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第一章

第246章大结局

“怎样才能找到隐形的笼子?”紫月问道。

“难道是念芝麻开门?或者般诺波罗蜜?”威廉穿着一身骨琴围成的护甲,闯了进来,听到“隐形的笼子”就凑上前来。

苏橙一头的黑线,其他人一头水雾。

樱姬从脖子上取下一条项链,缀着一颗紫水晶般的吊坠:“有试魂石在,会有感应的。”

“试魂石只有一颗,这里空间这么大,怎么寻找?”威廉问道。

“地狱的空间是无限的,当然不能盲目的寻找。”樱姬将吊坠握在手心,来感应被封印的隐形笼子。

试魂石在樱姬的手中发出璀璨的光芒,这淡紫色的光芒渐渐地笼罩住了樱姬的身体,使得她整个人都焕发出淡紫色瑰丽的光芒。

威廉看呆了,不愧是自己内心的女神啊!简直比钻石更为光彩夺目。

樱姬打开手掌,试魂石向四周发出一道紫色的光波,穿过众人的身体,所有人都是一惊。

试魂石焕发出的光芒如水面的涟漪,向四周无限地延展和扩散!

樱墨知道妹妹的感应能力很强,但没有料到她的能力可以强大到如此地步!看来毒瓶内异化的血液,进一步激发了樱姬的感应能力。而提升的能力会稳定下来,就算异化结束,灵力并不会减弱。

地狱之门打开的时间有时限制的,本来还担心时间会不够,现在看来,自己是有些多虑了。

过了片刻,樱姬睁开眼睛,嘴角扬起一抹微笑:“跟我来吧!找到了!”

……

一年后。

在樱蓝高校的毕业典礼上,有一个位置是空着的。

在樱蓝高校料理系的合影中,有一个位置是空着的。

两年后。

在樱蓝大学的校园中,两个抱着书本急匆匆赶往教学楼的女孩子,一边快步地向前走,一边交谈着什么。

“我们为什么要上大学啊,真是见鬼!不都说大学校园中很自由的吗?为什么我感觉每天都被功课压得喘不过气来!”红发女孩子赌气地扯着一旁的樱花,不住地抱怨着。

“在别的大学当然会比较轻松了,但这里是樱蓝大学呢!如果不修够一定的学分,是不可能从这里毕业的。”黑发长发,发丝间扎着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发带的女孩子笑眯眯地劝解道。

微风吹过,片片花瓣飘落在两人的肩头发迹,看起来是那么的浪漫而唯美。

“如果不是为了和你们在一起,我才不会把自己搞得那么辛苦呢!为什么你和紫月、樱姬的成绩那么好,而我却只能做吊车尾呢?”

“你既然能够凭自己的成绩考进来,说明你是有实力把功课搞好的,如果少一些时间打架的话。”黑发女孩耐心道。

“我是吸血鬼族的啊!不让吸血也就算了,竟然还要学着像人一样的生活,简直是太苦闷了啊!”红发女孩继续抱怨。

“嘘,小点声啊!被别的同学听到一定会吓到的。”黑发女孩有些担心地看了看四周,幸好附近没有别的同学。

“雪舞,要不我把你改造成吸血鬼吧!这样我们每天都可以在一起了,也不必有那么多限制,我也不用总是克制自己像咬你脖子的冲动。”红发女孩说着话,舔了舔嘴唇。

“红叶,不要胡闹,要坚持一下。你看樱墨樱姬和紫月他们喝药片泡制的血剂不都好好的吗?吸血的话,不是太野蛮了吗?”

“可是每天喝血剂真的好乏味啊!我都有些厌食了!”

“学校餐厅有很多的美食呢!”

“对你们人类来说是美食,但对我们血族来说,一点都提不起兴趣。”眼见周围已经没有其他同学,教学楼的铃声已经响起,红叶突然停住了脚步,眨了眨眼睛,“上课多没意思啊!要不我们跷课吧!”

“啊?又要跷课?”雪舞很是无奈。

“反正已经迟到了,如果老师点名的话,樱姬和紫月会替我们答到的嘛!”

