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丝袜 第一章

“别这么绝情嘛,你们就舍得看我在上面五音不全的疯狂走音然后被笑话吗?”司琪顿时就拉住了千兮的手,满脸的委屈:“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也不会跳舞啊,在上面当个背景树还差不多……”

“你不会可以学啊,婷婷应该很乐意教你的。”千兮马上

文学

说道。

要知道,旬玉婷可是一个对着视频看了三遍就自己学会了极乐净土的人,舞蹈什么的,对她来说根本就不算事。

旬玉婷这个时候拎着纸条凑了过来:“什么?教什么?”

苏小萌也是凑了过来:“叫花鸡?中午要吃叫花鸡?”

“没有,在说元旦节目的事情。”千兮看着苏小萌一头黑线,怎么感觉这个人已经被单彦霖带偏了呢?

单彦霖之后也有上过两次课,后来就变成了跟苏小萌讨论吃的,最后他们都去一边呆着了,这两个人讨论就讨论吧,还要定外卖,简直就是……不怕长胖!

“啊,节目啊……”苏小萌也是瞬间就想离开了,她才不想表演呢,她只想看热闹跟吃吃吃。

“其实你可以去找陆西跟李寒衣,他们也正在惆怅呢。”旬玉婷也是悠哉的说道:“不过像我们这种小女子,就不掺和了。”

文学

说着还对着司琪眨了眨眼睛,然后迅速的溜回了座位。

司琪眼前一亮:“我有一个主意!”

……

当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两点,结束了本年度最后一堂课的时候,司琪神神秘秘的拉着顾青岑跟陆西李寒衣去了门外不知道说了什么,手上还拎着一个巨大的背包。

不过今天不仅是带了零食,还有各种表演的道具,所以今天就算是有什么大包小卷的也都不奇怪。

回来了之后,司琪对着正在收拾桌子椅子,整理出来场地的千兮三个人眨了眨眼睛,做了个手势。

千兮顿时有点憋笑。

班长大人跟陆西还有李寒衣三个人,算是栽倒在司琪的手里了……

因为是班长大人跟他们班老大的节目,很荣幸的被安排在了最后。

令人惊讶的是,丁旭竟然带了吉他来自弹自唱了一首歌,一时间班里的人也都是被他的才华感动了,因为这是原创歌曲,就这么看着他,随后暴起了一片掌声。

只是司琪却是始终微微蹙着眉,因为丁旭始终就是没有移开过视线,一直都是看着她。

而这首歌,只要是长了耳朵的都能听出了这是一首情歌。

一时间,别说是司琪,就算是千兮苏小萌跟旬玉婷都是脸色不大好。

这个时候,大门突然被拉开了,一身汉服襦裙的李寒衣戴着假发画着精致的妆容直接进了教室,拿过了丁旭手上的吉他:“借我用一下,你不会介意吧?”

丁旭只是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显然是并不在意这件事的。

李寒衣平静的抱着吉他,看着司琪的方向,丝毫不在意那些看着他带笑的眼神,对着司琪朱唇一弯,露出了一口白牙,缓缓地开始拨动琴弦,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月苍茫,夜未央,亭台家人独唱,晚风微凉……”

古色古香的调子,配上他低沉的嗓音,倒也是别有一番风味,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司琪,满脸都是真挚。

臭丝袜 第二章

防盗比例80%,补足订阅刷新即可看到最新章,支持正版人人有责午膳过后,娴妃果然遣了人来太医院问,陈太医回禀道:“由罗太医去问过诊,五公主退了烧,已经无碍了。”

碎玉回去原话转达,娴妃还有点奇怪:“大皇子的交代?小鹿如何跟大皇子认识的?”

这大皇子在宫中名声很好。他母妃阮贵妃虽然是出了名的盛气凌人恃宠而骄,但生的这个儿子却与她恰恰相反,善良心软,见不得不平,有些宫人犯了错,去找他哭诉,他保准会跟阮贵妃求情。

后宫也多有议论,娴妃跟阮贵妃没什么恩怨,想了想,最后只是道:“罢了,无碍就好。对了,前些日子内务府不是送了些雪参过来,你挑一些送到明玥宫去,小鹿身子虚才容易被寒风入体,叫岚贵人给她多补补。”

从太学下课回来的林景渊恰好听见,得知小鹿妹妹生病了,心里顿时火急火燎的。等碎玉拿着雪参准备出门的时候,跑过去把她手上的盒子抢走了:“我找五皇妹有事,顺道一起送过去!”

他一路风风火火跑到明玥宫,方一进去,就听见屋子里传出欢声笑语。

推门一看,原来是林瞻远和林非鹿蹲在暖和的房间里跟兔子在玩,林景渊看了两眼,觉得这兔子有点眼熟。

这不是大皇兄最喜欢的兔子吗?

他最近学业被监督得很紧,自从上次背过《论语》,林帝就觉得他是个可塑之才,比之前更加要求严格,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来找过林非鹿。

而且天气变冷,林非鹿也很少再去找他玩,两人着实有很久没见过面。

原来你是有别的兔子了!

林景渊顿时一脸幽怨。

还是在外面的青烟最先发现他,赶紧行礼:“见过四皇子殿下,殿下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不进去?”

