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第一章

“艾斯德斯…”

打开帝具【五视万能·观察者】,看着在自己的身边躺着的,那个身材火爆、面容精致的女人,凌泽的心中此时是百感交集。

睡着了的艾斯德斯,神色柔和、恬静,倒是颇有一些与平日里完全不同的风情,单纯的以看一个女人的角度来看艾斯德斯的话,那她绝对是足够迷倒无数人的。

自从进了皇宫见过小皇帝和大臣奥内斯特之后,凌泽在艾斯德斯的府邸里,已经待了有足足的一个月的时间之久,而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找到什么好的机会可以逃出去。

艾斯德斯在这一段时间里,可以说是和他形影不离,不论是走到哪里都要带着他,仿佛就是真的怕他会突然跑了一样。

这可是真的让凌泽难受坏了,再这个样子下去的话,他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找到机会跑掉呢?

而且如果他一直这样“抵死不从”的话,万一艾斯德斯因此而对他产生了厌烦感,那他岂不是还会因此而有生命危险吗?

凌泽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土匪”掳走的“压寨夫人”一样,虽然这个土匪还讲点理,说要和他慢慢的培养感情,不会逼迫他去做什么不愿意做的事情,但是日子一长,谁能够保证“土匪”还能初心不忘呢?

凌泽觉得自己不能够再这么待下去了,他必须要做点什么来进行积极的自救。

“艾斯德斯…我去趟卫生间。”

凌泽叫醒了艾斯德斯,这个女人在他动的一瞬间,其实就已经醒了过来,所以想要把她打晕逃走,或者在她睡觉的时候把她干掉,都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艾斯德斯好歹也是从部落生活中成长出来的,好歹也是自己一个人打拼出来的,她的意识和警戒能力还是很强的,说不定凌泽一动杀意、杀心一起,艾斯德斯就会察觉到。

不过凌泽一直都很有自知之明,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干掉艾斯德斯,因为那对他来说,无异于是自寻死路,凌泽只是想要逃走,他可不是想要直接原地去世。

“去吧,快去快回。”

艾斯德斯翻了个身,放开了抱着凌泽的手,让凌泽下了床,看样子她似乎是又睡了过去,虽然艾斯德斯在睡着之后的警戒性可能更强,但是凌泽多少还是觉得松了一口气。

之前凌泽要求去卫生间,艾斯德斯都是不会睡过去的,她会等着凌泽回来,可能是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一直都有这项活动的原因,所以艾斯德斯都已经习惯了凌泽半夜要去卫生间的这个设定,她显然是已经对此失去了警戒心。

凌泽迈步下了床,他一直都在等待着这一天,从一开始到现在,他就在等待着艾斯德斯在夜晚放下戒备的这一天。

他配合艾斯德斯的那么多要求,表现得似乎从没有想要逃走,而是想和艾斯德斯真的试一试彼此合不合适,就是为了创造出一个真正的适合逃走的时机。

这个去卫生间的时间,就是凌泽通过“夜以继夜”的努力,特意准备出来的,他不像塔兹米一样,可以借助帝具的能力隐身,也没有被看的那么紧,可以比较容易的找到机会逃走,所以他必须要试着自己给自己创造机会逃走才行。

凌泽走到了卫生间之中,按部就班的,没有展现出任何的可疑之处,卫生间里有一个窗户,凌泽准备从那里离开。

留给凌泽的时间实际上并不多,如果他没有回去的话,过了一定时间之后,艾斯德斯绝对会对此有所察觉,所以凌泽在出去之后,必须要迅速的隐藏起来。

脚下的微风飘动起伏,凌泽尽量的减少了自己行动的声音,他利用帝具【浪漫炮台·魔球】的“风暴之玉”的力量,在脚下发出微风,将自己悬浮了起来。

就这样,凌泽从窗户那里慢慢的“飘”了出去,加上今天晚上的天气本身就有不小的风,因此他这一套骚操作,倒也可以说是真的无声无息,细微的风声并不足以让艾斯德斯对他产生怀疑,毕竟艾斯德斯也不知道他还会有这样的骚操作。

凌泽在“飘”到了窗外之后,毫不犹豫的就随着外面夜晚的凉风,继续的向着艾斯德斯的宅邸的外面“飘”了出去。

他也给这凉风加了把力气,让风势变得更大了一些,而这样也让他向外面“飘”的速度,随之而变得更快了一些。

风骤然变得太大,必然会引起艾斯德斯的怀疑,而风太小又可能会耽误很多的时间,凌泽觉得自己的逃跑之旅,真的是有点太难了。

而更难的事情,其实还在后面等着他呢,当凌泽“飘”到了艾斯德斯的宅邸的边缘之处时,一道冰墙骤然在他的面前升起,挡住了他的去路。

凌泽的脸色顿时变得无奈了起来,这冰墙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他一个月的谋划,配合艾斯德斯演出了一个月的时间,最终还是没能够骗过艾斯德斯。

