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文库按住腰顶弄 第一章

似乎是觉察到有情况发生,一名身穿黑袍的方士从门口探出头来。

见到守卫悉数倒下,他脸色不禁大变,伸手摸向袖间的暗袋,同时张开嘴惊呼道,“有人——”

只不过他刚开了个头,连“劫狱”二字都没说出口,便已被一枚龙鳞贯穿。

正面强攻,也是夏凡制定的劫狱策略。

伪装混入、设计周旋,未尝不能混入狱中,处理得好的话风险还可能更低,但这些都需要消耗大量时间来实现。一旦枢密府那边明悟过来,皇宫并非真正目标的话,监狱就会在片刻之间被包围。等到高品级方士过来后,成功出逃的机会无疑会变得微乎其微。

因此「速战速决」便是策略的核心。

用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势突破监狱防线,直抵关押颜箐的牢笼,趁着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爆炸吸引住时,带着青剑脱身而走。此法看似莽撞,但震术本就适合进攻,加上身边还有倾听者洛轻轻的策应,对付几个驻守方士不成问题。至于那些普通守卫和狱卒,则更不可能挡住他们的脚步。

越过倒地的六品问道后,洛轻轻抢先一步,占据了排头位置。

“我负责前面,你看着后方。”

六根龙鳞在她背后依次展开,宛若漂浮的金色羽翼。

这一幕像极了青山镇士考的逢魔时刻。

“那你小心点,敌人中有三品以上的方士。”

夏凡也没有去争抢这个头阵——震术威力虽大,却不适合防守,比起攻防一体的仙术龙鳞,洛轻轻确实更适合担当队伍的箭锋。

“喵——”

走到一半时,窗外传来了滚滚的叫声。

只见猫精伸出前爪,用力向下挥了挥,“喵呜!”

而在两人面前,监牢也出现了岔道,一条继续向前延伸,一条则通向地下。

“你的意思是,颜箐被关在下面了?”夏凡问道。

“喵!”滚滚大幅摆动脑袋。

由于它没办法进入监牢探寻,因此这便是它能给出的最后指引。

洛轻轻和夏凡对视一眼,俯身朝地下阶梯走去。

下方的光线显然要昏暗许多,墙上的火把只能映亮周边小块区域,反倒显得脚下的地面更加漆黑。

没走几步,夏凡忽然听到了嘣的一声轻响,像是弓弦陡然松开的嗡鸣。

还没来得及出声提醒,洛轻轻已经做出了反应。

两片龙鳞一前一后猛地窜出,在半空中将射来的箭矢绞成两段,同时另外两片直插向黑黝黝的通道,速度之快宛如金色流光!

远处出来了“噗

文学

嗤”闷响。

“中了?”

“不……”洛轻轻略有些疑惑的皱起眉头,“龙鳞准头应该没偏,但射中的东西却像是木头。”

“能看到敌人的气吗?”夏凡转过身背朝对方,手中紧扣铜丝坠。

“刚才确实看到一股气息一闪而过,现在什么痕迹都没有,应该是躲起来了。”

能够在伸手难见五指的环境下发起先手攻击,还可以避开龙鳞的反击,这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夏凡心中已有预感,这个对手十有八九便是枢密府的核心方士。除开颜箐,他见过的人里还有乾、百展、未凰、雨玲珑,其中羽衣乾似乎更倾心于近身作战,大概率可以排除在外,换而言之,对手应该是剩下这三人中的一位。

bl文库按住腰顶弄 第二章

五年后,在伦敦牛津大学的校园内,一个苍老的身影漫步在校园之中,迎面走来的一些学生都朝着他打招呼,从那些大学生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对于这个老人非常敬重。

老人带着微笑对着那些学生点点头,在一个树荫的座椅上坐了下来,口中喃喃念叨着什么,“拉姆老师!”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一个金发女人和一个东方女子朝着他走了过来。

“达芙妮和凯特,你们好啊!”拉姆对着达芙妮和梁佩诗微笑着,“魔法大赛正在爱尔兰举行,作为一个优秀的魔法师,你们难道没有任何兴趣吗?”

