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女医生 第一章

所有的事情尘埃落定以后,苏苜深深的感觉到像是重新认识了霍娉一样,原来霍娉这一番良苦用心和好意,自己竟然没有能早点体会到,只是意味的误会她,甚至对她恶言相向态度极差。想到这里苏苜便觉得很愧疚。

这件事情能够这样收尾,是霍娉帮了大忙。

苏苜想了想,想带上盛临洲一起去找霍娉好好感谢一番并且诚恳的跟霍娉道歉,但是当苏苜跟盛临洲将礼物都买好了的时候,霍娉人却已经不见了。

“怎么办,连一句道歉都没来得及说,她就走了……”苏苜看着盛临洲一脸愧疚的说道。

盛临洲只是紧紧抓住苏苜的手说道:“没关系的,霍娉她一定知道你不是有意的,她也一定知道你会找她道歉的,她离开是因为她有自己的想法,就让她去吧。”

“嗯嗯。我们一起等他回来吧,等他回来,再好好谢谢她,还有对不起。”

盛临洲摸了摸苏苜的头,给了苏苜一个大大的拥抱。

同样知道霍娉离开的,还有夏承渊。只是他收到了霍娉给她的信件,在读到第一行的时候,夏承渊的眼泪就像断了的珠子一样落下,夏承渊一手拿着霍娉给的信件一手捂住嘴巴,拼命的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那封信上,霍娉娟秀的字写道:

承渊,我深深地知道自己还喜欢着你,你我无缘,我们之间已经错过太多,我做错了太多,错误已经无法挽回,我因此也感觉到自己已经配不上你了,我再也不是原来那个我,而你,也不是原来的那个夏承渊了,我希望,你能有你的美好生活,祝你幸福。

下车呢根源,攥着那封信,将那封信贴近鼻尖,那信封上还残留着霍娉的味道,夏承渊抹去眼泪,一时间,过去和霍娉的一幕幕好像放电影一样又重现在夏承渊的脑海中,记忆中那个有着温暖微笑的女孩,怎么都无法从脑海中抹去,也不会抹去的。

夏承渊擦了擦眼泪,长呼了一口气,他自言自语道:“霍娉,不管你跑去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我绝对不会放手的。”

夏承渊不相信什么有缘分没缘分,他只相信,皇天不负有心人,哪怕是隔着万重山水,他也要找到霍娉。

而另一边的苏苜和盛临洲,经过这些风风雨雨,走过这些风霜磨难,彼此之间更加信任更加恩爱,日子也过的越来越甜蜜。

苏苜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两个孩子能够健健康康的长大,所以她特意抽搐了一段时间来陪着两个孩子。

“妈妈,你最近都没有工作了耶,是因为安安吧,哈哈。”盛安安抱着个洋娃娃坐在苏苜身边,苏苜开心的笑了几声,拧了拧盛安安的小鼻子说道:“安安个小机灵鬼,一猜就中,妈妈最近请了假,专门来陪你们,所以安安开心吗?”

“当然开心!”盛安安扑到苏苜的怀里,咯咯咯的笑了一会,然后突然神神秘秘的说道:“妈妈之前不陪我们,一定是因为哥哥长得太丑了,这几天我每天都会给哥哥好好打扮一下,所以哥哥变漂亮了,妈妈就来陪我们了~”

盛钟乐听到盛安安又来调戏他玩,翻了个白眼说道:“什么打扮!明明就是变态!男孩子怎么可以涂口红!”

“谁让哥哥你嘴唇那么丑,现在厚厚的红嘴唇才是最漂亮的,我然哥哥变漂亮了,哥哥还说我变态!”盛安安掐着腰,一副不是我的错错的是你的研制。

风流女医生 第二章

随着古怪老大的招呼,水纹和南宫昊等人也朝对面冲了过去。

“纹儿小心。”

南宫昊还不忘叮嘱水纹一声。

“我知道。”

水纹也不矫情,“你自己也小心些,这些家伙留在这,显然不简单。”

短短两句话的功夫,双方便碰撞在一起。

一时间,双方你来我往,打得飞沙走石,难分上下。

水纹心急,想早点探索完这地方,回去与父母孩子好好过日子。

因此出手完全没丝毫保留。

……

“呼~这就是大门里面?”

经过艰难的打斗,水纹他们带着几位兄弟成功穿过那扇顶天立地的大门。

可眼前的场景却让人难以置信。

“怎么什么也没有?”

