不,看看能不能再找银行那边搞一笔钱?”黄维问窦玲道。

“刚刚借了两亿多,哪里还能搞到钱,你以为银行是我开的吗?”窦玲脸色阴郁的道。

“那就算了吗?”黄维没头苍蝇似的问道。

“不算能怎么着,除非……”窦玲犹豫着站在客厅里面来回踱步。

“除非什么?除非什么?”黄维一听,还以为窦玲有别的办法,就激动得紧跟着窦玲的步履急切问道。

“我想……除非能够知道具体是谁再针对我们,是谁再打压我们。找到这个人的话,我们上门去求人家,或许别人高抬贵手,我们才会有一线生机。”窦玲用手揉着太阳穴道。

窦玲不亏是大股东,不亏是曾经的公司老大,她一句话就说到了重点。

翁公您的好长呀 第二章

二长老根本就没有抵抗几下就被人打爆了。

看得炼器宗所有的人都到吸了一口冷气了。

更是头皮发麻了。

这一次大家更是不敢有什么想法。

老老实实的站着不动了。

连二师兄这样的九星战神都不是对手了,那岂不是说只能等到掌门出来了。

也就只有掌门,才能对付这位来历神秘的家伙了。

炼器宗的高层们确实都吓了大跳了。

他们确实没有勇气再出手了。

如今只能等掌门。

掌门才是整个炼器宗最厉害的,更掌握了无穷的手段了。

“阁下真是好手段,这一来就灭了炼器宗这么多的高手了,今天若是让你离开了这炼器宗,那我这张脸还往什么地方放?”

一道身影走了出来了,正是炼器宗的掌门了炼无心。

一个非常特殊的名字。

他就是掌门。

此时看着天上的这年轻的身影。

炼无心的心里头像是吃了苍蝇的一样恶心。

早知道这家伙如此有手段的话就直接用傀儡至尊了。

现在好了吧,损失惨重了。

更是让所有人都听到了这个一个坏消息。

怕是不用多久,这消息就会传开了。

对它们炼器宗来说还是有着很大的影响的。

“你终于舍得出来了,那你给我解释解释,我好不容易加入你们炼器宗,结果你倒好,却想把我练成了至尊傀儡,这事你怎么说?”

叶玄的目光冰冷之地,显得非常的愤怒。

炼无心哈哈大笑了起来了。

“你一个别的地方来的探子竟然敢血口喷人,我们炼器宗的至尊傀儡,都是我用古老的尸体炼制而成的,你根本就达不到这样的资格。”

文学

炼无心当然会甩锅了。

这件事情必须甩的一干二净。

“现在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看在你实力不错的份上,老老实实束手就擒,再为我炼器宗服务一千年的时间,那今天这次是我就可以算数饶你一命,好歹你也是有点贡献的。”

直到这时候,炼无心也是要把这家伙给留下来了。

越看越满意了。

虽然三长老死了,二长老也死了,还有一些高层长老也没了。

不过对炼无心来说,这都没什么关系。

只要将这最后的一个原材料拿下,就能彻底的将傀儡大阵给激活了。

到时候爆发出无敌战神的实力,绝对能横扫周围这些大大小小的势力。

这样的好事上哪找?

叶玄还真的挺佩服这个炼无心的。

到了这个时候还能睁眼说瞎话。

不知情的人还真的相信了过去。

“有意思有意思,那我还是直接动手好了,看看你到底能扛得住我多少招。”

叶玄冷哼了一声。

瞬间一刀斩出,一道流光如长虹一样直奔而去。

而在炼无心的面前瞬间出现了一张巨大的盾牌了。

直接扛下了这一刀了。

哪怕这一刀轰在了上面,也依然让所有人感受到恐怖了。

只见周围的虚空瞬间就崩裂了。

哪怕是炼无心也后退了一步了,这巨大的力道落在了盾牌上,也在这盾牌上留下了道道的裂痕。

虽然不是很明显,但炼无心就已经感觉得出来了。

翁公您的好长呀 第三章

第1811章那一抹白衣绝世!

可是,‘狱’并没有杀了叶轩的打算,因为他不想走这一步,因为其中所蕴含的凶险连他都未必能够承受的起。

那个人已经消逝了,用生命为代价消逝了,他不想冒险逼出那个传说中的人。

“既然你不愿听从我的话,那我就将你永世封印于此。”

走到这一步,全在‘狱’的预料当中,他也只能将叶轩封印于此,这也算是无奈之策。

“狱!”

轰隆隆!

‘狱’在高吼,一道道黑光在他周身升起,很快化作一道道龙卷漩涡,那可怖的万古镇压气息在弥漫而出。

何谓狱?

封、困、禁、绝!

狱的含意有很多,说句最直白的话就是囚牢的意思,能将万古宇宙任何事物囚禁,让其永世不得超生。

他的名字为‘狱’,从这里也能看出他的本源手段。

呜呜呜!

一道道黑色龙卷在嗡鸣,那震天绝地的封禁之力在呈现,隐隐化作一个大大‘狱’字,显然是要将叶轩永世镇压封禁于此。

永——镇——上——古!

轰!

在这一刻,神物有灵,天碑镇世!

那铭刻着永镇上古的镇世天碑轰然而来,当头便朝‘狱’镇压而下。

“区区天碑,也敢与我放肆?”

“滚!”

轰!

‘狱’翻天一掌打出,直接将镇世天碑打的崩飞而去,一道道可怖的裂痕在碑身上呈现,显然面对这惊天绝地者,它根本无法匹敌。

“荒,你已经逝去了,永远不要在出现了!”

‘狱’在凝视叶轩,眼中划过复杂之色,而后眼中眸光一定,五指轰然朝叶轩拍落而去,显然是要将叶轩永世镇压于此。

“荒古断,太古忧,上古大梦过千秋,万古悠悠诵吾名,谁不识我古太初!”

如亘古神音在传来,似太古先民在诵经,那一抹白衣宛若穿越了万古玄黄,那一抹深邃低语似万古众生耳边在轻语。

哗!

如九天银河在倒转,似万古宇宙在倒悬,一切回到原点,一切又好似起点,那一抹白衣翩然而至,‘狱’打出的震天绝地的封印之力在支离破碎而去。

一袭白衣,飘然出尘,他宛若神话中人,又好似亘古谪仙,不似凡人,更不似神人,他的出现化作那亘古宇宙最璀璨的星辰,让任何人都无法直视。

“太初?”

吼!

当这一抹白衣飘然而至,‘狱’在低吼连连,震的整个上古天宫可怖龟裂,证明他的心神惊颤到何种地步。

“他是我的人,你怎敢动他?”

一袭白衣,淡然轻语,他的气质太过出尘,万物众生哪怕在他面前都卑微如尘。

柳白衣!

风华绝代,万古唯一,遍观亘古宇宙,穿越了宇宙洪荒,能有此绝代气质者,也唯有他一人而已。

只是这一刻的柳白衣,给人一种恬静之感,一双眸子若万古星辰般明亮,但眼中却毫无人类该有的情绪滋生。

“白衣兄?”

叶轩艰难从地面上爬起,他惊喜的看着柳白衣的背影,没想到在最后关头,柳白衣竟然出现在他面前,而且还救下了他。

可惜。

叶轩的呼唤并未让柳白衣回头,乃至连一丝波动都没有出现,这也让叶轩内心咯噔一声,双眸沉重的看着柳白衣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