攵女乱h 第一章

广成子摆了摆手道:“申师弟素来喜欢结交四方散修,却也不想一想自己是何等身份,为兄不止一次说过他,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听过,既然如此,且随他去吧!”

而在昆仑一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人丁稀少的首阳山却是显得非常的清净。

做为人教之主的太清道人,可是一向无为,对于这世间之事,鲜少有让他关注的。

不过通天教主收了关门弟子,并且还将青萍剑这件重宝赐下,哪怕是太清道人再如何的无为,也要关注一二。

毕竟关门弟子以及青萍剑,这两者任何一样都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太清道人要是真的不关心的话,那才是怪事一件呢。

此刻太清道人正看着玄都道人道:“玄都,你通天师叔收的关门弟子,此乃我玄门之大事,你且代表为师前去向你通天师叔道贺。”

说着太清道人微微沉吟又道:“顺便也同那楚毅结交一二,看一看这位能得通天师弟看重的门人究竟有何出众之处。”

别看截教有教无类,门下弟子良莠不齐,但是太清道人却是知道以通天教主的性情,若非是真正的天赋绝伦的话,断然不可能入了他的法眼,君不见截教门下那么多的弟子,真正被他收入门墙的又有几人。

此番收下楚毅这么一位关门弟子,那么肯定又不凡之处。

玄都道人自拜在太清道人门下可以说是一直便跟着太清道人修行,对于外界之事从来没有什么关注。

如果说不是太清道人告诉他关于楚毅的事情的话,怕是玄都道人都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呢。

所以这会儿玄都道人脸上带着几分惊讶之色道:“通天师叔竟然收了关门弟子,这人真是太幸运了吧。”

玄都道人这么说倒也不夸张,毕竟能够成为通天道人的关门弟子,便意味着要承继通天道人的衣钵,在截教当中,身份地位不下于身为大弟子的多宝道人,而在玄门当中,论及身份的话,身为通天教主关门弟子的楚毅还真的不比他玄都道人、广成子差。

所以说玄都道人当即便对楚毅生出了几分兴趣,再加上此番又得了太清道人的允准可以下山走上一遭,玄都道人脸上倒是难得的露出几分兴奋以及期冀之色。

万寿山,五庄观

身为地仙之祖的镇元子消息也是灵通,当其得知通天教主竟然收了关门弟子的时候还真的是有些吃惊,不过很快平静下来之后,镇元子便唤来了两名童子。

“清风、明月,你们二人且去后院打上四枚草还丹送往截教,以做为师的贺礼!”

西昆仑王母,蜗皇宫女娲、北冥鲲鹏妖师、血海冥河等诸多大能或是不屑一顾,或是派出门下前往截教道贺。

可以说一时之间,通天教主收楚毅为关门弟子之事竟然成为当下最为火热的事情,一下便让楚毅从籍籍无名变得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一处雅致的别院当中,楚毅正同赵公明坐在那里叙话。

只听得赵公明一脸笑意的看着楚毅道:“师弟觉得如何,这出名的感觉是不是非常不错?”

看赵公明眼中的笑意,楚毅要是还不知道赵公明这是在取笑自己的话,那他反应也太迟钝了。

苦笑摇了摇头道:“却是让公明师兄见笑了,若是早知拜在老师门下会惹出这么大的风波来……”

赵公明顿时轻咳一声,打断了楚毅的话道:“你可不要胡言乱语,这要是让老师听到了,当心打断了你的腿。”

话是如此说,赵公明不过是在同楚毅开玩笑而已,就算是当着通天教主的面那么说,只怕通天教主也不会太过在意。

说实话,楚毅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以这种方式,如此快的速度进入到诸多大能的视线当中。

楚毅敢说,这会儿不知道有几位大能正在掐算他的根脚,也就是自己同这些大能还没有结下什么因果,不然的话,恐怕自己就是有气运祭坛遮掩因果,掩盖根脚,恐怕都未必能够逃得过这些大能的窥探。

当然楚毅也不得不承认一点,那就是他能够拜在通天教主门下,尤其是被通天教主收为关门弟子,单单是这一个身份,便是他此番最大的收获了。

这个身份如果说利用的好的话,那么他此番的收获怕是要超乎他的想象了。

正当二人叙话之间,就见一名童子匆匆而来冲着楚毅还有赵公明二人道:“两位小老爷,阐教申公豹前来拜访。”

