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岳弄进去 第一章

闲话少说,诸位早点歇息,毕竟明天你们还要去干正事!陈昆站起身,叼着牙签开口道。

这些故事可真够理不清,太乱了。当河摇摇头。

反倒是这边的洛尘入定了之后,在天皇宫天地牢笼内的人道洛尘猛地睁开了眼睛。

此刻他们正在盘膝打坐修炼,包括唐玄策。

老唐,你可能有个孩子!

黑暗之中,洛尘的声音忽然响起!

哈?

啥???

唐玄策蓦地睁开眼睛。

而比他动作还快反应还大的自然是王城。

老大,你是不是在外面听到什么风声了?

这可是大新闻啊!

堂堂仙界第一高手,唐玄策居然有个孩子?

我的天呐,老唐,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

什么?唐玄策惊愕疑惑不已。

你小子可别乱说,这是造谣!

我唐玄策守身如玉这么多年,身子都没有破,哪来的什么孩子?唐玄策瞪着洛尘,大有今天不说清楚,就要和洛尘大打出手的架势!

你刚刚一句话,我运气都岔气了。唐玄策插着腰开口道。

我看你是肾虚吧?

行啊老唐,平日里正经的假模假样的,现在孩子都有了?王城拍着唐玄策肩膀开口道。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哪来的孩子?唐玄策挥舞着拳头。

同样是男人,我理解的,大家都懂的。王城笑呵呵的开口道。

你理解个屁,懂个屁!唐玄策喝骂道。

我……

我先缓缓,真的运岔气了!唐玄策半仰着坐了下来。

唐玄策是真的不知道,毕竟他的本尊天王都不知道,更何况被修改了记忆的唐玄策这个身外身呢?

但是让洛尘疑惑的是,这个孩子到底是谁,又在哪里呢?

因为陈家沟那边肯定早就在布局了,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而在陈家沟这边,第二天清晨,陈昆一大早就起来了。

熬了一锅粥,招呼众人坐下,然后喝了粥,才带着众人走向了涅槃海。

涅槃海算是陈家沟的重地,一般人进不去,或者说,一般人连这陈家沟都来不了。

而涅槃海的名气也极大!

尤其是真的看到了的时候。

鸡血?当河惊愕道。

当然,那肯定不是鸡血,而是凤凰血!

凤凰血化作的海洋,可以想象,其内到底有多少凤凰死在这里了。

化作了一个滔天的血海!

真的是一个巨大血海,没有腥臭味,反而是清香扑鼻,血海深不可测,辽阔无比,简直看不到尽头,一望无际。

大海随着风不停的波澜起伏!

这绝对是大手笔!

海面上不时有火焰升腾而起,缭绕席卷高空!

那是凤凰之力,可以洗尽身体铅华,重塑肉身!

同时可以让人心智通透,甚至涅槃重生,同时看破心魔!

在远处,此刻还有一行人。

自然就是王归,此刻王归等人并没有发现洛尘等人。

因为这里到处都是凤凰之力,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展开神识,察觉四周。

可以说,在这里有种隔绝一切气息的感觉,毕竟凤凰之力搅动虚空,虚空都扭曲了。

跟岳弄进去 第二章

果然,群蛇突然停止了朝她这边爬过来,好像一时有些茫然失措,过了一会,它们才确定了方向,如黑色潮水一般朝着呜呜追了过去。

但是它们的速度却绝对不如呜呜,所以他们就看见呜呜跟戏耍似地,带着那黑蛇群在这里面从这头窜到那头,又从上窜到下。

一时倒是可以确保呜呜无事,但总是得引着这些蛇去到黑雾那边才行。

“这些蛇怎么压制黑雾?”轩辕战疑惑地问道。

“吃。”

轩辕却只说了一个字。

楼柒却解释道:“万物相生相克,有那样逆天的黑雾,就有这样逆天的黑蛇。黑蛇可以吞食黑雾,把它们变成自身的能量。”

“这真是无奇不有。”

“臭老道,现在怎么想办法让呜呜出去?”楼柒说着摸了一把药出来往嘴里塞,就跟吃糖豆似的。

她用了本命血咒,这会儿虽然虚弱了些,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上回她用本命血咒是要强行救下陈十的命,而且那个时候她身上也还没有那么多好药,而这一次只是渡些气息给呜呜,她又有这么些世人穷其一生都可能找不着的灵丹妙药,所以还是无碍的。

但是,她绝对不能再亲自对上明先生,否则就太危险了。

轩辕却扣住她的手,给她把了下脉,放下心来,“虚弱了些,孩子无碍,但是这次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静养了。”不管如何,本命血咒终究是会损伤她的根本,得好好养回来才行。

“我知道。”

“你也不能继续在这里呆着,阵眼本来就会损耗你的精气神,再呆下去你哪里还能有命在?”臭老道咬牙道:“所以,我们强行破阵!”

