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第一章

“现在我宣布,梓虚一台‘丰源杯’唐风宋韵诗词大赛进入第二环节——抢答赛阶段。

重申一下规矩,屏幕出现题时,就可以开始抢答,答对一题加10分,答错一题扣5分。”

主持人的声音终止了丝雨对刚才问题的思考。

电子显示屏上出现了抢答题的第一题:

第1题,假如古代有微信,下列诗人哪一位会出现在武则天的朋友圈中?

A宋之问

B岑参

C高适

夏鹏飞纤长的手指按下了抢答键。

“A宋之问。”他说。

“飞哥哥反应好敏捷呀。”观众席上的冷圆圆夸奖鹏飞。

夏鹏飞答题时,冷丝雨似乎比自己答题还紧张。

“雨儿,‘剑锋核桃奶’跟你有仇吗?”林婉如看着闺女把好好的“剑锋核桃奶”易拉罐捏扁,眼神很忧郁。

“回答正确,夏鹏飞加10分!”主持人说道,“下一个题。”

电子显示屏上再出现了抢答赛的第2题:

“床前明月光”的“床”是指什么?

A窗户

B卧具

C井上的围栏

夏鹏飞又拍下了抢答键,“我选C井上的围栏。”

“回答正确,夏鹏飞加10分!”主持人说道。

“飞哥哥太厉害了。”小圆圆喝着“剑锋核桃奶”、看着台上的夏鹏飞说道。

电子显示屏上现出了第三道题:

“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宝玉对黛玉的第一印象,其中“靥”是指:

A、酒窝

B、眼睛

C、嘴角

D、腮帮

丝雨当时没专注观看比赛,夏鹏飞一分心,被晋非凡抢先按下了抢答键。

“我选A酒窝。”

主持人说:“回答正确,加10分!”

林婉如睁大眼睛说:“不是吧?我以为是腮帮!我的小说里还引用了这两句。”

“什么小说?”丝雨杏目看向林婉如。

“就是《一个灰姑娘和她的二十八个白马王子》啊。哦我忘了,你不知道。”

丝雨一听当即笑出来了,“妈妈,你这名字很接地气呢,我去读读看。”

“那你得订阅。”林婉如很认真地说。

“好,我去订阅支持。小圆圆,妈妈的小说你也该支持订阅。”

小圆圆一听很认真地问道:“妈妈更新速度怎么样?”

林婉如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写了二十多年了。两周或一个月更一次。”

小圆圆说:“你这更新速度肯定没有推荐。”

林婉如感到委屈,“连试水推都没有一个。”

小圆圆说:“没推荐,又不知道写手互动,你这文绝对没人气的。外界人都不知道你的作品,我猜你的作品的订阅是个位数。”

林婉如暴汗,“有四个订阅。”

小圆圆笑了,“四个订阅我猜都是盗版网站。”

“是叫《一个灰姑娘和她的二十八个白马王子》吧?”小圆圆打开网站查输入书名,“啊哈,有三个盗文网。”

林婉如扇讪笑,“呃……我自己订了一个。”

小虫虫听了,当即表态,“阿姨,我以前不怎么读小说,但为了阿姨,我可以把你的作品作为我阅读的第一篇网络小说。”

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第二章

金喜恩一句话说完,金玉妍都愣住了,背脊上冷汗涔涔,满脸的不可思议,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革除长公主身份,降为平民,永远逐出皇室。

怎么会这样?

金玉妍边上的周秘书也是震惊不已,连忙跪下来,“女皇阁下您三思啊!长公主可是您最疼爱的女儿!如果她做错了什么事情,您怎么惩罚她都行,万万不能把长公主降为平民!”

金玉妍到底做错了什么,竟然惹得金喜恩这般生气!

就在一个星期之前,金喜恩还跟周秘书提过传位的事情,没想到,不过短短几天时间而已,金喜恩就要废了金玉妍。

不真实。

太不真实了!

周秘书感觉自己在做梦。

如果不是做梦的话,金喜恩为什么突然要废掉金玉妍?

周秘书悄悄的掐了下自己的大腿。

嘶!

非常疼。

很明显,这不是在做梦。

“怪就怪她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金喜恩非常生气,“好在叶小姐没事!倘若叶小姐有半点闪失,别说降为平民了,就算她有十条命也不够赔的!”

金喜恩一直都很喜欢金玉妍这个长女。

可是,这一次的金玉妍实在是太让她失望了。

金玉妍虽然是一国公主,可高丽说到底也只是个小国,金玉妍居然仗着长公主的身份在外面胡作非为,以前没出事也就算了,现在惹到了大人物,只能付出血的代价!