凌泽没有任何的犹豫,狂风顿时在他的身边席卷开来,在凌泽疯狂的心理暗示之下,在他告诉自己这次被发现,可能就会被艾斯德斯给弄死的心理暗示之下,他的危机感可以说是非常的充足,而帝具【浪漫炮台·魔球】也发挥出了强大的威力。

狂风围绕着凌泽形成了龙卷,将周围的事物全部吹动,凌泽没想要一路的转着龙卷风出去,他只是想要利用一下这个龙卷风,就像上次从布德的手中跑掉一样,这声势浩大已经堪称小型自然灾难的龙卷风,只是个吸引注意力的诱饵而已。

凌泽自己已经是绕着那龙卷风,偷偷的准备翻过艾斯德斯的冰墙壁垒出去了。

“摩珂钵特摩。”

凌泽的行动,再次被艾斯德斯识破,这个女人已经不准备再让凌泽自由的发挥了,她直接的把凌泽摁在了那里。

一招“摩珂钵特摩”发动,在艾斯德斯宅邸内的一切,都好像被瞬间的冻结了一样,就连本来在摇晃的树木,在席卷的狂风都停息了下来,就像是一副水墨画一般,一切都定格在了那一瞬之间。

艾斯德斯脚下踩着一根根冰柱,迅速的靠近了凌泽,在这幅被定格住的水墨画之中,只有她一个人拥有着行动的权力。

抓住了一动不动,仍然保持着想要越过那冰墙的凌泽,艾斯德斯摇了摇头。

“呼呼呼!!!”

狂风再次开始席卷,树木再次开始摇晃,一切的一切,都再次回归了它们本来该有的行动轨迹,仿佛中间的那一次停顿,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就连凌泽也是一样,他根本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直到他向前飞跃的趋势,被艾斯德斯给直接的拽停。

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第二章

@@@@《我的英雄学院之曙光》今天起开始停更,因为我英漫画原作者涉及辱华以及夹带私货,具体情况不了解的朋友们可以看看漫画的最新一张,以及731事件。

最主要的还是我还是很爱我的国家的,所以请你尊重她。

综上原因,曙光正式停更,下本新书在准备之中,谢谢大家。@@@@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第三章

由于五老都表了态,愿意在史莱克城里留守。

再加上史莱克学院的海神阁主凌梓晨、大师思远教授夫妇、赵无极、鑫豆豆、盘松及传灵塔和唐门的留守人员都在。

这边的安全问题应该还是有所保障的,而且战神殿也抽调了一部分人马,来加强史莱克城的守卫和新联邦政府办事机构的建设工作。

这边的事暂且不提,就说唐震华的第二支援编队的战舰集群升空后。

问题又来了,咋回事呢?原来斗罗联邦议长景琦大人居然跟大伙儿玩了个金蝉脱壳。

他并没有留在史莱克城里,而是换了一套旗舰指挥中心人员的战斗服,混进了出发的人群里。

等到星际战舰编队集体升空后,他也没必要藏着了。主动走到唐震华的面前“自首”来了。

额……景琦议长大人在搞啥呢?玩失踪有意思吗?斗罗联邦这边的事情你就不用管啦?

好吧,我们的议长大人也跟大伙儿做了深刻的检讨,并做了一些解释。

主要目的还是因为和罪恶星球方面结盟和谈的事,如果有他在场的话能更方便些。

他的安全问题主要由战神殿的夏乔和尘剑来负责,所以应该也没有问题。

其实大家都不知道的是,他们居然把任雪这个娘们也带来了。

因为把她一个人放在斗罗母星的史莱克城监狱里,景琦实在放心不下呀。

再咋说,那天还亲了人家不是吗?虽然完事后,他也被任雪搧了二耳刮子。

但这滋味还是美美哒!景琦打算有机会的时候,还是要继续尝试一下的,任雪现在已经被封禁了魂力,被她揍几下也没啥关系。

他现在已经彻底忘记了当初到底是谁要杀了他。好吧,这真是能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由于银天凡的第一战舰编队,之前接到了史莱克学院方面的命令。

所以他们也适当的放慢了前进的速度。三天以后,他们就和极速赶来的第二支援编队汇合一处了。

唐震华和银天凡的旗舰,通过太空对接,连接成了一体。打开密闭舱门后,唐舞麟和古月娜率先进入了第一编队的旗舰。

当然,这会儿独孤九幽、三亮秋、弗兰德、唐咏辉等人已经带着唐轩柔在对接通道口等着他们了。

一看见自己的宝贝女儿,古月娜瞬间冲了过去,一把抱起了正在吃着棒棒糖的“糖咸肉”。

“我的小祖宗,你真是要急死妈妈啦!嘤嘤嘤……”

古月娜看到自己的女儿完好无损,激动的轻声抽泣了起来。而唐舞麟在一边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

“嘻嘻嘻……粑粑、麻麻。你们不要哭哦,羞羞羞……”

而“糖咸肉”却没心没肺的笑着,她觉得和大人们躲猫猫的游戏好好玩呀。

她也真是有本事,不愧是洪荒大千世界圣人级的转世分身。生来自带的神通和天道圣器,不但让她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甚至还无意之中提高了修为。

是的,如果按照斗罗位面的魂师等级来划分的话。小咸肉出生了没多久,就已经是三环魂尊了。

说起来也奇怪了,她的前三个魂环都是粉红色的,外面还包裹着一层淡淡的圣洁之光。

虽然没有人知道这种魂环,到底意味着什么等级。也不

文学

知道她具体的附带魂技到底是什么?

