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晚宁墨燃312章肉 第一章

由王伦斡旋,双方的议和协议暂时达成,金军退入河北,把河东、山东等地交还给了建国公。随后岳飞命张宪进驻汴梁城,自己则领大军前往应天府,昭告天下,拥立建国公赵昚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岳飞为中路大将军,韩世忠为左路大将军,吴玠为右路大将军。

位于临安府的朝廷自然不肯束手就擒,立刻宣告天下,赵昚谋逆,并劝告岳飞等人不要被赵昚迷惑,现在回归朝廷还可既往不咎。只是岳飞等人把朝廷密令各军回撤的事情也同时公布了出来,这一下临安府大失民心,应者寥寥。

很快,淮东的韩世忠依照协议,放过了窝在淮阳军的金军东路军,并亲自到应天府觐见,以表拥护之意。

不久后,西北屯兵凤翔府的完颜杲接到了军令,主动引军后撤,吴玠也并未阻拦。只是西夏铁鹞子与吐蕃国的战士仍然打作一团,加上后方胡世将态度不明,吴玠不敢轻易离开,派了弟弟吴璘领着西北一批重将前往觐见。

刘锜带领的八字军没有表态,但是他拒绝回军,而是留在了顺昌府,还把已经被强令移到庐州的陈规给接了回来。

杨存中和王德的部队都已经收缩,回到了临安府周围,看样子跟预想的一样,关键时候张俊跟秦桧站在了一起。

其他地方虽然已经派出了联络人马,但路途较远态度还不明朗。这一日,突然有人抬着身负重伤的孔大车进来:“大人,朝廷命令在淮东留守胡纺,领了一支队伍突袭通州商部。不问缘由,无论身份,一律砍杀。”

“什么?海军在干吗?为什么不阻挡?”李天俊大急,赶忙问道。

“陈最将军被关押在临安府,生死未知,军港士卒没有陈老将军的指示,也不敢动手,事先已经被围起来,然后带走了。商部措手不及,死伤大半。后来恰好张青带人从海上赶来,正好碰上胡纺带着人在商部虐杀,与他们大战了一场,杀退了官军,这才救出一些人来。”孔大车大哭道:“只是田主管,田主管……”

“快说,田茗心怎么了?”

“田主管不幸被流矢射中,已然殒命了。”话说完,孔大车再也坚持不住,倒下身子生死不知。白安时急忙命人把他抬下去救治,又把一封带血的书信交给李天俊手中。李天俊攥住书信,闭上双眼,眼泪仍然不住地流出。许久之后,李天俊长叹一声。[哎~人算不如天算。]

半响过后,李天俊勉强回过劲来,打开信观看,原来宇文虚中通过吴激等人探知,在宋的巨大压力下,原本是死对头的金兀术和完颜昌居然联合在一起,拉起了一支队伍悄悄进了大名府,准备趁宋金和议而宋廷内乱之际,突袭汴梁城。

李天俊把情报交给岳飞,岳飞见了也大为吃惊,立刻调派人马侦察并让大军备战。果然,金军不死心,趁宋廷内部纷扰,悄悄进入了大名府。岳飞和李天俊商议后,认为应再给金军一个重重教训。

岳飞留下张宪驻守陈州,又命李兴等人协助建国公驻防汴梁,自己则带领王贵等人尽起本部兵马,先发制人,趁金军不备杀穿大名府,一直杀到了燕京城下。河北诸路民众大喜,又得义军无数,只是粮草开始吃紧。

燕京城下,岳飞怒斥金军的宵小伎俩,鲁王完颜昌目不敢视。乌陵阿思谋被重新启用,到岳飞帐中重新商议和谈之事。这一次岳飞开出了凶狠的条件:一、金向宋俯首称臣,年年供奉军马;二、金退出燕京路、中京路和东京路,此三地不得驻军;三、杀掉金兀术,向宋廷表达歉意。

关键时刻,张俊突然发难,让王德从蔡州出发,偷袭陈州,击破兵少的张宪,随后又在颍昌府将他围困住。义军统领王忠植、梁兴和李兴等迅速联合起来拒敌,并在颖昌击败了装备精良的王德部。王德迫不得已退守蔡州。

楚晚宁墨燃312章肉 第二章

“启禀大将军,宋军逃掉的兵马应该将近一半以上。具体数额还需要再确定!”杨志回答说道。

“最可惜的是让种师道逃跑了!”呼延灼摇头说道。

虽然是敌将,但是鲁达军中有不少人对种师道还是敬服不已。

鲁达微微点头,问道,“我军伤亡几何?”

