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一章

微感意外,随即秀丽的眉目染上一抹肃然之气。看见来人是绿蕊,面上的肃然又缓了缓。

红唇动了一动,“何事,如此慌张,规矩都忘了。”

绿蕊看到双月面上似有不悦之色,有些不敢答话,可是一想到楼下的情形,却也不能不说。

“双姑娘,你快到楼下看看吧!有人放了银子要强行带走虞花娘。”说完这句话还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着,想来是一路跑上的顶楼。

双月在听到这话,面上却并未焦急,只是淡淡的接着说道:“想来是金陵之外的人,不懂万花楼的规矩,没告诉他虞小婉只卖艺不卖身吗?”

绿蕊一听到这,面上更是急了,第一次口齿这么伶俐的回话。

“告诉了,可是那人及不讲理,身边的侍卫身手又好,楼里的护院有一半都被打伤了。楼里的又都是金贵之人,不好动手,那些人看到如此情形更是放肆了起来。李大娘眼看控制不住局面,让我过来给姑娘传个话,拿个主意。”

双月一听,心下不禁生了疑惑。

万花楼的护院武艺并不强,只是充当护楼的一些门面,本来就是青楼,要那么好的护院反而招人猜忌。

这一点也导致,若真的遇到高手,就只能受其掣肘。本着金陵城一向太平,双月也没在这一块多做费心过。

可是来人竟真敢来滋事,双月冷笑一声,敛衣起身,刹那间冷意翻飞。三两步走出房门,在看到朱红雕花柱子上的纱幔,停住了脚步。抬手用力一扯,便将那红纱幔扯下一块,随即当做面纱系在面颊之上。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二章

含钏搬到曹府,静悄悄的。

噢,除了小胖双此起彼伏,打破寂静的感叹。

“这湖真大,像天上一轮弯弯的明月。”

“这树真胖,像人生一圈一圈的年轮。”

“这鸟真肥,像盘中丰润肥硕的美味…诶?噢,这是薛老夫人家养的仙鹤?”

说真的,含钏一直以为给小胖双和拉提请教书先生的银子白花了。

如今看来,还是有点用。

至少赋比兴用得还挺好。

含钏带着阿蝉与

文学

小双儿去给薛老夫人请了安。

桌上摆着一盏漂亮鲜艳的小红头点心,宝塔一样的形状,酥皮顶端点了红曲,一颗没动,纯属摆设。

薛老夫人听含钏说阿蝉是含钏在掖庭时过命的姐妹儿,有些怜惜地拍拍阿蝉的手背,“…宫里苦不苦?累不累?与钏儿是同屋的姐妹?如今身帖可在手里?家里可在京城?”

阿蝉本有些怕——漕帮诶…传说中,一言不合就将人摁水里的帮会…

可一见薛老夫人语声和缓又态度亲热,阿蝉松了松,一五一十答了,“…累自是累的,三更睡五更起,在膳房里头被刀割过,被火燎过,饭不过饱,逢人便跪…便是含钏也吃了好些个苦头的…”想起那些个日子,饶是阿蝉也有些想哭,抿了抿嘴,将难受的情绪顺了下去,“随着秦王府出宫,将身贴家里在河北,不敢回去,家中的父亲和继母恐怕早以为儿死了。”

薛老夫人叹了一声,“有了后娘便有了后爹,不回去也好。手里捏着身帖,这户头便挂在曹家头上吧,吃喝嫁娶,曹家给你撑着。若是愿意就在‘时鲜’主事帮忙,若是不愿意…”

这是明确了她一为自由身,二保她吃穿平安。

阿蝉有些激动地应道,“自是愿意的!”

薛老夫人又把眼神移到小双儿身上,笑道,“老身记得你。一边忍哭一边要冲到你家掌柜的跟前挡事儿,是个忠心的。”

小双儿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

薛老夫人看小双儿一脸福相,耳垂子又大又宽,脸蛋上挂着肉,连手背上都胖得起肉窝窝,愉愉快快地笑起来,“年岁不大,瞧着是个满有福气的。要不给你提成木萝轩的一等女使?一个月二两月钱,你家姑娘食肆的盈利分红,她愿意给你多少便给你多少,老太太我不管,可成?”

这有啥不成的!

食肆的分红又没少!

每个月还多了二两银子呢!

还是一等女使!

啥叫一等!

特别优秀的,才叫一等!

有了一等,才有二等、三等、四等!她可是头头儿!

想想可怜得很。

在“时鲜”,拉提那小哑蛋儿会做菜,能上灶,是掌勺的;崔二心细谨慎,又会缝缝补补,心情也温顺,渐渐地也得了自家掌柜的倚重。

就她,明明是“时鲜”元老级的人物,最后被这些个佞臣踩了一头!

如今这叫啥?

