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俏少妇的私密日记 第一章

稷天死了。

这位一直想当人的家伙,盘算来盘算去,还是死了。

此时此刻,算计太多的人,都死了。

算来算去,算计了无数岁月,在苏宇看来,其实只能代表一点,你太弱!

若是你强大,如同时光之主,你需要算计什么?

一个计划,算计的时间太长,其实本身就充满了变数,局势在不断变化,你算计了几十万年,上百万年,那其中的变数,更是多的吓人!

只争朝夕!

所以,苏宇就不喜欢去算计太多,哪怕有计划,也是短期的,他很少会制定长期的计划,因为都不靠谱,局势都是瞬息万变的。

计划,也是不断调整的!

稷天这些人,却是遵循着一个计划,一直持续到底,哪怕中途出现了变故,也不愿意去改变,因为一旦改变,前期的准备全部浪费了。

舍与得之间,他们并未做好平衡。

这一刻的苏宇,在融合本源。

这一刻的地门,在天地二门合一。。

这一刻的人皇他们,击杀了噬蝗,也是个个变色!

地门身上,一股股强大的气息,席卷天地!

长河剧烈颤动!

此刻,天门和地门融合,甚至在牵引苏宇所在的封印之门开始融合,隐约间,一本书籍在整个长河中浮现,并未完全出现,但是,已经可以看到那本书!

书本那边,一黑一白,两道身影也在盘坐虚空。

四只眼睛,都不带什么感情色彩。

一个是长河之灵,也就是苍。

一个是人门老七,也就是稷天判断中的,另外一个灵,不知是时光之主另外一个天地之灵,还是一件至宝的灵,而时光之主,需要这个灵,充满了人情味。

可此刻,显然并未成功。

那四只眼睛,两个人,都隐约中带着一些冷漠,天道无情的冷漠。

此时此刻,这两人好像在另外一个空间。

而长河之书,也好像只有三门彻底融合,才会浮现。

地门气息动荡,震荡长河,带着一些痛快之色,这一刻的地门,气息瞬间强大起来,好像从另外一个空间进入了这个空间!

原本,倒是有些被隔离在外的意思。

他进不来万界!

而这一刻,双门合一,他进入了万界,带着所有的力量,进入了万界。

“我进来了!”

地门烈焰浮现,焚烧天地虚空,带着一些猖狂,一些得意,一些愉悦!

他总算进入了万界!

不但进入了万界,此刻的他,更是将二门融合,也要将苏宇所在的封印之门融合,一旦融合成功,整个长河,他就可以去吞噬了。

至于长河之灵和人门老七,那时候,各凭本事好了!

人门老七的目标是逃离,所以,大概率会帮他解决长河之灵,他把长河之灵吞噬了,也是在帮人门老七脱离这个封印的万界!

所以,地门把握很大!

这一刻,死灵之主几人也是脸色难看无比,长河被他压缩成功了,只差最后一点了,长河之书开始浮现。

人门老七和长河之灵的实力,他们不清楚。

但是,肯定不弱。

现在,那两个家伙,也是敌我不明,谁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死灵之主脸色特别难看,天门和地门合一,其实他吞噬长河的梦想,几乎就彻底破碎了,刚刚为了杀噬蝗,他不得不放弃阻拦!

被天门和地门合一了,现在拦都拦不住了!

无法阻拦!

再加上一直隐藏,从未现身,此刻也隐约浮现的那两位,死灵之主心中已经清楚,他没什么希望了,此生想要超越时光之主的梦想,化为泡影!

这一刻的死灵之主,其实有些失落。

说不出什么感受。

刚刚,他可以选择继续阻拦。

拦住天门和地门,可那样的话,就杀不了噬蝗,噬蝗不死,一旦他阻拦不住天门和地门合一,回头噬蝗和地门合作,还是危险到了极致!

现在,好歹杀了噬蝗!