“强行破阵?”

“不是整体破开大阵,而是从阵眼这里出去,老大,这可能需要你耗费**成功力。”

“来啊,我何曾怕过!”轩辕战一拍胸膛。

“战意诀!”楼柒双眼大亮,明白了轩辕却的意思。

轩辕却用力点了点头:“没错,战意诀!可惜啊,如果能够配合战魂鼓曲,那威力就足够了!可惜战魂鼓不知道在哪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楼柒表情有些奇怪。

“臭老道,照着战魂鼓吟啸出来的曲子,行不行?”

“你会?”

“战魂鼓在我们手里,我听表哥打响过战魂鼓啊。”楼柒都觉得冥冥之中,命运已经自有安排。

也许战魂鼓的出现,就是为了这一刻。也因此,她对于破阵的信心一下子高涨了起来。

“我们一定能破阵出去!消灭了黑雾!控制住黑蛇!同时,杀了明先生!”她握拳,战意凛然。

轩辕战豪情万丈,大声喝道:“没错!怕他个蛋!”

看这两父女,天一等人也目光大盛,信心十足。

轩辕却也哈哈大笑起来:“好,那就来吧!小七吟啸,我们全力而出,轰开头顶这山!”

轰山。

怪不得他说要耗费轩辕战**成的功力!

众人对视一眼,齐齐扎下马步,做好了准备。

楼柒神色肃然,蓦地,从她唇角清越地发出了激越的清啸。在她脑海里浮现起当初轩辕重舟还是束重舟时打响战魂鼓的画面,耳畔也仿佛响起了那鼓声。

战魂燃烧,战意狂热。

他们的血脉里似乎都在叫嚣着,冲!冲!冲!杀!杀!杀!

几人同时出手。

战皇倾力而出,便已经是地动山摇。

“轰了!”

轩辕战一声暴喝,一拳就朝上面轰了过去。轩辕却紧随其后,天一几人也咬牙全力而出。

“轰!”

只听一声巨响,紧接着便是碎石纷纷砸落,一个洞口被他们砸了出来。外面的光洒了下来,整个水面都震荡了。

阵眼有另一个破绽,那就是一定不能见天日,若不是战皇在这里,他们还不可能将头顶山壁轰开,但是战皇在!

曾经龙吟大陆名满天下的战皇,真要倾力而出,沉煞可能都未必能挡下这一招。

“果然可以!破绽就在上方!”轩辕却顿时大叫。

楼柒及时地扶住了摇晃了一下的父亲。他的嘴角溢出了一丝血迹,面色苍白,但是眼神却灿亮无比,“好,很好!小七,我们这就出去!”

“你们还行不行?”楼柒的目光掠过天一等人。

“行!”天一几人齐声喝道。

“好,走!呜呜,上!”

楼柒一手扶着轩辕战,足尖一点,率先飞窜了上去。

众人紧随其后。

呜呜也叫着窜了出去,最后紧跟着一片黑压压的蛇。

阵眼大破。

明先生猛地望向这方,眼珠几乎要突了出来,不敢置信,不敢置信!怎么可能?

“噗!”

他蓦地喷出了一口血。

阵眼硬破,布阵者会受到反噬。阵法越强,反噬越强。

就在同一时间,水波激荡,几条身影飞窜而起,为首那人一掌就朝他的头顶拍了下来。

如果不避,他势必会被这一掌拍成了一堆烂泥!但是,就差一步啊,他就差不多要把轩辕幻天全吸干了!

跟岳弄进去 第三章

邪恶、怨毒、贪婪、不甘….在王离识海之中升腾的这座巨佛散发着各种强烈的情绪,每一种情绪都在他的识海之中形成铺天盖地般的潮汐。

“神识杀伐?”

