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长玩弄美女艺校校花 第一章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下了火车,又走了数十里,我终于回到了这条熟悉的小山路,已经是近半夜时分了。

听到叶老汉病重的噩耗,我心急如焚,几乎没有片刻的停留,便从省城赶回了乡里。

王家村虽然交通不是很便利,可却有着近千年的历史,直到现在,仍旧繁育着数百人。

可是,对于数百人的王家村来说,大部分人家都是王姓,而叶老汉是一个外来户,性格孤寡的他,和村里人并没有太多的交往。

而他,则是我的爷爷,从小将我拉扯大的爷爷。

我叫叶水生,名字的由来,只是因为,叶老汉在村头河畔捡到了我,因为他姓叶。

从记事开始,我就一直跟叶老汉生活在一起,而这个世界上,他是我唯一的亲人,虽然,我从不叫他爷爷。

我一直叫他叶老汉,因为他那些古怪的习惯,倔强的性格,暴戾的脾气。

小时候,他总会去找一些东西熬水让我泡澡,可是那气味,又腥又臭……

小时候,他总会让我跟他学习一些稀奇古怪的文字,那些连百度上都没人说见过的文字……

而且,若是有一点点不遵从他的意思,就会遭到一顿竹笋炒肉,竹枝打在屁股上,条条见血。

这种生活,对于我的童年来说,就是一个噩梦。

不过,似乎,除了这两件事情,其他,叶老汉还对我还算不错。

我一直在盼着,自己快快长大,快快离开这个恐怖的老汉。

幸好,等我过了十四岁生日,上初三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没有了那臭烘烘的药水,没有了那些古怪的文字,我和叶老汉的关系,也算是稍稍缓和了许多。

毕竟,他是,我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依靠。

顾不得山路的泥泞,我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着,心中不禁暗自懊恼,这叶老汉,真是不让人省心,病了,也不知道去医院,非得在家窝着……

从小学到初中,我几乎每天都要在这山路上走上两趟,往回于家里与学校之间,虽然高中和大学寄宿了,我回来得少了,可是对于这条路,我并不陌生。

三月的湖南,冬雪已然消融,可是空气中仍旧充满着浓浓的寒意。

山道两边的樟树,已经露出了翠绿的新枝,在手电光的照射下,闪出清冷的光芒。

雨,越下越大了,我的浑身都已经被淋得透湿。

手中的电筒,闪烁几下,熄灭了,任凭我怎么敲打,都没有了反应。

亦是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一股寒意,莫名其妙地从后背升起,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似乎,我听到了女人的声音。

黑夜中,风雨飘摇,树叶婆娑,我记得,这里离村里还有好几里地呢,根本,就没有人家,又怎么可能,会有女人的声音呢?

我不由得苦笑一声,难道是自己紧张的,出现幻听了。

“你放心,只要你让我爽了,别说……”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轰的一个炸雷,直接淹没了男人的话语。

虽然不知道那女声是谁,但是我却已经听出来,那男声,是村长儿子王建德的声音。

这令人厌恶的声音,我绝对不会记错。

市长玩弄美女艺校校花 第二章

姚玄心中涌起一团苦涩。//免费电子书下载//

看着这把在手中徐徐悬浮的血红之钥。姚玄还是不能相信。

赵婆罗,死了。

就在他的怀里死去了。

谁能想到在空间世界不可一世的太阳神,竟然会在现实世界中,如此窝囊的死去?

姚玄甚至连为其收尸都办不到。

回头看了看坍塌的密道。

姚玄知道,他已经没了退路。

身边的丝蒂娜、波依娜娃已经失去大部分战斗能力,身体负伤的加尔福特与千两狂死郎也萌生退意。

他们都小看了现实世界中军队集团作战的能力。

以及科技的力量。

利用对地仪器扫描,计算密道可能的出口地点,然后抢先一步拦截。

而当军队集结完毕,万弹齐发时那种显现的威力,一下子就让姚玄绝望了。

你即便能躲开一把枪的子弹,又能如何?

你能躲开三四百把枪么?

