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艾杨烁 第一章

“臣自然同意,驸马说过,再穷不能穷教育,即便这次没有这笔经费,臣也会想办法划出教育经费的,让贫苦百姓也能上的起学,读的起书!”

戴胄感叹的说道。

他没生在富裕之家,如果不是家中全力供他读书,哪有他的出头之日?

“嗯,教育之事刻不容缓,回头你便去礼部,与马周等人商议下具体事宜吧!”

李二点点头,当即拍板定了下来。

“是!”

戴胄自然也是十分高兴。

这笔钱用在教育上,也算是用得其所。

大家都交了钱后,户部的粮草便已经到位,李二命李淳风挑了个好日子,海军便出发南洋。

这次赵寅并去没有去渭水送行,而是被李二叫到了宫里。

“小婿原本还准备去渭水送行呢!”

施过礼后,赵寅随意的找了把椅子坐下。

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他也不等李二赐座了。

“南洋那些土著就是海军的囊中物,等他们凯旋你再去迎接也是一样的!”

李二白了他一眼。

这小子现在是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就差礼数没费了。

“看来陛下召小婿前来,是有事了?”

赵寅开口询问。

“你小子有了二子后,真是全身心都投入到里面去了,就连消息都不灵通了!”

李二打趣的看着他。

“陛下这话是何意?”

最近一段时间,他确实经常在家陪着老婆二子,但并未听说朝中有大事发生啊。

“卫国公等人刚给皇宫送了信,再过两天就要到长安了!”

“哦?回来了?”

“没错,朕打算派你与承乾前去迎接!”

李二点点头。

“将士们不是全都留守在西方了吗?”

为了这个,他可是连出了好几个主意,才令将士们心甘情愿的留守。

“没错,但卫国公与一些将领还是要回来的啊!”

李二再次瞪了他一眼。

“噢……!”

赵寅恍然大悟般点点头,继续询问:“共有多少人?”

“将领加上一些不愿留守的将士,大概两千人!”

李二展开书信,看了看其中的内容,淡淡的说道。

“也是够寒碜的了!”

赵寅抿嘴偷笑。

当初李靖可是带着大部队出去的,现在凯旋之时,竟然只带回两千人。

“那也没法子,总不能叫大军千里迢迢的回来,只为了壮门面吧!”

李二也笑了起来。

“这是自然!”

“过两天你与承乾一同去迎接吧!”

“好!”

赵寅没有推脱,满口应了下来。

反正李承乾才是主角,他无非就是走个过场!

“好了,你小子可以回去了!”

李二交待完正事,便挥手示意其离去。

“没别的事了?”

赵寅十分懵逼。

难道派人将自己叫过来,就为了说两日后迎接卫国公?

“没了!”

李二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下次这种小事就不必叫小婿过来了吧,陛下派人通知一声即可啊!”

赵寅眉头紧蹙,满脸的不乐意。

“派人通知你小子根本就不当回事!”

李二没好气的说道。

肖艾杨烁 第二章

“总镇,贼船退了!”

崇明岛北岸的海门厅屿角港,硝烟弥漫,枪炮声络绎不绝。

作为进攻一方的清军,尸体已经扑倒了无数,但这些人的牺牲也换来了陈军不小的伤亡。

但陆地上的战争并不具备决定性的意义,重要的还是看江上,否则有那几艘陈军战船游荡在江面上,清军就不可能真的占据屿角港。

可现在陈军的战船跑了!?

福山镇总兵韩国忠都顾不得身为总兵的体面,听闻后就立刻起身趴在战壕内壁里,小心的露出头来去看江面。

韩国忠不得不小心。

因为对面有一些神出鬼没的神枪手,离得再远,他也觉得不安全。

不过看到江上的六艘陈军战船真的在向东驶去,还是畅快地长出了口气。

这些个家伙终于走了!

“快传令去,继续进攻。再来几次攻势,这屿角港必破!”

毕竟陈军的目标是海门厅,甚至是南通州,屿角港这里只是小打小闹,是对清军水师的一个阻击而已。

对面镇子里的陈军可能就三五百人,虽然武器不差,但要不是有江面上的陈军战船照应,韩国忠觉得自己再是水师将领,也已经带人把之拿下了。

可就是因为有陈军的战船游荡,清军要时时刻刻警惕背后,有力也无法全部施展。

但现在陈军是自己退后了。

这含义是很有思量的。

韩国忠希望自己没有猜错——陈军要走了。

毕竟这些打齐鲁南下的陈军也不是真的要占据城池,他们就是要抢人抢物资抢东西的。

就是一窝子大号海贼海匪。

而韩国忠的任务就是守住长江口即可,与之并无大的冲突。

只要这些煞神不在长江口内忙活,他们去那地儿都随便。

再看这港口,拿下了屿角港,那就等于可以直接威胁到海门厅城池了。

鉴于陈军是主动后撤的,他有理由相信陈军要跑了。

这样也好,韩国忠是很希望礼送陈军出境的。

这阵子齐鲁陈军的水师频频南下,说真的,韩国忠现在很分身乏术。

别看清军在长江口设有多支水师,只福山镇下属就有川沙、吴淞水师营,然后还有南岸的京口水师船和苏州的太湖水师,以及北岸的狼山镇水师营。

但质量太差,数量再多又顶个屁用?

