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第一章

大明收复鞑靼疆域,却面临治理的问题。

达延汗虽被击溃,但草原上,诸侯统领部落,有许多小部落,并不臣服达延汗。

大明置之不理,瓦剌一定会趁机一统草原,成为更庞大的势力。

弘治皇帝轻视北方的土地,毕竟不能耕种,但却害怕落入瓦剌手中,成为大明的威胁。

“卿等以为,鞑靼的疆域,该如何处置?”

韩文道:“分封诸侯,令他们向大明称臣,代为管理北方疆域。”

“如此一来,又将疆域送回虏人手中。”刘健颇为担忧。

严成锦想将鞑靼变成土司自治,选出一个集权领主,与诸公想分裂鞑靼领主的想法相反,未必会被同意。

谢迁道:“国君被杀,扰乱伦常,鞑靼人必不会臣服。”

达延汗被汉人斩首,残部视汉人为仇敌。

鞑靼人也知道,汉人拿北方的土地无可奈何,迟早会退回去。

严成锦想了许久后,才开口:“臣以为,当像南方的土司自治,作为大明的第十六个布政使司,由鞑靼百姓,推选强大且忠顺大明的领主,为布政使。

在鞑靼和瓦剌的边境,设立乌兰乌德卫,和林卫等卫所。

并派使辰出使瓦剌,宣告大明领土完整。”

警告瓦剌,若还敢出兵侵扰,视同侵犯大明。

大殿中,慢慢沉寂下来。

有思恩府的先例,百官能领会严成锦的想法,却疑惑要这块土地何用?

刘健道:“要这块疆域做什么?”

严成锦想说可以养奶牛,但大明,对牛奶并不重视。

他想了想道:“黑白神牛在良乡,已繁衍至一百零五头,臣以为,可让鞑靼百姓牧牛马。

大明战马不如鞑靼,是马匹不能在草原奔跑的缘故。”

农业大国离不开农业、畜牧业、养殖业和纺织业。

大明的农业和纺织业尚可,畜牧业却几乎为零,蚕丝代替了棉袄,并无多少人需求羊毛。

弘治皇帝漫不经心道:“朕有陕西草场和蓟州草场,何须鞑靼。”

百官颔首点头,对畜牧业并不感冒。

严成锦道:“牛奶为补物,赐于三边士卒,可令士卒体魄健硕,军队更强大。”

诸公面色一动,目光落在严成锦身上。

弘治皇帝眸中放光,牛奶还有如此效用。

从大殿出来,严成锦准备去东宫一趟,却发现身旁跟着一个人,赫然是李东阳。

李东阳面色微怒,将他拉到无人的角落。

这几日上朝,严成锦发现他有些不对:“李公有事要求下官?”

“清娥嫁去你府上一年有余,为何还没有动静!你该不会到现在,也没碰过清娥吧?”

李东阳觉得,以此子谨慎小心的性子,极难获得他信任。

“一会儿下值,本官就命汪机去府上诊断一番。”

李东阳却目光不善,扫了一眼他下身:“若不是如此,你该不会害了殿下的病吧?”

“下官的身体,很健康。”

并不是孕气太差,而是严成锦有不得已的苦衷,不能告诉李东阳。

下值了,严成锦特意让何能绕路到惠民药局,今日,惠民药

文学

局排有许多人。

何能走进惠民药局中,带着汪机走出来。

惠民药局的大夫喊道:“今日汪大夫号满,明日再来。”

“汪大夫向来不媚官绅,不知谁家大人,如此大权势。”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第二章

第五百九十四章

李旦,脸色苍白。23US.更新最快

武则天和李显同时出现,也就表明了张易之兄弟的行动已经失败。

他这次发动兵变,所有的行动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上,那就是武则天和李显必有一人被害。

可现在……

李旦深吸一口气,催马向前。

这一路上,他所到之处,士兵们离开分开,让出通道。

虽然没有人话,但李显却清楚感受到,那些人看他的目光里,带着一丝丝的恨意。

这些士兵,都是在听武则天遇害的消息后,才跟随他起兵造反。

现在武则天和李显都在,岂不就明了,李旦的是谎言,他们被李旦欺骗了。

原本是从龙除逆,却变成了起兵造反。

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士兵们心里很清楚,他们似乎没有了退路。

所以大家虽然怨恨李旦,却还是听从他的差遣。

李旦来到城下,抬起头向城头上看去。

“儿臣甲胄在身,请母亲恕儿臣不得行大礼参见。”

提象门宫城高六丈,站在城楼上,武则天有些看不太真切李旦的表情。她心中突然生出莫名的悲伤,虽看不清楚,目光却始终在李旦的脸上,不肯移动半分。

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武则天不话,李旦也没有开口。

母子二人就这样静静的对视,武则天的眼中,突然闪过一抹晶莹的泪光。

还什么?又能什么?

到了这一步,什么都没有用,只能是你死我活。

“太子,你知道吗?”

武则天突然回头,看着李显道:“朕其实有些后悔,当初若是把你留在身边,让相王前往庐陵,结果不定会好很多。”

“陛下!”

