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与高校长 第一章

李璟伤重不起,做为儿子,李丛嘉不得不回京城去~щww~~lā

但谁都知道,这个时候的金陵城定然是龙潭虎穴,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整个关中兴唐军的大好形势就会化为泡影。

回与不回,成了一个摆在李丛嘉面前的难题。

周仑从蜀中返回来,带着贾崇的意见,而柴让则送来了自己老子的建议。他们不约而同指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但是,做为一直默默支持自己的柳一凡、周宗和庞龙,却提出不同见解:大唐以孝治天下,如果不孝,将来就算坐了天下,其位不正必有后患!应该回金陵城,但要带上贴心卫队!

坐在长安城中的府邸,李丛嘉的心里满是疑惑:大哥不在京城,二哥、五哥在杭州,三哥在成都,是谁动手刺杀父皇的?

文学

是皇叔李景遂吗?他不可能有这个胆子!就算自己老子死了,会轮到他登基吗?嫌疑最大的他,到时候不想死都难!

那么问题就出来了,究竟是谁能接近父皇并一击中的?

是北方的柴荣、耶律述律还是海外仙山出手了?

猜测不出结果,但他却明白一件事情:自己不想回金陵趟这次混水都不行!不管是谁想要算计自己,必然接二连三的设计,躲开了金陵这次,还会有下一次!

既然想在乱中取胜,他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想搅混这滩水,究竟是谁最后摸到这条大鱼?

李丛嘉出发了,去了金陵城。长安城内,一股股潜伏的势力听到这个消息,兴奋起来了!

有的联系王景崇等老臣,试图恢复李守贞的地位;有的则想鼓动王景崇自立为王;有的则趁机准备告密,想借别人的脑袋上位……

鱼龙混杂中,王景崇忽然病了,而且病得挺重,所有军权都交给了呼延朔!

整个长安城内外瞬间安静无比,没有谁不清楚呼延朔是谁,也没有人不清楚他手段如何:他拿过军权的同时,就直接斩杀了数十个有异心的将领,甚至灭了三个家族!

而在陇西之地,蜀中五万军士直接换下了唐军重要驻防地凤翔府的防卫力量,和平解决了节度使王景所担心的问题:他荣升为长安守备副使,相当于呼延朔的副手!

但谁都知道,他算是告老还乡了,再无一丝接触兵权的可能!

随着老将领的退下,王琰、周德胜、呼延赢、柳雷、庞赛雷等年轻将领开始露出头角。长安城中,王景崇忽然在告病一个月后,荣升为长安大唐军事学院院长,开始带着一群老将军管理数千来自各军中的年轻人。

李丛嘉走了一个月了,关中局势由乱转为平静,让所有势力瞠目结舌。与此同时,呼延赞千里奔袭河湟之地的消息传遍天下。整个河湟吐蕃人被斩杀数千,十几个部落被夷为平地,解救出的上万汉人成为这支军队的主力,继续向西冲进了河西走廊。

天下风云正起时,李丛嘉则如一个白面书生般摇着纸扇走在金陵外,看着草长莺飞,吟着诗词,一派得意的样子!

他不担心别人认出他来,现在他的身份是蜀中孟氏降臣涂氏唯一的儿子涂光远。

至于真正的涂光远,则就改头换面在长安军事学院学习呢!

与此同时,金陵城中,刚刚被封为西北王的李煜府邸内,一个“李丛嘉”正在周娥皇和马碧岑的陪同下,和五皇子李弘宣闲谈着。

李弘宣被封为吴王,二皇子李弘茂被封为楚王,至于大皇子李弘冀则被封为魏王。蜀王则是三皇子李弘邺。

皇太弟李景遂因定国安邦有功,则加封了金陵王。没有了皇太弟的称呼,一时间他算松了口气。

这几个侄儿太生猛,一个比一个厉害。自己哥哥的皇位,他算是得不到了。现在皇兄下旨取消了自己皇太弟身份,间接表明李璟不想传位于他,那么他也就安全了!

