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种女人一摸就有水 第一章

“来人哪,还不赐座。红蔷,紫叶和蓝蕊请坐。本皇这就听你们道来。”

柳牵浪心念传音给已经在坐的无尘说了些什么,无尘起身施礼道:“哼!冥皇乃是幽冥地狱天堂之君,竟然被三个不知底细的魅女诓骗,岂不是糊涂。无尘通天晓地,却从未听说过什么四则九梦和三位存在?”

“切!你以为你是谁呀,什么都可以知道的!四则九梦乃是大鬼一族,太魅世界无上的机密。冥皇?”

紫叶鬽眼看着柳牵浪使了个眼色,示意柳牵浪让堂上无尘和四十九堂官都下去。

柳牵浪自然也看得明白,故意为难片刻道:“嗯,本皇越来越感到三位女魅的熟悉,的确和本皇有莫大的关系。

九剑,各位堂官们还有无尘你们姑且下去吧。无尘美魅暂且委屈一下,待我听完三位女魅之言,再最后决定三位新阎王的封赏之事。”

九天仙缘剑化作的阶前护卫九剑闻言,闪眸审视了一番殿下四个女魅,然后看向柳牵浪洒然离开了大殿。四十九位堂官更是齐应一声,原地就化作鬼烟不见了。

不过无尘瞬间脸色就是一冷,冰视着红蔷,紫叶和蓝蕊道:“无尘把话放下,你们三个听清楚了,若是敢欺诳冥皇丝毫,无尘定让你们魂丝魄缕,万劫不复!”然后才面若寒霜的走出外殿了。

“呸!哪里来的下作之魅,二位姐姐可曾在绝阳迷城见过?”蓝蕊看着无尘飘去的身影,一脸厌恶的问红蔷和紫叶。

“没见过,估计是我们之后的花儿果儿桃荷,或是其她魅女吧。看样子还挺傲气的,不过看不出道行有多深,倒是满能吹牛的!”红蔷和紫叶对视一眼都摇头,表示没见过。

“好了,他们都走了,三位但说无妨了。”柳牵浪笑道。

“冥皇殿下,今日好生奇怪,怎么一直冥雾不散,我们三姐妹突然莫名其妙的就出现在冥都了,一路上只见城中百姓,却是不见一个朝臣呢?”

众人走后,红蔷警觉地眺望了一会儿殿外,闪眸问道。

“嗨!三位有所不知,占谋火焰毒巫在千年大喜宴会上突然进言,说西荒世界,东泰妖天,南佛轮陀和北漠萨满四方外域强兵正联合之下,大举进犯我幽冥疆土呢。我因为失去了四则九梦神功,千年大喜突然中止之时,第五法化蓝月,第七魅后和天梦红阳离开时,特意暂时封印了冥都,怕万一本皇有所不测,故而如此。

想来,就在你们出现前的时候,这里已经封印了,但你们并不知情。本皇也很奇怪,既然这里已经封印,你们是如何进来的?无尘那些人可是之前就在冥都的。”

柳牵浪半真半假的如此解释一番,话末眼中也是满含不解之色。

“这就对了,冥皇既然失去四则九梦神功神功,是无法再进行精神世界交流的,故而第七魅后她们这么做。冥皇可还记得当年我们十万仙神来到这混沌宇宙中央混沌时空,继续看押第一批被封印的恶魔和随时观察第二批人发展变化的事。

结果数亿年后,暗能国神秘的能量闯入了,我们都发生了变异,变得异常强大,超过所有天神。从此我们成为了混沌宇宙的主宰,建立幽冥王朝,树立混沌宇宙任何仙神都无法洞悉的鬼魅精神之则。称为四则冥皇五法化蓝月,七魅后灵魅和九天梦红阳。

四五七九精神之则实在太强大了,三界万千大则皆在它之下。五法化,七魅后和九天梦我们是不不知的,冥皇也不知。但是四则分别是蔷则,桃则,叶则和蕊则,就是加上绿桃我们四姐妹还有冥皇啊。

我们全称叫冥皇四则,主要职责就是通过十三方阎王,二十四阴阳界捉拿屠戮五个人间之人的魂魄,弱者凡人放逐飘零,强者修士押往各地分魂摧残,或是再强大的押往毒渊和绝阳迷城。而那些在人间高贵的美品则作为大鬼一族的美食。

