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一章

湖广总督已经不是舒常了,而是特成额。

这是一个从伍出身的总督,初发长安披甲,自黏竿处拜唐阿,再迁三等侍卫。清军征讨大金川酋索诺木时,特成额从征军伍。转战两年,自资理北山下克美美卡诸地;攻荣噶尔博最高峰,夺康萨尔山半石碉;破密拉噶拉木山梁木城,是皆有建树,立下功勋,授黔中威宁镇总兵。

但区区一总兵距离湖广总督的位置着实相差甚远。

特成额能坐上如今高位,全赖乾隆的提拔。

四十二年时丰升额病逝,这位乾隆朝重臣身上有着好几个重要职务,其一就是领侍卫内大臣。乾隆以勋旧世家为领侍卫内大臣乃朝廷官吏,便点了特成额来补丰升额的遗缺。三迁授礼部尚书,为成都将军,三摄川蜀总督,寻授湖广总督。

短短几年就走完了如陈标这种汉将一辈子都走不完的路。

现在大战起来,特成额自然不会留守武昌后方,将一应政务通通交给鄂北巡抚李绶打理,自己亲率大军抵到汉江。

现在自也是他做出决定以湖广提督俞金鏊留守襄阳,他特成额亲自带兵去会一会陈军的决断。

对岸的陈军并没有趁机对襄阳发起攻势。

“不能把对岸逼得太急了。要不然白莲教的人还怎么进城?”

陈军如果渡江,哪怕驱使了再多的百姓抵到襄阳城外,那清军也可能闭门不纳的。

反倒不如缓上一缓。

一是等东路兵马(武胜关在襄樊以东)与清军交锋后的结果,二是给白莲教运筹的空间。

铁打的襄阳城,赵亮他可不想头铁的去死磕硬碰。

在如今的军事技术之下,想要夺取襄阳可不容易,尤其是在敌方意志较坚固的情况下。

湖广提督俞金鏊武举出身,做过蓝翎侍卫,从伍四十余年,在湖广军中威严甚重。

如他这般的老将也几乎不可能投降。

且他是津门人,亲朋族人都在满清的治下,就更不可能投降了。

如果让赵亮这时候去死磕襄阳城,那将士真不知道会死伤多少。

——襄阳宽大的护城河还没有结冰封冻的时候。

这座城池就是要打,那也只能趁着护城河完全封冻之后再去打。

不过赵亮还是把自己的旗号立在了樊城,立在了清军的眼皮子底下。

不仅如此,阵地上陈军还唱起了大戏。

宣传部组建的几支文工团,其中一支随着赵亮南下,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虽然这所谓的文工团更像是一个戏班子。

但这个时代的国人,不分贵贱不分老少,人人都喜欢看大戏也是事实。

他们又不跟赵亮一样见过了信息时代的诸多花样,用后世一句装逼的话说,那就是——见过星辰大海的人,又怎会在乎点点荧光?!

可在眼下时代,光是一台大戏就足以叫全军上下欢呼雷动。更不要这戏里唱的还是跟他们息息相关的事儿。

比如军烈军属的地位。

从工厂招工到乡镇基层行政单位的办事员,从孩子的上学读书到减免的钱粮税废,更有上头分下的土地……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二章

远远的,几十匹马在奔腾,地上扬起尘土,土匪们浩浩荡荡的过来了,郭子毅见来势汹汹,将手中的两把“十三响”对着马匪们,下令让那名系统佣兵在暗处

文学

攻击,马匪们到了村口,38个马匪用枪对着郭子毅,马匪头子说:“你就是杀了我的弟兄的人吗?看起来只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又弱不禁风的毛头小子而已,有什么能耐,就算你拿着枪又有什么用。”郭子毅:“说完了吗?说完了就请你去死吧。”郭子毅开了枪,有了技能的他射击比以前更准了,再加上可以三连发的毛瑟手枪,瞬间将土匪头子打成马蜂窝,躲在暗处的系统佣兵开了6枪却打死了8个土匪,不一会儿,剩下的马匪投了降,郭子毅让他们带路到了山寨,将不服的人打服,死也要做对的当场被杀鸡儆猴。这一仗被周围很多的寨子听到了,慢慢郭子毅被神化了,名声的到处传。

郭子毅有了属于自己的领地,将这个山寨改名为青龙寨,包括吴家村在内的人们都已经认可了郭子毅,这个山寨活下来的人还有110人,有132条枪,这个山寨位置很不好,四面八方随随便便就能攻进来,吴家村地形平坦,日后日军入侵手中没有枪炮的村民很容易会被屠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郭子毅专门花了3天的时间找到了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只要防空措施搞的好,就不用担心被消灭,包围是更不可能的,周围都是悬崖峭壁,不可能被包围,于是,将青龙寨和吴家村迁移到在那个地方,安排了专人巡逻,给系统佣兵命名为吴青龙,又让吴青龙训练出了132名训练有素的士兵,教给了剩下的人用枪的方法,给他们一把枪,他们就能上战场。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三章

俄国到底是蒙古?还是拜占庭?还是彼得梦想的西方国家?总之它现在还不是俄罗斯。

这是摆在俄国面前的历史疑惑。

东方、中亚,还应不应该是俄国的扩张方向?