白洁与高校长 第二章

@@原本打算休息两个月,哪知道这期间事特别多,一直拖到今日,废话不多说,新书奉上,希望大家多多捧场。

书名《承包大明》(嗯,书名上有所突破。)

简介:一名交易分析员因为一场事故,穿越到大明朝万历年间,成为一位大牙商的上门女婿。

他原以为自己也能像穿越小说中那些主角,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富可敌国,妻妾成群。

直到他遇见了万历皇帝…..。

“陛下,关于草民的佣金…..?”

“你无须着急,朕这就户部发给你。”

“我擦!陛下,你先前让我帮你掏空国库,充盈内府,如今国库只有老鼠屎!”

“这倒也是,那就这样吧,朕将国库承包于你。”

“陛下,草民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你但说无妨。”

“MMP!”@@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白洁与高校长 第三章

尝太尉诧然抬头:“居然有人敢行刺我?”

他久居高位,张相重病后,他的威望就已俨然是当朝第一人了,实在想不到竟然还有人敢太岁头上动土。

眼前刀光一闪,天光似乎都为之暗了一刹。

“奉酒御史之命?

他当真好胆!为了取代张相当朝第一人的位置,居然敢冒着抄家灭族之险,对本太尉动手!”

尝太尉想到酒徒居然敢安排刺客对他动手,不由得心中冷笑。

“酒夫人貌美,风情尤佳!本太尉垂涎多时了,姓酒的,如今可是你自己把刀把子递到了本太尉手中啊!本太尉要砍了你的脑袋,纳了你

文学

的妻室,看看天下,谁还敢如你一般利令智昏!”

尝太尉想着,便越飞越高,街头熙攘的人群,他此时只能用轻蔑的俯视,才能看到了。

“哼!都是蝼蚁一般!”

尝太尉的头划着一道弧形,飞到一个至高点,开始曲线向下时,他淡淡地想。

张相死的当天,尝太尉死了。

三公去其二。

尝太尉是被酒御史杀的,满大街的老百姓和文武官员,全都听到了刺客所喊的话。

廷尉陈彬看到现场,看到被惊慌逃窜的百姓踩得面目全非的尝太尉的头颅,惊得几乎晕厥过去,立即抱着尝太尉的头颅,去见车郎中将戴小楼、主管京城军事力量的卫尉常有太、光禄勋郑东来。

三人计议片刻,京畿卫戍部队便全体出动,开始逮捕和酒御史有关的文臣,名单……自然是由陈廷尉提供的。

酒御史正在府上忐忑地等候四名壮士传回佳音,却不想,很快他就得到了一好一坏两个消息。

好消息是,尝太尉死了。

坏消息是,整个天下都知道人是他杀的了。

酒御史一听脸就绿了。

他并不傻,浸淫宦海这许多年,如何还不明白是被人算计了。

尤其是当廷尉陈彬和车郎中将戴小楼率人杀进酒府时,酒御史便明白,算计他的人就是陈彬。

他不明白的是,尝太尉是真的死了,那也就是说,陈彬并不是尝太尉的人。

陈彬本来是被自己视若心腹的,自己若是登上张相的位置,尝太尉又死了,那自己妥妥的当朝第一人,那时对他陈彬来说,该是何等风光。

凭着陈廷尉的资历、地位和名望,他是没可能爬上至尊之位的,他为什么要算计我?

这对他并没有好处啊。

酒御史一肚子疑问,但他并没有问,只是在陈彬和戴小楼杀进府中时,仗剑立于堂前,朗声道:“尝太尉居心叵测,趁张相病危之际,盅惑群臣,欲谋社稷。

酒某不才,承蒙张相信任,断不容我大秦江山,落入此等宵小之手。

今尝谕已死,酒某何惜此躯,唯愿我大秦文武,能抛弃私念,忠于国事,保我大秦无忧,酒徒九泉之下,亦甘愿耳。”

说罢,酒御史干净俐落地抹了脖子。

陈廷尉见状,暗赞一声,不愧是张相选中的接班人,当真光棍儿。

酒徒清楚,尝太尉不是他杀的,但是如今这般情况下,越是否认,甚而当着戴将军的面指出他来,越会迎来残忍的报复。

他不仅要遭受酷刑而死,还会连累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