赵公明眼睛一亮不禁笑着向楚毅道:“师弟,这位申公豹道友可非是一般人,其交游广阔,所结交之人遍布三山四海,可以说的上是交友满天下,长袖善舞,绝对算得上是一号人物。”

对于申公豹的大名,楚毅可是一点都不陌生,这位单单是一句,道友且留步便不知将多少人送上了封神榜。

要说封神时期,有诸多强大法宝,强大的修士,可是这些法宝乃至大能却是抵不过申公豹的一张嘴厉害,那真的是但凡是被申公豹给盯上,必然要上封神榜的,简直就是一个瘟神一样的人物。

楚毅不禁看了赵公明一眼,其他不说,就说赵公明,如果说不是被申公豹忽悠的下山的话,又怎么可能会丢了随身重宝,更是被人咒杀,堂堂截教入室弟子竟然那么轻易的便送了性命,甚至还直接拖累了三霄仙子跟着上了封神榜。

不过这等事情谁又能够知晓,毕竟眼下申公豹真的是非常的受欢迎,交游广阔,没有几个人会说申公豹的坏话。

当然申公豹与人结交倒也颇为真诚,毕竟谁都不是傻子,如果说申公豹与人相交,心不诚的话,怕是也不可能会结交到那么多的强者。

谁都不是傻子,申公豹能够得到那么多人的信任,自然也是有其不简单的一面。

目光落在那童子身上,赵公明摆了摆手道:“快去将人请来!”

攵女乱h 第二章

但乐柏楠却好像做这些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他自己也洗了下,然后擦干净,但夹了一筷子鱼肉放到洛璃烟的碗里。

乐雪沁见自己完全被忽略了,忍不住地出声提醒道:“那个哥……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只不过她的话,乐柏楠就算是听到了也不会给任何的反应。

所以乐柏楠只是自己也吃了块鱼肉,扒了两口饭,便又开始替洛璃烟剥起了虾来。

“楠楠,你妹妹叫你呢。我们说过的,亲人和亲近的人,还是要能回话,就回话的,对吧?”洛璃烟直接张嘴接住了乐柏楠递过来的量虾肉,然后在他的指尖上轻咬了口。

乐柏楠眨了眨眼睛,也不急着将手收回去,只是转头看了乐雪沁一眼,然后从抽屉里将免洗的洗手液和湿纸巾放到了她的面前,便又回过头去看洛璃烟。

乐雪沁瞪着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面前的东西。

所以她这是连个护手霜都不配涂了吗?

乐雪沁默默地酸着,但也还是没能拒绝面前的两样东西。

洛璃烟给乐柏楠夹了一筷子菜,这才将他的手指给吐了出来,“你也吃。”

乐柏楠自然是听话的埋头吃了起来。

那些蹲着戏,没有离开教室的同学一个个都傻了眼。

他们都以为乐柏楠是个傻子加疯子,却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会把这么疼洛璃烟。

上午所有的暗地里嘲讽,完全就像是个笑话,狠狠地打了他们一巴掌。

不过那些女生还是觉得有些意难平。

攵女乱h 第三章

01:命薄招魂

在农村,老一辈人都认为人是有魂儿的,认定魂受到惊吓或者冲撞就会离开身体,他们将这种现象叫丢魂。

还说一个人的魂要是丢了,会全身无力,躺睡不安,打针吃药都不会起效,想要恢复正常得进行叫魂,将丢了的魂儿叫回来。

我第一次丢魂,是在十岁那年。

挨近傍晚不知道怎么回事,全身无力,毫无食欲,全身说不出的难受,到了九点多又吐又拉,母亲带我到村里的小诊所打针,回家后睡觉半睡半醒,身上还像有块大石头压着,又冷又难受。

第二早,母亲又带我到城里检查,我明明难受得全身发虚打颤,医生却说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还要继续观察和化验。

挨近下午,见我打针吃药还不好转,母亲忽然就抱起我急匆匆的回到家,去老宅将奶奶喊来。

奶奶是个祖婆,也就是俗称的神婆,从事请神算命等事,比较喜静,一直住老宅里。

奶奶进门才见我就讲:“娃儿你怕是丢魂了哟。”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丢魂,就问奶奶什么是丢魂,她讲:“人是有魂儿的,魂儿离开身体就叫丢魂。”