“真的不行啊!如果不是你磨磨蹭蹭的耽误了时间,我们怎么会迟到呢?”

“按照我们吸血鬼的速度很快就可以到了嘛!但我要照顾你,所以才迟到的嘛!”

红叶挽过雪舞的胳膊晃了晃,“现在进教室一定会打扰到其他同学的,我们总要有一点公德心的嘛!要不我们现在发短信,让紫月,樱姬,楚音和竹心奈一起跷课吧!我们一起去玩个痛快!”

“你上次大喊大叫地说自己是吸血鬼,已经吓到楚音和竹心奈了,你还是饶过她们吧!”

对于身旁这个活力充沛,总也安静不下来的女孩子,雪舞很是头疼,但却没有办法。

其实,每次看到红叶,都会想起苏橙。

想起和苏橙相识的经过,以及相处的日子。虽然后来得知,苏橙之所以和自己亲近是因为自己长得像穆雪的缘故,但内心却一点都恨不起来。

她很想当面问问苏橙,是不是这样,但是对方却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

知道渐渐地得知樱墨,樱姬和紫月她们都是吸血鬼,内心开始明白,也许苏橙之所以疏远自己是为了避免伤害自己的缘故。

纵然一开始发现苏橙是吸血鬼的时候,感到惊恐和害怕,但一切都敌不过时间。

苏橙离开得越久,内心的爱和思念就愈加的强烈。

然而这时,内心却遭受了另一重打击——红叶的前生是苏橙喜欢的女孩。

也许从苏橙选择复活红叶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彻底地放弃了自己吧!

可是内心为什么还是放不下呢?

红叶从复活后,就彻底忘记了过往,也不曾恢复前世的记忆。

但她的性格却已然和从前一样,争强好胜,喜欢打斗!

因为她体内流淌的是诺斯法拉图家族的血液,因此,身份变成了塔尔的妹妹。

虽然她本人对学习完全不感兴趣,也没有考入大学的意愿,但紫月和雪舞都不愿放弃她,希望可以更久的生活在一起,提苏橙来照顾她。

有樱墨、樱姬、紫月和雪舞这些学霸的帮助,红叶怎么可能通不过考试呢!

她并非不聪明,只是没有把精力放在学习上罢了!

面对诸多朋友的娇宠,红叶在感到非常受用的同时,也觉得非常不自在。

而哥哥塔尔对待自己的态度更是怪怪的,红叶并不知道,塔尔内心是何等的别扭和不自在。

他喜欢苏橙,苏橙却喜欢红叶,然而红叶却变成了他的妹妹,他还不得不替苏橙照顾好这个情敌。

当年,苏橙将红叶的灵魂从地狱之门带出来后,将她复活后,才发现红叶已经失去了记忆。

为了不让她回到痛苦的过往,苏橙并没有强迫了一定恢复记忆,再次醒来后,拥有了新的身份,新的生活,对红叶来说,应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即便红叶恢复了以前的记忆,哪怕是前世的记忆,又能这样?

红叶是血族,而她是魔族,又怎么能够名正言顺地在一起呢?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第二章

“我接到天修王贴身天使瑜的传音,王要回来了,要返回星云。”

这位天使淡淡道,“你们等会准备迎接。

“是!”

守卫天使们眼神一震,立刻恭声回答道,“王

文学

已经离开天使星云有些时日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传来。要是再不会来,天基王说不定会重出天使星云,带领着天使大军将整个宇宙扫荡一遍。”

“天修王可是我们我们天使星云如今的最高战力,没有她在。宇宙的黑暗无人管辖,谁知道不会发生什么动乱呢?”