“阵亡不满100来人,重伤的只有400多人!”对比起所破之敌,鲁达军地伤亡可说是微乎其微,此战绝对可说是完胜。

“大将军,接下来该如何?是否尾随追击种师道?”杨志急切地询问道。

鲁达想了一下说,“不必追击种师道了。我已经安排后手了。我军当务之急是进军东京,惟有如此,方可一战定天下!”

“秦明,你速派快马向京东两路报捷,将消息散布出去,振奋我军军心,并借此打击宋军士气。”

“是,大将军!”

王进护着种师道逃跑的时候,

身侧一名眼力较好的副将突然惊呼出声:“将军,前面……好象有一队人马!”

“什么?”王进闻听此言,想到莫非是有援军?

他举目向前看去,一看那旗帜,顿时吓了一跳。

娘的,终于追上了!

栾廷玉提起悬挂在马侧的混点铁棍,高高扬起,鼓足全身力气狂吼一声:“众将士,敌人就在前方,随我杀!”

说罢,栾廷玉猛夹马腹,一马当先朝前冲杀过去。鲁家军各士官立即命令麾下士兵紧紧跟随在栾廷玉的身后,向前方的敌军发起冲击。

此时,宋军也已发现了后方的追兵,两军相距已不到100步。

随着对面最后的一声暴喝,种师道看到一片乌云划过天空,朝自己这边疾飞过来!

弓箭?

“举盾!”不及多想,种师道急忙狂吼一声。

不少宋军士兵已经注意到天空中的箭矢,听到种师道的命令,赶紧高高举起手中盾牌。

“嗖!”上千支投枪带着凄厉的呼啸声,迅疾无匹地朝略有些混乱的宋军覆盖了下去。

“噗!”“噗!”“噗!”

锋利的枪头,在强劲的冲力驱引下,几乎不甚费力地便将木制盾牌刺破,随即又余劲未消地刺入盾牌后的士兵身体中,立时带出阵阵惨叫声。

“啊~!”不少士兵甚至来不及发出惨呼,便被投枪透胸而入硬生生地钉在了地面上。

种师道看到,厉声怒吼道:“随我冲出去,杀!”

“杀!”

宋军士兵在士官的严厉呵斥下,不得不硬起头皮朝前方的敌军冲杀过去。

“杀!”看到宋军冲上来了,又投出一轮标枪后,栾廷玉举起混点铁棍喝道。

只是转眼之间,两只军马迎面对撞了起来。

一路逃跑十几里路,早已经疲惫不堪的宋军面对以逸待劳的鲁家军,全无还手之力。

一时间,被击的连连后退。

此时,从宋军的两翼,跑出两队人马,迅速地接近了过来。

轰隆的马蹄声也掩盖不住史文恭那杀气腾腾的声声厉喝。

不得不承认,史文恭在骑兵指挥上的才华是自己手下最好的。

同样的一支骑兵,在他手中所发挥出的战力,要远远超过花荣、甚至是呼延灼!

1000骑兵,在史文恭指挥下,如同一群恶狼。

转瞬之间,1000骑兵紧随着史文恭如同一群狼一样扑向了宋军最薄弱的后阵。

楚晚宁墨燃312章肉 第三章

“淮东的事,你也派人去查,朕要知道真实情况!究竟有多少人涉案,京内是否又牵扯了什么人,朕都要知道!”唤来李崇矩,刘承祐一副不怒自威的表情,淡漠地吩咐着。

闻令,李崇矩依旧沉稳而干练,并不废话,抱拳即道:“是!臣立刻去安排!”