虽然俄国现在仍旧很混乱,仍旧没有一个有序的战略方向和外交策略,但在东方和中亚问题,俄国宫廷中已经有不少大臣开始隐约感觉,东进是一个错误的战略。

阿尔泰山以北那一战,军改后的青州军没有吓到俄国,大顺让俄国感觉绝望的后勤能力,吓到了俄国。

从莫斯科到伊犁,可比从北京到伊犁近多了。

青州军再能打,大顺军改后的新式陆军战斗力再强,没有后勤,也是无用。

阿尔泰山一战,俄国的精英看到的,是大顺只要有意愿,完全可以在额尔齐斯河集结一支一两万人的野战部队,并且足以保证其后勤补给。

当然,这得花钱。可大顺似乎花得起,至少此时的中华帝国,是全天下皇冠中最富丽堂皇最沉重的那顶,上面缀着最多的金银。

之前几个前往中国的特使,都是中国的富庶赞不绝口,而他们看到的还只是京城,甚至没有去过苏杭。

在这种情况下,主张对大顺妥协让步的态度,渐渐成为了俄国宫廷的主流。

与其和中国打一仗输掉额尔齐斯河,输掉布里亚特蒙古,输掉勘察加的毛皮贸易,输掉每年给俄国带来大量收入的色楞格河中俄贸易……不如主动让步,在西北勘界问题上退让。

拆除几座堡垒,划归一个双方都不驻军的缓冲区。

或者,由能言善辩的外交家,德烈·伊万诺维奇·奥斯捷尔曼伯爵,祸水南引,签订个中俄互不侵犯条约,让大顺去和荷兰、西班牙、日本折腾去。

当年彼得大帝雄心万丈,亲自接见了漂流到勘察加的日本商人传兵卫,并在俄国建立了日语学校,以求将来打开东方的入海口,开展和日本的海上贸易。

而现在,这个雄心已经不可能实现了,雄心成为了过去的妄想。

及时止损结束第四次俄土战争,趁着瑞典准备不足先发制人打瑞典;亦或是瑞典问题放一放,等着盟友神圣罗马帝国在巴尔干战场大胜土耳其,签订一个彻底得到黑海通行权的条约……在这两件事,俄国宫廷还没有达成共识。

可在让奥斯捷尔曼伯爵作为全权大使出访中国的决定,很快就在混乱的宫廷中定了下来。

…………

这一年的西洋历二月,正是大顺过年的时候。

季风吹起的时刻,欧洲的海上或者陆地上,几个不同国家的使节团,带着不同的目的,去往同一个目的地。

法国派出了一批很好的造船工匠,几名海军部的文职官员和设计师,乘船前往中国。

在那里,他们将要完成对中法密约条款的执行,帮助大顺建造世界风帆舰海军史上最经典的法式74炮战列舰。

只要他们建成,就可以获得新式的膛线枪技术。

法国的梦想,最终放在了欧洲大陆上。

他们确信,大顺一旦对荷兰宣战,切断了东印度公司的贸易,法国将可能夺走低地地区。断绝了荷兰的重要财路,荷兰将不堪一击。

十个印度、十个加拿大,也不如多少法国人梦寐以求的低地,为了那,可以放弃海外的一切。

虽然,商人们不认可,但那不重要。

…………

英国采买了大约一万五千英镑的各种礼物,乘坐着帆船前往中国。

在那里,他们将要辩解一下法国人必然对他们的不实污蔑,并希望在即将开打的英西战争中,获得大顺港口的停泊权——理论上,大顺作为中立国,禁止英西任何一方停泊。

可大顺在亚洲的特殊地位,可以使国际法当放屁。

英国人希望忽悠一下中方,允许英西交战中都在中国停泊补给,看上去很合理,但其实就是拉偏架。

因为,英国人在东南亚,早就被荷兰人赶走了,一个港口都没有。而西班牙有菲律宾,根本不需要大顺的港口。

…………

葡萄牙也派出了自己的使团,但葡萄牙人很聪明,他们希望重申一下葡萄牙的朝贡地位,而非外交国。

朝贡国,或许还能占着澳门。

可要是变成外交国,也难说大顺这边会不会把他们赶走。这一次法国使节团访华,给葡萄牙人带来的极大的震动,他们从明朝就和中国打交道,伪明向罗马教廷求援宫廷受洗的书信也是葡萄牙人传递的,他们从未想过有一天中国居然考虑了“外交”这两个字。

这种改变,让葡萄牙人很恐慌。

大顺的禁教是严厉的,葡萄牙作为天主教国家,在传教士问题上过于积极。大顺禁教之后,大量的传教士躲到了澳门,还有一些“殉道者”冒着被官员抓起来拷打的风险,继续在广东、广西和福建传教,这也让葡萄牙有些担忧。

他们害怕大顺将怒火发泄在澳门上,尤其是大顺的开关贸易政策,使得澳门这个明朝锁国时候的特殊存在变得极为尴尬。

对大顺而言,贸易上,可有可无了。广东福建松江宁波的各国商馆,不需

文学

要再从澳门开始立足。

而在宗教上,澳门就成为了大顺的一块心病。天主教的礼仪之争,已经让大顺的皇帝和儒家官员彻底震怒了,不许祭祖、不许拜皇帝、不许拜周公孔子……这既是在向儒教宣战,也是在向世俗皇帝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