李显诺诺应了一声,却不知道该些什么。

武则天朝他头道:“论才干,相王强你太多。

他比你隐忍,也懂得收买人心。就这一而言,你远不如他,但唯一一,也是朕当初听从狄公劝后,下定决心立你为太子的原因。你,可知道是什么?”

“儿臣有的时候,会优柔寡断。”

“呵呵,倒也算不得优柔寡断,只不过你会念旧,念兄弟之情。

你这性子,守成当无不可,但开疆扩土,做天可汗却还不足。所以,朕希望日后你登基了,多一些果敢,学一学你这兄弟……这江山在朕的手里未曾兴盛,但朕却希望,它能够在你的手中真正兴盛起来。”

李显闻听,吓了一跳,忙跪在地上。

“母亲,你这话怎得?”

武则天却没有再回答,而是转过身,看向城楼下的叛军。

“尔等受人蒙蔽,并无大过。

现在放下手中兵器,立刻返回你们的营地之中。朕今日,只追究首恶,从者无罪。”

执掌天下十余载,武则天或许不得那些勋贵世族,王公大臣的喜爱,但是在民间,却极有威望。士兵们对武则天的话语,深信不疑。原本他们还想着要不要继续抵抗下去,可是在武则天话音落下的时候,就听到叮当声响不断,士兵们纷纷丢下手中兵械。

数千兵马,甚至抵挡不住武则天的一句话……

李旦的心已经沉到了底,但依旧端坐马上,巍然不动。

“相王,你回去吧。”

武则天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疲惫之意。

李旦闻听,心中一颤。

他默默下马,在他身后,李隆基等人也跟着下马,跪在了地上。

李旦匍匐在地,朝着门楼上的武则天,行叩拜之礼,而后起身道:“母亲,儿回去了!”

只这一句话,武则天的眼泪唰的流淌出来。

已经多久没有哭过了?

武则天已经记不太清楚……她只记得,登基之后,十余年来,她一共只哭过三次。

而最近的一次,就是在狄公病故的当日。

“母亲,可否……”

“闭嘴!”

武则天脸上带着泪水,却厉声低喝,打断了李显的话。

“太子,你要记住,他日你登基九五之尊后,切不可再存妇人之仁。

朕把这江山给你,也是希望你能将之兴盛。相王既然做了错事,就必须要受到惩罚。国有国法,焉能因亲情而漠视……在这一,相王真的比你更有魄力。”

杨守文和幼娘就在武则天的身后。

武则天与李显的交谈,声音不大,但他二人却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在武则天出那一番话语之后,两人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默默相视一眼……

人帝王家中无亲情,果然如此!

既然生在帝王家,就必须要学会里面的规则。

他们都清楚,李旦完了!

武则天不会放过李旦,之所以让他回去,穿了,就是想留一个体面给李旦,让他自尽。而李旦显然也知道武则天的心思,甚至没有求饶。因为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他求饶也没有用处。母亲是什么性子?李旦一直在武则天身边,焉能不知?

“父亲,等我!”

李隆基见李旦离开,也跟着站起身来。

“三郎,留下来。”

“不!”

李隆基却一脸的坚定之色,

文学

轻声道:“父亲要走,孩儿怎能不在身边伴随?若父亲走了,孩儿一个人留在这里,又有什么意思?咱们一家人一起走,父亲就不会感到寂寞。”

李隆基如果留下来,不定可以得到武则天的宽恕。

这也是李显本来的想法……

可是,在李隆基出这一番话之后,他竟笑了。

“也罢,咱们走吧……我虽然没有登上那九五之尊的位子,可是却养了一群好儿女。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第三章

时光飞逝,转瞬天朝WWw..lā

罗毅成立天朝,改年号为始元,天朝始元六十年,即为天朝甲年。

皇宫、内院。

摇椅上,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静静的躺着,旁边围了四五个孩,手里正拿着书,背诵诗词歌赋。

“鹅鹅鹅。”

“曲项向天歌。”

“白毛浮绿水。”

“红掌拨青波。”

……

一遍一遍的背诵着,不多时,当有一个孩被错了,躺在摇椅上的老者便拿起戒尺,在那孩的屁股上轻轻的拍打几下:“错了、错了,停停停…。”

“皇爷爷,我们背的怎么样啊?”

一个胖乎乎的胖子走了过来,拉着老者的衣服喊问道。

皇爷爷?

当然是一统天下,叱咤风云的罗毅,时过境迁,六十年的光阴闪电般划过,已经让其稚嫩的身形变的苍老无比。

不过,虽然身子看起来很老,但眼神还是炯炯有光,尤其是跟孩子、孙子打闹的时候,更是像一个老顽童。..

“什么怎么样啊,你个胖子,你都背错了。”

罗毅的手忍不住掐了掐那胖子的脸庞。看起来像是在责怪,但若是仔细的观察王旭的眼神,便是会发现,满满的溺爱。

哐哐哐…

这时,一个同样满头苍白的女子从院外走了进来,头戴凤冠,身着凤袍,年纪虽然大了,但脸上没有丝毫的皱折,可见平时保养的很好。

“雪儿,你来啦…。”

“夫君。”

张雪走了过去,朝罗毅行了一礼。

此张雪,非彼张雪,不是张勐的亲妹妹,不过自进皇宫后,张雪和罗毅的关系一直不错,拜为兄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