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 第一章

第三百七十一章加强版银伴战兽的诞生

沙奈朵的意外死亡还是给雷鸣带来了麻烦,不过,沙奈朵原先的命运本身就是死亡,所以麻烦没有那么大。

只不过审查还是少不了。

又是晚睡的一天。

别人是来参加比赛,因为自己的成绩而辗转难眠,但是雷鸣却是因为趟局子趟多了,被动型的睡得迟。

雷·警局常客·鸣,表面上感叹时运不济,但内心则是惶恐不安的,沙奈朵真的预言到了未来。

预言到了那来自于系统的力量。

雷鸣对这点才感觉到不安,既然沙奈朵都能做到,那么那些更加强大的超能系精灵呢?

是沙奈朵的特殊,还是其它的原因?

这就是一根扎在雷鸣心中的刺。

拖着步子回到宾馆,久违的修炼一下呼吸法,让身体快速的进入疲惫状态,雷鸣才惴惴不安的入睡了。

猎龙猫瞅着雷鸣入睡,无声的起来,漂浮到了孵化器前。

一如既往地割裂自己的手腕释放鲜血给机械银伴战兽吮吸,提升任务完成的进度

文学

贪婪的机械银伴战兽依旧在疯狂的吮吸着鲜血,不断的完善自己……已经快了,距离它的完成已经快了。

它背后的存在正在借助着猎龙猫这份力量不断的塑造着身体。

从世界融合过半开始,雷鸣和猎龙猫就只需要为机械银伴战兽提供足够的生存物质就行了,剩下来的,自有更加强大的生物来提供力量。

机械银伴战兽背后的存在,迫不及待的提供着丰富的能量促进身体的形成。

这是什么精神?

这就像雷鸣提出一个好的发展建议,人家自掏腰包给雷鸣建厂,不仅如此,它还亲自下来打工,不要工钱,只需要雷鸣包吃就行。

这是何等伟大的奉献精神啊!

猎龙猫凝视着透明液体内的存在,情不自禁的说道:“喵,要是再快点就好了,我们需要战斗力,越强越好,主人的处境有些麻烦啊!”

快了,快了。

恍惚间,猎龙猫好像听到了来自于这怪物躯体之上的声音。

它在做出回答,但是猎龙猫没有丝毫的奇怪。

这玩意的本质就是个大佬的分身,没猜错的话估计是某位大佬为了能够提前来到这个世界制造的身体。

现在接近完成,有些奇异一点都不奇怪,甚至那个大佬说不定已经能感受到这边的一切。

虽然,不知道提前到来有什么好处,但能够来个大佬帮帮自己的训练师,猎龙猫对此异常的喜悦。

这不仅仅是局限于现在的情况。

更是为了长远的打算。

收起手腕,猎龙猫对自己的流血速度还是有把握的,这个程度的血液只要补充营养就能快速恢复,不用担心脱力恍惚,总的来说不影响自己明天上场。

剩下来的对手,没一个好惹的。

最次的一个都有两只道馆级的精灵,最强的那两位手里恐怕有着准天王级别的精灵,实力极度可怕。

如果没有意外,雷鸣基本上和前二无缘,努力的去争取第三就行。

这对雷鸣来说,其实也可以接受,到了他这个地步参不参赛其实都不重要。

但是,猎龙猫作为雷鸣的精灵,肯定要尽最大的力量帮助雷鸣。

日常的喂完血,猎龙猫也感觉到一丝头晕疲惫,将自己挪到了窗台休息,沐浴在月光下入睡。

如果有意外发生,敌人大概率不会从门口进来,守在窗户是最好的选择,只要敌人敢过来,那就会面对一只道馆级超能系加格斗系精灵的愤怒。

夜色逐渐深沉,连月光都被乌云遮蔽,似乎一场大雨即将来临。

摆放在桌上的孵化器内,机械银伴战兽的肢体抽搐,营养液内更有如同沸水一样的气泡产生。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更加诡异一幕发生了。

机械银伴战兽的一只右足竟然完全违背了四足兽的身体限制,缓缓的抬到了自己额头的部位,它的头部也缓缓的落下,靠在了右足上,整个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沉思者,未发育完全的双眼,似乎有睁开的迹象,一缕金光外露。