接着就听奶奶朝母亲讲:“我要给娃儿竖菜刀。”

母亲到厨房将老菜刀拿来,奶奶让我朝老菜刀上哈了三口气,接着她将菜刀在我头上转了三圈,手一扬,很随意的将老菜刀扔了出去。

叮的一声,老菜刀落在了水泥地上,但没有倒下,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扶着,刀尖朝下,稳当的竖在地上。

我家的菜刀是那种半扇形的老菜刀,长年磨蹭,刀头是个扇形尖,我觉得就算是用手扶也难以站立,事实却是老菜刀现在就站在地上,还是奶奶随手一扔,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真的难以相信。

见老菜刀竖在地上不动,母亲惊讶的说:“菜刀竖得这么稳当,还真是丢魂了,难怪打针吃药都不起用。”

奶奶忽然转头来问我:“子午,昨天你给是被那个吓到过?”

听得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缘由,昨天差点被一条大黑狗咬到,也是从那之后,整个人就提不起精神,感觉很难受,却又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地方难受。

知道我的确被吓到过,奶奶朝母亲说要给我叫魂,让准备香和黄纸。

期间,我问奶奶菜刀为什么能站着不动,她说竖菜刀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手艺,配合一定的口诀,可以判断一个人是否丢魂或者是被某些东西缠上。

母亲找来香和黄纸,奶奶拉着我到院子门口,将香点燃,然后在我头上叫了绕了三圈,嘀嘀咕咕念了几句后,喊:“子午啊,快回来,奶奶和你妈想你了。”

四周冷飕飕的,时不时吹过一阵冷风。

奶奶喊的声音拖得很长,明明还是在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听起来却像是在唱。喊了九遍后,奶奶让母亲准备一个土鸡蛋还有火盆和草纸,要给我滚鸡蛋。

我问滚鸡蛋干什么,奶奶说看我丢的魂喊回来了没有。

土鸡蛋拿来后,奶奶让我朝土鸡蛋的两头分别哈了三口气,还将我的中手指戳破,摸了些血在鸡蛋上,然后用鸡蛋在我的头顶上滚了三圈,接着又把鸡蛋放入火盆内烧。

中间,奶奶会时不时的念上两句口诀,等火熄了,她将烧得黑漆漆的鸡蛋拿出来剥开,又让我朝鸡蛋哈三口气后,并将鸡蛋掰开。

才将鸡蛋掰开,我就吓得将鸡蛋扔在地上,因为蛋黄上有个黑色的洞,小手指头大,里面有些黑乎乎的液体,散发着恶臭。

鸡蛋蛋白完好无损,蛋黄上却有浓黑的脓液,我正准备问怎么回事,母亲就说今早鸡才下的蛋,咋个会是寡蛋。

奶奶很严肃的说不是寡蛋,是我的魂跑远了,刚才没有招回来。

那时候我还小,一听魂跑了就吓哭了,奶奶抱着我说不用急,不是什么大事,然后就小声和母亲交代。

随后母亲拿来面粉,奶奶着手和面,我问她要干什么,她说给我招泼水饭招魂。

很快,奶奶就用面捏出来一只老鼠,一条小蛇,还有一只鸡,放在盘子里让我端着,拿上混合

文学

了水的饭菜和纸钱黄纸就出门。

母亲这次没有跟来,奶奶带着我到了村口的石桥旁,让我将盘子放地上,然后头朝桥对面跪着。她在旁边烧纸,念念叨叨的将混合了水的饭泼在地上。

因为有月亮,天不是很黑,冷风微微的吹着,水饭泼完后,奶奶点了三根香,让我捧着面朝四方,每个方向拜三下,整个过程她嘴里都念着口诀。

四方拜完,奶奶又让我朝桥那头跪下,将香分别插在面捏的三个小动物身上,并朝香哈上三口气。

刚哈完气,我就感觉四周的冷风忽然停了,周围也忽然就变得很安静,我正准备问奶奶还要做什么,就看到面前的香的火星子呼一下就亮了,接着又暗下去,接着又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