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物涂抹调教敏感依赖 第一章

“苗sir,真是……”刘保强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到了,站在王耀祖身后叹了一口气,“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到底是恭喜他还是替他惋惜。”

“恭喜?你心肠这么狠毒的吗?”王耀祖一脸惊诧地看着刘保强。

“怎么?有问题?”

“没问题么?”

“人到中年三大幸,升官、发财、死老婆,难道不是么?”

“呃……”王耀祖一愣,伸手捏着下巴不由得陷入沉思,“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那个意思啊。”

发财有他王耀祖帮衬那是肯定的,升官同样的道理,唯独老婆这里有点差别,但效果同样拔群,其实也还好。

王耀祖忽然有些感慨,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想起那个亲手把老婆交到自己手里,让自己好好帮忙照顾的‘好大哥,好兄弟’叫藤原还是什么来着?

忽然之间,他就明白这家伙的打算了!

真是好算计啊!!

便宜他了!

谁让自己是他的好兄弟呢。

勉为其难了。

我真特么的是个大好人!

嗯,必须贯彻下去,就今天晚上,不能辜负了好大哥!

刘保强和陈耀庆对视一眼,眼神都有些诡异,不知道王耀祖这是又想到了什么,笑的这么荡漾……

“耀哥,咱们是不是去见见那两个扑街,这事终究要有个说法。”刘保强提示了一句。

“哦,对,走,去看看。”先办正事,让陈耀庆自己回去,王耀祖带着刘保强直奔利剑号而去。

“这是杨真。”刘保强指着少白头说完,又指了指旁边的帅哥,“这是林念祖。”

“耀哥好。”两人齐声问候一句。

“阿祖,收手吧,外面全是成龙!”王耀祖拍了拍林念祖的肩膀一脸的语重心长。

林念祖:“……”

杨真:“……”

刘保强伸手拍了脑门,耀哥什么都好,就是时常蹦出来几句莫名其妙的话。

“(ˉ▽ ̄~)切~~,你

文学

们真没幽默细胞。”王耀祖挥挥手,“走,去甲板上说吧。”

让杨真老婆孩子在船上的客房休息,几人来到甲板,坐到太阳伞下面,自然有佣人送上果汁,王耀祖这才问道:“把你们的事都给我说说吧。”

随着两人的复述,王耀祖知道了事情的经过,简单说,偷听到罗耀明跟情妇说公司股票明天会从2毛多拉升到一块以上,有五倍的利润,两人便心动了,偷偷删除了一段录像后第二天便调集资金亲自下场,梁俊毅发现后被两人哭诉的理由打动,决定帮忙隐瞒,结果又监听幕后黑手要杀罗耀明的事,在梁俊毅的提议下,三人决定救人,结果行事不秘被女人看到梁俊毅的脸。

结合这边得到的信息,事情的始末便浮出水面了。

华业集团主席马志华,著名的商人,慈善家,实际上隐于幕后搞地下钱庄、外围赌马、洗钱、操纵股市的违法犯罪分子,一直以来,警方哥虽然怀疑他,但一系列的证人不是被他威吓恐吓就是被他拉下水,如果这些手段都不好用的话,那就直接在根源上从肉体上消灭掉。

手法什么的还跟自己挺像,王耀祖忍不住笑了,“就是说,罗耀明自己在自己身上安装了窃听器用来收集马志华的把柄作为底牌,接收器就藏在风华大厦的902室,只要拿到就应该能指控马志华,彻底将他定罪?”

药物涂抹调教敏感依赖 第二章

其实在反重力引擎制造厂在开工之前,就有人计算过,即使华国倾尽全力,在短短三年内,也不可能制造出足够全国人民使用的浮空岛。

如何拯救剩下的七亿人,让智囊们绞尽脑汁。

最后有个研究员在放松的时候看电影,发现了一部探索火星的科幻片,顿时让他有了灵感。急忙计算了一下,发现真的有可能做到。

只是火星的环境不适合人类生存,要想移民火星,必须在上面建造出空间站。

可要建造出能容纳七亿人生活的空间站,工程量将大的不可思议。

这要是在以前,根本没人敢这么想,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有什么好想的?

但是有了反重力引擎之后,这种事就变的有可能了!

以反重力引擎为动力的飞船,可以造的非常大,也就能容纳大量的设备和物资。

有了大型的工程设备,建造速度就能得到极大的提高。

如果直接借助山体来充当大楼的骨架,最后再做一下整体的密封,容纳七亿人的太空基地,也不是没可能完成。

这个计划一提出,立即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重视,经过大批科学家的计算,认为就算是最坏的情况,即使无法容纳七亿人口,也能容纳三四亿人。

能多救三四亿,也比什么都不做强。

最高领导人当即拍板,反重力引擎先紧着飞船使用,先全力建造火星基地。等时间差不多了,再拆下来给浮空岛用。

骆天明为了多造反重力引擎,对外界任何事都充耳不闻,所以才不知道这件事。

直到正式开始火星移民了,他才知道原来还有另外一条路。

火星移民本着自愿的原则,愿意去火星的就自己报名,不愿意去的,就等着上浮空岛。

不管是去火星,还是等着上浮空岛,都有各自的优势和劣势。

浮空岛就不用说了,为了装下更多的人,肯定会很局促,生活物资也会很紧张。万一浮空岛出现故障,就绝对死定了,根本无处可逃。

而且万一浮空岛装不下那么多人,肯定有一部分人被舍弃,万一自己成了被舍弃的那部分怎么办?