守卫天使低声私语。

“彦队长,您去过天修王的光暗星云么?”守卫天使忽然问道。

“嗯?你问这个做什么?”那位金发天使,眼眸轻飘飘的斜睨了一眼。

“我听说暗天使是代表我们天使另一个极端的力量。拥有极度强大的破坏力,但却很难控制,需要天修王亲自授以特殊的基因密码才能开启,特殊的暗天使神体。听说,只有一万个天使中,才能诞生一位暗天使战士。”

守卫天使崇敬道。

光暗星云,即是光暗宇宙联盟的所在地。

是独立于天使星云的特殊地带,里面不仅有天使,还有诸多加入光暗联盟的强者。

如蓝星那边的超级战士,烈阳天道那边的仙神大将。

“那种力量…十分强大,便是我们天使也不能随意掌控。”

被称为彦的天使懒洋洋的回答道,“成为暗天使需要经历考验,你们的战龄太低,五千年都不到,是无法接受黑暗之力的洗礼的。想要掌控黑暗,单单是心怀光明是没用的。还需要…真正变成黑暗。”

说道后面,她顿了顿,似有些恐吓这几位守卫天使。

几位守卫立刻就被吓得不敢说话了。

“您怎么不选择成为暗天使?彦队长,你的实力和战龄,肯定是够的吧?”一位守卫天使嬉笑着说道,“当年与您同级的天使冷都能成为暗天使,你肯定也可以。”

“能获得更强大的神体和力量。”

“我是可以。”彦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那您?”

彦摸了摸背后的羽翼,道:“但我觉得白色羽翼要比黑色的羽翼好看一点。所以,想想还是算了。”

“……”守卫天使。

成为暗天使,体验天使的另一种力量,是现在天使星云许多天使的向往。

但显然,这位彦天使并没有这种向往。

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道极速的光影。

“嗯?好强大的气息。”

刹那间,训练有素的守卫天使,立刻将目光投向远处。

彦天使眉宇更是深深皱眉起来,好强的气息波动。

而且,这股波动,还是天使的。

至少是与自己同级别的天使。

可偏偏还挺陌生的。

难道是光暗星云那边的暗天使?

可是暗天使一般只会跟随天修王,她们力量与天使星云不同,很少来天使星云。

“谁?”

彦飞上星空,清喝一声,从虚空中抽出一柄燃烧着烈焰的长剑。这是天使星云的制式武器。

“嗯…嗯…嗯?彦,你干什么,是我呀!”

光影凝聚,变成一位眉宇之间带着几分直愣的天使。

“你是…”

彦扫了一眼,“我好像有些熟悉…但怎么和我记忆中的不一样…等等…”

她忽然睁大了眼睛,“你是瑜!你天修王的贴身天使,不对,你神体的气息,是第四代神体!你究竟是谁,竟敢冒充天修王的贴身天使!”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第三章

咕噜有点懵,完全没理解眼下是什么情况,就在她感觉自己要憋屈的死在家中时,突然出现的神秘人居然走了。

虽说如此,可咕噜现在的压力更大,墙壁内的异诡之物在吸收那些血肉丝线后,目光变得更有威胁,咕噜的精神力与身体能量消耗速度成倍增长,不仅如此,她的眼睛更酸了。

咕噜,盯~

砰!

一声闷响从楼下传来,这粗暴且直接的开门方式,让咕噜心中大喜过望,终于来了。

就在咕噜满心期望时,一辆小型机械车驶入卧室,乍一看这像是玩具车,但构造很精密,上面加装了成像、热感、声感等装置。

“咕噜,还能坚持多久。”

苏晓的声音从机械车内传出,听闻此言,咕噜保持嘴唇不动着说道:

“减持不了多久乐,你闷快桑来(坚持不了多久了,你们快上来)。”

“说人话。”

“最蠢不能动(嘴唇不能动)。”

“再坚持十分钟。”

“木问题,你要布置森么吗。”

“并不,只是观察你。”

“?”