少了一个39道强者。

这时候,地门虽强,可也不见得无法阻拦。

就看苏宇那边了!

死灵之主看向那边,不远处,门户波动的厉害,片刻后,万天圣的面孔浮现了出来,

文学

此刻的万天圣,气息好像也强大了许多。

甚至达到了36道!

可这,不够。

绝对不够!

人皇这边4位36道,死灵之主和穹都达到了39道,现在万天圣也达到了36道,足足7位顶级存在,都没算苏宇和蓝天。

可这7位,恐怕不够!

因为,地门的气息,这一刻已经远超之前,远超40道。

具体多少道实力,死灵之主都有些看不穿了!

超过三道以内,他应该可以看出来的。

现在,看不穿,代表对方应该达到了42道之上了,到了他们这个地步,差一道之力,有时候实力差距就相当大,哪怕没到秒杀的地步,翻盘的可能性也极低!

逆伐强者,难度大的超乎想象。

苏宇一个39道,对付狱王和周这两位,一个36道,一个38道,苏宇照样压制,那时候的苏宇,还没爆发出他的大道战技。

穹这时候,也迅速和他们汇合,脸色沉重,喊道:“苍,这家伙要吞了这长河,你都不管吗?”

苍可以管的!

苍老声响起,带着一些无可奈何,“穹,非我不管!而是无法去管……此灵乃是灭世之灵,与我纠缠多年,若是能杀,早就杀了……可惜,我做不到!”

他开口了。

又道:“如今……我只能和他彼此纠缠,不让他插手你们的战斗……魔焰……只能交给你们了!击杀了魔焰,你们助我击杀黑鳞,恢复万界,自然天下太平!”

说到这,又道:“之前,我有一些余力,也都赠予苏宇,助他成就39道,此刻,已经彻底无法抽出力量,助战你们了!”

这一刻,苏宇声音响起,“未来身,的确是你的力量?”

“不错!”

苍叹息一声:“我知你们心思,可我并无恶意,未来身之力,其实便是长河本源之力,借本源之力给你们,却也有不少麻烦!”

“昔年星宇借走不少本源之力,因为天地二门波动,黑鳞又袭击于我,导致我不得不抽回力量自保,给了他们可趁之机!”

这话,也是在解释,当年人皇力量消散,并非他故意为之,而是不得不抽回力量!

苏宇淡淡道:“这么说,我的力量,你也可以随时抽离?”

“是……但是现在不需要,黑鳞刚刚制造出一头39道的噬蝗,力量消耗不少,和我此刻持平,所以……只要解决了魔焰,那一切便天下太平了!”

苏宇淡笑一声:“听起来有道理,不过感觉像坏人……一般情况下,坏人都是最后冒头,先装好人的,你不会是想着坐收渔翁之利吧?”

苍苦笑一声:“何必呢?魔焰想吞噬长河,黑鳞想逃离长河,那也需要长河破碎……唯独我,是最不希望长河破碎的,长河破碎,我就死了!苏宇,我知你警惕,甚至汲取了一些黑鳞的噬蝗之力,有心想防范我……可那些,其实都是不需要的!你杀了稷天,我都没有插手,因为我知道,也许你才能击败魔焰!”

这一刻,他将希望寄托到了苏宇身上。

“苏宇,我需要的,是巩固长河,巩固万界,这是主人的天地,我不能让天地破碎,也不能让黑鳞逃离了此地!”

黑鳞,人门老七。

此刻,这位隐约浮现的黑暗强者,却是一言不发,只是眼神冰寒,仿佛并不在意这一切。

这位,一直被传的沸沸扬扬的灭世强者,从始至终,好像就一个目的,逃离这万界!