这一幕如果是发生在四足兽的身上,未免太过的惊悚。

更加高纬度的空间,四足双翼的恶龙也在沉思着。

它的动作也和机械银伴战兽一样充满了不科学的意思。

如同猎龙猫所猜想的一样,它能感觉到猎龙猫的动作,所以它在思考猎龙猫说的话。

如果以它预想的状态降临的话,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孕养,那具身体才能完成。

但如果它愿意降低一下自己的身体规格的话,很快就能降临。

这里面就是一个值不值得的问题。

巨大的黑色龙兽就是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创造出这个分身一般的机械银伴战兽,花费这么大力气自带干粮,它为的还不是能够抢先一步来到蓝星,分润最大的蛋糕。

要知道就和神兽一样,怪物们的权柄总有重合的,先来到的那肯定能够多吃多占,争取到最大的好处。

但……提前降生的话也不是没有好处。

可能,获得权柄的时间会延长一段时间,但是如果它能够帮助雷鸣夺得更大的战绩是不是也能争取一下雷鸣的培养。

其实它们和系统的关系也不是那么和睦,也有很多事情做不到,雷鸣却可以借助着系统帮它们做到,比如利用那些特定的材料强化一下自身,或者沾染一下其它怪物的力量。

而且变弱的话,也不会被雷鸣当做底牌使用,可以频繁的刷存在感,争取培养。

这么一想,好像能够两边通吃啊!

赌了!

巨大的黑影做出了决定。

爪子轻轻的在空中一划,一道细小的裂缝出现,淡淡的光线投入这黑暗的空间,细微的光芒照射在黑暗的巨龙身上,如同投入了黑洞之中,被瞬间吞噬,没法描绘出这无敌巨兽一星半点的雄伟身姿。

黑暗中巨龙巨大的金色眼瞳凑到了裂缝面前。

那是何等巨大的眼睛,仅仅是一个瞳孔就比一只快龙还要巨大,炽烈壮观的金色如同流动的太阳,无限的伟力在其中游荡,这股力量爆发能够轻易的毁灭整个首都。

但现在一股小心翼翼的情绪从这只眼瞳中出现了。

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 第二章

洛穆涅圆形剧场,尼弗迦德大使,希拉德.费兹.奥耶斯泰兰,用言语为自己赢得发言权后。

武官雷努阿.马特森,率领头戴翼盔的黑衣者们,押着双手反绑的魁梧囚犯来到舞台中央。

犯人有如花岗岩般壮硕,瞇起的眼神沉静迟钝,光头上有十字型刀疤……这位身体异常强壮的家伙,赫然是蝮蛇学派的猎魔士──弒王者──古勒塔的雷索。

获得维克多提示,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伊欧菲斯身体微微颤抖。

停在所有人都能清楚看到的地方,雷努阿猛踹一脚让雷索跪下。

法师卡杜因不明所以的摊开手,“这个人是谁?”

而站在他身后,警觉到危机的席儿.坦沙维耶,脸色倏地变化苍白。

希拉德侃侃而谈:“或许很多人不清楚,昨天夜里其实不仅科德温营地遭受屠杀,尼弗迦德营地也受到袭击。

犯人试图谋害我没能成功,却杀死我的随行法师凡赫玛。仰赖他的牺牲与雷努阿的努力,我们成功逮捕住这位凶恶的犯人。

并且在审讯后,得知背后的一起惊天阴谋!”

“雷索怎么会被抓!?不…不对,希拉德在胡说八道,昨晚去突袭的明明是杰洛特与安古兰……”伊欧菲斯紧张的额头冒汗,忍不住喃喃低语。

“哦……阴谋吗?愿闻其详。”金色铠甲闪耀,场上的拉多维德微微松开领口。

“犯人承认弗尔泰斯特与德马维都死在他手上,并且还透露出雇主的身份。”希拉德的发言石破天惊,顿时引发议论纷纷。

这几个月以来,德马维与弗尔泰斯特的死,牵动所有北方人敏感的神经,可谁也没有料到,最后站出来宣告破案的,竟然是尼弗迦德的黑衣者。

众所瞩目下,跪在地上的雷索提高声量,让剧场所有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国王就是我杀的,背后指使者是一群女术士,她们自称‘女术士集会所’,她们指派并帮助我进行暗杀计划。”

身后拄剑而立,雷努阿板着尸体般的面孔,“继续说下去,犯人。”

“女术士集会所…希望把跟法师意志作对的统治者通通除掉!”雷索声音沙哑的说道。

抿住嘴唇,拉多维德脸色阴冷,“女术士集会所?详细说说那是什么东西?”