林非鹿听见声音,这才抬头一看,对上林景渊幽怨的视线,小脸上顿时露出一个又惊喜又甜美的笑容,蹭得一下站起身朝他跑过来。

她跑到他身边,两只小短手抱住他胳膊,仰着小脸软乎乎说:“景渊哥哥,我好想你呀!”

林景渊:不气了。

他把雪参递给跟进来的青烟,有板有眼地转达了娴妃的话,又拿出身为皇兄的威仪,板着脸摸摸林非鹿的额头:“烧退了吗?”

林非鹿乖乖回答:“退了,让景渊哥哥担心了。”她不等林景渊问,主动拉着他的手走过去,指着小白兔高兴地说:“景渊哥哥看,小兔子!”

林景渊假装自己不认识:“哪来的兔子?”

林非鹿道:“是大皇兄送给我哥哥的!”

原来是送给林瞻远的啊。

林景渊心里唯一一点别扭也没了,高高兴兴地在旁边坐下来。林非鹿哄好了人,这下轮到自己发作了,委屈巴巴说:“景渊哥哥,你最近都没来看我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绿茶技能之一,倒打一耙。

林景渊果然满眼愧疚,解释道:“我最近学业繁重,每日都在太学上课。”

林非鹿问:“太学是什么?”

林景渊道:“就是皇家贵族子弟读书的地方。”

林非鹿:懂了,大型npc聚集地。

开始产生兴趣。

她一副什么都不懂却又很好奇的样子,天真无邪地问:“那我也可以去吗?”

林景渊神色僵了僵。

太学不是一般人能进的地方。说是皇家贵族子弟读书的地方,其实必须要林帝下旨赐恩才有资格,那里是身份的象征,也是皇恩的体现。像林非鹿这样不受宠的公主,是没有资格进入太学的。

林景渊自然懂这个道理,但说真话肯定会伤害到她。他心里为小鹿妹妹难过,面上倒是一副嫌弃厌恶的样子:“那破地方有什么好去的,烦都烦死了!一点都不好玩!”

林非鹿就没再多问,只是有些落寞地笑了笑,乖乖“哦”了一声。

林景渊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在明玥宫待了一个多时辰,娴妃就遣了人过来,叫他回去练字。林景渊只能不情不愿地离开,林非鹿裹着小斗篷一路把他送到宫门口,眼巴巴地跟他挥手:“景渊哥哥再见。”

她看上去可怜极了,像是怕被旁边的太监听见,很小声地说了句:“常来找我玩呀。”

林景渊一咬牙,一跺脚,下定决心似的开口道:“我明日早上来接你,你跟我一道去太学吧!”

林非鹿眼睛一亮,“我可以去吗?”

林景渊:“当然可以!不进去里面就是了,还不许你在外面逛逛吗?!”

于是第二天一早,林非鹿穿戴整齐,裹着白色的小斗篷,扎着可爱的小揪揪,跟着来接她的林景渊一起,踏上了前往新副本的道路。

她这么久以来其实一直在后宫附近打转儿。皇宫这么大,分为了好几个区域,她行事有分寸,没确切的把握之前,是绝不会逾越的。

林非鹿当然知道以她的身份没资格进入太学,不过就像林景渊说的,里面进不去,还不能在外面逛逛吗?林帝平时很少来这里,只有每半月例行检查皇子们的功课时才会驾临。

太学又不是前朝议事之地,没有官员,有的只有教学的太傅以及读书的皇子公主贵族子弟们。@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现在已经有大皇子、四皇子两个靠山了,再自信一点,把长公主也算进去,三个大靠山,足够她在这里溜达。

从正门进去之后就是一个大广场,广场上已经有人在走,都是一个主子带着一个小厮或者书童。几座朴实庄严的大殿坐落在后方,正殿上挂着“太学”的牌匾。周围还有一些小宫殿,是休息落脚的地方。

这地方没有后宫花团锦簇的精致,但透着一股学术氛围,很有高级学府的感觉。作为毕业于国内最高学府的学生,林非鹿觉得这地儿还挺亲切的。

林非鹿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关注,因为很多人身边都带着伴读。比如三公主林熙身边就跟着一个小女孩,是静嫔弟弟的女儿,按规矩这小女孩是没资格进入太学的,但作为林熙的伴读,就容易多了。

大家都以为四皇子身边这个小女孩也是新来的伴读,只随意看了两眼,且因为忌惮林景渊,也不敢细看,行礼之后就匆匆走了。

林非鹿暂时没遇到认识的人,林景渊把她带到偏殿,交代道:“除了台阶上那三座大殿去不得,其他地方可以随便逛,逛累了就到这里休息,等我下学就来接你。”

林非鹿乖乖应声。

他知道她听话,也不担心,又吩咐康安:“照顾好五公主。”

康安连连点头。

林景渊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没多会儿,外面就响起了古朴沉重的钟声,林非鹿觉得还挺有意思的,这时候居然也有上课铃。

臭丝袜 第三章

@@感谢小仙女们陪着这本书走了下来,新书已发布,点悠然君作者名进去就能看到,依然是重生书,女主双身份,低微商女与高贵帝姬,男主一如既往,偏执宠。有兴趣的可搜索来看,么么~@@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