除了这些根本职责,我们四则随时听任冥皇的精神指挥在人间办任何事。比如制造山崩海啸,某方瘟疫,挑拨人间矛盾等等。平常四则则体在人间都只是静默休眠的存在。只有冥皇召唤才会苏醒,执行任务。

最初,我们四则进入人间时,为了操控十万鬼魂投魂人间出现的鬼皇,都是有冥皇为我们在五色鬼巫中选取的慧体的。我们通过她们身体做任何想做的事。这样,我们四则就永远是神秘莫测的存在,三界任何人都无法洞悉它的存在。

本来,这一切都是天衣无缝的,冥皇四则执行的最初十几亿年,凡事都很顺利。我们四则白日是人间秘密四则,夜晚回到幽冥地狱,做冥皇的鬼后皇妃,其乐融融。死去的绿桃还为冥皇生下了太子独幽,我紫叶为冥皇剩下名皇子屠云户。

然而,有一天五个人间突然出现了九位神秘的诛鬼莲女,这一切都改变了。十万鬼皇在一亿年内除了人间数十年前最后被杀的大清柳国皇帝大皇龙太,也就是千代公,万世侯统亿年之父后。人间已经再无鬼皇。

我们四则忍痛不再和冥皇昼离夜归,休眠人间,到头来还是被莫名人间高人发现,绿桃殒命,我等几日前受召唤,出现在这里。”

紫叶粗略解释了一下冥皇四则的情况,柳牵浪听后,心里这才明白,何以这三位在殿堂之上说话如此随意。感情还是冥皇的皇妃。

哪种女人一摸就有水 第二章

慕容复带着众女回到襄阳城,路上从王语嫣的口中得知,那天他和黄蓉落崖之后,郭靖发狂与欧阳锋打了起来,却是斗了个两败俱伤,直到将军府的人寻了过来才惊走欧阳锋。

后来郭靖将事情一说,将军府的人无不色变,好在出于对慕容复的盲目信心,担心之余居然没人相信他死了,是以众人都没有乱套,在吴薇的指挥下,一部分人处理襄阳城事物,一部分人留下营救慕容复。

至于郭靖,本来他万念俱灰之下是要跳崖殉情的,却被将军府的人拦下了,而且他自身也中了欧阳锋的绝毒,便意志消沉的回了襄阳城。

“你说什么?郭府的人正在办丧事?”慕容复听到王语嫣说郭府在办丧事,不禁闪过一丝古

文学

怪之色。

王语嫣瞥了眼黄蓉,“是的,他们都以为你们已经死了,所以准备弄个衣冠冢,不过现在你们活着回来,丧事变喜事了。”

慕容复哈哈一笑,“这就是人与人的区别啊,黄帮主,不知你听到这个消息,有什么想法?”

黄蓉一脸淡漠的看着他,“我可不像有些人那样没良心,芙儿现在不知道哭成什么样了!”

慕容复闻言顿时笑不出来了,确实,连丧事都办了,说明郭府的人都觉得黄蓉已经死了,郭芙那丫头还不伤心得死去活来。

王语嫣幽幽道,“表哥,你确实没良心,为了她一个毫不犹豫就跳下去了,你可想过我们这些人的感受,难道我们所有人加起来也比不上她一个吗?”

她这话说得毫不避讳,黄蓉听后脸颊有些发烧,有心解释一下,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而其他几个女人则怒目相向,尤其周芷若,她真的很想像慕容雪那样,给黄蓉来上一剑。

慕容复自知理亏,马上哄道,“嫣儿这话有失偏颇了,当日情况危急我顾不得多想,如果换成你们中的任何一个,我也会毫不犹豫跳下去的。”

他这样一说,众女脸色才好看一些。

说话间,几人来到将军府门前,黄蓉突然开口道,“我回去了。”

慕容复没有留她,这个时候也不能留,姑且不说将军府的人对她有多不待见,郭府的人还在给她办丧事呢,当然要尽快回去报个平安。

黄蓉走后,将军府中马上冲出来几个人,赫然是袁紫衣、阿紫和东方晴,另外阿朱和小昭也在。

一道紫影闪过,阿紫刷的一下就跳到慕容复身上,呜呜呜的哭了起来,“姐夫,你吓死我了!”