确实,大门里真的什么也没有,就仿佛是在虚空,眼前一片虚无,没有天地,也没有任何可见的东西。

而他们这群人,此刻就出现在这虚无的,看不到边际的地方。

身体也动弹不得,完全不知这是什么情况。

这结果,不要说南宫昊他们,就连水纹也有些懵。

她紧蹙着眉,喃喃道:“不应该啊,再怎么说我们也是经历过重重考验来的。”

南宫昊伸手紧握住水纹的小手:“纹儿别紧张,有我在。”

感受到男人的关怀,水纹冲他点点头:“我没事,咱们不如分头找找看,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没?”

“不行,这地方太诡异,我们还是别分开的好。”

南宫昊这次并没顺着水纹的意思来,而是对另外几人道:“你们大家拉在一起,别分开了。”

另外几人连忙听话的照做。

“喂,有人吗?”

水纹不想再浪费时间,不由将手拢在嘴边,对着虚无大声喊。

她的声音传出去没多远,很快就消散得无影无踪,仿佛她从来就没喊过似的。

风流女医生 第三章

以前向往的日子,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发生,莫喜的心里觉得无比轻松,从未有过这样的轻松。

白山景扬起手中叉到的鱼对着莫喜摇了摇手,好像是在跟莫喜说:今天有鱼吃了。

莫喜道:“你快点回来吧,你抓的这几条鱼已经够吃的了,就别这么浪费了。”

“好。”白山景笑着从水里走了过来,然后开始烤鱼了,动作很娴熟,也都是这两天练出来的。他们已经熟悉周围的环境了,这三面悬崖陡壁,一面环水,俨然将他们夫妻二人困在其中,他们怎么可能上的去。

于是,白山景和莫喜就安心的住了下来,等着楚渝派人下来找他们了。

虽然这样的生活很艰苦,但是对他们来说,却是很快乐幸福的。外面的世界在这个时候跟他们没了关系,如果能在这里定居的话,那么他们还希望别被楚渝找到呢。

可是这里他们连穿都穿不暖,只能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个山洞,我总觉得不太安全,好像之前有猛兽住过。也不知道它是出去一段时间,还是挪窝了,我们还是找其他地方住吧。那个山洞也怪脏的,让我浑身不舒服。”

白山景翻动着架子上的鱼,说道:“好,反正我们闲着没事做,吃完鱼我们就去找找看,顺便也能消化一下。”

两人谈好了之后,鱼的香味也飘出来了,两人慢条斯理的吃完了这条鱼,按照刚才说的,去了附近看看有没有比较干净的山洞。

莫喜拨开绿叶,小心翼翼的迈出了脚步

文学

。山路不好走,尤其是枝繁叶茂的地方,踩错了一跤,都有可能滚下去。

好在有白山景在前头开路,莫喜觉得自己也不算吃力。可是兜兜转转,好像又来到了他们掉落的地方。

“这里好像是我们掉下来的地方,我们幸好被悬崖上的几棵树接了一下,也不知道齐皓月怎么样了,会不会跟我们一样?”说到这里,莫喜还有些担心,好不容易解决掉了齐皓月,可别这么命大,还没死。

白山景道:“我们下来的时候就没看见他,要不然我们在这附近找找看,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们逃不出去,齐皓月也不可能逃得出去。”

莫喜点头,“你说的没错,我们分头找找看,看看齐皓月是死是活。”

说完,两人分头查找,不过他们相隔的并不是很远,也是担心莫喜会出什么意外。齐皓月抱着莫喜跳崖的那一幕,白山景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故此不敢让莫喜离他太远了。

他们大概找了半个时辰,终于在距离比较远的悬崖下,找到了齐皓月的尸体。

齐皓月的尸体已经被摔烂了,而且发出了腐臭味,还有被鸟禽啄过的痕迹。如此野心勃勃,实力雄厚的人,本应是一方霸主,可现在却落得如此下场。

莫喜除去一阵唏嘘之后,更多的是欣慰。终于,风离沧的大仇得报,她也就能彻底的安心了。

此时,白山景也赶到了莫喜的身边,冷眼看着齐皓月的尸体,却是波然无惊。他的死,早已是注定的了。

“我们走吧。”

是时候,开始全新的生活了。

莫喜点头,跟着白山景离开了。

次日,他们在一处山洞内,发现了离开这个山谷的途经。

白山景发现山洞里面还通着风,于是带着莫喜走了进去,越往深处越是黑暗,可是走了许久,终于看见有亮光了。

当他们二人走出山洞的时候,被眼前的美景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