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萌受 高H 第一章

夜色深了,大雨不仅没有降低减缓的意思,反倒是比入夜前更大了一些,打落在头顶的瓦片上,哗啦啦作响。

终究是废弃的建筑,屋檐并非全都完好无损,有些地方,还是有着破洞,雨水就从破洞落下,瀑布一般。

若是不放一个木桶在下面接着,大殿的地面说不定早就多了许多水洼。

雨水落在水桶内,溅起了水花,木桶附近的地面潮湿一片,不多会,木桶内的水也就满了,须得有人拿一个空桶来换上,然后,把装满水的木桶拎出去倒掉。

顾朝阳和杨真所在的角落的头顶屋檐就有着一个破洞,商队放了两个木桶在这里,两人没来之前,有个小伙计专门负责换桶,两人进来后,这件事也就交给了他们,由杨真负责,而顾朝阳施了那个法术把两人衣衫头发弄干之后,也就靠着墙壁,在那里打坐调息。

他不得不如此。

其实,茶山异变之后,顾朝阳的神魂也就感应到了异常。

识海内的那一朵青莲有着变化。

这个变化和寄居在识海内的小茶可以说无关,也可以说有着关系,看你从哪一个角度去看,广义上是有关的,狭义上则无关。

枯竹真人放弃了茶山这座法阵,收取了符文,阴神遁走,在他看来,由法阵维持的空间也就会彻底崩溃,断开和现实界的联系。

但是,这个结果出现的前提是顾朝阳真的被枯竹真人最后的一击杀死,寄居在他识海中的地灵小茶也因此而崩溃。

然而,当时枯竹真人必杀的一击并未能干掉顾朝阳,青莲的存在让顾朝阳的神魂并没有被枯竹真人咒杀。

顾朝阳只是因此做了一个梦。

梦境和这具身体过去的经历有关,那是一段隐藏在深海之下的记忆。

为何如此?

说实话,顾朝阳并不清楚。

他只知道,枯竹真人最后的咒法打开了一扇门,青莲因此而有着变化,在枯竹真人看来应该溃散在灵界的空间能量其实并不曾溃散,那些能量在空间破碎之际,一股脑地涌入了顾朝阳的识海。

这是因为小茶的存在。

小茶因为法阵而生,法阵既催生了它,同时也束缚着它,但是,某种程度上,小茶也是空间的主人。

按照顺序排位,空间的第一主人是枯竹真人,之后便是蕴藏着枯竹真人意志的法阵符文,最后,便是小茶这个地灵。

枯竹真人撤除了法阵,阴神将法阵中的三十六符文收回了三十五个,只有阵眼所在的那个符文被小茶吞噬,在他看来,身为容器

文学

的顾朝阳被咒杀之后,小茶这个地灵也是难逃一劫,所以,走得很是潇洒。

但是,顾朝阳并未死去,小茶也没有消亡。

空间破碎之际,因为那一枚符文的关系,那些能量也就向着原本的主人小茶而来,小茶在顾朝阳的识海内,所以,能量也就涌入了顾朝阳的识海。

正常情况下,这些能量应该会被小茶这个地灵吸收。

问题是,顾朝阳识海内有着青莲存在,而那些狂涌而入的能量并不在顾朝阳和小茶签订的契约保护范围内。

青莲截胡起来也就理直气壮。

小茶这个地灵根本就不敢有着异议,青莲的层次远在它之上。

软萌受 高H 第二章

回返之路纵然一切顺遂,与来时不同;但是待归无咎安居于小界洞府之中时,也早已逾越四十九日之界限了。

洞府之中,归无咎盘膝坐定,心意一引。

一道光华骤然辉映,朗照洞府内外,旋即收敛。然这所谓的“收敛”并非回归于平淡,而是化作一种奇特的韵味;此物明明并不主动发光,但是却让人觉得深华难掩,妙境自成。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当空虚浮者,璇玑定化炉是也。