至于其他的,他不在乎。

包括长河被谁吞噬,他好像也不在乎,他只是在意,到底怎么逃走。

而灭了长河,好像也是唯一的办法。

被传的恐怖无比的人门,最擅人心的人门,甚至被怀疑到底存在不存在的人门,其实并非黑鳞,大家口中传的可怕的人门,那是在天门、地门、稷天这些人的宣扬下,才显得恐怖。

而实际上,人门就在人心,这话苏宇其实没说错。

所有对于人门的说法,都是他们传扬出来的,人门,就在他们心中,他们自己心中,制造了一个人门,去欺骗整个万界!

而所有一切,都只是为了满足他们的私欲,满足他们的私心罢了。

此刻的苏宇,渐渐从封印之门中走出,片刻后,苏宇从长河中落下,回归肉身,肉身气息瞬间强大起来,原本39道的苏宇,这一刻气息瞬间提升到了40道。

吞噬了大量本源之力的他,眨眼间冲破了40道的大关,一瞬间,又再次跨入了41道之力。

紧接着,没多久,进入了42道。

而这,也便是极限了!

42道!

比之前强大了许多,击杀稷天,吞噬了一部分封印之门中的本源之力,苏宇瞬间提升了3道之力。

而此刻,地门的提升,也刚好结束。

苏宇和对方差距在3道之力之内,隐约可以看出,笑了一声:“44道,好像没有跨入45道,魔焰,你好像不是太行!早些年,或者说开天之前,你就有40多道,而今,还是44道……你提升的太慢了!”

地门此刻也是看向苏宇,有些唏嘘,有些羡慕:“所以,有些时候,很羡慕你们这些人族!开天时期,我差不多42道之力,如今,算计无数岁月,能进入44道,已经算不错了!”

他笑了笑,有些满意,“还算不错了吧!不过苏宇你,倒是提升的真快,而今,都比得上我当年的实力了!”

他又看向其他几人,两位39道,5位36道。

再看看近在咫尺的封印之门,那门户上,呈现出万天圣的面孔,但是,门户之下,好像还有一张脸,地门,也就是魔焰,笑了一声:“蓝天,你觉得你潜伏在长河之中,可以阻拦我,还是如何?你倒是有些提升,都快接近30道了,可你……合一都不是!”

蓝天,居然还在万天圣下方潜伏着,魔焰都想笑了。

这是觉得我看不见,还是眼睛瞎了?

不过,强者的确不少。

44道的他,比苏宇强,那是肯定的。

苏宇这边,还有两位39道,其实威慑力也不小,至于36道的,那威慑力就小多了,差距已经达到了8道之力,人皇他们几人,对魔焰的威胁其实很低!

不过,的确还有一战之力!

魔焰眼神闪烁,再次看向万天圣那边,此刻,只要万天圣那边再次压缩下去,三门彻底融合,那就可以想办法吞噬时光长河了!

苏宇这边刚想开口,魔焰笑道:“苏宇,别说话!我不会听,也不想听!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自己选择,万天圣控制这封印之门,和我融合,我可以不管你们去哪!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你若是不珍惜,那就算了!”

魔焰其实有些忌惮苏宇,尤其是这家伙,他也许才算是人门,人心中的人门,善于蛊惑人心。

倒是黑鳞,冷冰冰的,有些魔性,但是话很少,并不擅长什么蛊惑人心,黑鳞也不蛊惑人心,他只是直接灭世!

比起苏宇,黑鳞倒是安静的多。

苏宇吐气,不听我说话?

我也没想跟你说什么!

他稳固了一下气息,腾空而起,站在长河之上。

死灵之主几人,迅速汇聚,一群人聚在人门之前,个个面色凝重,战胜了魔焰,也许这一次诸天之战就彻底结束了。

赢了魔焰,封印或者击杀了黑鳞,苍这边,目前他们还不知道如何应对,是不管不问,继续让对方当这诸天之灵,还是如何?

当然,这一切,都是赢了之后!

若是输了,那自然一切一了百了!

人皇深吸一口气,“还真被你说中了,这一战,还真就是最后一战了!”

苏宇动手之前就说,这一战,也许就是最后一战了。

现在,看样子就是如此!

