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教授h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高冷教授h 第二章

小泉红子回复得很快:

【不要,他们那个组织既然有蜘蛛这种幻术师,那说不定会有其他异能者,我的巧克力魔法对女性效果不好,容易被解除,我甚至觉得精神力强大的蜘蛛也有能力解除控制,她背后有组织,留下还要花费时间和精力驯服,狙击手我可以再找更好控制的男性,你卖了吧。】

【Ok。】

池非迟删了邮件,又给那一位发邮件。

组织知道他是七月,他抓了玫瑰之后,消息也难不住,为了稳固自己在组织的信任度,最好也问问组织要不要。

玫瑰确实是难得的、很值钱的目标,但他不等着那点钱吃饭,也不是非卖不可。

【十年前成功狙杀法国第三把手的Roes,要留吗?——Raki】

等池非迟顺道上了个厕所、洗好手擦干之后,那一位的邮件才传过来:

【你跟琴酒商量。】

这也是个优秀的甩手掌柜。

池非迟又把邮件复制传给琴酒。

琴酒的回复速度倒是很快,估计又在哪条街上待着。

【那次暗杀的情况我了解过,那个女人背后有组织,仅凭她一个人无法成功,留下有点麻烦,而且那个女人太招摇,容易被盯上,具体位置在哪里?你方便接电话吗?——Gin】

【皇家特快列车上,我陪同英格兰女王去大阪,不便通话。——Raki】

琴酒的邮件依旧很快传到:

【狙击手上列车?你处理吧,组织不需要这种脑子有问题、连基本情况都弄不清楚的狙击手。——Gin】

【Ok。——Raki】

池非迟回复把邮件删除,收起手机出洗手间。

狙击手难得,如果说之前琴酒还愿意顶着各种顾虑考虑一下的话,得知玫瑰作为狙击手居然跑上高速移动且封闭的列车,那就只剩嫌弃了。

这种没人看得上的目标,果然还是卖了吧……

池非迟回到那个有独立吧台的沙龙包厢的时候,莎莉贝斯已经换了一身适合晚餐的衣服,帽子换成小一些、更像是头饰一样的礼帽,戴上了珍珠项链和一块巴掌大的宝石,把‘不是在换衣服就是在换衣服的路上’的信条贯彻到底。

另外,在莎莉贝斯端坐着的沙发旁,中森银三正被一群保镖包围、用枪指着。

“陛下?”池非迟进门。

这玩的哪一出?

“都给我退下,他是日本的警察!”莎莉贝斯微微蹙眉喝退了保镖,才对走过来的池非迟解释道,“昨晚大使馆收到了怪盗基德的预告,他想盗取英格兰的宝物,也就是我身上这块名叫‘水晶之母’的宝石,我刚才回房间的时候,已经跟那个小偷碰过面了,中森警官听到我这么说,情绪过于激动地跑过来,他们也是被中森警官的举动吓到了。”

池非迟点了点头,坐到莎莉贝斯对面的沙发上。

中森银三转头打量池非迟,他之前在其他地方布防,有点警惕突然出现的池非迟,“这位是……”

“非迟是菲利普王子的老师。”莎莉贝斯笑道。

看到好看又欣赏的人,果然令人心情愉快。

中森银三总觉得‘非迟’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似乎在哪里听到过,不过很快将这件事放到一边,焦急问莎莉贝斯,“您之前在房间里遇到怪盗基德了?!那他为什么没把这块宝石拿走?”

“因为他只看一眼就明白了,”莎莉贝斯拿起挂在胸前的宝石,低头看着,不慌不忙道,“这块宝石是假的,真正的宝石放在别的地方。”

“什么?您说这块宝石是假的?”中森银三惊呼出声,很快又笑得得意,“原来如此,那么,陛下把真正的宝石藏在哪里了?”