金玉妍现在非常后悔,痛哭道:“我错了!母亲,我真的错了!您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吧!我保证,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现在认错有什么用!”金喜恩接着道:“你在外面打着高丽长公主身份胡作非为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现在?”

“母亲!”金玉妍抱着金喜恩的腿,不愿意松手,“母亲,母亲求您了!”

她是高丽的长公主,未来是要继承皇位的,她怎么能被降为平民,逐出皇室呢?

不行!

她生来就高人好几等,如果在这个时候被降为平民的话,以后她还怎么活?

周秘书也跟着求情,“女皇阁下,不管怎么说长公主都是您的亲生女儿,求您看在母女情分上,就原谅长公主这一次吧!我相信长公主以后肯定不会再犯了!”

“这件事已经成了定局,你们说再多也是徒劳的,出去吧!”金喜恩有些疲惫的挥挥手,她现在只求那位不会迁怒到她。

如今他们金氏一族在皇室根基薄弱,如果这次再生

文学

点事端的话,高丽的掌权者怕是要换人了。

如若她强行保下金玉妍,只会给金氏一族带来祸端。

“母亲!”

“女皇阁下!”

金喜恩没在说话,拨通内线,让内侍进来。

见到金喜恩的内侍进来,金玉妍知道自己这次是彻底的完了。

金玉妍抬头看向金喜恩,几乎歇斯底里的怒吼,“母亲!杀人还要一个理由!到底是因为什么您要这么惩罚我!叶灼到底是什么身份,让您这么护着她!难道我这个亲生女儿还比不上一个外人吗?”

叶灼到底是什么身份!

在金玉妍动手之前,她分明就查过。

叶灼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华国在校大学生而已。

难道,叶灼是金喜恩的私生女不成?

要不然,金喜恩怎么会这么维护她?

金玉妍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毕竟,她开那么高的条件,让叶灼加入高丽,叶灼都没有同意。

正常人,谁会拒绝这样泼天的富贵?

“那我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金喜恩看着金玉妍,接着道:“叶小姐是五爷的未婚妻!这个理由足够了吗?”

轰!

金玉妍如同五雷轰顶,脸色直接就白了,瘫软在地上,脸上如同枯木死灰。

五爷。

叶灼身后的人竟然是五爷。

怎、怎么会这样!

怪不得金喜恩这么生气。

周秘书也是一脸的震惊。

五爷。

五爷有能力把金氏一族扶上无人之巅的位置,就有能力把金氏一族打回原形。

“带出去吧。”金喜恩摆摆手。

两个内侍点点头,直接就把金玉妍架出了办公室。

从长公主沦为平民,不过转瞬之间而已。

“长公主,哦不,金小姐,女皇阁下限您在五个小时之内离开帝宫。”

“呵呵……”金玉妍嘴角尽是嘲讽的弧度。

可笑。

真是可笑。

金玉妍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她的称呼会从长公主变成金小姐。

以后怎么办?

难道她真的要像平民一样的生活吗?

另一边。

C国。

张秘书带着人守在机场,正准备伺机对叶灼下手的时候,突然收到一条信息。

看到信息,张秘书脸色一变,立即摁下耳边的通讯器,“情况有变,马上收队!”

“是。”

听到这边的回应声,张秘书松了口气,幸好,幸好没有酿成大错。

万一叶灼要是出什么事的话,那她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好端端的,为什么金喜恩的秘书会打电话给她呢?

张秘书一边往回走,一边打电话给金玉妍的贴身助理了解情况。

“朴助理,到底是怎么回事?”张秘书皱着眉道:“我怎么听说公主出事了?”

对面的朴助理也有些懵。

她不过是午休了一趟回来,就听说金玉妍被废的消息。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朴助理接着道:“好像是跟叶小姐有关,总之张秘书你快回来吧!公主她,她现在已经不是皇室的公主了!”

这么说,金玉妍真的被废掉了?

可金玉妍是金喜恩的亲生女儿,金喜恩此前一直都非常看重金玉妍,她怎么会一声不吭的就把金玉妍废掉?

因为叶灼?

难道,叶灼还有别的身份不成?

一时间,张秘书百思不得其解。

想了想,张秘书接着道:“朴助理,这个消息准确吗?”

“非常准确!”朴助理接着道:“我已经看到女皇发的公告了!”

看来是真的!

要不然金喜恩也不会发公告。

虽然金喜恩从来都没有当众宣布过金玉妍就是未来的女皇,可是,除了金玉妍之外,金喜恩就没有其他儿女,金玉妍被废,金喜恩打算扶谁起来?

难不成,立族里的侄女?