苏宇却是不急,他忽然道:“苍,所谓的未来身,看到的未来,是你故意呈现的?”

苍的声音传来:“非也!这并非我可以呈现出来的,而是整个时光长河,根据各种可能,作出的一种推演,时光长河毕竟联系整个万界,联系所有生灵,所以,一切的未来……都是长河本身的一种推演!”

苏宇笑了笑,想到了长河最后一幕。

所有人都死了!

唯独他,还活着。

苍,未必是什么好东西,苏宇觉得,还是有可能是他故意呈现出来的,而此刻,这家伙也只是希望自己和地门斗个你死我活罢了!

可这一刻,苏宇好像无从选择!

娇俏少妇的私密日记 第二章

巫小柔笑嘻嘻:“知道我的好了吧!你们男的,没一个好东西!”

陈文说:“你把你爸也骂进去了。”

巫小柔悠悠地说道:“在生活作风这个问题上,我爸还真不是个东西,哼,你也不是好东西!”

第四站,陈文来到沪航票务中心。

买了两张6月23日飞港岛的机票,商务舱两张和经济舱一张。

回到方书正家,陈文将经济舱机票交给他,后天两人自行去机场办理安检。

办完这些事,陈文打车回到财大一居室,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脏衣服没管,哪天苏浅浅或者欧可岚回家来会洗的。

收拾了一番行李,将几套换洗衣服袜子扔进陆战队背包,几百个安全套放进抽屉里。

之前他从瑞士买了一千个,一半留在帝都温馨小院,一半带回沪市。

那时候考虑到国内没有这种油版,才一次买了这么多。如今可以经常跑港岛了,倒是很方便买到油版。

扔了一百多个到背包里,又把洗漱用具装包,检查了一番腰包里的证件、信用卡、现金和钥匙。

那几本房产证,已经提前存放在唐瑾一居室了。

陈文锁上门,离开小区,打车来到外国语大学。

找了校外一家饭店,打包了四个菜和三盒米饭,拎着两大提的塑料袋,进了校门,熟门熟路找到了孟想家。

在一楼的门洞里等了一会,迎来了监考下班的孟想。

孟想还是那么漂亮、成熟、知识气质。

她走进单元口,一眼看见是陈文,喜得她,差点尖叫,慌忙用手捂住嘴。

陈文微笑:“通缉犯回来了。”

孟想看了眼周围,没有路人,压低声音:“跟我上楼,快!”

哆哆嗦嗦用手拧开钥匙锁,孟想推门进家,刚想回身招呼陈文,就被一把推进了家。

陈文顺手带上了门,手里的打包袋往地下一放,胳膊从身后探过去,环住了孟想的腰。

孟想迅速地转过身,踮起脚,抬起脸,吻住了陈文的嘴。

一边吻着,孟想口中呢喃:“你这个通缉犯,杀人犯,你太狠心了,这么久才回来!”

……

文学

支持正版,请来纵横中文网,作者有福利送给正版读者~~

……

硝烟散尽。

昨晚和刘祎跳舞一个小时,舞步大开大合,陈文没出汗,但这会,他终于出汗了。

孟想31岁,东方文樱30岁,这两个姐姐的年龄是相近的,但她俩给陈文带来的亲密感受,却是完全不同的。

脑海里回忆着东方文樱端庄气质下的野性,再品味孟想的风格,陈文心里真是美开了花。

心中欢喜,将女教授的身子抱紧在自己的怀里。

“孟想,喜欢刚才吗?”陈文吻着她的额头。

“呼,我差点死了!”孟想身上出的汗,远远大于陈文,这会还在喘粗气。

陈文进孟想家门的时候,还是5点半多,这会天已经接近黑了,窗帘缝隙透进外面昏暗的路灯光亮,房间里没开灯,一片的黑。

“小坏蛋!天都黑了……怎么办啊……”孟想试图摆出女教授训学生的架势,却在训了一声之后,本能地撒了个娇。

陈文哈哈一笑:“先吃饭,吃完饭,吃我的孟老师!”