双手交迭在小腹,尼德迦德大使腔调中饱含压抑的感伤与愤怒,“向陛下报告,那是一个有罪的组织!我们已经整理出一份清单,上面邪恶的名字去除死者阿德·卡莱的萨宾娜·葛丽维希格……

仍旧存活的还有崔托格的菲丽芭·艾哈特;

马里波的特莉丝·梅利葛德;

玛格丽塔.劳克斯.安蒂列;

卡瑞亚斯的凯拉·梅兹;

多尔·布雷坦纳的法兰茜丝卡·芬达贝与蓝山的艾达·艾敏。

还有最后一位,正好就在会场当中,柯维尔的席儿·坦沙维耶。

谨致上我最深的遗憾,两位尼弗迦德的女术士,维可瓦罗的艾希蕾·阿纳兴,与陶森特的芙琳吉拉·薇歌也是密会成员。

前者已被处死,后者皇帝也将给予适当的处置。”

希拉德的朗诵震慑人心,彷佛从幽深地狱传来的宣判,吐出的每个名字都是声威赫赫,囊括北方…不,整个世界最杰出的女术士。

听到萨宾娜.葛丽维希格,尽管她已被处死,亨赛特仍旧往地面吐口唾沫。

菲丽芭的名字则让拉多维德眼中爆出精芒。

接着念到特莉丝与凯拉时,纳塔利斯若有所思。

而利维亚的杰洛特,却发现对比维克多提过的名单,黑衣者少去两个女人的名字,分别是范格堡的叶奈法,与辛特拉的希里雅。

后者被省略理所当然,但叶奈法也没出现,莫非有其他原因?

……当然这不算什么重要的事情。

伴随拉多维德暴怒举手,看台上传来军官发号施令、烈焰蔷薇骑士团向场中进军的声音。

这些骑士们身穿红色的铠甲,配备坚固盾牌与强弩,腰间还挂着反魔法武装。别说场地中有反魔法力场,就算没有,他们也足以对抗法师。

目睹军队迫近,卡杜因不安的看向拉多维德,“陛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把他们全抓起来!”瑞达尼亚国王向他忠诚的军队下令,继而撕碎手上的文件,“可敬的术士们,法师评议会的重建将无限期延宕!直到事情查证清楚,你们的清白获得确保。”

希拉德退后几步,表示发言结束,雷努阿.马特森也押解着雷索离开舞台。

烈焰蔷薇的骑士们组成方阵,包围住卡杜因与席儿.坦沙维耶,强弩上箭对准他们。

“你没有权利这样做,陛下。”卡杜因发出无力的谴责。

拉多维德抬高下颚,“你们如果不想要洛穆涅再发生一场大屠杀,那么最好现在就束手就擒,仙妮德岛事变不能重演,法庭将会揪出隐藏在我们当中的叛徒。”

他冷厉决绝的言语,迫使卡杜因举起双手蹲下投降。

而席儿.坦沙维耶,虽然也举起双手,但苍白的脸色却凝固成冰。

没有辩解的空间。

结合稍早获得的南方情报,她知道落进希拉德的陷阱,替黑衣者主导的暗杀行动背起黑锅,而国王们根本不会听她解释。

没有挽回的余地,她只能用眼神示意萨琪亚行动。

于是当烈焰蔷薇骑士逼近席儿时,弗坚代表区辉光闪耀,爆鸣隆隆。

在众目睽睽下,亚甸的圣女萨琪亚变身为巨龙,她的天赋魔法不受反魔法力场箝制。

广场乍现的巨兽,有种难以言喻的优雅,那猫科动物般的气质甚至让人忽略它爬行动物的外表,尽管她毫无疑问是爬虫类。

睥睨俯瞰场上所有生物,巨龙双眸绽放璀璨而凶狠的光芒,细长脖颈形成完美弧线,尾巴缠绕在伸出的利爪上。

她的鳞片像用颜料细细涂抹,几乎全身都是金色的,张开蝙蝠般的琥珀色翅膀腾空飞起,望向他们的金色大眼睛让人不由发出赞叹。

“居然会是金龙。”雪茄从合不拢的嘴角掉落地面,弗农.罗契轻声说道,“不可思议……活生生的传奇!”