到底发生什么了,让金喜恩居然废掉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张秘书紧紧皱眉,“好的,我知道了!我会马上回来!”

另一边。

酒店。

宋时遇走出房间,来到一楼,推开A1988的门。

里面并没有打扫,所有的东西还保持着屋主人离开时的模样。

阳台的门是开着,微风吹来,卷着淡淡的清香。

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半杯没喝完的茶叶,和一本看了一半的时尚杂志,边上有一个已经吃完了的甜品盒,垃圾桶里扔的也都是空的甜品盒,房间虽然住过,却并不乱,屋里萦绕着一股淡淡的清香,由此可以看得出来,屋主人是个雅致有情调的人。

宋时遇站在房间里,须臾,拨了个电话出去,“把1988号房从客房部消除,以后除了我之外,谁也不能进来!”

“好的老板,我这就安排下去。”酒店经理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语落,酒店经理接着道:“那还需要定期安排保洁人员进房打扫吗?”

“不用。”宋时遇道。

“好的!我知道了!老板,您还有其他事吗?”

“没有了。”

酒店经理恭敬的道:“那老板再见。”

宋时遇直接挂断了电话。

“喵!”

就在这时,一直发色发亮的波斯猫从窗外跳进来。

宋时遇微微转眸,便看到这只猫。

忽地,他觉得这只猫有些眼熟,宋时遇拿出手机,打开微信,便看到叶灼的朋友圈,点开朋友圈里的那张照片,照片上的小猫咪正歪着脑袋看着她,【小家伙的歪头杀简直太可爱了。】

这只歪头杀的小家伙,分明跟这只猫咪一模一样。

怪不得这么熟悉。

“小家伙,过来。”宋时遇半蹲下来,朝小猫咪招手。

“喵!”小猫咪嗅了嗅,就像听懂了宋时遇的话一样,往这边走来。

宋时遇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随后将它抱起来,小家伙竟然也不挣扎,而是在宋时遇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着。

向来不喜欢小动物的宋时遇,第一次面对一只猫,眼底浮现出柔色。

须臾,宋时遇抱着猫走到走上办公区,“杰克,去查一下,这只猫是谁家的。”

杰克一回头,就看到自家老板怀里抱着一只猫。

一个大男人,怀里抱着一直毛色雪白的可爱生物,这画面,还是极具违和感,尤其是宋时遇这种不是很喜欢小动物的人。

“老板,您是说您抱着的这只猫吗?”杰克问道。

“嗯。”宋时遇点点头。

杰克接着道:“如果是这只的话,就不用查了。”

“怎么说?”宋时遇问道。

杰克接着道:“这只猫没有主人,平时就员工和住店的旅客喂喂。”

宋时遇接着道:“去办一下手续,以后我就是它的主人。”

杰克楞了下,“您要带它回国?”

“嗯。”

杰克楞了下,“好的,我马上去办。”

另一边。

华国。

岑家庄园。

叶灼是凌晨一点的飞机。

十二点,岑少卿轻手轻脚的下楼,带上外套和帽子,往外面走去。

就在这时,岑老太太突然出现在岑少卿面前。

“奶奶。”岑少卿捏着佛珠,“您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

岑老太太上下打量着岑少卿,眯着眼睛道:“我没睡,你不也没睡吗?说,鬼鬼祟祟的想去干嘛?是不是想给大灼灼带绿帽子?”

意识到这个问题,岑老太太举起拐棍,“滚!给我滚回去!马上给我回去!个龟孙儿玩意,你要是敢做对不起大灼灼的事情的话,我就打断你的狗腿!让你这辈子都出不了门!自从灼灼去了C国,我发现你真是太飘了!”

以前的岑少卿从没有半夜出门过。

现在倒好,都十二点了,还往外跑!

这可真是他亲奶奶!

岑少卿接着道:“您误会了,我是去接我们家领导的,她今天回来,一点到机场。”

“真的吗?”

“嗯。”岑少卿微微颔首。

岑老太太拿出手机,“我打电话问问!”

岑少卿捻了下佛珠,接着道:“她现在在飞机上,开了飞行模式,您打不通的。”

“那行吧,”岑老太太挂了电话,接着道:“你去吧,等会儿我孙媳妇儿下了飞机,我再打电话给她。”

“您还不睡吗?”岑少卿道:“现在时间不早了,您还是早点睡吧,老年人太晚睡对身体不好。”

“你才是老年人呢!你全家都是老年人!”岑老太太瞪了眼岑少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到了一点钟,我就会打电话跟灼灼核实,你要是敢骗我的话,这双狗腿也就别想要了!”

