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娇花灌溉系统 第一章

“为什么会这样?”虫母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次是从身躯中,“为何我刚才会感觉到一阵虚弱?”

“神魂不稳!”无名冷声解释道。

“神魂不稳?”虫母疑惑的喃喃道,“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的思维才刚刚进阶,还不能长时间离开躯体!”

邵伟杰直接用直白的语言解释道,要是让无名来说,多半会说出更多生涩难懂的词句出来,到时邵伟杰更加难得给她解释。

“原来如此!”虫母点点头,随后又问道,“意识体还有进一步的可能吗?或是说应该如果去……修炼?”虫母早就见过邵伟杰、无名等人的神魂了,知道他们肯定有提升的方法。

这次邵伟杰没有立即回答虫母的话,反而是看向了无名和张三丰,三人相互对视了几眼,又交流这一阵,邵伟杰才又道。

“你与我们的神魂不一样!”邵伟杰解释道,“我们是先修身再凝魂,而你是天生就有强大的意识思维,我们的修炼方法不一定对你有用,不过我可以传你一些简单的法门,你可以先尝试着修炼吧!”

“至于今后的路,只有你与我们一同回去后,我再找人专门的研究一番!”

“谢谢!”虫母轻声道,她现在的神态、动作越发与人类相像了。

“我还有一个问题!”虫母忽然又道。

“你说!”邵伟杰道。

“什么才是生命演化的尽头?”虫母正言道。

邵伟杰愣了一下,诧异道:“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因为你们啊!”虫母说道,“我的族群明明很强大,可是却被‘天神组’文明轻易摧毁,而你们明明只是只身一人,但是我却能从你们的身上感受到不亚于一架星舰所蕴含的能量!”

“生命的演化没有尽头,每一种生命形式都有其独特之处!”邵伟杰缓缓解释道。

所有生命,不管是单独的生命体还是集群的文明,都不过是在宇宙中进化发展的一员,都在不停探索与追求永恒。

当邵伟杰觉得虫族生命形式的独特时,虫母亦被邵伟杰他们的身躯所震撼。

特别是当虫母现在思维进阶,全族消亡只剩一个时,这种迷惘的感觉更加强烈了,因而她才有此一问。

“我应该如何进化?”虫母再次闻到啊,“与你们一般才是正确的吗?”

邵伟杰忽然笑了,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些别有深意的味道,最后又化为了一声叹息:“这世上哪有绝对的正确,我们也不过是在进化之路上探寻的寻觅者罢了,也许等到今后我站到了更高一阶的位置上时,才有可能回答你今天的问题!”

“谢谢!”虫母点了点头,没有再问,反而是沉静了下来,眼神继续望向无尽的星辰之中。

其余的虫舰也驶进了星系,开始沿着来时之路,朝地球而去。

虫舰太大,邵伟杰和无名就算合力也无法打开如此伟量的空间,只能老打老实航行回去。

不过好在此时的虫舰技术远超地球,不然光是那五十年的星际距离,就能逼得邵伟杰直接扔下虫舰不管。

快穿之娇花灌溉系统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稍后即将更新!加入书签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返回书架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快穿之娇花灌溉系统 第三章

叶凌月费力的睁开眼。

她看到了一张脸,一张绝不会出现,熟悉的脸。

叶素看着她,一如当年,她们第一次相遇时那样。

“阿月,你该好好休息了,余下的一切,都交给我。”

“叶姨?”

额头,在发烫。

无妄星海上,一个太阴神印形成。

“不!这不可能!”

昆仑冰心被叶素封印的那一瞬,他看到了一些事。

那是一些记忆。

是他很小很小时候的记忆。

村落毁了。

帝阳爹爹死了。

他醒来时,一切都不记得了。

他不记得,曾经对他而言无比珍贵的一切,都已经毁灭了。

他躺在一处荒芜的山脚下。

身旁是还未消融的雪,他浑身很痛,他足足躺了一天,才能爬起来。

他感到很饿。

可他找不到食物,最饿时,他只能抓起雪塞进嘴里充饥。

找到帝阳爹爹……回到村落,那是他唯一的念头。

可是,他被一群狼群包围了。

那是一群正在分食一头鹿羚羊的饿狼。

刚渡过寒冬的狼群,饿得慌。

当它们看到一个满身是伤的男孩时,它们迅速扑了过去。

他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他没有哭,只是由着狼往山里拖。

就在他以为,他会死去时,就听到一声口哨声。

一阵脚步声。

他看到了一个穿着兽皮短袍的小姑娘。

她眨巴着眼,瞅瞅自己。

那群狼见到她,都吓得调头就跑。

那是狼王的崽,狼王最喜欢的小家伙,打起架来,比狼王都要凶悍。

彼时,她嘴里还叼着一块新鲜的鹿肉。

她嗅了嗅他,歪着头想了想。

过了片刻,她拖着他往山下跑。

明明比自己个头小了一半的女孩,力气却是惊人,一直将他拖到了山脚下,小狼女丢下了那块生鹿肉后,才跑开了。

那一块鹿肉,很难吃。

难吃到,昆仑冰心到死都不会忘记。

可是,他却忘记了,那个小狼女。

“阿月……阿月……”

