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奶水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小可奶水 第二章

张楚河挂断电话。

心里发虚。

说到底,自己是理亏的,特别是现在还在凌珰舞这里,昨夜还没回家,夏家一家对自己又很好,良心上终究愧疚。

愧疚还这么干?

害!

人就是这样,欲望和情感交织在一起,即便明知道是错,如果不是能力所限,没有机会,谁又想去做对的事。

就像是到底爱是爱,还是因为做了才爱,又有几人分得清楚。

想是一回事,去做却往往又是一回事。

这时,凌珰舞也挂断了电话,看到张楚河从走廊回来,不好意思说道:“晚上我妈让回家吃饭,要不,你跟我一起回去?”

张楚河被吓了一跳,万一见了凌珰舞父母被逼婚,那不就完犊子了。

这货赶紧摇了摇头说道:“这有点不合适吧,以后有机会再说,这太突然了。”

凌珰舞也只是随口说说,哪敢真把人带回去,自己从小享受着家里的条件,没有完成任务之前敢不敬父母同意就跟人私定终身,以凌家的规矩,不被打断腿才怪。

还是等以后,确定了自己有能力再说吧。

于是,凌珰舞拿出钥匙,拆了一把递给张楚河:“要不你先回宝岛山庄等我,这个是大门钥匙,里面大门密码我一会用微信给你解锁,等晚上回去我给你录个脸,下次就不用了。”

张楚河接过钥匙,满嘴跑火车说道:“没事。晚上刚好我也有个饭局,估计今天去不了。”

听到这话,凌珰舞说道:“和谁一起吃饭,有没有美女?”

张楚河感受到浓浓的醋意,胆战心惊说道:“再美的美女,还能有你好看,在学校第一次看见你,我就喜欢上你了。”

凌珰舞心里一喜,却傲娇抿着嘴道:“那你为什么还要跟我分手?”

这哪能承认啊。

张楚河一脸自卑说道:“我是怕我配不上你。”

凌珰舞伸手在张楚河屁股上掐了一把,哼了一声:“借口,都是借口。都把人家摸个遍了,还说怕配不上。”

张楚河嘿嘿一笑:“不吃到嘴里,总觉得不真实啊!”

凌珰舞嘟了下嘴:“看把你得意的!”

张楚河一把将人拦腰抱起:“当然得意了,能和你在一起,就算是给个神仙我也不换。”

凌珰舞感觉脚下一空,本能搂住了张楚河脖子,却眨着明媚的眸子娇蛮道:“嘴上说的好听,你这个大骗子,是不是早就馋我身子。”

张楚河隔着衣服一口咬过去,说道:“男人好难,做人好难。馋人身子,人家说你下贱,不馋又被人骂太监。我还是下贱点好了。”

如此秀恩爱,方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喂喂喂。你们能不能收敛一点?不知道你们这样,会伤害我幼小的心灵?”

张楚河和凌珰舞一起笑了,随之,凌珰舞在张楚河脸上亲了一下,挑衅看了一眼方糖,把这个好闺蜜气得半死。

暮色苍茫。

一轮红日挂在天边,柔和的光与这座城市缠绕在一起,没有了晨曦被雾霭折射后的迷离,冷却了晌午耀眼的骄阳,黄昏中的影子真切而清晰,交错间透出夜幕降临前的安宁。

高楼大厦,钢筋水泥,已经亮起了璀璨灯火。

艳丽的绚灿,梦幻般的繁华。

正值下班高峰期,人潮车流涌动,各个公交站、人行路口,站满了年轻的男男女女,推着小推车的小商小贩,也借着余晖到了街上。

小可奶水 第三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

文学

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

文学

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