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第一章

音乐与潮流,是特斯拉立下的人设;高端,是特斯拉立下的定位。

人设是为定位服务的。

那么,特斯拉是怎么打入海外高端市场的呢?

是充满种花血统的PC零配件市场,它用不计成本的堆料迅速抢占市场,然后用各种先知先觉的手段占据了各种榜单的第一(例如:超频),再然后就是取巧般的整机——因为它再整么折腾也逃不开那些几个世界芯片大厂。

所以对于欧美消费者来说,特斯拉凭借其耳目一新的广告和令人惊艳的外观,买谁的不是买呢?

说道高端,我们能想到什么?

是还没出现的卡萨帝、大疆、花为·保时捷、满是种花元素的尚海滩服装?

这些全都没有出现,而这些稀少的名字同时也意味着种花制造在海外的艰难困境。

只有特斯拉自己的员工才知道为了公司定位,到底付出过什么,或许他们有世界上最优秀的产品和广告策划经理(作弊),但是除了这个,他们每一个举动、每一个Idea,从头到尾都充满着赤裸裸的金钱味道:

从2001年开始,每年全球十大票房冠军电影,平均有4部出现过特斯拉产品。(巧合的是,90%以上的影片都已经或将会在种花家上映)每年的十大人气巨星,同样也会出现三到四个与特斯拉有所关联。

除了赵宋的先知先觉,特斯拉还与多家数据服务公司合作,凡是收视率预计达到2000万以上的美剧出现之时,让电视台和制作人无法拒绝的广告合同会在第一时间摆在他们的桌子上。

以上之时花大钱的几个措施之一,小的呢?几个简单的例子能说明特斯拉的宣发部门有多拼:

如果格莱美获奖者没有带着Tpod晨练,那对整个特斯拉宣发部门算是一次失败。

2002年最有趣的民间新闻,是某位幸运儿在仓库拍卖中发现了20台两年前的特斯拉冰雪奇缘机箱,被数码爱好者以高价拿下——这种提高特斯拉逼格的行为,还充斥在美利坚的各种二手、古董市场。

同样是2002年,这次有具体日期,2002年12月20日,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的伊法魔尼魔法学校的魔文教授丹尼尔惠灵顿(简称DK)向魔法界发布重大成果——中央处理器魔文纠缠,至此,特斯拉主力电子产品PC——T1成为麻瓜们打入魔法世界的第一款电子产品。

各位,你们没有走错片场,这里确实是现实世界,现在是2003年六月,在刚刚上市《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的开篇中,除了上述事实,还介绍了精灵银行古灵阁已经用T1完成了办公电子化的改造工作。

以上,我们看到的是什么?不是各种层出不觉、充满奇

文学

思的妙想,而是满是铜臭的金钱手段。

……

文化入侵,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

但是对于特斯拉来说,赵宋不可能拿着孙猴子在满是超级英雄和魔法巫师的西方世界去打天下。

他只能稍稍的施展手段,在西方强势的文化入侵之中,斗转星移地完成一场文化反侵入工作。

这些,是特斯拉在欧美市场中的宣发手段,那在更敏感的岛国呢?

……

时间退回到两个小时之前。

太平洋,公主号。

“跟岛国做生意,你需要考虑很多,唯一不能考虑在内的,是你的个人感情。”

参观完整个游艇,小雨和秦涵站在最高的甲板上闲聊。

“为什么。”

“因为怕你会被气死。”

“……”

小雨突然觉得此话好有道理。

“特斯拉的宣发工作是最难的,因为就算我们完成了一融二融,从而背靠西方财阀,但是我们还有很多敌人,其中最大、最恐怖的敌人,不是那些国际巨头公司,而是像岛国、湾湾这样的国家(地区)直属部门!”

小雨疑惑:“什么意思?”

秦涵凝重地回道:“以岛国为例,它们国家有个直属部门,类似于国际公共关系部,它最大的职责,不是维护关系,而是在西方世界抹黑种花家。”

[标签

文学

:标题1]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第三章

这是湛沛?

安小语看着和黔草战作一团的人影,实在是没办法将这个骁勇善战的身影和现在那个如同野猪精一样的男人重合在一起。但是因果是不会撒谎的,当年的事情就是这样,而这个男人,也确实就是在湛沛本人。

安小语突然想起来管理员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一个人变成什么样,中就是有原因的。”

当年的事情到底对湛沛有多大的打击?看看现在的湛沛就能够知道了。而当年的湛沛,手提长枪已经和黔草打在了一起,整个人如龙如虎,妥妥的盖世英雄,若有人说他不该当皇帝,安小语第一个不同意。

但是显然,湛沛在黔草的面前根本就不够看。当年的湛沛,还刚刚到地灵境界,因为天道限制的缘故,加上当年神修系统完善,看起来比安小语现在猛的多了,可和黔草这样的老怪物比起来,其实什么都不是。

长枪崩断,身形倒飞出去,湛沛重新跌落回了自己的王位上。

黔草轻轻的走过来,脚步声就像送丧的钟鸣。湛沛刚刚起身还想再战,一名之前被他推开的嫔妃突然从地上爬起来,一把匕首便从黔草的身后朝着对方的后腰上捅了过去。

并没有转身,黔草只是抬起了一根手指,就这么点在了那名嫔妃的额头上。就要抵在腰上的匕首停顿了下来,嫔妃的眼睛瞪大了,整个人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后彻底湮灭,连一点渣滓都没有剩下。

“当啷!”匕首落在地上。

安小语想起了当初自己见到管理员第一次出手的时候,只是一个响指,一个大活人也是这么消失不见的。到现在为止,安小语都没有搞清楚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手段。

黔草在当年的时候,竟然就已经达到了这样的实力。

就好像没有看到安小语一样,黔草慢慢地走到了湛沛的面前,在他还没有起身的时候,隔空弹了一下。湛沛闷哼一声,胸膛顿时就凹陷了下去,就好像是被巨兽的拳头轰击了一样,嘴里也喷出了一口鲜血,溅出了五步远。

一次,两次,三次。

被黔草这样不断地将尊严一块块拆开来,变成垃圾扔到一边。湛沛终于失去了反抗能力,躺倒在鱼龙王座上,看着面前这个长得像一只猞猁一样的男人,艰难地问道:“你是谁?你到底想做什么?”

