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嘴巴吻到脖子再到胸 第一章

清风吹拂,朝露凝辉,支狩真手执长剑,脚步前后交错,站在听珠阁水榭微凉的木板上。

曲水潺潺,倒映婆娑枝影。水榭旁新植了一片竹林,江淹的《寒风折竹图》赫然悬挂在一根挺拔修长的碧竹上,随风微微晃动,画上的竹叶仿佛也在摇摆中呈现出千姿百态。

这幅《寒风折竹图》得自竹林秘境,支狩真参研许久,一直毫无所获,难以如《雪夜宫宴图》一般,窥出画里隐藏的剑术奥秘。

这次出狱,支狩真特意让人移植了一片竹林于此,供他对照画作,以便从风吹竹林的景致中悟出一丝画中玄机。

支狩真静神调息片刻,直至心无杂念,手腕忽地一扬,长剑划过一道森寒的流光,直刺前方。剑尖半途绽放,抖出一道道闪烁的小弧线,犹如千百片竹叶随风飘扬,姿态灵巧美妙。

剑光倏而敛去,支狩真放下长剑,沉思良久。这些模仿图中竹叶的剑招空有花巧,却没什么威力,显然未曾把握住《寒风折竹图》的窍要。

难道这幅画的奥妙在于微微弯曲的竹身?又或是从竹叶飘动的姿态推衍出风的轨迹,再化成剑招?

“小安子,该用早膳了,我的肚子都快饿扁啦!”谢玄人还未到,公鸭子般的叫唤声已响彻竹林。最近他正值变声期,嗓音变得又粗又哑,听起来十分好笑。

支狩真循声望去,谢玄和周处二人大步流星,携手而来。

经过牢狱之灾,他与谢玄、周处等世家公子之间不仅芥蒂尽消,交情也日益深厚,常常一起游玩赴宴。虽然谢玄一有机会,就捉弄支狩真拿他打趣,但支狩真能感觉得到,其中并无一丝一毫的恶意,更像是一种亲近。

“就算饕族烹制的膳食不错,你们俩也不用每日一大早,就急吼吼跑我这边打秋风吧。”支狩真无奈地收起长剑,迎上前去。自从留他们在府里用过一次早膳,尝过饕族私厨的手艺之后,谢玄就天天拽着周处来这里蹭吃蹭喝。

“何止不错,简直是鲜得掉眉毛。”周处赞不绝口地道,冲支狩真晃了晃手里的鹤颈红漆酒壶,“原兄,你府里的酒差了些

文学

火候,我这次带来一壶上好的陈年九酝春酿,你且闻闻这酒香!”

支狩真瞥见酒壶壶盖上镂刻的“陵记”小篆,嘴角抽搐了一下,这多半是周处从哪家酒铺信手“顺来”的。他初识周处时,只觉得对方骄纵自傲,后来蒙荫节比剑,又发现周处慷慨豪侠的一面,如今处得熟络了,才晓得他有多么任性胡来。

“小安子,古语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做兄弟的天天来看你,这份情义你感不感动?开不开心?小处你瞧,小安子已经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谢玄嘿嘿一笑,亲热地拢住支狩真的肩膀,就往膳厅走去。

支狩真狐疑地瞥了他一眼:“你叫我小安也罢了,为什么还要加个‘子’字?听起来有些不怀好意。”

“你怎能以小弟之心,度大哥之腹?”谢玄一脸正色道,“小安子,你毕竟是书读得少了。万年前的无上大宗师孔尼破碎虚空而去,被后人尊称为‘孔子’。如今楚国的名教精神领袖,自创圣功‘五光十色浩然气’的大宗师孟无屈被尊称为‘孟子’,还有远古时代道门‘星谷’的开山祖师庄梦被尊为‘庄子’……由此可见,受人敬仰的大名士名字后面必然是要加个‘子’的。”

从嘴巴吻到脖子再到胸 第二章

双龙大阵跑出两条青龙和雷霆旋风碰撞在一起。

这一次两条青龙倒是占据了上风,将雷霆旋风磨灭在大阵中。

“呵呵,不错,这一次有点厉害。但如果这两条能量龙的灵力耗光,你是不是就没有和我继续对战的能力?”上官风雷看到双龙攻向他,但是他却一点都不在意,反而很轻松地说着话。

看来双龙大阵对上官风雷无法造成太大伤害。

“是吗?”

林安说着就控制双龙直接攻向上官风雷。后者皱起眉头,他明显想看林安先给双龙充能,但林安并没有这么做。这就让上官风雷有点郁闷。

“哼,你好像太高估自己啊!”

上官风雷一拳砸下,其中一条青龙便直接被打碎。上官风雷的拳头霸道得可怕。

另外一条青龙看到自己的“同伴”被打碎之后就没有强行攻向上官风雷。

林安不禁皱起眉头,随后便看到他又抛出数枚阵旗,“凝!”

又是一条青龙出现在大阵当中。只不过并没有急着发动攻击。

相比之下,有金丹巅峰的双龙居然会被对方一拳打碎,这就表示,上官风雷的肉身可能已经到达元婴境。

在充满禁制的地球居然能用出元婴战力,这让林安无比纠结。为什么他几次冲击金丹期都没能冲上,偏偏上官风雷却可以用出堪比元婴强者的力量?