孟想试图起身穿衣,被陈文阻止了。

于是俩人干脆不穿了,就这么样,坐在饭桌前的木凳上,吃着陈文打包带回来的饭菜。

四个菜,三个是硬菜,一份是蔬菜。

孟想从没试过用这种毫无保留的姿态来吃饭,羞得满脸通红,却又对陈文无可奈何。

陈文看着女教授,乐得哈哈的。

吃完饭。

不用洗碗,打包盒直接扔进垃圾袋。

孟想从冰箱里拿出水果,去厨房洗。

陈文跟着蹭进厨房,从身后搂住孟想的腰,说着贴心的话。

厨房的窗户没有窗帘,孟想的身子这会毫无保留,不敢开灯,俩人在黑暗中,嘻嘻笑骂。

这一晚,两人尽情地疯狂。

孟想说:“我被你带坏了。”

陈文说:“你本来就是坏人,我不过是解锁了你。”

……

6月22日,星期二。

法语系每个年级两个班,一共八个班。

娇俏少妇的私密日记 第三章

陈不凡也赶紧催动法诀,利用沟通天地之术,跟这些法宝进行抗衡。

一时之间,双方斗的是难分难解。

刘涛的心里感到非常的震惊。

要知道,他现在手里的法宝虽然算不上是最顶级的,但是在上界来说,已经算是顶级的了。

靠着这些法宝,如果都不能将陈不凡打败的话,那他现在的情况,可真的可以称得上是岌岌可危。

要知道,陈不凡的手里还没有什么法宝,单单靠着催动法诀,就可以跟自己一较长短。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被对方所杀。

他是绝对不会允许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除了番天印和天道尺,他还有轩辕剑和日月扇。

本来他还以为只要靠着番天印和天道尺,就可以将对方打败。现在看来,必须将所有的法宝倾囊而出才行。

刹那间,四件法宝,朝着陈不凡杀了过去。

陈不凡的眉头紧锁。

很明显,他不是四件法宝的对手。

如果继续下去的话,他肯定是会死的。

他的灵魂,好不容易穿越到这个世界,如果再度被杀的话,他可就真的完了。

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死。

“停!”他忍不住大喊道。

“你又准备跟我耍什么手段?”刘涛望着对方,问道。

“你误会了。我承认自己不是你的对手,我们两个讲和怎么样?”陈不凡商量道。

“讲和?那是不可能的!”刘涛断然拒绝。他的心里很清楚,陈不凡对于他来说,实在是一个太大的威胁!如果他不能将这个威胁除掉的话,那么他的性命也会不保的。

“那你想怎么样?难不成你真的要杀掉我不成?”陈不凡阴沉着脸,问道。

“想让我不杀你,你只有一个选择。”刘涛说道。

“什么选择?你说。”陈不凡说道。

“当我的仆人,永远效忠于我。”刘涛说道。

“不可能!我乃是堂堂的真仙,怎么可能效忠于你!”陈不凡断然拒绝。

“那我现在就杀了你。”刘涛说到这里,准备动手。

“别!我当你的仆人就是了!”陈不凡看到刘涛动真格的,赶紧答应。

“口说无凭,你要发誓才行。”刘涛说道。

“发誓?你这个。。”陈不凡犹豫了一下。他的心里很清楚,一旦发誓,意味着他要永远效忠于对方。一旦他违背誓言的话,肯定会遭到天道的惩罚,到时候,哪怕他就是成为真仙,都得死。

“怎么?你不愿意?”刘涛看了他一眼,问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发誓就是了。”陈不凡说道。

接着,陈不凡在刘涛的面前发誓永远效忠于对方,如果违背誓言的话,必遭天谴。

刘涛等到他发了誓,将法宝收了起来。

“行了。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仆人。”刘涛说道。

“主人。”陈不凡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