“不是博尔奇,是另一位金龙。”利维亚的杰洛特感叹道,“当年的那颗蛋…我居然没认出来是她。”

巨龙的咆哮声轰动整个剧场,通过扩音魔法,甚至传遍半个洛穆涅城。

发出绝望的低嚎,伊欧菲斯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龙女身分的曝露,意味着萨琪亚的统治基础彻底崩溃,弗坚攻防战的成果也全部化为泡影。

龙威凛冽刮面如刀,她嘴巴张开,獠牙如匕首般锋利闪亮。

当她张开口喷出龙息,甚至有士兵被惊呆在原地,直到沐浴在火焰中才惊醒。

峰会的主角们──列位国王仰赖忠心卫兵的保护,离开广场躲避到地下。

剧场表演区隐藏着很多洞口和管道,普通用以配置道具、牲畜或者角斗士,表演时再将他们升到地面。面临现在这种情况,恰好能有效规避龙息的燃烧。

而峰会的观众们,许多法师在烈焰蔷薇骑士团进场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情况不妙,而借助巨龙扰乱局势,他们纷纷趁机逃离会场。

混乱局势中,少数不忘逮捕席儿职责的士兵,继续向前发射弩箭攻击。

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 第三章

斯波义银又惊又怒,说道。

“我要立即返回枥尾城,这里我不住了!”

说完,他转身就要走。

上杉辉虎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说道。

“义银君,我从没求过你什么。这一次算我求你,不要走好吗?

你若走了,我怎么和麾下家臣团交代?”

义银回头看了她一言,见上杉辉虎一脸哀求,心中不爽。

你装啊!尽管装!

一边把居所与政厅让给我,逼麾下武家跳反,威逼利诱令她们屈服。

一边也是威胁我,我这一走,两家联盟就没法继续下去了。知道我干不出来,只能隐忍。

大庭广众拉拉扯扯,一众姬武士都看着呢。

这时候甩开她的手,新上杉家臣团怎么想?家督的言辞没有与对方商量过?都做不得数?

义银怒极。

这家伙去信浓是思索打仗呢,还是琢磨套路我,怎么一套组合拳下来,完全没法招架啊!

他反手抓住上杉辉虎的手,面上带笑,看似惺惺相惜,心中默默流泪。

特么的,没办法不屈服啊!

这混蛋机会抓得太好,义银只能强颜欢笑配合她,演出郎情妾意的味道。

在新上杉家臣团看来,这对狗男女是早有预谋,可怜京都的将军头上绿油油。

不过,只要好处到位,她们才不在乎公方大人的帽子什么颜色。

义银心中恨得牙痒痒,自己来上越是假装暧昧,争取发育时间。

上杉辉虎玩得更过分,直接把两个人的暧昧不清给公之于众,越后武家有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棋差一招的他只得被迫演完这一出,回头再和这个笑眯眯的女流氓算账!

———

新上杉家臣团与上越军势,在上杉辉虎近乎决裂的架势

文学

下,勉强向斯波义银参拜见礼,然后各自回领。

之后,上杉辉虎与斯波义银来到御馆议事厅。刚才坐下,她就急不可耐的问道。

“第一批堺港货何时能到直江津?”

她这次举动太过激烈,上层武家还好说,中下层姬武士很实在,必须有实利给她们看到,才肯安心跟着做事。

义银白了她一眼,你还知道怕啊?他不答反问道。

“你为什么不和我商议就做下此事?你知不知道我会多被动?”

他是恨死了自作主张的上杉辉虎,让自己进退两难。

被上杉辉虎架起来演了一场,做实了两人之间的暧昧关系,他对斯波家臣团怎么交代?

不说远方的近幾,身边的山中幸盛与岛胜猛怎么安抚?

本来暗搓搓的猜测,这下全部暴露在众姬眼睑之下,回旋余地全没了。

义银不要脸,不在乎背后有人指指点点,但两员大将的情绪必须安抚。

勾勾搭搭是一码事,石锤狗男女是另一码事啊!

上杉辉虎摸摸头,傻笑道。

“我也没想这么多,就是觉得御馆的确不错。冬暖夏凉,气候宜人,想着与你分享此处。”

义银冷笑着看她装傻充愣,心里呸呸呸。

这军略奇才一改之前的被动稚嫩,在爱情的战场上也越来越会玩了。以后不知道怎么才能坑她,搞不好要被她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