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辣御书屋御宅屋自由阅读小说 第一章

凤凰二祖作为太古时期的神灵,一身本事可谓惊天动地,夺乾坤之造化,汲取日月之玄机。

虞七可不敢给凤凰二祖破开胚胎的时间,若凤凰二祖破胎而出,到时候一心想跑,他未必能留得住。

但现在对方没有破胎而出,可就怪不得他了。

既然出手,当是全力以赴,不给二人脱困的时间。

一掌伸出,袖里乾坤拍出,笼罩一番寰宇虚空,颠倒了寰宇下的乾坤法则。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不好!”凰祖一声惊呼:“不能保留实力了!你继续涅槃,我去出世对付他。”

一个人出世,总比两个人都早夭的好。

伴随一声清脆的啼叫,只见凰祖的胚胎崩裂,显露出一道道裂痕。

一股无匹伟力自那裂痕中投射而出,虞七掌中世界笼罩下的乾坤法则不断动荡,空间破碎混沌,那无匹伟力爆发开来,其手心上的道道纹理竟然仿佛是一道道裂痕般,缓缓的崩裂开来。

“这凰祖即便不是古神,也远超寻常人神。我不过是想要夺取其精血罢了,犯不着死拼到底。那尚未破胎而出的凤祖,就是我的机会。”只见虞七心头念动,刹那间化作三头六臂,然后六只手掌,六只掌中世界向下方压了下去。

“砰!”

世界之力沉落,凰祖被虞七一击打飞出去,还不待其反应过来,掌中世界已经将淬不及防的将凤祖收了进去。

“唳~”

一道清脆的凤鸣声响,只见凤祖振翅而起,欲要在胚胎内撞破胎壳出世。

可是如今既然落入了虞七的掌中世界,虞七又岂会他机会?

天意如刀化作九字真言贴,轻飘飘的落在了那凤祖的胎壳上,只见胎壳得了那金贴加持,呼吸间固若泰山,任凭凤祖如何施展神通,都无法撼动那胎壳半分。

本来是护持凤祖的胚胎,此时却化作镇压其真身的牢笼。

无法出世,其真身就不能真灵大道相合,一身神通本事大打折扣。借不来天地法则之力,单凭肉身又岂能撼动虞七的六字真言贴?

弹指间虞七镇压凤祖,然后功成身退,飘然远去。

镇压了凤祖,凰祖他也不想在继续招惹,此时凰祖出世,在想镇压怕不是一般的难。

凰祖可不是一般的人神。

他想走,凰祖却不答应,只听得一声怒喝,凰祖一把伸出,那南方离地焰光旗被其拿在手中。

然后轻轻一抖旗杆,然后猛然用力一弹,圣人的打神鞭竟然被其一击弹飞。

“狗贼,休走!留下凤凰胚胎。”只见凰祖手中南方离地焰光旗卷起涛涛南明离火,向着虞七杀了过来。

“南方离地焰光旗乃是顶尖天地至宝,决不可小觑分毫。虞七目光里露出一抹凝重,正要出手去阻挡凰祖,忽然只听一道笑声响起:“宰相大人且退后,孔宣正要会会这开天辟地的古神。据说太古魔神孔雀,乃是凤凰二祖与先天五行之气交感诞生而出,双方一体同源。我现在逆反阴阳,想要演化混沌却被血脉桎梏,正要取凤凰精血一用。”

天边一道彩光流转而过,孔宣划破长空来到近前,挡在了虞七的身前。

面对着那划破虚空,焚烧苍穹的南方离地焰光旗,孔宣声音自若的解释道:“南方离地焰光旗虽然能发南明离火,可以炼化天下万物,但真正厉害的还是那南方离地焰光旗中的法则之火。法则之火霸道无比,就算圣人降临,也能将其活生生的烧死。那法则之火乃是道火,此物才是天地间最为难缠的。”

听闻此言,虞七了然,一双眼睛看向南方离地焰光旗,目光内不由得多了几分慎重。

法则之火,听起来就不简单。

此等火焰专是克制大神通之辈。

五色神光卷起,向着凰祖的南方离地焰光旗席卷而来,只见凰祖一声咆哮:“区区后天生灵,竟然敢盗窃先天造化。尓敢亵渎我儿尸体,速速納命来。”

南方离地焰光旗猛然一劈,五色神光竟然被劈开,然后长枪径直向孔宣的胸膛刺来。

“逆转阴阳。”只听得一声呵斥,孔宣周身气化,变成了先天阴阳二气,化作了一道太极图,绕开了南方离地焰光旗,向凰祖的真身绞杀了去。

五色神光有的时候也并非是万能的!

