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4 第一章

那是……

余真上人等人都是瞪大了眼。

雷鸣站在姜云卿二人身旁,看着几人呆若木鸡的模样忍不住朗笑出声:“怎么,我不过就是模样变了一些而已,你们就不认识我了?!”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再看到那人脸上露出的笑容,几人都是有些难以置信。

“雷鸣!!”

“雷师兄?!!”

所有人都是惊愕出声,而那些紧跟在余真上人他们身后一起过来的破虚巅峰强者,也都是看着那年轻了无数岁,看上去气势强盛远胜当初的男人时,瞪大了眼睛满是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

雷鸣不是肉身已毁,只剩下神魂了吗?

当初在灵山结界之外孤岛之上,他们亲眼看到神魂虚弱被黑气缠绕的雷鸣,可是如今他……他怎么可能变成这个样子?他身上的气息虽然带着一股子陌生,可那旺盛的血气之力分明就是重塑了肉身。

他怎么做到的?!

耿楚溺跟雷鸣关系最为要好,他先是愕然,随即就是惊喜:“真的是雷鸣师兄?”

雷鸣笑道:“不是我还会是谁?”

耿楚溺闪身到了雷鸣身旁,抓着他的胳膊捏了两把,又仔仔细细感应了他神魂气息,见眼前活生生站着的人居然真的是雷鸣,而且并非是神魂姿态之后,他顿时狂喜出色:

“雷鸣师兄,真的是雷鸣师兄,宗主,雷鸣师兄他恢复了。”

余真上人也是满脸欣喜的上前。

雷鸣说道:“放心吧,我不仅恢复了,而且修为比之前还要更强了一些。”

小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4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小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4 第三章

当年很流行的小剧场,怀旧一发。

时间:1508年4月5日晨。

地点:落芙村外一里的戈壁荒原上。

情况:如下。

拉拉想到袋里的一大堆得来不易的金币,就兴奋不已(详情见第二部第四章)

玄汐:你的行为像个贼!

“我为他们解决了一个大麻烦,拿些报酬不对吗?再说他们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我不以为然。

玄汐:狡辩!你又不是佣兵或是赏金猎人!

“罗嗦!”

玄汐:你打算换职业吗?城里人可不太欢迎女巫,而且你也挺有盗贼潜质的……

“算了吧,这本小说不是叫《我是女巫》吗?变成盗贼的话,还有人看吗?”

玄汐:换个主角就行了!

我嗤之以鼻:“哼,少来了。我才不要做偷鸡摸狗的事呢,我是光明正大的做的!”

玄汐:呵呵,好吧。那你就继续做你女巫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吧!

但……“等等!”我警惕的四周张望:

“是谁?是谁在跟我说话?”我紧张的看看四周,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使用隐身术的迹象。“难道是上帝?”我自言自语:“不会的,我是女巫,是不会听到上帝的神音的。”转念一想:“难道是恶魔?”我于是大叫:“滚开吧,你这该死的恶魔!我信佛教,不信基督!”

拉拉朝着灰白色的天空大叫:“滚开吧,你这该死的恶魔!我信佛教,不信基督!”

“那你不要今年的圣诞礼物了吗?”玄汐讪讪的说道。

“要~~”拉拉立即变做狗狗状。

“真做作!”玄汐嫌恶的说道。

“哼!”拉拉瞬间恢复冷酷无情的脸,好象在做变脸秀:“怎样?读者就喜欢我这副调调!”

“瞧你那样——真像个女流氓!”玄汐对着迈开三七步、一副骂街造型的拉拉破口大骂。

“……你今天吃了火药啦!这么冲?”拉

文学

拉狐疑的看着面前脸色发绿的仙人掌。(虽然戈壁好象没有仙人掌,而且仙人掌本来就是绿的……)

终于发现了!玄汐心里暗暗感动着:我就知道,我手下的人物还是关心我、爱护我的!从她好奇我的事情的眼神里,我就看得出来。

玄汐还在感动着,拉拉不耐烦的踹了一脸陶醉、眼睛变得像“呼啦啦校长”一样“水灵灵”的玄汐一脚:“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的锅上还炖着血人参,久了会变老的。”

“哎?……啊!是、是这样的——你知道我今天看到什么了吗我今天在路上看到了我最怕看到的那就是一个肥婆上半身穿着厚厚的像球一样的羽绒服下半身居然是紧身超短迷你黑皮裙就是我上次打算做给你穿的那种天啊~~你知道那种感觉吗还有大象腿壮得像上了百年的老容树!”这一口气、没有停顿的长句子,差点没把玄汐给憋死。

她期盼的望着拉拉,想听到一点赞同的评价,可是——“哦。”拉拉转身走向架在火上的锅子。

虽然没说什么,但心里暗想:“虽然很白痴,但这也是作为一个女主角对工作的基本职业道德,总得听她说完以示尊重嘛!不过,不知道这本小说在作者的恶趣味下,还能否正常健康的发展下去……算了,我还是进城去找间好点的餐厅吧,血参都烂了!”