王离毛骨悚然,他直觉自己根本无法和这种级别的神识潮汐抗衡。

他之前在灰色道殿之中遭遇的那些灰衣修士的神识杀伐,和这种级别的精神念力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中的小儿科。

但也就在此时,他上气海之中的那盏紫色油灯动了动。

那盏紫色油灯此时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至高无上的王者用看着白痴般的目光看了这尊巨佛一眼,那意思像是说,这是我的地盘你也敢撒野?还邪气?你有那尊不死妖尸邪么?你知不知道我是无上的诛邪法宝?

一缕紫色的神火就像是从天外坠落的流星般落入他的识海。

这缕紫色神火落在了这颗巨大的头颅上,然后那些邪恶、怨毒、贪婪、不甘等等诸多强烈的情绪,全部变成了恐惧。

巨佛开始不断恐惧的颤抖,但是它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它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的元气法则彻底束缚,彻底压制,它就像是一根巨大的蜡烛瞬间融化,然后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瞬间烧尽。

王离一身冷汗。

他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灰色道殿有没有紫色油灯那样恐怖的诛邪功效,但若是灰色道殿真的没有这种的诛邪功效的话,说不定这一下他就真的完蛋了。

“气机没有错乱?怎么可能!”

大肚头陀的反应绝对不慢。

这块骨片也算是他真正的压箱底法器,是他手中最拿得出手的大杀器!

在万佛寺的一些大能寿终正寝时,他们会设法夺舍,但任何夺舍都有可能产生意外,在夺舍失败的情形下,这些大能只能做出自己对万佛寺的最后贡献,将自己的残魂施展法门变成这样的法器。

这种法器打在一名修士的身上,完全就像是一名强大的佛修要对这名修士进行夺舍,但这种夺舍却是玉石俱焚式的,因为哪怕彻底抹灭了这名修士的神魂,这种夺舍最终也不可能成功。

大肚头陀在万佛寺并不算是修为最为神速的天才修士,但是他的人缘却是极好,尤其很懂得上一代厉害修士的喜好,所以他手上的这件法器,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万佛寺大能坐化时留下的法器。

这种法器祭出,就完全像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对着对方施展夺舍法门。

一二不过三。

在万佛寺,在混乱洲域三十三天的平育天,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老话,犯一次严重错误或许谁都难以避免,犯两次严重错误还能活着,那就真的是已经运气好到极点,但若是还要犯三次近乎同样的严重错误,那这个人

文学

肯定就完蛋。

在这白头山地界里,他已经连续犯了三次轻敌的错误。

所以哪怕是面对一名金丹修士,他觉得自己已经根本不能有分毫的失误,哪怕用这样的法器对付王离,可以说是奢侈到了极点,但他无所谓,他觉得一定要先杀死这名小辈再说,否则他觉得一定会有厄运。

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玉石俱焚般的夺舍,怎么都不可能抹灭不了一名金丹修士的神魂,他只觉得哪怕是三圣在金丹期的时候,都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杀念夺舍。

然而事实是,他这件法器并没有起效!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去了最廉价的妓院,花了相当于一千倍最好的妓院头牌的价格,去包里面一个生意最差的妓|女,结果那名妓|女还看了他一眼,说,不行,我看你不上。

这怎么可能!

王离的反应也是极快。

他看了一眼这名大肚头陀便秘般的神色,就顿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顿时哈哈一笑,用上了对万夜河一样的招数,“大胖和尚这法器谁给你的啊,骗你的吧,一点用处都没有,光是气息唬人,格老子的,倒是吓了我一身冷汗。”

但大肚头陀的江湖经验毕竟非万夜河所能相比。

王离之前的那一套的确把万夜河骗的不要不要,但却骗不了大肚头陀。

方才那件法器激发时,那种强大的邪念汹涌澎湃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砰!砰!砰!

他身前灵气连续三炸,每一声灵压的爆炸都伴随着玄奥的元气法则的牵扯和大量元气的聚集。

三尊散发着琉璃光泽的金色佛陀瞬间凝成。

这三尊金色佛陀分别手持木鱼、禅鼓、长明灯,虽是元气法则凝聚的灵体,但却是盘坐在虚空之中不断的诵经。

一条条的经文完全凝成实质,就像是金色的锁链一般朝着王离捆缚而去。

与此同时,那十三个金色老蚌也重新

文学

化为十三颗金色的珍珠,悬浮在他的身体周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