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 第一章

罢了,他爱咋地就咋的吧,免得担心。

楚安然怀了孩子的事情,盛司宴分别给京城和凤城那边打了电话报喜。得知消息后,江秋兰恨不得当天就买票往鹏城而来。只是,盛爱民一句话就打消了她的念头。

盛爱民直接问妻子,“你这腿伤都还没好利索,这么过去了,是你照顾安然,还是安然照顾你?”

江秋兰没话可说了,只得默默的回房间生闷气去了。

刘佳倒是想来照顾楚安然,只是在准备出发的时候,发生了变故,那就是儿媳妇也怀孕。

得,这下走不开了,只得叮嘱楚安然,让她自己找个人照顾着。

景家听说了这个消息,也高兴的很。如果不是离的远,景夫人就过来了。可惜啊,离的太远了。

好在盛司宴还算会照顾人,而且一直把楚安然放在心尖上宠着。自从她怀了孩子后,就恨不得天天陪在她身边。

倒是楚安然自己,没有一点当妈的自觉。每天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就算公司的事情管的少了,可却拿起了课本,准备提前毕业。

这也是她早就想好了的,趁着公司步入了正规,暂时不再扩张,尽快的把毕业证拿下来,这样也不用时不时的往京城跑。

得知楚安然要提前毕业,老师们都大吃了一惊。不过想到她之前的没上课考出来的成绩,又觉得正常。

经过半年的努力,楚安然提前参加了毕业考试,成绩优秀,拿到了毕业证。离开之前,她特意的摆了个谢师宴,感觉学校的老师。

提前拿到了毕业证,楚安然安心了不少。而这时,肚子里的孩子也八个月了,再有一个月就要生了。

景夫人不放心,在楚安然回鹏城的时候,收拾了东西和她一起坐上了火车。

回到鹏城后,楚安然就不再去公司上班了。有什么事,都交给了谢飞他们处理。

至于盛司宴,也会在回家之后帮着楚安然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楚安然出去散步的时候,踩到了石子,不小心滑了一下,动了胎气,直接送到了医院。

盛司宴得到消息的时候,吓得魂飞魄散,立马请了假就往医院跑。

他到的时候,楚安然还没有生,还在阵痛当中。正难受的时候,看到盛司宴不由开口骂了起来。

前世,活了三十多岁,连个男朋友都没有,更别说生孩子了。所以从来不知道,生孩子竟然如此的痛。

“是我不好,对不起,生了这个,我们就不生了,好不好?”

盛司宴知道楚安然痛得难受,不管她骂什么都不还口,还安慰着她。时间一长,楚安然就觉得没意思了。而且,一会她还得留着力气生孩子,就直接闭上了嘴巴。

看到她不骂人隐忍的模样,盛司宴更加的心疼了,恨不得躺在产床上的人是他。

这么一痛,就从下午痛到了晚上。晚上十点,孩子出生了,是一个健康的漂亮男孩,体重4.5公斤,盛司宴取名盛云睿。

生下孩子,楚安然就累得睡了过去。盛司宴看着,爱怜的亲了亲她的额头,这才去看那躺在媳妇身旁那小小的孩子。

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 第二章

M国的一海岸线酒吧内,夏子恩正坐在吧台边有一下没一下的喝着酒,没过一会肩膀就给人拍了。

“四哥,再过几天我就准备回去了,你确定今年也不回家?”夏子泽在他身边坐下,对走过来的酒保摆了一下手,表现不需要东西。

他们几兄弟都是不好酒的人,只是不知道四哥什么沾上这个东西了。

“不想回了,你自己回吧。”

又不回,夏子泽叹了一口气,“四哥,你都有五六年没有回去过了,为啥啊?家里就那样不值得你留恋,还是说你真喜欢二嫂,害怕见到她跟二哥。”

“夏子泽,你胡说八道什么,赶紧给我滚远点。”酒杯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夏子恩气得不轻,真想狠敲一下自己这个傻弟弟的脑袋,有些事情就算是心知肚明也不能说出来,对谁都没有好处,再加上这多年过去他已经看开了,不回家也只是觉得无趣。

“没有就没有嘛你凶啥啊!”夏子恩皱眉瘪嘴,“真没有那回事今年你就得回去,小七讨媳妇了,你不可能看都不回去看一眼吧。”

“小七讨媳妇了?谁啊?”没想到那小子也有女人了,夏子恩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明明他年纪就不大怎么急成这个样子,在他们夏家活上几百年才成家的大有人在。

“二嫂的表侄女,据说曾经还是他的学生。人家碰上合适的立马就出手了,再说有些东西也等不得,特别是面对普通人,你等等姑娘家就老了。”

