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白洁41一80章 第一章

宴轻瞥了凌画一眼,伸手按住了她,眼神警告。都烧成这副样子了,能自己做这些?

凌画看着他,极其认真地强调,“哥哥,我真的能自己来。”

宴轻没好脸色,“坐着待着。”

真不知道他自己是怎么娶回来了这么一个小祖宗,如今真

文学

是能深切体会凌云扬恨不得她嫁出去把她送出家门不再伺候小祖宗的心思。

凌画立马又坐好。

宴轻伺候了她漱口,又自己洗了手,然后抱着她到外间画堂去用饭。

若没得他这一番伺候,凌画是怎么都要赖在他怀里吃饭的,如今得了他这一番伺候,她哪里还好意思赖在他怀里不出来,所以,当宴轻将她抱着放到桌前的椅子上时,她依旧乖乖的。

宴轻递给她一双筷子,“自己能吃饭吗?”

“能的哥哥。”她不是断手断脚了,就是浑身酸疼,手脚没力气罢了。

“快吃吧。”宴轻见他接过筷子,自己也拿了一双筷子。

凌画慢慢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粥,偶尔夹一两口菜,胃口实在不怎么样,比平时的饭量小了三分之一。

在宴轻看来,她平时本来就吃不多,今儿更是猫食一般,他放下自己的筷子,伸手夺过她的筷子,“我喂你。”

凌画都震惊了,看着宴轻,有点儿怀疑,“哥哥?”

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宴轻吧?她怎么有点儿慌?对她也太好了吧?她本来大婚后那两日再三再四地深受打击,都快被打击的自闭了,以为想要与他和和美美地过日子,不知道猴年马月呢,怎么才两日,她也没做什么,他就对她这么好了呢?

好的让她觉得有点儿不真实。

宴轻看了她一眼,“我看你吃的费劲,碍眼。”

凌画闭了嘴。

好吧,原来还是不顺眼啊,这样的不顺眼,她希望多一点儿,再多一点儿。

她自己吃,一碗粥只吃了三分之一,就有一种食不下咽的样子,小菜更是只吃了几口,筷子勺子到了宴轻的手里后,没多久,便让她吃下了一碗粥,每样菜都吃了些。

凌画很乖,宴轻勺子或者筷子递过来,她就张嘴,不吵不闹,安安静静的,直到实在吃不下了,才对宴轻摇头,“哥哥,真吃不下了,再吃一会儿连床都躺不下了。”

她今天可是没力气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消食的。

宴轻点点头,放下筷子,“坐一会儿,你的药应该快熬好了。”

凌画乖乖地点头。

宴轻拿起自己的筷子,随意吃着饭菜,但看他下筷的动作,比平时快了几分。

宴轻吃完饭,琉璃仿佛像是掐着点一般,端着一大碗药走了回来,放在了凌画面前的桌子上,“小姐,正好喝。”

她转头看向宴轻,“辛苦小侯爷了。”

宴轻掀了掀眼皮,嫌弃地看着那么一大碗药,黑乎乎的,闻着就苦,别说喝了,他皱眉,“怎么这么苦?”

琉璃立即说,“良药苦口利于病。”

宴轻问,“为什么不让曾大夫制成裹着的糖丸?”

琉璃很想说,您当谁都是您呢,喝个药还那么麻烦,但怕惹了宴轻,很聪明地说,“因为小姐发着高热呢,制成糖丸来不及退热。”

宴轻点点头。

凌画已端起了那一大碗,眼睛都不眨地往嘴里灌,一口气便灌下去了大半碗。

宴轻扭过头,脸皱成一团,见琉璃站在那里,对他吩咐,“去拿蜜饯。”

琉璃摇头,“小姐不需要蜜饯。”

宴轻盯着她,表情很苦,就跟喝药的人是他一般。

琉璃:“……”

她顿了顿,受不住宴轻的眼光,默默地转身去拿了一碟蜜饯,放在了凌画面前。

凌画喝完一整碗药,有些撑,但看着放到她面前的蜜饯,还是心领神会地捏起了一个,放进了嘴里。

宴轻问,“苦吗?”