莎莉贝斯放下宝石,微笑道,“这个可是连警官先生也不能告诉的秘密,因为基德也许正在这辆列车的某个地方偷听呢。”

“好!”中森银三干劲十足地挥了挥拳头,对站在一旁的乘警道,“基德那家伙在这辆列车上,去把那家伙给我找出来,给我从头到尾检查每一个客人!”

“不行,”莎莉贝斯出声阻止,正色道,“请不要这样,我不想因为英格兰的事而给其他乘客带来麻烦。”

中森银三一愣,“但是,陛下……”

“还有两个半小时才到大阪,是他如预告函写的那样如愿偷走宝石呢,还是我保下宝石,”莎莉贝斯眉眼透出锐气,坚定道,“这是堵上我们国家名誉的一场对决,他想来试试就尽管来吧!”

……

靠后的车厢里。

黑羽快斗和中森青子并排坐着,左边耳朵上塞了耳机,听着窃听器那边的谈话。

由于莎莉贝斯是换衣服之后才戴上被他装了窃听器的假宝石,他也是刚知道池非迟居然没有待在自己的房间、而是跟女王待在一起。

非迟哥什么时候成了菲利普王子的老师?

那个先不管,要是非迟哥出手干涉的话,他的行动会很麻烦的。

别说他跟池非迟是一伙儿的,他那个腹黑无情冷漠脸的老哥,坑起他来是一点都不留情面的……

高冷教授h 第三章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距离西格之战海域最近的,无疑是克莉丝汀麾下的鹰击士和骑空军长们。

“吼!!”

海兽、鱼怪、海怪,因为找不到西格里安的气息,它们执行着他的

文学

最后一道命令,开始在这片海域上肆虐。

好在,海魔具备着最基础的智慧,它们虽然是失败者,却遵循着一定的理智,没有随意出手。

英雄级海怪们,陨落了几个,但大部分都靠着强悍的生命力,活了下来。

“三上山,就这么死了啊。”

藻枝海叶龙在海水中蜕变,它化作了一位身穿绿衣的女子,她叫海叶女,是西格里安麾下的深海族。

除此之外,还有霓触大王、绿眼蛞蝓瘦海盗、惊巨蛙翁胖海盗、腥透恶鲨、甜心海昔子、弥海武僧、慢腐骨蒲和八首矶沙蚕。

不得不说,怪兽系的奇迹兵种,能力多元化和机动性一般,但生命力与单纯破坏力,确实十分惊人。

当然,也是因为时间紧迫。

英雄级对英雄级,即便是英雄巅峰对初入英雄,也不是说拿下就能拿下的。

奇迹兵种有自身的生命力,就像树精灵一样,你将其拦腰斩断,若是没有耗尽对方的生命力,一样杀不死对面,最多让其暂时失去战斗能力。

“除了三上山和银线丝虫鱼,其他人都在吗?”

他们站在海面上,看着那几乎将大海染红,变成人间炼狱的海兽狂潮和战场,纷纷感慨着敌人的可怕。

“老大被抓了。”

“他们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怎么会这么厉害?”

“所以他们是哪边的?蔚蓝三公?奥格赛尔?还是璀璨公国?”

“总不至于是荆棘和白桦树吧?”

霓触大王化作的深海族,是个稳重成熟的中年男子,他思考了许久,却怎么也猜不透亚顿人的来历:“老大也是,不留下有用的信息,让我们怎么跟老爷子说啊?”

“那样的情况,能给我们提供坐标就不错了。”

海叶女说:“主要还是我们轻敌了,如果一上来就严阵以待,没准还有些机会。”

“奇迹之战,哪里是能准备的,我们对他们一无所知。”

“那个女人随便丢几件武器,就叫出来一堆强的跟怪物一样的帮手,”被摁在地上吊打的腥透恶鲨,直接无语:“老鲨我好歹也是参加过百年战争的人,可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啊!”

“是啊,太诡异了。”

“那到底是什么奇迹?”