梁佩诗摇摇头:“我很不喜欢这种赛事,我一起期待艾斯能够参加,可是,就在上一届魔法大赛前夕,他却是失去了踪迹,没有了他的赛场,我提不起任何兴趣。”

达芙妮也附和道:“拉姆老师,外界传闻,他已经死去了,作为他亲密的伙伴,我不相信你你不知道他的行踪,或者说他真的死去了。”

拉姆叹口气之后说道:“他是一个愚蠢的家伙,把我们解散之后,自己独自去面对可怕的对手,最终的敌人比起黑魔王更加恐怖,如果说他死去了,那么我不会感到惊讶。”

“同样作为一个华人魔法师,我为他感到骄傲,以**后,我会在不列颠魔法协会一直讲述他的事迹,他更多的人知道,欧洲曾经有过一个伟大的魔法师维护了第二世界的和平。”

台北一个中学教室之中,邱欣怡在上着历史课,美丽大方的她深受学生们的喜欢,她讲完了课程之后看了看表距离下课还有五分钟左右,于是乎对学生说道:“还有同学有什么问题吗?现在可以提出来。”

一个男学生举起手站了起来:“邱老师。不是说我们才是华夏正统吗?其他老师和我父母都是那么说的,为什么老师你会那么称赞北虏蛮夷?”

邱欣怡扶了扶自己的眼镜严肃说道:“我们要有着正确的是非观,不能被那些愚蠢的言论蒙蔽了自己的头脑,我们岛屿之所以一直无法得到世界的认可,就是因为我们掩盖事实,任何一个不实事求是的民族都不会得到其他人的认可。希望,你们能够明白这个道理。”

此时下课铃声响起,邱欣怡走出了教室之后,迎面走来一个黑色西装的中年人,他带着一副无奈的表情说道:“邱老师,你知道你的举动给总统先生带来了多少麻烦,教育是给政治服务的,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会不明白。”

邱欣怡冷笑着:“就是因为这种相信这种言论的人太多。所以,我们一直无法屹立于世界强者之林,我记得有人曾经说过,如果我们没有美国撑腰,那么被夷为平地只是对方一念之间,艾斯也曾经说过,这个世界没有正邪之分,有的只是强弱的分别。”

青海昆仑山脉之上。苗岑和元灵在青海湖边漫步着,青海湖之中密密麻麻的水鸟在游动着。此时正是盛夏,生机勃勃的青海湖俨然是鸟类的天堂。

“元灵,你相信那个臭小子真的死了吗?”

元灵仰头望着天,一脸茫然摇摇头:“我也不清楚,他真是一个傻瓜,竟然独自去面对自己那恶魔爷爷。杨玄功力已达化境,杨大哥十有八九凶多吉少。”

“别忘了,他可是黑魔王的心脏,有着不死之躯,怎么可能会凶多吉少呢?”

“这一切都是杨玄布局。我们所有人都是他的棋子,他不会想不到这点,杨冰之所以支开我们,就是不想让我们继续在这场残酷的棋局中继续被人愚弄,杨玄肯定有对付杨大哥的方法。”

“对了,杨书呢,他不是现在武当山学艺吗?也许她知道一些什么?为什么我们不去问问她呢?作为光魔王碎片,他们身上有着相同的气息,她一定可以找到有关杨冰的蛛丝马迹。”

“行了,杨冰既然把杨书交给宋英,就是不想让她卷入太多是非之中,我们没必要去骚扰她,只要她能够在武当山过得安宁,这对于杨冰来说就足够了,我们要做的就是守护华夏水脉和龙脉,其他的事情,我们没必要多管。”

东京秋叶原大剧场之内,人头攒动座无虚席,疯狂的男男女女们都在欢呼着,舞台之上几个美丽可爱的女孩穿着华丽的服装在表演着。

而站在最前方的不是别人,正是大岛樱子,自从五年前加入了akb之后,她的人气就直线上升,现在成了核心成员之一,这得益于她端庄的外表和优美嗓音和舞姿。

公演结束之后,其他成员都累的站不起来,而只有大岛樱子的依旧是精力旺盛,她脱下演出服装换上了一身便装,从化妆间出来之后,门外挤满了粉丝和媒体记者。

樱子皱了皱眉头,对于这些狂热者们,无论是大岛樱子或者是其他成员都感到头疼,现在的她只想回到住处美美睡上一觉,她结了几个手印之后,身形就消失了,下一刻她出现在了剧场一旁的一个隐蔽处。

“总算甩掉了这些苍蝇。”樱子自言自语着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

“樱子。”一个声音从樱子一旁响起,让她吓了一大跳,不过,随后她认出了这个声音,没有好气的埋怨道。“松下老师,你能不能不要那么神秘啊?还有你为什么知道我会在这里出现?”

松下俊秀阴阴一笑:“我太了解你了,每次你公演都会来一次逃亡,作为一个异能者,你竟然会喜欢成为一个偶像艺人,你的经纪人如果知道他的成员是一个强大的异能者,不知道会是什么想法?”