在一旁见拉拉没啥反应的玄汐,尴尬的呆了呆,立刻回复一脸正经的表情:“咳——其实我来是要和你商讨下面的情节发展——哎!你、你不要走啊!你去哪?等等我……”

拉拉和她的小扫把已经消失在路的尽头。

讨论结果:“我要换人!导演、剧务,统统给我滚出来!”

时间:1508年12月24日。

地点:提兹皇城主楼三层燃烧的大厅。

具体情况:如下。

“修斯~~修斯~~人家舍不得你走嘛~~~”玄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扯着修斯的袖子痛苦不已,正欲往其身上扑去。

“走开,真恶心!”修斯很不留情面的一把推开满脸糊成一片的玄汐。

“修斯好冷酷哦!人家舍不

文学

得你嘛!”玄汐故作可爱状,道:“你就没有对拉拉这样恶形恶状,要是让她看到你的这一面,她一定会一脚把你踹得远远的!”

“哼!舍不得?那你干嘛要让我跟拉拉sayGoodbye?不那样的话,我不是就能继续出场了吗?”

“可是……那人家早就设想好了让以撒来做第一男主角的咩~~~谁知道你越活越精彩,我这样也是帮你捧人气啊!”玄汐也好为难的。

“哼,那家伙有什么好?”修斯很不服气:“整天就爱装酷,实际上假仙又闷骚!要当质子就该有个质子的样,学学人家真田信繁——怀才不遇、郁郁不得志、最后战死沙场、不得所终!你当初是怎么设想的啊!?”哇,真毒~~

“哎?我也忘了耶!”玄汐无奈,脑袋瓜自不够用了。

“哼,写得这么烂,我要跳槽啦!”

“烂?你说我写得烂?”玄汐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是谁把你写得这么玉树临风、风流潇洒?你竟然说我烂?我邻居阿土伯还说我的字写得很漂亮,楼上陈大妈还夸我写得句子通顺,没有错别字呢!”

“好个屁!句子不通、词不达意、语言晦涩,更别提那数不清的标点符号乱点了!还有故事情节枯枝滥造、龙虾乱跳……啊,对了,大家一定不知道吧,为什么会出现被这位‘作者大人’称之为‘命运之邂逅’的维伦相遇(第一部第四章)呢?因为莫拉与镜子聊天时无话可讲,为了防止冷场,只得扯出一句‘我们的小公主(指奎安娜)有麻烦了吧’。硬是拆散人家母子俩,把科里送到那个鸟不生蛋的沉默之森近郊,给以撒和拉拉相遇提供机会!”

“哎?”玄汐愣住了。

“还有啊,为什么会出现旅行商团和‘飞沙团’(第二部第一章)呢?”修斯越说越兴奋:“因为这个自称为女巫之神的家伙想到让拉拉穿女巫服进城不大好,就想让她换套衣服。这就要有提供衣服的人——旅团出现;有换衣服的理由——‘飞沙团’出现,拉拉的衣袖破了——这就是原因!”

“咦?”玄汐傻了眼。

修斯还在继续:“为什么会出现布达克索任务呢?因为这个懒惰的家伙早就写好拉拉下厨的那一段,却苦于无处可插进去,于是我和拉拉的亲密二人郊外行平白无故的掺进一大坨人……”

“够了!你不是要跳槽吗?还不快跳?”玄汐气急败坏的大吼:“本来还打算让你在玉树临风的出现一下下,现在我决定了:我要让修斯弥凯恩不幸死于流弹!!!”

玄汐阴阴的笑着,修斯很帅气的一扭头:“哼,谁哩你!”之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玄汐一人紧握着断成几截的钢笔——捏得太用力,断掉了——露出很变态的笑容,莫名的朝着夕阳长啸不已,不知道又给修斯按了个什么壮观的结局。

远处的修斯只觉得背脊一阵发凉,被玄汐“伸缩自如的爱”给黏上了,怎么也逃不出女巫之神的五指山。

时间:1489年9月19日。

地点:古勒达皇宫西宫角园。

情况:如下。

男婴□□着身体从血泊中爬起来,侧脸看见一宫女慌慌张张的从院门跑出去的背影,确定她已走远了,才又转头看向昏暗房间内的另一个角落,冷冷道:

“干嘛把我的身世写得这么悲惨?”(详情见第四部第七章噬血之子)

“哇,好恐怖哦~~”玄汐从角落里走出来,一脸惊讶的看着面前显然是才出生十多天的男婴:“你居然会讲话了耶!!”

“呔!”他不屑的吐口吐沫,斜着眼瞥向那个正在大惊小怪的奇怪的家伙:“本殿下可不是你等凡夫俗子可比。别说讲话了,现在要我帮你做微积分的作业都没问题。”

“哗~~是真的耶!”玄汐显然没去注意他在说什么,而是一下摸摸他的头,一下转转他的手臂:“是真的人也,不是机器人!”

“喂!”男婴有些不满于被忽视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