不过神级强者们只要用神识去探查感知一下。就会惊叹它的不同凡响。

为啥呢?无论你是什么层次的神识,只要你探查到她放出的魂环两米之内,就会瞬间被她的魂环“吸收吞噬”。

就连超神级的神识探查也不例外。这还了得,可以想象,这个女娃未来的本事可是了不得啊!

众位强者大佬们又聚在了一起,经过短时间的讨论。

决定还是分为两支舰队前进,由魔狐银天凡的第一战舰编队打头先行。

而唐震华率领的第二增援战舰编队,拖后一万公里的距离。隐蔽在太空里,负责警戒和支援。

在强者的分配方面,也做了小部分的调动。

仙笔斗罗雪琳儿调到了第一编队,原因很简单。她的未婚夫独孤九幽在那边,雪琳儿自然想和他在一起喽。

这样一来,战神殿的人员也做出了调整。第一战神尘剑和夫人仙音斗罗华月儿也去了第一梯队。

因为华月儿和雪琳儿有武魂融合技,她俩在一起能发挥出更强大的铺助力量。

不过这样一来,唐咏辉和陈舞烛就只好也调到第二梯队里去了。宁北倾想和慕子今在一起,所以她主动要求去了第一编队。

由于她的身份比较特殊,斗罗联邦议长景琦特意交待了独孤九幽和三亮秋弗兰德,让他无论如何

文学

要保证她的安全。

景琦是宁北倾的表哥,这个关系大家也都是知道的。而且这个妹子是第一次出来历练的,看什么都觉得好奇。

她不停向慕子今问东问西的,把慕子今的头都给问大了。当然也有人不嫌弃她话唠的,那就是传灵塔的猥琐蜀黍土行顺。

不过他刚想靠近宁北倾,就被警惕性很高的慕子今给挡住了。并且警告他,如果敢乱来就把他丢出星际战舰去。

额……土行顺一看脚下都是金属。在星际战舰上也没有土地呀,他的土遁神术自然就发挥不出来了。只能不甘心的放弃了调戏这些美女的猥琐打算。

“不吗?我要和蓝蝴蝶姐姐在一起。”

谁都没有想到,就在他们即将分开的时候,唐轩柔不干了。

她吵闹着非要跟虎王蓝蝴蝶在一起,在之前她们已经成为了好朋友。“糖咸肉”不想离开她。

“胡闹,蓝蝴蝶姐姐早去执行很危险的任务。不能带着小孩子去,轩柔乖,要听妈妈的话,跟妈妈走吧?”

古月娜连吓带哄的要带走唐轩柔。没想到这个小丫头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她一下子从古月娜的身上挣脱了下来。抽出了背后的小粉伞,警惕的说道:

“我就是要跟蓝蝴蝶姐姐在一起,不然……嘿嘿嘿。”

额……这里很多人都曾经吃过她的亏,知道这把伴生圣器的厉害。他们可不想再试一次,男女变性的游戏了。

赶紧劝古月娜放弃带她离开的打算。就让她和唐舞麟一起陪她去第一战舰编队好了。

既然这是大家共同的“愿望”,唐舞麟和古月娜也只能带着唐轩柔一起加入了第一编队的序列。

其实唐舞麟和古月娜对于自己能够加入第一编队还是挺高兴的。因为第一编队的成员将第一波次进入罪恶星球。

也就是说他们能第一时间见到,越山龙(龙跃)和碧蛇郑怡然他们了。

而且这一波次的强者很多,罪恶星球上也没有什么超神级的大能。所以安全问题也没有必要过于耽心。

因为人员已经都到齐了,也没有必要再耽搁下去。大家通过太空对接舱的通道,回到了各自所属的战舰内。

事实上所有的神级以上强者,都集中在两艘巨大的旗舰内。

其余的护卫舰、驱逐舰、侦查舰和补给运输舰里是没有神级强者负责驻守的。

它们这些星际战舰里,都是以一些高科技的星战武器和太空战机为主。

当然作为护卫舰,它们每艘里面也配置了三枚唐门最新研制出的禁忌核弹。

是否会用到这些禁忌武器,事实上没人知道,更没人愿意去使用它。

毕竟那种武器的破坏力过于巨大,发射一枚足以毁灭一个星球了。它可和蓝轩宇他们当初发射的那枚禁忌核弹不同,威力足足提高了十倍。

如果当初蓝轩宇他们是带着它去的,那么御空族所在的星球,就将彻底被抹除在宇宙中了。

当然,蓝轩宇他们也不能在这股毁天灭地的冲击波下逃生。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没人会去使用禁忌核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