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娇妻公务员 第一章

@@

五年后。

身价千亿的丁硕,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他不光拥有全世界最大的庄园,买了三座岛屿,还是十几家上市集团的幕后老板……

这一天,在老婆孩子的陪伴下,他乘坐私人游艇去海上垂钓,用了一只神级鱼饵,却垂钓上来一本书《葵花body》……

他不禁皱眉,总感觉这本书似曾相识,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

翻开染血的书页,只见上面赫然写着:欲练此功,必先……

全书完!

……

对不住了,一直支持我的小伙伴们,这本书成绩太差了,我没法和家人交差,一个人饿肚子可以,但我不能让家人陪着我饿肚子,请原谅我的自私,感谢大家的陪伴!

《神豪从垂钓开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神豪从垂钓开始》笔趣阁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我的娇妻公务员 第二章

七个人排成了一条长龙,缓缓的向下走着。

走到一半,陈昊感到一阵不对劲,他问道:“我们是不是走得太久了?”

五味真人也说:“是这样,我们走了有半个时辰了。按我们的速度,这时候应该是下山了,可是我们还在这里走着!”

陈昊想了一下说:“我们在墙上刻个记号,

文学

看看我们是不是在原地转圈!”

“不用这么麻烦,看我的

文学

!乾坤破法,破!”

五味真人一使法,半天之后,一点反应也没有。

陈昊回道:“这可能不是障眼法,而是用的机关之类的东西让我们迷失方向。我们先做个记号,然后再往前走!”

“好。”

一行人在墙上刻了记号,然后继续前行。

走了大概十来分钟,大家又停了下来,因为他们来到了自己之前做记号的地方。

陈昊点头说:“果然和我猜的一样,我们走的这楼梯不是一直向下走的,而是走了个8字型,又上又下的,结果就是一直在这里兜圈子。”

“那我们怎么办?”

陈昊回道:“这不是道术,依我看还是机关。罗明辉,你看一下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机关。”

“是。”

罗明辉开始忙了起来,其他人帮不上忙,只能在旁边等着。

罗明辉找了半小时,然后说:“的确是机关,我弄明白了。大家跟我的步伐走,不要每一阶台阶都走,有的要跳过,有的要多踩几下。”

所有人跟着他一起行动,罗明辉这是在不走寻常路,他一会隔一道台阶走,一会一下跳过好几道,一会又连续不错过好几道。

就这么杂乱无章的走了一百多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他们居然走出了那段不停绕圈的路,就连陈昊都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他只能猜可能是和光线、视觉这些东西有关,可是具体怎么操作的,他也不明白。

接下来就是一条直上直下的道,罗明辉还在前面带路。

可是刚走到一半,脚底下突然冒出几根尖刺,差点刺伤罗明辉。

要不是五味真人手快,一把把他拖了回来,罗明辉就受伤了。

五味真人淡淡地说:“这段路就由张礼走在前面吧。”

张礼的脸色有些发白,如果这里面的人谁最有可能死,那一定就是他了。

他想反抗,可是又不敢,所以只能咬着牙前进了。

大家越过有陷井的台阶,继续前行。

走了没多久,又是一道地刺,这次张礼早有准备,顺利的躲过了。

他笑了一下说:“这陷井又不是很难躲过嘛,只要小心一些就可以了。”

又往前走了一段,又是一道地刺,张礼还是和以前一样,往后一跳,可是就在这时,突然从墙上喷出几道暗箭。

张礼根本就没反应过来,身上就中了三箭。

这箭伤本来只是小伤,以杨艺的道术是可以治好张礼的。

可是谁也没想到这暗箭上居然有毒,而且还是剧毒。

只是三个呼息之间,张礼就全身发黑,然后七窍流血而死了。

看到自己的同伴就这么没了,其他四个人的心情都很不好受。

我的娇妻公务员 第三章

医学中心。

大厅。

亚当惊讶的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虽然他只和对方有过一面之缘。

但对方可是沧桑坚毅、铁血柔情的疑似战神啊。

没错!

这个熟悉的身影,就是莫妮卡和瑞秋少女时代,一度非常痴迷的小镇殡仪馆老板和入殓师,那个演过各种救援的最强老爸。

艾略特·迪肯先生!

按照莫妮卡的说法,这个迪肯先生青年丧妻,是她们那一片最有名的钻石王老五。

而且因为太爱过世的妻子,哪怕无数女人想要倒追他,他都没有心动,保持着距离,就那么单着,孤独又浪漫。

上次莫妮卡外婆过世,亚当和她打听这个疑似战神的男人时,莫妮卡还瞬间脸红了。

啧啧!

要是让莫妮卡现在看到,她少女时代的梦中情人,那个不善言辞温柔沉默的男神,此刻和一个女人,眉目传情。

而这个女人,多半还是第一次和迪肯先生见到。

真不知道莫妮卡知道了会是什么感觉。

此刻亚当已经走了进来,正好和疑似战神的迪肯先生打了一个照面。

亚当对他笑了笑。

而迪肯先生也回以微笑,显然也记得见过亚当。

“亚当,你们认识?”

蒙哥马利医生惊讶道。

没错!

这个和迪肯先生相谈甚欢的女人,正是蒙哥马利医生。

“很久不见了,迪肯先生。”

亚当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亚当·邓肯,是一名医生。”

“你好,邓肯医生。”

迪肯先生含笑点头:“我记得你好像是盖勒家的朋友。”

“没错。”

亚当笑着点头。

几人又寒暄了几句,迪肯先生告辞。

他是过来接死者回去入殓的,一直站在那里,也不是一回事。

“亚当,快和我说说艾略特的事情。”

蒙哥马利医生将亚当拉到一边,急迫的问道。

“不至于吧?”

亚当惊讶的看着她:“你们是第一次见面吧?还有刚才你不是去地下停尸间反省自身的吗?”

“是……”

蒙哥马利医生脸色一红,但还是强抑不好意思:“亚当,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我不信。”

亚当露出鲁式表情包。

“……”

蒙哥马利医生一滞,尴尬道:“绝大部分人是相信的,我也是相信的,从前我和德里克就是,那会子我们真是如胶似漆,所有人都羡慕的称呼我们为幸福的谢普特。

我知道结果不怎么美好。

那是我错了。

但不可否认我们开始那些年是非常恩爱的。”

“迪肯先生给你同样的感觉了?”

亚当见她不避讳她的过错,也没有继续调侃。

“对!”

蒙哥马利医生情不自禁的笑了:“而且这种感觉比从前还要强烈,刚才我去地下停尸间看着这些病逝的尸体自省,而他进来拉病逝的病人回去入殓,他的笑容一下子就击穿了我的伤感,让我情不自禁的回以微笑……”

“这样的吗?”

亚当有些惊讶。

“怎么了?”

蒙哥马利医生连忙追问。

“在我的印象中,他好像不是这样的人。”

亚当沉吟道:“我是因为参加朋友外婆的葬礼,才见过他的,听我朋友说,他青年丧妻后,听说一直放不下他深爱的妻子,一直没有再娶,甚至没有和任何追求他的女人走的亲近,他和你这样,真是很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