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第一章

李桑柔从帅帐出来,转个弯,就看到她那顶小帐蓬门口,几根木柴架着堆火,火上面吊着把铜壶。

火旁边,大常和孟彦清,以及几个年纪大些的老云梦卫席地而坐,正喝着茶说话。

“老大回来了。”大常面对帅帐方向坐着,李桑柔一转过来,他就看到了。

几个人忙站起来。

李桑柔过去,蹲到孟彦清旁边,打量着四周,“黑马他们呢?”

“下午送来了几车信,他们都去念信去了。”孟彦清笑道。

旁边的帐蓬里,一阵哄笑声起,李桑柔站起来,“我去瞧瞧。”

“咱们也去瞧瞧。”孟彦清跟着站起来。

大常递了袋瓜子给李桑柔,李桑柔接过,摸了一把嗑着,和大常、孟彦清几个人一起,往刚才哄笑的帐蓬过去。

帐蓬很大,里面挤满了人,窜条坐在油灯旁边,刚念完一封信,将信连信封递回去。

“下一封!”窜条一只手递出信,另一只手伸着,下一封三个字,叫的相当有气势。

“俺的俺的!”一个二十来岁的兵卒忙举起手里的信,旁边的人接过,一个递一个,传到窜条手里。

“喔嚯!你这封信这么厚!这是卡着顺风的份量来的吧!”窜条掂了掂信,先叫了句。

帐蓬哄笑起来。

“张福亲启!啧!”窜条先念信封,“亲启,瞧这字儿,你媳妇儿找的这写字儿先生,可不咋得。”

“字儿好的,价钱贵,是个字儿就行呗,能省就得省。”旁边一个十夫长十分懂行。

“就是这话儿!”周围一圈儿赞同。

差一个大钱,就是俩鸡蛋呢!

“也是,是个字儿就行了,什么好看不好看的。咳!”窜条抖开信,猛咳了一声,帐蓬里顿时安静下来。

“福哥:这信,是我写的,顺风的王婶子到咱村上教识字儿,说是要一个村上教出来一个能写信的,咱村上,我学的最快。

张福,你媳妇可不得了,都会写信了。这句是我说的,不是你媳妇写的。我接着念:

福哥,我学认字,不是为了赚写信的钱,我是想着,我想跟你说的话,不想说给人家听了,再让人家写,我说不出口。

福哥,家里都好,娃儿会走路了,今天一上午,追得家里大公鸡满院子跑,娘说娃儿像你。

福哥,我很想你,越到夜里越想,想得睡不着觉……”

“别念了!”张福一窜而起。

帐蓬里怪叫声,笑声,拍手声,哄然震天。

年青的张福一张脸涨的血红,越过一只只胳膊的阻拦,冲向他媳妇那封信。

窜条拍着信笑的前仰后合,“张福,你媳妇!哈哈哈哈!厉害厉害!怪不得要学写字!哈哈哈哈!”

“这个傻女人,她识字了,我又不识字儿!”张福总算扑到窜条身边了,一把抓过信。

窜条笑的喘不过气,一下下拍着他,“等会儿,我,单念,单念给你听!”

站在帐蓬门口的李桑柔,一边笑一边往回走。

……………………

帅帐里灯火通明到半夜,第二天第三天,一直忙到第四天。

夜幕垂落,李桑柔和孟彦清等人算是一大伙,三四十人凑一起吃饭。

刚刚吃了晚饭,孟彦清鬼鬼祟祟提了两坛子酒过来,刚刚倒了一圈,坐在李桑柔对面的大常喊了声老大,往李桑柔身后示意。

李桑柔身后,顾晞刚刚转过弯,往这边过来。

李桑柔忙站起来,顾晞已经过来了,看着她笑道:“走走?”

“好。”李桑柔笑应了,和顾晞并肩往前。

“我和守真都觉得沿着你走的那条线,从江南进入鄂州城,里应外合,是个好法子。”

走出十几步,顾晞看着李桑柔,笑道。

“忙了这几天,总算安排好了,刚刚已经让他们启程,从平靖关往安庆府,从安庆府过江。”

“有多少成算?”李桑柔凝神听着,问了句。

“一共二十支十人队,五十人一组,进到鄂州城前,互不联络。

每组安排了二十个水性极好的,一起赶到安庆府,送他们过江之后,立刻赶回来。

都是精锐,守真、致和和我亲自挑出来的,只要能有一组进到鄂州城,就能打开城门。”顾晞没说成算多少,只仔细说了这一趟的安排。

“攻打平靖关的时候,损伤很大。”顾晞眺望着远处黑沉沉的群山。

“合肥之战后,我一直驻军合肥,南梁大约以为大哥和我会和从前一样,从扬州、江都一线,渡江南下。

武怀国应该是看出了咱们的意图,没到江都城,半路上,就改道赶往鄂州。

必须赶在武怀国之前,拿下平靖关,否则,武怀国到了鄂州,调度指挥鄂州、随州,甚至襄阳军,那时候,再要拿下平靖关,就太难了。”

顾晞笑起来,“天佑我大齐!”