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小双儿略显雀跃地大声应了“是!”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三章

酒会一周后,宋楚和顾越从国外参加研讨会回来,并主动约见了阮家。

她们怎么说都是男方家,自然不能让人家女方家主动。

阮家的人真是很受宠若惊,顾家是顶级豪门,宋家现在也是一流的豪门,可要论最出名的,那还是宋楚和顾越。

一个开创了生物制药和农科的新时代,一个开创了先进科技的新时代,是全球最知名的专家,拿过好几次贝尔奖的存在。

宋楚目前还在研发抗衰老的药,如果成功的话,那服用之后将延长人的寿命和延缓衰老,提升人的身体素质,患病的几率也将降低不少。

这个项目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国家非常的重视,听说已经到了最后的实验阶段,一旦成功上市,那将创造生物制药领域的一个奇迹。

抛开那些本身不想活的人,试问谁不想活的时间长点,哪怕是很贫穷困苦的人也是一样。

也因此宋楚就是国家的瑰宝,受重视的程度就是最顶级的,她更成为了无数人的偶像。

抛开顾家和宋家,单是宋楚和顾越,两人的财富和人脉都是无比惊人的。

两人的实验室都是全球最顶尖的,研究实验的项目也都是最先进的,随便卖一个专利都是上亿。

两人随便一个出来,都能说自己就是豪门,能够和这样的人家结亲,那是很多富豪们做梦都想的事情。

可这样的好事却被阮家捡到了,最近一段时间阮老爷子等人出门,迎来的都是被各种夸赞和羡慕嫉妒,让他们最近风光不已。

宋楚和顾越约见,阮家当然不可能拿乔,十分捧场的定了时间。

定的吃饭地点就在宋氏私房菜馆,阮家人为了表示诚意,提前到了包间。

等宋楚和顾越到时,也是阮家的人和阮娇,第一次见到这两位时常上电视的大佬真容。

他们发现无论是宋楚还是顾越,看上去都很年轻,而且男的俊女的美,比电视上看着还好看,不愧是公认颜值最高的专家。

阮娇看到了自己的偶像,脸都激动红了,在顾宴的介绍下,乖巧的喊了宋楚和顾越。

宋楚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看着比较干净灵动的女孩,难怪儿子那么喜欢。

两人坐下后,阮家的人都有些放不开,宋楚两人的名声太甚,实打实的教科书级别大佬。

不过宋楚两人都很随和,慢慢的引导话题,一顿饭吃的比较和谐。

接下来的时间,阮娇还会陪着宋楚这个婆婆去逛街,更甚至一起玩网游和手游。

是的,宋楚有一颗永远十八岁的心,除了实验室的项目做到关键,否则平常都会抽时间陪儿女,还会拉着她们一起玩网游,开黑打副本什么的。

顾越自然也是被拉上一起的,所以一家人的感情很好。

每隔一段时间,两人还会带着儿女出去玩,比如去滑雪、冲浪、攀岩等,之后阮娇也加入了他们的活动。

也让阮娇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家庭氛围和发自内心的开心。

顾瑾兄妹也会抽时间一起,还有宋家的几个小辈,都喜欢和宋楚出去玩,特别的刺激和享受。

两年后。

顾宴的新能源做到了全球最先进,并能迈入前五的集团公司,可见抛开家世背景,他自己的能力也是非常强的。

他是崛起的商业新贵,时常能上电视和杂志那种,还被称为了商界的男神。

公司上市之后,他和阮娇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羡慕死了无数人。

另一边,顾欢为谈斐和苏沁规划好了走的路线,两人都不叛逆更不是白眼狼,很努力的跟上了她的脚步。

所以今年谈斐拿到了国际很权威的一个歌手奖项,好几首歌也都拿了奖,点播量更是连连破了纪录,成了名副其实的歌王,完成了他最开始进入娱乐圈的梦想。

他还在时尚圈闯出了名气,拿下了很多顶流和影帝影后都羡慕的国际顶尖品牌代言。

苏沁也毫不示弱,凭借着越来越精湛的演技,在今年因为一部科幻大片成功拿到了国

文学

际最高级别的影后桂冠。

她不单只在国内参演了好几部大片的女主角,顾欢还为她谈下了好几部好莱坞的大片女主,总共用了三年的时间就成了超一线的影后。

这全都是顾欢的功劳,她也在娱乐圈成为了最顶尖的金牌经纪人,无数男女明星都想去她旗下的工作室。

这天,在电脑上看着苏沁站在国际舞台上,捧起影后的奖杯,卫焱心情很复杂,有羡慕嫉妒,也有后悔和怨气。

他当初为什么会头脑发热的跳槽,来到这边后,他的新经纪人虽然资源人脉不少,可带的人也多,分下来也就没多少。

两年的时间他不单只没有更进一步,甚至连一线小生的位置都快要保不住了,他想要发展三栖的计划也失败了,还拖累了发展。

果然当初顾欢是为了他好,才会那么劝说他,可惜当时自己年轻气盛根本就听不进去。

“卫哥,你快看热搜,顾欢上了第一。”经纪人的话,拉回了他的思绪。

拿出手机一看,果然顾欢上了热搜头条“金牌经纪人疑似被全国首富包养”。

点进去是几张照片,顾欢穿着礼服,以女伴的身份挽着全国首富宋建兴的胳膊,参加一个高级酒会。

上面意有所指顾欢被宋建兴包养了,所以这才会为谈斐和苏沁拿到那么多的好资源,带两人起飞。

下面讨论的人很多,一个个都没想到顾欢居然被包养了,然后都露出了一种原来如此的意思。

他们就说为什么顾欢会那么牛,不管在电视、电影、歌坛、综艺、还是时尚圈都能拿到影帝影后都没办法拿到的资源,感情后面的靠山是首富。

泛酸的人在热搜下面骂,连带着谈斐和苏沁也被骂了,还有不少和谈斐两人竞争过的明星粉丝也在下面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