凌画摇头,“甜的?”

宴轻瞪眼,“药怎么会是甜的?”

果然烧糊涂了吧?

凌画对他虚弱地笑,“哥哥,我说蜜饯是甜的,谢谢你。”

教师白洁41一80章 第二章

冯院长拉着两位外科主任来到江小小面前。

“介绍一下这两位,一个是魏国民,一个是马国力。

他们两个都对外科整形有很大的兴趣,一个是兔唇方面的儿科专家。做过相关的手术大概有不下于50例。他们两位愿意做你的一助和二助。”

江小小诧异,就算是看在冯院长的面子上,可是这两位来头也有点儿大。

何仁医院专门的外科专家跑来给自己做手术助手。

冯院长这不是给自己很大的压力,这压力山大呀。

只能含笑寒暄。

“魏医生,马医生,两位都是在外科整形方面的专家,这一次来给我做助手。真的是让我愧不敢当,希望我们这一次能合作愉快。”

江小小也不怯场。

自己做过这样的手术不下上千次,要知道在农村这种兔唇的患儿很多,而且因为家境贫寒,很多父母都不愿意给孩子做手术,当初在农村做医生的时候。

就是极力想要帮助那些贫寒的儿童能够得到治疗。

尽量减少手术的次数,让孩子们可以得到最少的痛苦,让家长减少最少的医疗费用,孩子才能得到治疗。

否则的话,任何一个贫寒的家庭都不愿意让孩子去做手术。

没钱这是最大的阻碍。

所以这个手术对于她来说一点儿都不陌生。

马国力和魏国民含笑。

两个人和彭旺不一样。

他们两个在冯老的办公室见识过江小小提供的那一份手术计划书。

江小小的手术计划中,详细的罗列了如何进行这次的手术。

包括手术中可能产生的问题,遇到的紧急情况,甚至这一次手术对于患儿的修复状况都提出了一个很明确的方案。

甚至还有详细的图表。

就冲着江小小拿出如此一份出彩的手术报告来,都足够让他们两个人惊艳。从这份报告里就能看出,写这份报告的人对于这次的手术,那是熟知于胸。

手术方案图更能看出来做手术的人对于如何修复甚至对于皮肤组织血管的修复,包括唇型的修复都有很深的造诣。

否则的话不能把图纸画的如此详细完整。

如果这样的人他们还能不能相信的话,他们还能相信谁?

就以他们的能力已经做过不下几百次的兔唇整形手术,可是对于他们来说也没办法做到,还没有手术就能画出一个如此详细的方案,针对一个病人做出如此详细的规划。

就冲这一点,他们两个人是抱着学习的目的来的,无论做手术的人是谁,他们都应该相信,老师绝对不是那种把病人置于危险境地的人。

哪怕眼前的这个小姑娘身上,让人看不到一丝外科医生应该有的条件。

当然这个所谓外科医生应该有的条件,是年龄再加上经验,这些都是必备的。

可是眼前小姑娘的年龄很明显是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学生,这个不能怪他们用这些苛刻的条件来形容一个医生,毕竟任何一个外科医生的成长,都需要大量的实践,包括在医院的手术才能积累出来丰富的经验。

而眼前的小姑娘,除非她几岁就开始做手术,否则不会具有这样的能力,很容易让人在第一眼的时候就产生质疑。

不过他们两个和彭旺不一样,他们对于老师的信任,还有这一份手术报告书的信任,让他们对眼前的小姑娘绝对不会以貌取人。

教师白洁41一80章 第三章

第1838章完结

宁夫人一脸不可思议,“女子在家相夫教子,怎么可以抛头露面,不成体统。”