“等等!”刘承祐挥了下手,略作沉吟,道:“秘密进行调查,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

“是!”李崇矩脑海中只闪过一念,应道。

关于此次淮东贪腐案,刘承祐虽然把几名宰臣的叫来耍了一通威风,但终究是将之下放刑部与都察院调查处置。这种情况下,刘承祐并不

文学

打算节外生枝,至于动用武德司,只是想加一道保险了。

从淮东此案目前的情况看,转运司、按察司连同都察院,似乎都出了些问题,刘承祐岂能不引以为戒。而关键的问题是,这三衙都是刘承祐设立抑或改制的,深深地烙刻着属于他这个皇帝印记。出了此等大案,不管别人怎么看,至少在刘承祐这里,是对他威信与脸面的一种伤害。

“武德司在淮东布有多少探子?”刘承祐问。

“回陛下,各级探吏共计67人,其中包括都知在内的精英人手12人!”李崇矩不假思索,答来。

“人太少了!还需扩充!”刘承祐看着李崇矩,吩咐道:“朕不需要做到完全监控,那不现实,但至少在有些风吹草动之时,能够有所察觉!”

“臣明白!”李崇矩还是那般沉静的表现。

“去吧!”

“臣告退!”

“陛下,给事中、礼部侍郎使蜀归来,殿前候诏复命!”心情烦躁间,张德钧前来通禀。

“他回来了?”精神稍有提振,刘承祐即吩咐一声:“宣!”

未己,赵普一身一丝不苟的官袍,稳步入殿叩拜。

“赵卿免礼!”刘承祐打量着赵普,目光在他身上扫视着,轻笑道:“看来成都养人啊!”

使蜀一趟,赵普整个人明显富态了些,圆润了些。面对皇帝的调侃,赵普有些尴尬,不过还是豁然道:“臣在成都,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孟蜀主臣,热情款待,十数日下来,身体也就胖了!”

在和约达成之后,赵普还在成都多待了些日子,名曰游赏,实为刺探。大低是为了秀肌肉,打消日后汉军伐蜀的念头,孟昶还主动去郊外检阅军队,并让赵普一行人随行。殊不知,如此反到让人看出其心虚。

“看来所谈甚欢啊!否则孟昶君臣何以如此厚待!”刘承祐说道。

闻言,赵普取出一封本章,递呈给刘承祐,道:“经臣与蜀相李昊、毋昭裔襄谈,共达成和议四条,请陛下过目!”

接过,翻开察看起和议细节,嘴角也不由自主地勾起,一副满意的神情。当然,刘承祐关注的,也只有岁贡明细了,再没有比这更实在的了。

合起册页,刘承祐看着赵普,温和道:“赵卿果不负使命,这也算意外之财,但对于大汉而言,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卿此番使蜀之功,值得大力褒奖啊!”

面对皇帝赞扬,赵普面上虽露喜色,但言辞还是十分谦恭的:“陛下,臣实在不敢拘功。此番所以议定,一者,仰赖陛下天威;二者,大汉将士浴血苦战之功;三者,也是孟蜀君臣志气已丧,软弱可欺。”

“看来,赵卿往成都一通,所获匪浅呐!”听赵普之言,刘承祐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见他仍旧站着,吩咐赐座上茶,道:“与朕讲讲,成都见闻!”

“是!”恭谨落座,赵普稍微组织了下语言,从容叙来。

“……递交国书之后,臣游于成都市井,情况果如武德司所报,因蜀廷加征之故,人心浮躁,民情不安,斗米价格,已至二十四文,每有新粮,往往遭到哄抢。成都罗城,周围近三十里,两江怀抱,交通便利。

蜀廷于成都周遭筑羊角墙,规模庞大,乃孟昶早年所建,以作防御,周围近五十里,然多破损,臣到时,发觉蜀廷正调动民力修缮。”

“据说蜀国粮价最低时,至于斗米四五钱,到如今,这是翻了数倍了!”刘承祐道。

“前两年,为固秦凤御备,蜀国钱粮,多输北方,然道路转运不便,百万军粮输送,耗损巨大。

文学

后连遭大败,军情紧迫,国中粮秣,皆紧先供给边关,再兼奸商作祟,是以成都粮价,居高不下。臣还京之时,尝建议潜伏之武德司吏,秘密勾连蜀商,继续抬高粮价……”赵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