在地下神殿时,当她出现时,将自己从恶蛟的口下救出来时,他就应该想到。

同样透着野性的和纯净的眼,只会是同一个人。

昆仑冰心的眼角,留下了一滴泪。

血色的泪……阿月,我们,后会有期。

叶凌月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中,光陆迷离。

她梦到了辛霖,她冲着自己招手。

“阿月,我走了,你要好好保重。”

她想要追上去,却怎么也追不上去。

她梦到了巫神。

巫神站在昆仑古棺旁。

那是叶凌月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巫神。

那应该是巫神的本体。

男人身形高大,他长得很是俊朗,有些邪气,一双蓝幽幽的眸。

“阿月,我找到她了。可惜,我最后才找到她。我与她,同样是黑暗的产物,是对手,也是同伴。上一世,我与她是死敌,争夺昆仑的每一寸土地,我却不知我一直在寻找她。我还有很多话,没有告诉她,所以我要去找她了。来世,我们有缘再见。”

他带着那一口昆仑棺,沉入无妄星海。

叶凌月想要追上去,可星海浩瀚,她根本无法寻觅到对方的踪影。

最后一个出现的,是叶素……她却不是一个人来的。

叶素挽着帝阳,笑容可掬的看着她。

“阿月。”

“叶姨,帝前辈。”

“我们是来谢谢你的。亏了你,我们才冰释前嫌了。我们是来告别的,临行前,我们送了你一份大礼。”

叶素和帝阳道了最后的一次别,就消失了。

叶凌月再睁开眼时,已经是半年之后。

睁眼的一瞬,她看到的却是帝莘的眼。

一张,苍老的帝莘的脸?

“你怎么,变得这么老了。”

叶凌月声音干涩,她摸了摸帝莘的脸颊。

虽然是一样的脸,可叶凌月几乎第一时间,就认出了,那是帝莘。

道门冰心消失了,昆仑冰心也消失了。

眼前的,是他的帝莘。

虽然,他的脸颊上,已经长满了胡须茬子。

“洗妇儿,嫁给我吧。”

帝莘握着叶凌月的手,深情道。

“老大醒了!”

“月儿醒了!”

“主人醒了!”

就在叶凌月还未从帝莘的求婚中回过神来时,就见一个个脑袋探了过来。

叶凌月一怔。

“小乌丫!”

和小吱哟,小无极一起,最快冲到床榻前的正是小乌丫。

她已是人妻人母打扮,可那容貌,正是小乌丫。

“老大,我又活了,是朱雀涅槃火让我重生了。我等了你半年,呜呜,小乌丫真怕,你再也醒不过来了。”

小乌丫哭了。

“大喜的日子,你哭什么。”

小吱哟在旁埋怨道。

得知叶凌月醒来,一茬一茬的人都来探望她,从她们的口中,叶凌月知道了一些,无妄星海最后的事。

那一战后,昆仑冰心被封印。

叶素在最后关头,被辛霖复活,辛霖也险些魂飞魄散了。

不过,巫神在最后一刻,守住了她的命魂。

秦蚀与巫神起了冲突,两人交手之际,巫神化形,两人带着昆仑古棺,一起坠入了星海之中。

叶素取代叶凌月,以身化太虚。

昆仑冰心再次被封印了。

只是在被封印之时,还发生一段插曲。

昆仑冰心动用了天命之力,再一次让时间逆流。

可让所有人意外的是,他在时间逆流之时,没有改变叶素复活的事实,而是没有上身帝莘(道门冰心)。

他被再次封印了。

帝莘身受重伤,带着沉睡的叶凌月和小无极、雪狼王回到了无极天。

因为失血过多,叶凌月沉睡了半年。

这半年里,帝莘一直守护着叶凌月。

“辛霖死了。”

尽管早已知道了这个事实,可有了还是不免黯然神伤。

“她再入了轮回,有巫神为伴,她并不孤单,也许,她还可以逆改天命。”

帝莘劝说道。

“但愿如此,我有种预感,我们不久之后,一定还会相见。”

叶凌月叹了一声。

也许,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只是为何,她始终觉得空落落的。

“老大,你到底答不答应嫁给帝莘?”

小吱哟一家子在旁看着,云笙夫妇,以及一家重新团聚后啵啵冥日夫妇,都凑在两人跟前,围观帝莘的第一百多次求婚。

众人都为帝莘感到焦急了。

叶凌月昏迷了一百多天,帝莘每日求婚一次。

这一次,总该有所回应了吧?

叶凌月被众人看得很是不好意思。

她嗔了一句。

“哪有这样的求婚,我听我娘说,在她那个年代,求婚是需要鲜花和礼物的(求婚戒指)。”

帝莘自然不可能知道这么多,可好歹礼物也是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