夏子泽发出了一声叹息,算起来他们这几兄弟里面就他们两个还单着,别的人全都有主了,三哥已经有两个孩子,老六更不用说,早早就结了婚,现在小七也结了,估计孩子很快就会落地。

文学

“干嘛,羡慕人家啊?有这方面需求,遇到合适的就出手好了。”夏子恩喝下最后一口酒,笑着拍了一下夏子泽的肩膀准备离开。

“遇到合适的我当然会出手,不过在这之前我希望哥哥可以比我先解决个人问题。”

“瞎操心。”

兄弟俩来到酒吧门口,还没有出去门口先进来两个女孩,长相特别相似,看样子也是双胞胎。

“四爷。”两人看见夏子恩先叫了一声,目光再看向夏子泽也开口叫了声“五爷。”

两个小姑娘长得很漂亮啊,能叫上他们的肯定就是夏家人,夏子泽指着两人恍然大悟道,“两位是夏忠家的千金吧,几年不见长成大姑娘了。”

夏子泽眼里不停的往外冒星星,之前这对双胞胎出生的时候他就在想长大了能不能跟他和四哥当媳妇,毕竟夏家姑娘少,就算最近十几二十年也有女孩出生,那也是凤毛麟角,每个夏家姑娘都是夏家男人们争抢的对象。

以前他还有些怕两个姑娘长大了不合自己眼缘,此时一见,很漂亮啊,看着又甜美可爱,他挺喜欢的。

“五爷不会认不出我们姐妹了吧,小的时候我们还吃过你给的糖呢。”夏瑶对着夏子泽笑了一下,小脸蛋上抑,看得夏子泽都不好意思了。

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 第三章

卫清宁在她离开之后,看着面前的精致的盒子,忍不住拿起细细的打量了一下,随后放回原处,静等赵莉出来。

看着热闹的现场,还有谈笑风往的众人,她端起果汁喝了一口,下意识的寻找司烨宸的身影。

和司烨宸分开之后,她就没有见过他,想起他说的不可以离开他的视线范围,可是他有生意要谈,又怎么可能时刻与他在一起。

想到司烨宸,红唇不自觉扬起,连身边什么时候来人都不知道。

“一副春心荡羡的模样,在想什么?”

在卫清宁陷入自己思绪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线在头顶响起。

她不用抬头,也知道对方是谁。

“你又来干什么?”卫清宁懒洋洋的出声反问,抬起凤眸,漫不经心的看她,“还是你觉得刚刚脸还没丢够,打算故技重施?”

看着卫清宁漂亮的凤眸,吴沉香眼中划过妒忌,余光扫过她桌子上的盒子,心中冷笑。

“干嘛总是这么冷言冷语的跟我说话呢?我们再

文学

怎么说也相识一场。”吴沉香故意出声,走到卫清宁的面前挡住她的视线,“现在谁不知道你就是个靠男人上位的女人,要是没有司烨宸,你现在还不知道在那个角落躲着呢。”

卫清宁眉头皱起,眼中划过不耐烦,“你能不能有点新意,每次都拿这个说事你不烦我都烦了,吴沉香,你要是真那么闲,可以回去和你未婚夫培养感情,没有必要在我面前挖苦我。”

“我就是看你不顺眼,想找你麻烦又如何?”她说得理直气壮,红唇上扬讥嘲的弧度。

卫清宁嘴角一抽,看着她眼底的笑意总觉得有些莫明其妙,“你以为你是三岁小孩子吗?吴沉香,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以至于让你得寸进尺?”

她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吴沉香在想些什么样,明明是个千金小姐,受过高等教育,心胸怎么会如些狭窄?

“呵呵……”吴沉香冷笑,余光扫到卫清宁的身后正有人慢慢的向她走过来,当下更加卖力表演。

“别把自己说得那么清高,你并没有比我好多少,卫清宁,你知道我最恨你的是什么吗?明明出身长相都没我好,却要在我面前装出一副清高的样子,这样的你看得让我觉得恶心。”

她故意靠近卫清宁的身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声音出声,与此同时,在卫清宁看不到的角度。有人迅速把盒子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随后又迅速把盒子放回原位,一切完成得十分迅速,以至于卫清宁完全没有察觉。

见那人得手了,吴沉香往后退了一步,脸上的笑容变得高深莫测。

“我们不是同一路人,你看我不顺眼也是人之常情。”卫清宁淡淡出声,“吴沉香,我劝你最好不要在背后搞那么多小动作,不然到最时候后悔的一定是你。”

原以为吴沉香这个时候一定会反驳,或者说一些其他的话,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吴沉香不单没有反驳,反而意味深长的看她一眼便转身离开。

她眼底的深意让卫清宁觉得有些莫明其妙,可是她又察觉不出那里不对,最后只好任由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