“还有最后的超大的白马,它竟然能跟鬼蜮丑神打成那样。”

“那可是鬼蜮丑神啊,曾经靠着一己之力发动奇迹之战,灭掉了数千奇迹军团的海魔之王(王者级)。”

“这边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摩根深海族们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道身影落了下来,正是克莉丝汀的副官珊瑚。

珊瑚的实力,只是超凡领域,并没有达到英雄级。

但她代表的是仙鹰大公,所以即便实力不足,深海族们也不敢小觑。

“你们发动了奇迹之战?”

“是被入侵!”

霓触大王连忙解释道:“我们才是受害者。”

“对方出动了第五层次以上的力量?”

“我家副团长吗?”

珊瑚很担心克莉丝汀的安危,两人亲如姐妹,感情极深:“她。。。”

“这个我看见了。”

海叶女说:“她被那伙人抓了。”

“抓了?!”

珊瑚最怕的情况还是发生了:“怎么会这样?他们抓她干什么?她不是来劝架的吗?”

劝架的人也抓,神经病吗?!

亚顿人不明白当前的国际环境,但珊瑚和深海族却是

文学

再清楚不过。

总体和平,局部战乱。

这就像是白洛的前世,你可以打打炮,射射枪,但你不能把航空母舰开过去。

就算开过去了,也只是威慑。

真要是开战,那就是全世界的谴责。

有神圣公约在,几乎所有奇迹之主都处于一个平稳的发展阶段,大家都在熬时间,以求尽快将自己的奇迹,再提升一个档次。

没人会在这个时候,去打消耗极大的奇迹之战。

所谓奇迹之战,必定伴随着伤亡,而人死去了,这对奇迹本体的发展,根本没有好处。

好处在哪?

有吗?

没有啊,一点都没有。

奇迹的开发,在于研究,在于探索,而不是打怪升级,攒经验。

战争的结果,就是你积累了几十年,几百年的兵力,一瞬间化为乌有。

这不仅会对奇迹本体的发展速度,造成巨大的伤害,更会给奇迹之主带去无尽的悲伤和痛苦。

打仗没好处,谁打?

“请你们立刻通知摩根王,我也会尽力将事情传递上去,让仙鹰大公知晓。”

事实上,根本不需要传,这么大的动静,但凡眼睛不瞎,耳朵不聋,就不可能注意不到。

说句夸张点的,最多半天,东南海域这边爆发奇迹之战的消息,就会传到极北大地,连黄金古国和东帝国都会知道西格里安被人抓了的事。

“必须要那些人给个说法。”

如果深海族的分量不够,那就让摩根,让其他的奇迹之主去跟他们谈。

“东南海域,爆发了奇迹之战?”

“谁跟谁啊?”

这是一座极为美丽的宫殿,泉水流淌,花鸟相闻,又有白纱在风中飘荡。

而在这座宫殿的高处,一位穿着单薄,几乎只披了件轻薄纱衣的金发女子,慵懒的趴伏在床榻上,周围,数个美貌如仙子般的侍女,正细心的涂抹着蜜油,为她按摩着。

女子正是仙鹰大公,她叫密希雅,是蔚蓝三位奇迹之主中的一位,也是克莉丝汀和珊瑚的顶头上司。

“并不清楚。”

下方,身批虹色长裙的霞光圣者跪奉在那里。

她低着头,不敢抬起半分,深怕看到一点因微风而摇曳的雪白纱帘下的春光。

“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做吧,艾薇儿。”

“请您吩咐!”

艾薇儿是仙鹰大公麾下的传奇强者,而这样的战力,哪怕是在密希雅麾下,也是屈指可数。

派出她,可见密希雅对亚顿的重视。

“如果是新的奇迹之主,务必尽全力招揽,”密希雅:“蔚蓝需要新鲜血液,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倒向璀璨。”

“是,臣下明白了。”

既然是招揽,那态度肯定不能太过强势,艾薇儿说:“另外,克莉丝汀被俘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