但是去火星也不是百分百保险,从地球到火星的旅程安全吗?习惯了地球环境的人,到了火星上会不会得什么病?火星上没有足够的资源供养人类生存,万一地球不能及时提供补给,在火星上岂不是就得等死?

等等等等的问题,让很多人有疑虑。

但还是那句话,怎么选,你自己考虑,完全看自愿

文学

报名开始后才发现,愿意去火星的人虽然不少,可是总数还不到一亿,和预计的七亿数量相比,差得太远了。

华人都有种故土情结,即使到了现代,很多人都背井离乡的外出工作。可那毕竟是在地球上,乘坐飞机、火车、轮船什么的,总有办法回家。

要是去了火星,就不仅仅是背井离乡那么简单了,那里连地球都不是了。万一飞船不能飞了,就真的回不了家了。

不得已,国家只好开始抽签选取入住各个浮空岛的名额。

浮空岛只能容纳六亿人,可想要留在地球的有十二亿,有一半上不去。

药物涂抹调教敏感依赖 第三章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在我们鲁南这一代,人死以后有烧纸人纸马金童玉女的习惯。意思就是活人希望死者在阴间能过上好日子。随着社会的变迁,这些风俗习惯并没去掉,相反变得更加的繁盛了。人死之后,孝子贤孙们除了找人扎些纸人纸马金童玉女之外,别墅汽车彩电冰箱等等也应运而生了。甚至有的人连小三秘书什么的都给配上了。

这一切在我看来,只是风俗习惯而已。没人知道人死了以后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的。

我家祖传的扎彩手艺,特别是我爷爷那一辈,手艺到了精妙绝伦的地步,有人说我爷爷扎的金童玉女都会眨眼睛。这是传言,不可信,我也没见过。

我毕业于曲阜师范大学美术系,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就暂时给家人帮忙。我不会扎彩,但我会画,平时就帮着他们画屏,也就是在他们扎好的别墅上面画些树啊草啊等等什么的。但最让我感到骄傲的就是我画人的五官,用爷爷的话说,我画的比他要好多了。

六月初六这天,爷爷带着爸爸妈妈去日照九仙山了。他们三个每年都要在最热的这几天去待一周,我也不知道他们去干吗?总之是这几天要我一个人在家里。

爷爷临走的时候说了,生意能做的就做,做不过来也别牵强,临走前的几天,一家人赶制了一批货,只是没有画屏开眼,如果有客户需要,我现场画上眉眼也就完成了。

爷爷走后,也没什么大生意,只是偶尔有人来买个花圈什么的。这天晚上,天阴的厉害,挺闷热的,我坐在三楼的房间里开着空调玩手机。

新家住在镇上,是沿街的三层楼,一层主要是工作场地,扎彩,画屏什么的都在这里完成。二楼是储藏间,很多的成品半成品都放在这里,三楼就是我们一家人生活的地方。

我正玩的起劲,楼下的铁门哐哐的就传来声响了。我急忙把手机放下,跑了下来。开门过后,看见章峰站在门口。

章峰是我初中同学,学习不好,给人感觉挺痞的,初中没毕业就退学了,后来拉一批人在青岛搞装修,做的有板有眼的,前几天在镇上搞了个初中同学聚会,所有的钱都是他出的,开着辆二手宝马,挺拉风的。

我虽然不太喜欢他那张扬的性格,可人家站在咱家门口了,我还是客气的招呼他进来坐。

“叶箫,我就不进去坐了。纸人有没有?女的,年轻点的。”章峰喘着粗气说道。

“有!你们村里又人走了?”

“叶倾城今天下午在水边玩自拍,结果不小心就滑下水了,淹死了。”说这话的时候,章峰的眼圈红了,一脸的伤心惋惜。叶倾城也是我的初中同学,老家东北的,后来搬迁到我们镇上,穿的很洋气,长得也漂亮,很多男孩子都喜欢她。这次聚会的时候见到她了,出落得更加漂亮了,肌肤白皙,身材曼妙突兀。怎么会跌进水里淹死了?太可惜了。

“怎么会这样?”我心里也挺不舒服的,她今年也就二十岁,太年轻了。

章峰说跟叶倾城的家人协商了,因为是横死,所以不能厚葬,还不能进祖坟,买口棺材埋了也就行了。但是家人怕闺女在那边受委屈,就想买几个纸人的女童到那边伺候着。这种事经常见,一般都是买纸人女佣,图的个安静,要是买纸人男佣,很有可能作怪的,欺负主家也是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