黔草轻笑:“刚刚在王宫门口我就说过,但是他们不让我进门,我便只能打败他们闯进来。进门的时候,我也对你说过,但是你不让我说,我便只能打败你。现在你问我想要做什么?我已经不想再说一遍了。”

“那么我们就换一个说法好了。”黔草太贵将鱼龙王座踹翻在地,湛沛整个人也滚在了地上,鲜血从肋骨刺穿的胸膛下面流淌出来,染红了海蓝色缀着金线的皇袍。

黔草俯视着躺在地上爬不起来的湛沛,轻声说道:“我要让你做一件事情,若是你不做,我便将你的家人,你的妻子,你的孩子,你的子子孙孙,全都投入异族的牢笼当中,成为人宠,怎么样?”

湛沛的眼神已经有些迷蒙了,但还是问道:“你要我做什么?”

安小语再看过的时候,黔草已经消失在了大殿当中,只留下了声音还在空旷的殿堂中回荡:“一年之内称帝,想来你应该是做得到的。”

湛沛彻底昏死了过去。

安小语躺在地上,看着静悄悄的宫殿,知道外面的人已经被黔草给吓住了,便偷偷地站起身来,发现湛沛是真的不省人事了,便四下看了过去,结果就看到了湛沛的手里面居然多了一个纸团。

纸团?什么鬼?

她想了想,觉得这可能就是因果的节点了。便伸手掰开了湛沛的手,然后仔细打量了一下湛沛的脸。说实话,就算是身体不在肥胖,但是那张野猪一样的脸还是没变过,实在是恶心。

撇了撇嘴,安小语打开了纸团,却只看到上面写着四个字:“回头再见。”

回头再见?什么意思?安小语刚刚冒出疑惑,却只见纸条化为了粉碎,无数的光芒绽放出来,将她包裹了起来。

果然是节点!在被光芒包裹的时候,安小语顿时恍然,也是出了一身的冷汗。黔草这个家伙,居然能够在因果的节点当中做手脚。虽然说节点和加入到因果的人是因果当中仅存的可以做手脚的部分,可是在因果节点当中做手脚,这样的手段,还是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这人到底控不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等到光芒消散,安小语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再了天渊国。至于为什么这么肯定,那是因为她现在正站在一处平台上面,平台显然在山巅的位置,下方云雾缭绕,青松翠柏,一副仙家景象。

站这么高还看不到海,怎么可能是天渊?

她看了看身上穿着的一身朴素衣袍,有些疑惑的眼熟。想了想才终于想起来,似乎在电视剧里面看到过类似的一副,好像是后人道教时代的衣服。那是在人道教祖西出函关之后的人道教中出现的衣装,代表着人道教的末路。

是的,人道教并非是长盛不衰的。

在人道教祖西出函关之后,人道教就迎来了后人道教时代。这个时代人族与异族的矛盾疯狂激升,人类占据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多,人类越来越团结,也越来越强横,漫长的战争即将全面爆发。

在那个时代,人道教当中英才辈出,其中就有好几位能够与三千大帝媲美的天才,只不过都在战争中折戟沉沙,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最终三千大帝脱颖而出,成为了万族大战最后的胜利者。

在后人道教时代,人道教已经开始了分化。人道教祖说这种分化是人类教派的必然,百花争春才是最好的结局,因此他西出函关,放任了这样的演变。最终人道教分成了人类后来的各大宗派和家族,人道教也不复存在。

不过至今为止,所有的修行人都依然奉行着人道教的一些教义,也没有人反对过人道教是人类修行的起源和开端。而湛沛称帝的时代,就是在人道教祖西出函关之后不久,那个暂时还算和平的年代。

湛沛这件事情的因果,竟然已经牵扯到了人道教?

安小语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她隐约已经感觉到,天灵族的圣花、明玉的死亡、湛沛称帝、黔草与人道教祖反目、人道教祖西出函关,这些事情都是有所关联的,但是到底有什么关联,似乎从这里还得不到什么具体的启示。

人道教祖轻轻地笑了一下,调皮地对着安小语眨了眨眼睛,管理员也是在旁边笑了一下。不过现在管理员的样子实在是狼狈不堪,头发散乱着,身上一身乞丐装,要不是安小语朝思暮想,恐怕都认不出来。

看了看四周,人道教祖突然摆摆手说道:“清风留下,你们下去吧。”

清风?安小语看了看四周退去的道童,伸手指了指自己:“清风?”

人道教祖点点头,笑着说道:“小友,你很幸运,又找到了一个绝对只有自己人的因果节点。不过按照天道赋予你的霉运来说,估计接下来的时间你就要承受运气用光的惩罚了。”

安小语耸了耸肩说道:“反正我已经习惯了,所以……”

她看向了管理员:“明玉死去之后,你就变成这样了?”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管理员似乎很不开心,就算是他占据了因果当中的存在,也一样不能够改变当年的样貌,因为这是因果当中固定的,改变之后不知道会产生什么样可怕的后果。

人道教祖却很开心,闹着玩一样拽起了他脏兮兮的长头发:“你看看他这个样子,我是不知道他在你的如今是什么样,但是当年这一次,可是我见过的最滑稽的事情了,不知道会开心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