咕噜直视前方的眼睛中,出现了大大的疑惑。

卧室内重新安静下来,咕噜极力克制自己不眨眼,因精神力开始透支,她感觉自己要到极限了。

“我数321后,马上移开视线。”

飞进卧室内的巴哈开口,它盯着墙壁上的面孔,并感觉到,S-109的视线在向它倾斜。

“3,2,1,偏头。”

巴哈的眼睛瞪圆,身穿哥特裙的咕噜马上偏头,闭上双眼。

“我都快瞎了,这是什么鬼东西,太无解了吧。”

咕噜睁开眸子,眨了眨眼后,她感觉自己重新活过来了,相比眼睛的酸痛,她的身体仿佛被掏空。

“别高兴的太早,你是S-109锁定的受害者A,我是救援者B,开始觅食后,S-109的智力水平会大幅度降低,它已经锁定你,看,我和它对视时,是可以动的,但你不行。”

巴哈说话间,坏笑着抬起翅膀,果真如此,它虽与S-109对视,但在移动身体后,并未触怒S-109。

“说清楚些,受害者A?难不成……”

咕噜想到了什么,很不妙的感觉在她心头涌现。

“对,和你想的一样,正常情况下,与S-1

文学

09的对视可以‘替换’,例如我代替了你,S-109就不会再理会你,与之相同,‘替换’后,和S-109对视的我不能移开视线,也不能移动。

有种情况例外,就是S-109进入觅食状态后,它会锁定一个人,这个人被临时称为受害者A,在有受害者A存在的前提下,我每次最多能替换你两小时,之后还是要由你和它对视。”

听到巴哈的这番解释,咕噜的小脸发青,她都快被掏空了,两小时后,还要与S-109对视?

“如果我选择离开呢?”

“S-109会转移到你体内,然后把你吸收到只剩骨骼。”

“两小时吗,我马上去睡一觉。”

咕噜走出二楼的卧室,看到苏晓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身前的茶几上摆着很多小瓶。

“精神力透支,喝这瓶药剂,恢复身体能量是这瓶。”

苏晓收起【蠕动之盒】,他就是通过这东西,将储存空间内的材料取出来,现场调配药剂。

咕噜二话不说,饮下几瓶药剂后,就缩在沙发盖上毯子睡觉,冥冥之中她有种感觉,之后的一段时间很难熬。

S-109是否还有其他未知性,苏晓不清楚,他对付S-109的方式很简单,硬耗,让S-109进入沉睡期,到了那时,就可以考虑进行消灭或封印,优先消灭,消灭不了再封印,带回到轮回乐园内,无害化处理。

“对了,在你们来之前,有个家伙先到了,他喂给了S-109什么东西,在那之后,S-109对我的威胁更大。”

说完这句话,咕噜沉沉睡去。

苏晓心中思索,从眼下的情况来看,是有人利用了那名叫封枭的契约者,将S-109带入到现实世界,试问,一名八阶契约者会轻易情绪失控?导致S-109在他体内生长?这明显是说不通的。

结合S-109的特性,让苏晓不禁怀疑,是否有人想让S-109获得穿梭特性,只要让S-109在现实世界成长一段时间,S-109就能获得穿梭特性,很早之前,苏晓就知道现实世界有这种奇异的特点。

轮回乐园选择契约者,为何只在现实世界选择?就是因为生活在现实世界的人,天生就有很强的穿梭体质,这是能进入各类原生世界的前置需求,否则的话,每次进入衍生世界或原生世界的代价都很高。

当S-109获得一定程度的穿梭特性后,它就能被带到七阶,甚至六阶的全开放·原生世界内,在哪里肆意发展,吸收并储存起来海量的生命力。

有人需要数量庞大到夸张的生命力,所以才选择将S-109弄到现实世界,这不是偶发性世界,而是人为。

“布布。”

“汪。”

布布汪叫了声,意思是,来人没留下气味或气息等,就在此时,苏晓的电话响了,接起电话,里面传出经合成的电子音。

“白夜,别去树生世界,别问我是谁,我们是敌人,也是朋友。”

对面说完这句话就挂断,苏晓看着手机上一串1111****111的号码,他第一时间想到,眼下这件事,是不是灰绅士做的。

如果是,对方必定有后手,对方发现自己抵达后,会将S-109当做诱饵,从而去完成后备计划。

咚!

一声闷响从窗外传来,苏晓快步来到窗口前,看到十几公里外有无形的火焰升腾,方才的巨响与爆炸,普通人听不到也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