丝蒂娜和波依娜娃根本不必说了。

加尔福特的障眼法彻底遭遇了滑铁卢。

被密集的枪弹直接将半边身子打的血肉模糊,要不是关键时刻,巴比救主,将他死命拖到现在这个掩体之后,恐怕被打懵了的加尔福特,就要从此彻底消失了。

团灭啊。

姚玄实在想不出任何在此种情况下逃生的办法。

“嗷!!!”

千两狂死郎突然一手抓住加尔福特,以一个十分奇异的姿态猛地跳起。

加尔福特似乎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手疾眼快的一把揪住巴比的脖颈。

然后千两狂死郎便如同大鸟一般,空中一折,从对方军队的头顶,闪电般划过。

二连跳,

文学

跳尾狮子,回天舞!!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一阵机枪扫射过后,只有点点血花下落。

千两狂死郎世话女房在空中陡然直升机般旋转,就那么带着一人一狗,从众人视线之中消失。

而就在这时,波依娜娃身上陡然闪过一道红色眩光,身形遽然消失不见。

姚玄顿时不能置信。

如果说千两狂死郎凭借强悍的实力离开还情有可原。

市长玩弄美女艺校校花 第三章

瞎眼老爷子还想再问,满身奇怪的水汽的牛澜绮蓦然出现在人群中。

牛澜绮的状态非常不对,本源波动诡秘晦涩,就像是刚刚被冷冻过后

文学

又立马跑到了蒸笼中去,浑身上下呲呲冒着气,整个人都在滴着蓝色的水液。

牛澜绮趔趄着对瞎眼老爷子鞠躬,咬牙说,

“老爷子,这事,您到底管是不管?”

瞎眼老爷子忽然一阵剧烈的咳嗽,表情显得有那么一丢丢的惆怅,

“咳…”

“牛家丫头不要激动嘛,如若不是林小子我黑军怎能有如此大胜,光是虚兽就斩杀了不下二十头,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大声啊,难道你牛家的老头没有在这场战斗中捞到好处么?”

“话虽如此…”牛澜绮身上开始咔嚓咔嚓的结冰,“这么说老爷子你是摆明了要拉偏架了?”

众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瞎眼老爷子是整个海防线最受尊重的老人,这个牛澜绮太放肆!

同时牛澜绮的话也让他们觉得很挫败——从什么时候开始黑军要看明光的脸色行事了?

“咚!”

牛澜绮身后突然又多了个人,是牛澜山。

说起来牛澜山明明是牛澜绮的弟弟但看起来却比牛澜绮的爷爷还要老上几分,光看那张满是褶子的脸的话,唔,估计最少也得是太爷爷辈分的。

牛澜山低声道,

“姐,别说了姐,你这是干啥…”

牛澜绮一脸桀骜,

“我就不信今天没人给我评这个理了?!”

牛澜山讪讪的笑,对周围道,

“咳咳,我姐她,受伤了,受伤了,老爷子您别跟她一般见识,您还不知道她呢,一直都是这稀烂的狗脾气。”

瞎眼老爷子道,

“牛家丫头,林小子对海防线的意义非比寻常,以你的身份,又是在这种特殊时期,更该有容人之量。”

牛澜绮气得呵呵冷笑,

“我没有容人之量??是不是要等到他害死我的时候你们才会觉得我有容人之量?”

“姐!!”

“你闭嘴!”

瞎眼老爷子也不生气,

“牛家丫头,这是为了你好。”

牛澜绮瞪大了眼睛,讥讽的问,

“哦?”

瞎眼老爷子话里话外包庇的意思实在太明显,周围一圈儿年龄大的家伙脸有点红,表情有点僵硬。

瞎眼老爷子道,

“呵呵,小丫头要是实在过不去这个坎,我做主,准你的假,甚至可以亲自动手为你屏蔽黑沉海的束缚,你便去找林小子讨个说法吧。”

牛澜绮道,

“什么意思?”

老爷子脸上没了笑容,

“字面意思。”

“你们不会插手?”

“当然不会,当然,如果牛家丫头你有性命之危,海防线不会坐视不理的。”

牛澜绮转身就走,却被牛澜山一把拽住,

“姐,姐我们打不过那小子!”

牛澜绮:???

瞎眼老爷子噗嗤一声笑了,撸着胡须,

“总算有个能看得明白的。”

牛澜绮的脸色都无法形容到底有多难看了,嘴巴张大,半天都没挤出一个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