“松下老师,你不会是找我要签名吧?”

“你知道我对于那些没有兴趣,我来这里是想要告诉你一个消息,欧洲魔法大赛最近就要在爱尔兰举行。”

“抱歉,我这段时间全部被公演占据。没有时间关心欧洲魔法大赛,现在的我只是一个艺人偶像,我不想参与任何和第二世界有关的事情,我要做的只是想让我的歌曲和舞蹈可以给人带来欢乐。”

bl文库按住腰顶弄 第三章

第二百零六章大结局

“飞儿,你尽力,如果能正常的取得世俗界的话语权,我们就不用大费周章了。”腾云雕眯着眼睛说道。

“爷爷放心,明天我就在擂台上杀了那个子,让别人无话可说,也可以使南离帝国乱起来。”腾飞阴笑着说道。

随着朝阳的升起,隐世宗门大会最关键的一天到了,这一天关系到未来的三十年。

“凡儿你尽力就好,古月、王青和李程三位太上长老会稳住大局的。”萧凝帮着莫凡着战袍,同时两人也来到了客堂。

“凡儿,你昨夜的礼物太重了。”古月有点感慨的说着。

昨夜古月拿着莫凡递给的阵法图和战技法诀,回去一研究就惊呆了。天战技在大6上那是十分稀有的战技,只有古老的宗门才有,莫凡送出来已经很了不起了,最让三人震惊的是阵法图,有了阵法的辅助,三人的战斗可以提升很多。

“我们是一家人。”莫凡笑着说道。

“哈哈,说的好啊,掌门的眼光不差。”在路上郑清明就汇报了莫凡和萧凝的事,本来三位长老是观望的态度,打算看看莫凡再说,不过现在已经满意了。

“谢谢,三位太上长老的夸奖,我们走吧今天就看我的。”莫凡点了一根棍,就带着一行人朝着广场走去。

广场的各大势力看见天道院出现了三位越武帝的高手,顿时心里都有底了,知道已经不是腾龙教做主的局面了。

“嗯,今天进行的是新秀战,同时也欢迎一下天道院的三位太上长老,现在请新秀报名。”昨夜海星璇就和战星狂沟通过了,其心里也有了底。

随着战星狂的喊话,报名开始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在腾飞和莫凡测试玩骨龄有了参加资格之后,其他的所有宗门都弃权了,主要是实力相比,其他人没有半点机会。

腾飞是有其爷爷帮助,修为成,而莫凡属于逆天的存在。

“子你会后悔来到这里参

文学

加比试。”腾飞阴笑着说道。

“当了统帅之后,我就打算做一个文明人,但现在我想说一句,我去你马勒隔壁,今天不死不休你敢应战?”莫凡吐掉了烟头,直接来一句主流脏话。

“好好有气势”被腾龙阁的气势压制了两天的隐世宗门弟子呐喊着,莫凡骂出了他们的心声。

“不错,骂人都这么有气势。”古月很佩服莫凡毫不顾忌的气势。

“那就不死不休,你是找死”腾飞身子一展,如同大鹏一般朝着莫凡扑来,右手一杆长枪朝着莫凡刺来。

“滚回去”莫凡的诛龙枪出现在手里,直接一记邪天斩就劈了出去。

面对莫凡凶狠的一枪,腾飞不能继续攻击,只能横枪抵挡。

“嘭”一声闷响,腾飞被莫凡一枪震退了,而莫凡还站在原地,这就是莫凡**强横的优势。

“子,这里不是你嚣张的地方,今天莫大爷就送你上路。”莫凡身子动了,施展着神残影朝着腾飞冲去,一枪接着一枪,将腾飞斩得节节后退。

这样的局面让观战的人十分诧异,三星武帝将四星武帝压制的死死的,太不可思议了。

“找死”被莫凡压着打,腾飞火了,单手持枪封挡,右手一拳,击出一拳。

“螳臂当车”莫凡的也是右手持枪下斩,左手一记霸神拳击出。

“嘭”又是一声闷响,腾飞被莫凡一拳轰飞,而莫凡还在擂台上。

一拳击飞,莫凡的身子纵起,紧追在腾飞的身后,左手一记龙神掌轰出。

“找死”这时候,腾云雕动了,一掌朝着莫凡拍去,因为其现孙子根本就接不下莫凡这一掌。

这时候古月几人想出手来不及了,因为腾飞后退的时候,离着腾云雕太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