归无咎细望之,不由暗暗点头。

历数天下至宝,锋锐逼人、光耀显赫,是一种境界;神物自晦,混同俗流,又是一种境界;但是到了极处,却唯余“生动”二字。

其并不十分骇人耳目;亦不必刻意藏拙。但是那一种“近人”之气象,宛若春风度物,老树新芽,却是绝难掩饰。

或云宝物到了近道层次,所谓天祭器、恒器、乃至混元真宝一流,已然能够诞生真灵,泯灭人物之差别。但是这里所谓“近人”者,乃是宝灵特指,而非宝身。

以璇玑定化炉而论,“小铁匠”固然灵动自足,但是其宝炉之身,原来却是真切的“外物之相”,而非“生人之相”。

到了今日,终于一改旧观。

此刻再品鉴此炉,那一种“生动”之意铺面而来,似这炉身已由物及人,踏入另一重境界。和缥缈宗至宝相较,纵然底蕴略有不足,但大致已能看出,份属于同一层次。

随着归无咎念动呼唤,面前一个娇小人影豁然出现。

定睛一看,归无咎心中大讶。

此刻小铁匠眉目宛然,细腻入微,唇红齿白。无论行走到何处,眼力稍差之人,都只会把他当做活人无疑。

更妙的是,他身量反较先前矮了数寸,脸面亦圆了三分,好似较从前相貌又年轻了一二岁。

从前小铁匠被唤出之时,由

文学

睡梦至醒转,总要先迷糊二至三息。但是今日却又不同。小铁匠甫一出现,立刻睁大双眼,高声道:“归无咎。快将元玉精斛和鱼龙兜取了出来,本真人替你炼上一炼,看看能够上进到哪一步。”

但是观他形容之迫切,一望便知并非是为了助力于归无咎,而是自己本领大进之后有些手痒,急于展示手段。

归无咎却不紧不慢。

沉吟半晌,方才笑道:“除却炼器之功外,璇玑真人可曾得了其余功果?”

小铁匠眼珠一转,连连摆手道:“没有。”

归无咎一言不发,只是与之四目相对。

少顷,小铁匠似乎有些吃不住劲,双手一阵乱摇,随即伸出三根胖乎乎的手指头:“就三张,不能再多了!”

想了一想,立刻扣起一根手指头,道:“两张!”

再摇头晃脑一阵,小铁匠一咬牙,又扣起一根指头,只将食指笔直竖立,再改口道:“本真人不耐钻研那些活计。一张!”

望了归无咎一眼,小铁匠似乎有些心虚,连忙又补充道:“就算是一张,你可寻些品质上佳的,也够用了。”

归无咎默然良久,忽地笑道:“璇玑真人不愿做的事,我何尝为难过你?一张就一张。”

小铁匠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挠了挠头,反倒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归无咎与小铁匠气机相连已久,对于其中变化,了如指掌。

从前小铁匠在斗战之中对于归无咎的帮助并不甚大。若说或有助力,那就是将敌手一口吞之。

须知小铁匠宝身之内,便是当年那九山秘境。那秘境虽有些关卡阵门,但是都甚为粗陋。为小铁匠所吞之人,就算不通阵理,只消道缘尚可,短则三五息,长则数十息,总能自行突围出来。

如今小铁匠灵性大涨,宝身之内点化气象,已可任意施为。

若是将其改造成更加精密复杂的阵法,那便能极大的强化困敌之法。

但是有一条,这并非小铁匠将阵图吞入口中,自然便能在宝身之内布置。宝身之内的气象,与天地之气机流转不同,纯由小铁匠一心所主。外力御使之法门,是完全无用的。

换言之,须得小铁匠自己真正学会那一门阵图,方才能在气象点化之中顺利描摹其形。

然小铁匠的兴趣,多在炼器之中。对于阵道杂项,不说排斥,至少也有三分畏难。

归无咎心中有数。若要成立上乘困阵,最好是多张不同类型的阵图合力。只是今日不必强求,待时机成熟,总有办法诓骗小铁匠入彀。

小铁匠忽地打了个寒战,满目狐疑的盯着归无咎,道:“说好了只学一张,言出无悔;你可不要动别的歪脑筋。”

软萌受 高H 第三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