尤其是面对这等开天辟地而成的至宝,双方神通术法不分胜负之时,比拼的只能是武艺。

只听得一道声响,就见凰祖手中南方离地焰光旗猛然对着大地一插,刹那间方圆十丈尽数化作火海,滔滔不绝的法则火焰升腾,将其牢牢的护持住。

高辣御书屋御宅屋自由阅读小说 第二章

@@@@请登录后再进行操作@@@@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高辣御书屋御宅屋自由阅读小说 第三章

第五十二章何处狂徒?一剑云山动色

这正是:

“没事,哥哥有办法的。”

“飞喽!”景天一声大叫,这魔剑便载着二人,化成一道雪亮的剑光,飞入无尽的苍穹。

“哈哈哈!”

“哎呀,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嘛!什么叫骗人?花楹,这你就不懂了。”景天振振有词地说道,“哥哥以前在渝州城外一个寺庙里,跟那个小和尚聊天,他跟我说,佛门里有句话叫‘方便妄语’,就是说,有时候为了做好事,可以不拘小节,说点儿谎话的。”

眼见为实,再听得景天这么说,一向自负的张怒眉顿时颓然若丧!要知道,所谓碧雯达到五阶“剑魂”,不过是他吹牛恫吓罢了。实际上碧雯四阶“剑罡”,还在要突破未突破之间!

“当然相信!”

他却不知道,景天所用的在他眼中这样精妙绝伦、宛如神鬼的手段,说出来并没那么神秘。开始顺势而为,用低级土系法术示之以弱,只不过是渝州市井街头打架中常用故伎而已;而昨晚静观云霞涌动,景天告诉自己一定能从蜀山烟霞中悟出破解之道——结果他果然悟道,便是刚才那一个借整个云天日空变幻之势的攻敌之招!

“不行,我改主意了!”景天猛然大喝一声,“飞沙走石!”

“啊!”无论一贯如何优雅雍容,这时候张怒眉也无法自制地失声大叫,那张俊脸面色如土!

景天立于蜀山绝顶之巅,

文学

举目四顾,只见得天外青山无数,尽在霞波中浮沉。漫天的云霞,或作胭脂赤色,或如锦缎金紫,五彩纷呈,变幻莫测。而高处清寒,天风从四面飒然吹来;风中景天青衫磊落,花楹裙带飘摇,二人偶然回首,便见天悬玉盘,淡霞环绕,原已是明月升焉。

再说景天和花楹。拉着花楹的小手,景天带她来到东南山峰的边缘。此时心情畅快,他便长啸一声,御起魔剑,离地飞起。

“当然不愿意!我不乐意离开雪见姐姐和你们!”

“快看!快看!是彩虹!”花楹忽然指着前面,惊喜地欢呼!

只是,张怒眉好不容易挨到日上三竿,看样子快到约定的时间,却还是没见半个人影。

“哈哈!”一看这些零零散散的乱草石块,张怒眉就笑了。“小子,就算是耍花样,就你这实力,还不够格!”

顿时,草丛中便有些草皮和石砾朝张怒眉飞来!

“嗯,好像没问题了……”这一通问答,花楹倒是想不出有什么不对,只好点了点小脑袋表示赞同。不过,过了一小会儿,小花楹却忽然想到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先前示弱的少年,这时仰天狂笑!他看也不看,便在五六个呼吸之后,将张怒眉死死地逼到乱世堆的死角!这时张怒眉的脊梁骨已死死贴在一块高大的巨石上,他已经无路可退!

再说景天得手之后,手提魔剑,对着已被完全制住的张怒眉恶狠狠说道:“什么上清宫的高人?竟敢打我学生妹妹的主意,真是不想活了!现在,我终于可以动手了!”