正要上前的众女脸色均有些不悦,除了阿朱。

慕容复揉了揉眉心,“我知道你们都很想我,也很担心我,我慕容复无以为报,只能……”

话说一半,他忽然顿住,众女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慕容复忽的叫道,“小昭!”

“小昭在。”

“替我准备一张大床,我要犒劳诸位娘子!”

此言一出,袁紫衣直接跳了起来,“你休想!”

说完笃笃笃跑了,她一走,众女也都纷纷逃离原地,只有阿朱、小昭和挂在他身上扯不掉的阿紫留了下来。

小昭脸红红的低下头去,“公子,还要准备大床吗?”

慕容复哈哈一笑,“当然,不过不用太大,够我跟小昭睡就可以了。”

哪种女人一摸就有水 第三章

连续的排比句砸出,宋云辉面色难看到了极点,却根本无法接话。

孔中允算是看明白了,洪天明一直引而不发,等的就是此刻的爆发。

显然,洪天明的这些话,不是说给场中众人听的,而是说给上帝听的。

他忽然有些佩服起洪天明了,此人一力主张改革官制,算是逆天而行,今日让他抓到了这绝好的机会,说不得真能撬动大势。

不过,这些并不是他所关心的。

当下,便听他道,“洪司判说的不错,星空府覆灭,责任不能全算在彭辉祖头上。

陆中一是怎么被调离的,又是谁在背后推手,这些都要调查。

至于选官制要不要继续扩大,我会请示三位大尊和上帝。

现在当务之急,是许易能不能上位,上位后,有没有把握干出成绩。

洪司判,你敢不敢做这个保人?”

洪天明道,“洪某对许易有信心,但关键还得听当事人怎么说,孔承直不如开启星符,直接联系许易。”

孔中允以手扶额,“瞧瞧,我竟忘了还有这出,许易的令牌应该没缴。”

当下,他取出一块玉盘,挥手操弄数下,一道蒙蒙光辉覆满整个殿壁,化作一道无垠星河,嗖地一下,他掌中玉盘射出一道灼目的白光,白光导入墙壁中化开的星河,一道光柱直接冲破星河,射向虚空。

与此同时,正在三角禁区忙活得不亦乐乎的许易,立时感受到了空中有一股强烈的波动朝自己袭来,随即,腰囊中的一块令牌剧烈震颤起来。

许易赶忙遁出他置身的玄黄塔,闪身到百里之外,随即催开了令牌禁制,不多时,令牌浮现出了光影,光影中显示的画面正是洪天明等人在凌霄殿开会的场面。

洪天明率先发言,向许易介绍了场间众人的身份,许易肃然起敬,抱拳行礼。

随即,洪天明向许易通报了商议的结果——问他是否愿意暂代星空府府判一职,并点明孔中允强调的连续三年上缴的玄黄煞份额。

对暂代星空府府判一职,许易自然是千肯万肯,他主动给洪天明送消息,为的可不就是这个?

而且,星空府重新洗牌后,整个星空古道已经成了他的绝对主场,这个星空府府判换任何人来,都别想摆弄明白。

当然,这是他暗里的心思,不足为外人道。

此刻洪天明当众问他的意思,许易念头一转,便知如何回答。

便听他道,“列位大人容禀,此番,彭辉祖伙同建兰会,为了谋害下吏,无所不用其极。

如今,星空府遇此奇祸,我心如刀绞。

按道理说,承蒙孔天官和列位大人看得起,下吏该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但前番的遭遇,下吏已经胆寒,谁知道这回回星空府又会被怎样坑害?总之,承蒙孔天官和列位大人错爱,下吏只能抱歉了。”

他话音未落,孔中允等人的脸色已经暗了下来,他们何等身份,此番能共同会见许易,自认为已经是给了许易天大面子。

结果倒好,这家伙居然不领情。

洪天明怒声道,“许易,这不是你发恼骚的时候,不管旁人如何待你,中枢何曾薄待过你。

自你入职以来,屡次超迁,虽说是你自己的奋斗占了主因,但少了中枢的关怀,你焉能有今日?如今,彭辉祖等人已死,建兰会所作所为已经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