陈军的船队都是红单船为骨,配合着沙船为辅,别看船只数量不高,质量却远超过清军的沙唬船、双篷船以及大小赶缯船。

就比如现在。

对面就四艘中小型红单船和两艘沙船,就压得狼山镇下属的南通水师营和掘港水师营抬不起头来。

百多年的和平时光,清军水师早就废了。

如果说闽粤海面的一些海匪还能让当地的清军水师有点锻炼机会,那么长江口的内河水师,就彻底沦为一群废柴了。

船只不如人,大炮不如人,人还是不如人,他们能赢才怪!

而且除了这边的六艘战船,南面的陈军水师主力规模更大,可偏偏那里是吴淞口,又不可能置之不理。

韩国忠觉得主持那边战事的苏州镇总兵更累心。

不过这一切总算是过去了。

这几天他每每殚心竭虑的,就是怕出了意外,现在总算能松一口气了。

只不过韩国忠真的高兴的太早了。

肖艾杨烁 第三章

随着唐纳德麦克林在锡兰的动作,其事迹也从锡兰传播到了印度本土,当然这是在某些人的推波助澜之下,塑造了唐纳德麦克林英勇果敢的形象。

事情很简单,英雄谁爱当就去当,英属印度的公务员对当英雄不感兴趣,只对钱感兴趣。

而印度教寺庙当中,能够和神灵妻子交流的,肯定不是低种姓的人,能做高级僧侣或者是长老,肯定都是婆罗门。

这些婆罗门倒不是个顶个的有钱,但在印度教体系当中地位就摆在那。

虽然最高法院并没有要大动干戈的意思,只是希望能够找个机会搞钱。可就算是如此这也是得罪人的事,得罪的还是婆罗门阶层。

所以不管是克拉克还是艾伦威尔逊都认为,这件事最好是和英属印度总督府无关,至少表面上无关,而是让锡兰的风波顺势吹到英属印度,随后给寺庙当中的婆罗门长老一个自罚三杯的机会,司法官员捞够了钱,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剩下的事情和英属印度无关,拍摄记录电影的主要目的,其实并不是给印度人看的。后世BBC制作的纪录片,最终也被印度政府禁播了。

这部电影的主要目的,其实是给其他英属殖民地看的,煽动谴责至少是鄙视印度教和印度裔的情绪,遏制印度裔在其他殖民地的影响力扩大。

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问题,不管怎么样,这个时代的印度确实比被常公祸祸够呛的中国硬件上强大太多了,一旦次大陆脱离大英帝国的掌控,说不定就会引起示范效应。

要知道,印度独立后继承了英国在南亚的大部分势力和领土,是次大陆最大的国家、世界第二人口大国,耕地面积世界排名第二,煤铁等资源在世界上名列前茅。

同时,作为英国最重要的殖民地,印度拥有了较强的工业基础,印度的钢铁、纺织等工业非常发达,印度的工业品产量在亚洲首屈一指,现在日本已经被摧毁,印度可以称得上是亚洲第一工业强国。

印度的钢产量是常公领导的国家十倍,工人数量也是其六倍,其经济总量是两倍。

再后来,印度联合印尼、埃及等国家发起了不结盟运动,世界上大部分发展中国家都加入了这个组织。作为发起者的印度俨然以不结盟运动的老大自居,认为自己是第三世界的领导者。

文学

削弱印度这件事,艾伦威尔逊不管办法有用没用,有用的大还是不大,根本就不在乎,想起来什么就实行什么,拿出来一百种办法,哪怕就奏效十种也行。

当然这个前提是建立大英帝国可以受益的基础上,如果英国不能受益,他是不会对印度怎么样的,而削弱印度教就能让大英帝国受益,最直接的一点,马来亚也有泰米尔人的社区。

在艾伦威尔逊的设想当中,英属马来亚有两个族群就够了,并不需要玩三国演义,所以印度裔泰米尔族群,在英属马来亚是没有角色的。

出于这个原因,印度圣女群体秉承着公开公正的原则,出现在了英国本土的报纸上。印度事务大臣,佩西克-劳伦斯勋爵刚刚踩上本土的土地,就眼见关于印度教圣女的新闻,已经席卷了本土。

老牌帝国主义的公民,只知道英属印度是大英帝国的重要殖民地,却不知道那里竟然还流传着如此令人愤慨的习俗,佩西克-劳伦斯勋爵还长期以保障妇女权益自居。

而佩西克-劳伦斯

文学

勋爵现在则是印度事务大臣,一个长期以来以保障妇女权益面目出现的大臣,管理的英属印度却出现了这样骇人听闻的事情,刚刚回到本土,还没有和首相见上一面表功的佩西克-劳伦斯勋爵,首先面临的是一场公关危机几乎近在眼前。

这是非常伤害人设的公关危机,发生的时候他还在海上飘着。

他很想要解释,英属锡兰并不是英属印度,可转念一想英属锡兰是皇室领地,这样有推卸责任的嫌疑,而且宗教叫印度教,很难说和英属印度没有关系。

但作为一个政治家,面临汹涌的公关危机,佩西克-劳伦斯还是从对唐纳德麦克林表达赞赏的报纸上,找到了解决危机的办法,来为自己辩护。

马上佩西克-劳伦斯就接受了英国广播电台BBC的电台访问,主持人诺曼贝克代表BBC对佩西克-劳伦斯进行了专访。

诺曼贝克其实对这一次的专访非常期待,最近一年英属印度突然出现在了大众的视野当中,当然是以负面印象出现的,不知不觉之间,伦敦的公民对这一块帝国明珠的好奇心,也随着报道的增多而水涨船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