“不公平!”

说着林安一咬牙,直接冲击金丹境界。

“给我凝!”

然而事情和预料中的一样,在林安凝结金丹的同时,天空中开始降下天雷。这是一种相当于雷劫的刑罚。

“林道友这样做有点破罐子破摔啊!”上官风雷没有阻止对方的意思,因为他知道,禁制不会让林安突破成为金丹强者,在这个世界里无法结丹。

轰隆隆——

一道道雷霆落下,林安这时打算利用阵法去抗衡天劫。当然,他也不认为两条青龙能够对天劫造成多大影响,但只要稍微阻挡片刻的话,自己应该能够将金丹凝聚。

可惜,就算是双龙大阵也没办法挡住雷劫。雷劫落下之后大阵一瞬间就被轰碎。

“喂,这雷劫强得过分吧?”要知道林安使用的阵法防御力可是到达金丹巅峰的啊。

竟然连片刻都未能阻挡。那么从天上降下的雷霆究竟有多强悍?

眼看着雷霆就要落到林安身上,让他意外的是这时上官风雷居然站在空中帮忙抵挡雷霆。

“你继续凝结金丹。”

几个意思?上官风雷居然帮助自己?

事实上林安并不可能知道上官风雷只是想要打破某种规则之力,至于使用什么方式他根本不介意。

上官风雷真就把这一道雷霆挡了下来。连林安看到后都一脸不解。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敌是友?

林安感到自己身上的金丹居然凝结成了,他很是意外!

“这算什么?我成为金丹强者了吗?”

就在他疑惑之际,金丹轰然破碎!

“你爷爷的!几个意思啊?”林安被这一连续的变化搞懵了。按照修真星球的惯例,只要凝结金丹,就应该是金丹强者。可是因为星球规则的关系林安的金丹破碎了。

从嘴巴吻到脖子再到胸 第三章

西梁女国一行不过是一个提前的安排,那里属于西牛贺洲范围是佛门经营无数年的地盘,以道门如今的情况难有作为。

因此莫言对牛奔做了安排后就再次回到南瞻部洲,整合一切可以为道门利用的势力来对抗佛门咄咄逼人的入侵。

庞文博作为散修多年,也被分派出去联系各路散修,利用莫言与东海的关系,占领东海各大岛屿,为的就是形成屏障,避免佛门从东胜神洲方向渗透南瞻部洲。

当然也是在为将来做打算,以后道门实力上来了,就可以用这些岛屿做踏板,进入东胜神洲。

不过东胜神洲他也没有完全放弃,让唐玉进入东胜神洲,尽可能的发展势力为将来做打算。

为对抗佛门,自然也少不了窝在昆仑多年未动的那群仙人,不过他们能动的确实不多。

从不收徒的黄龙真人下山回到二仙山麻姑洞广开山门收徒传教,期间自然少不了与佛门弟子争斗。

好在佛门进入南瞻部洲不久,这里人心还向着道门,虽然黄龙真人是个直性子算计不了别人,不过在二仙山范围内,佛门也一直未能打开局面。

道行天尊也回到了金庭山玉屋洞开门收徒,不过当年收的徒弟全部身死上榜给他留下了不小的心里阴影,因此收徒只是记名弟子,也并未全心全意的教授徒弟。

最终导致他的徒弟们心性不佳,不少弟子被佛门渗透,他道场附近佛道混杂,佛门得以畅通无阻的传教。

广成子下山传下了崆峒派,他多年掌管昆仑,对管理还是很精通的,而且修为不弱名头响亮,短时间内就发展成了一个拥有两百余弟子的大派。

因此,崆峒派不仅牢牢控制了崆峒山方圆三千里范围,还向外派遣弟子,与佛门争夺控制权。

赤精子下山游历多年,挑选了一处与南海观世音菩萨道场最近的一处洞天福地,创立了罗浮派。

他没有广成子的修为,也没有广成子的名望与管理经验,不过他脑袋活泛,常以莫言师伯的身份去东海寻找帮助,还利用昆仑十二仙的身份去南海打秋分,甚至还不时的去动胜神洲传道。

他门下弟子虽然不多,罗浮派弟子不超过三十,但经过他那么一来,南海观世音菩萨倒是也忙的焦头烂额,没工夫想着要派人进入南瞻部洲,也算小有成就。

灵宝大法师是个没什么主意的,见广成子搞得风生水起,以自己道场也在崆峒山为由,一头扎进崆峒派,崆峒派快速发展也算有他一份功劳的。

清虚道德天尊这货比之赤精子与灵宝大法师来说,脸皮更厚,人家直接以自己道号与莫言师父相近,洞府道场与紫阳派两字相同为由,直接进了武夷山,在紫阳派选了一座山峰,以紫阳派的名义开始收徒。

这货收徒后只传下道法,然后万事大吉什么都不管,只说有事就去找掌门。老道多次找他谈过都没有结果,最后莫言咬牙切齿的对着昆仑方向拜了一拜,心安理得的将昆仑道法学了个通透。

当然事后免不了被昆仑原始天尊惩罚一番,不过如今形势特殊,这事儿也是清虚道德天尊造成的,毕竟还要教授他昆仑弟子的嘛,因此都是小惩大诫,并无大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