“啥?”靠近点儿一看,张怒眉却见一只六翼小灵兽,正浑身闪着石质光泽,朝自己迅猛扑来!

“莫笑清风谈夜月,方知流水演真空。”立于蜀山之巅,景天就这样从落日西斜,一直看到明月东升,其间始终一言不发。待皓月悬空,青光万里,他便牵着花楹的小手,一起回返蜀山派客房中。

而景天察言观色,发现张怒眉已经完全被自己吓住,便拉着已化为人形的花楹,大笑着离开。这时候,他二人背后空门大开,毫无防备,但此时张怒眉却是斗志已丧,冷汗淋漓,丝毫不敢起什么偷袭之心。

“哎呀!果然在那里!”这下张怒眉听得分明,顿时勃然大怒,“好个禽兽!竟敢在献给我之前做下坏事!”

“你们果真在这里!”张怒眉一穿过乱石堆,便看见景天和花楹。不过和他那个龌龊的心思相反,这两人现在却是衣冠整齐,显然并没什么。见担心的事情没发生,张怒眉便放下心来,也没顾得细想,便板着脸,傲慢地说道:“怎么样?景天师弟,现在就把这小妖怪交给我吧!”

“哈哈!真漂亮!那我们就穿越彩虹!”景天畅快大笑,一按剑光,对准那横亘天穹的七彩霓虹破空飞翔!他们闯入了漫天的白云,穿越了绚丽的彩虹,在飘逸的身姿之后,留下了千万点流光溢彩的晶莹残影。

再说张怒眉,他左右一看,就如同见了鬼一般:“你你……你竟然三系同修!”

揶揄已毕,他也不回头,只是举剑向空,大喝一声:“石化准备——‘花楹流星弹’!”

御剑长空,飞云扑面,之前所有的郁气都一扫而空!遨游于蜀山浩渺云海,景天只觉得心中一点浩然之气奔腾涌动。这一刻,他想仰天长啸,他想告诉这山川草木,他大爱这云空江湖!

在他认真思考之时,景天却对他刚才那句话很不屑。

“咦?”花楹一脸不可思议,“花楹以前在乡间游荡,看见那些妈妈教育小孩子,不都是说不能骗人的吗?小天哥哥,你怎么也骗人啊?”

“来!”立于魔剑,景天对地上的花楹伸手邀请。

“这……”面对天真娇憨的小少女,景天实在哭笑不得。没法,大敌当前,他只好耐住性子解释道,“你叫得大声些,那个坏蛋就以为哥哥要对你做坏事,一定会被引来。这样哥哥就好打他了!”

张怒眉闻言大骇,颤抖着说道:“你要杀我灭口?”

于是,这一天里,景天和唐雪见、龙葵等人相处时,谈笑自若,丝毫看不出心中有事。只有花楹,和他心照不宣,在他傍晚跑去看蜀山诸峰间的云海霞涛时,坚持在一旁相陪。

面对花楹小妹妹诚惶诚恐的发问,景天哈哈大笑,手抚她松软顺滑的青丝,说道:“怎么可能呢?你这么信任我,叫我哥哥,还愿意做我的学生,我怎会恩将仇报,将你送出呢?”

文学

一剑东来,紫电盘空。景天整个人也如同蜀山中那些亘古纵横的长风一样,猛烈吹来!刹那间,这地上犹如飓风过境、万草低伏!

“嗯?”张怒眉闻言莫名其妙,正不知所以时,却突然感觉天空中有一个黑点飞来,越来越近,越变越大。

万里白云飞虹雨,

几承剑气一飘然!

此后他便反复召唤这个新开发的招数“花楹流星弹”,直揍得张怒眉鼻青脸肿、遍体鳞伤!

“不用!”景天一挥手,毫不在乎地说道,“一点儿鸡毛蒜皮之事,两个闲杂人等,我就能解决!”他拍了拍胸脯,跟花楹打包票,“你小天哥哥,乃是骨骼精奇的景大侠,如果这点儿小事都不能解决,以后还怎么保护你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