“那是以前,现在不一样,男女平等,女人用不着在家相夫教子,也应该有自己的事业,否则男人会嫌弃,还在外面搞三搞四,就像你男人这样。”宁霜说道。

宁夫人沉了脸,原来是这个原因,可她还是不甘心。

“他以前对我很好的,保证不会纳妾,说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宁夫人神情有些哀戚。

以前的海誓山盟犹在耳边,那个男人却变了。

“男人的保证若是能信,母猪都能上树了,你不能把感情都寄托在男人身上,得有自己的爱好和事业,男人这种生物其实就是贱骨头,你对他太好,他就翘尾巴,你若冷着,说不定还会巴巴地讨好你。”

宁夫人心动了,她嘴上虽硬,心里却舍不得宁老头,很想回到以前的浓情蜜意。

“可我从来没工作过,我什么都不会。”宁夫人觉得羞愧。

“你以前做过什么?”

宁夫人想了想,回答道:“夫人让我去魅惑凡间男子,带他们给夫人。”

宁霜抽了抽嘴角,“除了这个,还会干什么?”

“不会了。”

宁夫人摇了摇头,更羞愧了,难怪老头子说她什么都不懂,她好像真的是废物。

“你跟着那老妖精之前是做什么的?”

宁夫人神情变得茫然,“我不记得了,记事起就跟着夫人了。”

“做饭总会吧?”

“不会。”

“你们吃什么?”

“有保姆,或者出去吃。”

宁霜突然觉得有点小骄傲,好歹她会煮面呢,虽然味道不太好,比这女人强太多了。

“琴棋书画会不会?”

宁夫人眼睛亮了,“我会跳舞,还会抚琴。”

“弹一段我听听。”

宁霜手一挥,一架古琴出现,宁夫人端坐好,弹奏了一曲悠远清扬的古曲,倒比现在很多所谓的大家强多了。

“你跳段舞我看看。”

宁夫人走到客厅中央,开始翩然起舞,但她这身子骨上了岁数,筋络都硬了,跳得不伦不类的,宁霜让她停下。

“琴艺不错,我介绍你去一家高档茶楼抚琴,以后你得按时上班,别成天待在家里,下班后也可以出去散散心,认识一些新朋友,你的世界不能只围着一个男人,这个世界有许多风景都很美,可以四处散散心。”

宁霜苦口婆心地劝说,女人如果成天围着男人转,生活只会变得越来越糟糕,连自我都没有了,怎么会被人看得起。

宁夫人点了点头,宁老头太伤她的心了,她在家里待着也没意思,出去工作也好。

宁霜找到了一家高档茶艺馆,出入的客人非富即贵,她并不认识茶楼老板,直接就带上人去面试了,要是老板不同意,她

文学

就用点小法术。

老板是个温文尔雅的男子,大约四五十岁,戴着眼镜,看起来不像是商人,更像是大学教授,他见到穿着白色连衣裙像大家闺秀一般的宁夫人,眼神定了几秒钟,不过很快就移开视线了。

宁霜说了来意,老板挺痛快,让宁夫人弹一段。

当宁夫人抚琴时,老板眼睛又直了,宁霜都看在眼里,宁夫人虽然上了年纪,但保养得宜,看着顶多就四十来岁,还具有古典美,走在大街上,魅力不输那些年轻女孩,老板看直眼很正常。

一曲弹罢,老板立刻便定下了,让宁夫人在茶楼演奏,工作量也不大,一天弹个十来曲就行,时间由宁夫人自定,工资按天结算,一天一千块。

宁夫人非常满意,她对金钱没太大概念,哪怕只是一百块一天,她也会答应的。

于是,宁夫人就在茶楼上班了,每天过得极充实,弹弹琴,有时候茶艺师忙,她还能替补上给客人表演茶艺,她学起来很快,再加上她身上有着独特的古典气质,表演得比茶艺师更优雅些,有些客人特意点她的单表演。

宁夫人终于在茶楼找到了自我,宁霜去拜会了胡一诺他们后,小半年过去了,准备回上界了,出去那么久,她突然有点想冥君了,更觉得一个人在外面转也没啥意思,还是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