岑少卿没再多说些什么,“奶奶,我先走了。”

“滚吧!看到你都烦!”岑老太太不耐烦的摆摆手。

岑少卿推门往外走去。

外面正飘着鹅毛大雪,岑老太太看着岑少卿的背影,嘱咐道:“回来的时候开车慢点!别摔着我孙媳妇了!”

岑少卿:“……”他怀疑他不是亲孙子了。

眼见着岑少卿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口,岑老太太才转身往门里走。

“棠姐。”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从里面走出来。

这个老人是岑老太太的堂妹白淑,白淑比岑老太太小两岁。

“嗯。”岑老太太太抬头看向白淑。

白淑好奇的道:“都这么晚了少卿还出门干什么?”

岑老太太回答,“接他领导去了。”

“领导?”白淑愣了下,“少卿不是公司最大的官吗?他领导是谁?”

岑老太太笑着道:“就是他媳妇儿啊!对了,你还没见过我孙媳妇儿吧!我跟你说,我孙媳妇儿长得可漂亮了,身材又好,说话还好听,人又优秀,简直就是人见人爱,鸟见鸟发呆!这岑家的祖宗上辈子肯定是拯救了银河系,才能让少卿娶到这么优秀的媳妇儿!不是我吹,你们家阿牛要是能娶到我孙媳妇儿这么好的媳妇儿的话,你做梦都能笑醒!”

一说起叶灼,岑老太太就满脸笑容,有一肚子的话都要说。

白淑没见过叶灼,听着岑老太太的描述,有些不敢置信的道:“有那么夸张吗?”这么多年,她什么美人没见过?而且,白家的几个姐妹年轻的时候本来就不丑,白淑实在是想象不出来,叶灼到底有多漂亮。

“等你见了就知道了。”岑老太太道。

白淑看着门外的鹅毛大雪,“真是难为少卿了,下这么大的雪还要去机场!让司机去接一下不就行了吗!”要不然岑家养的那些司机,岂不是白养了?

“那不一样!少卿身为男朋友,接女朋友是天经地义!”

白淑道:“有什么不一样,谁接不是接?难不成还能开出朵花来?”

岑老太太转头看向白淑,接着道:“我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白淑道。

“冰箱是不是制冷的?”

“嗯。”白淑点点头。

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第三章

回到沐荷轩后,楚洛兮只顾着埋着头往前走,不知不觉地就朝着那秋千走了过去,等到临近了才反应过来。

于是她叹了口气停了下来,驻足在原地,想到今天在这里发生的事儿她下意识地仰了仰头,正好看到那棵古树的树干上还残留着一丁点儿的血迹,那娇俏的小脸顿时就白了一分。

见此情景,楚洛兮知道确实被人清理过,只是那人可能粗心大意了这才导致有所遗漏。

看着那个类似暗器留下的痕迹,楚洛兮抿了抿好看的唇,顿时就对秋千失去了兴趣。

如今正值夏季,难保这院子里不会出现其他的蛇鼠虫蚁之类的,那首当其冲的便是那些可恶至极的毒蛇。

它们长得面目可憎就罢了还可能伤人性命。

都怪自己疏忽了,楚洛兮心想。

看来她得赶紧地制作些药粉才行。

就这样,原本楚洛兮还在为了今日不能去见师父而发愁,可现在她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驱蛇这件事儿上。

毕竟,在她看来,这可是大事一桩,得严阵以待才行。

于是,隔壁的炼药房内,一袭白色的身影正在忙来忙去。

不多时,她看着自己辛苦制作的药粉满意地拍了拍手,又伸了个懒腰,眸子里闪着愉悦的光芒。

此时,恰逢芊儿蹲在莲花池边,一眼望去只看到她手里正拿着什么东西在投喂池中的鲤鱼。

大抵是池子里的鱼儿发现有饵料,这下子一窝蜂地全都争先恐后地朝着芊儿涌了过去,这般景象倒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此刻落日余晖轻轻地散落在池面,形成了一圈圈金黄色的波纹,煞是好看。

平日里似乎也没见有这么多鱼,这是怎么回事儿?

楚洛兮俏丽的脸上划过一丝疑惑,但此刻她心事重重,对此并没有放在心上。

也不知道师父他是否已经离开祁城了?她这次还有事想去找他帮忙呢,若她现在离开摄政王府去竹园找他的话,可能时机不太对。

一时间,楚洛兮很是苦恼。

“楚姑娘!”芊儿一只手忙着拿饵料,一只手朝着楚洛兮挥了挥,然后又指了指莲池的鱼,示意她过去一起喂食。

看她此刻有如此雅兴,楚洛兮不禁浅浅一笑,倒是没扫她的兴,慢悠悠地走了过去,接过了她手里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