“文将军到随

文学

州了?”李桑柔笑问道。

“嗯。”顾晞这一声嗯,轻松愉快。

“大哥写信说你过来了,接到信,我就算着你的行程。”顾晞转了话题,“大常先到了,比我预计的慢了两三天,你却没来。

我问大常,大常说你去安庆府了,问去安庆府干什么,他摇头不知。

问孟彦清,孟彦清是真不知道。

我让如意去问黑马,黑马只知道你赶去安庆府了,别的一问三不知,还拉着如意,猜你去安庆府做什么,如意说他猜到最后,说算了不猜了,肯定猜不着,他要是能猜着,他就能当老大了。

黑马可真是!”顾晞忍不住笑出来。

“等我过来~”李桑柔拖出缕长音,“想让我进城看看?”

“不是!”顾晞皱眉看了眼李桑柔,“很久没见你了。

大常到的时候,大军刚在这里驻扎好没几天,我带人往鄂州城北面查看时,遇到了一支梁军百人队,厮杀没多久,城头上大约有人认出我了,鄂州城门大开,骑兵步卒蜂涌而出。

幸亏致和不放心,随后跟了出去,要不然,只怕就回不来了。”顾晞说着回不来了,语调中却没有什么惊惧后怕。

“武怀国比你早到鄂州城?”李桑柔问道。

“嗯,早了好些天,他要是比我晚到,这鄂州城,说不定已经拿下来了。”顾晞转头看了眼鄂州城头的灯火,指了指营地后面,“后面的那块山崖,站上去可以看得很远,上去看看?今天重阳,正好登高。”

“好。”李桑柔看向顾晞手指的方向,那是块直如刀削的高耸山崖。

两个人转个方向,往山崖过去。

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第二章

北辰瑾俯视着已无反抗之力的二人,目光移至林天骄身上,高高在上的样子,看着她仿佛就像在看蝼蚁。

“你当真以为你的人进进出出这王宫,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觉。朕该说你聪明呢,还是蠢笨。空有一身诡异的手段,却没有搭配一颗足够聪明的脑袋!还有什么话要说,一并说了罢!”

“那你为何不一开始就拆穿我,为什么还要让我顺利的把雷火送去蛮族手中……”林天骄大声质问着,突然一顿,明了。

“哈,我明白了,说我恶毒,可天底下谁又能毒过你,好一个仁慈帝王,哈哈哈……我输了……”

输了,满盘皆输……

林天骄疯狂大笑着,北辰瑾不过借着她的手,想要除去某些人罢了。

她却还天真的以为自己报复成功了。

哈,天真啊!

“你别忘了,你的长公主可还在我的人手里!”突然想起她是还有筹码可以谈判的,林天骄冷笑着威胁。

林琴儿摇了摇头,向她走了过去,捏着她的下巴,嘲笑她的天真。

“既然是瓮中捉鳖,你当陛下会给你把让你柄拿捏?林天骄啊林天骄,我可真不喜欢这么愚蠢你,啧,你看看那是谁!”

林天骄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去,帘幕后,本来身体虚弱好似下一刻就会死去的王后,华衣锦袍,仪态尊贵的掀开帘布站在哪里,蔑视的看着她,一如既往的高傲。

王后出身名门,往日里两人总是不对付,她在她的眼里从来都能看到她的轻视,这是她最厌恶的。

原本以为已经被她斗垮的女人,现在正好端端的站在哪里,蔑视的看着她。

而她的身侧是她最信任的人报春,此刻报春抱着熟睡的公主,一脸温柔恭敬!

报春背叛了她……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贱婢,你敢背叛我……”林天骄疯狂的大叫着,整个人看上去疯癫异常。

她输了,全盘皆输,就连报春也背叛了她。

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从来就不是她的主子,又何来背叛之说!报春听到她的咆哮质疑,也不理会,只是轻声哄着似乎有些被惊扰了的长公主。

“贱人,放开你姐姐!”一旁的北辰思,见林天骄被侮辱刺激,神色似乎有些不对劲,恶狠狠的怒斥一句,看着林琴儿,就像看什么脏东西似的。

“是啊,我是挺贱的。”要不然怎么会总是眼瞎,一而再的爱上一个对她从来不屑一顾的人呢,无声的笑了笑。

林琴儿松开了捏着林天骄下巴的手,嫌弃万分的掏出帕子擦了擦手,仿佛刚刚碰了什么脏东西似的。

林天骄恶狠狠的看着她,眼中仿佛淬了毒,恨不能将她撕咬殆尽。

“林琴儿,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对我,我是你亲姐姐!到底为什么这么对我……”

歇斯底里的怒吼着。

“可你不是啊,我的姐姐哪里能有这么大的能耐,哪里会有这么多的诡异手段,不过不知

文学

道打哪里来的山精鬼魅,姐姐?呵,别说笑了!”

林琴儿毫不留情的戳破。

林天骄眸子瑟缩了下,继而大叫,还要争辩。

“你到底在胡说什么,我就是你姐姐,我们自小一起长大……”

“呵,是与不是你我心中自知,也已经不重要了!”说完退到一边,安静的待着。

“安王谋反,就地正法!”寒光一闪,剑没入胸膛。

安王北辰思,怔愣的看着为他挡了一剑的女子。

为什么……

“你,何至于此……”北辰瑾叹息一声,虽然答应过她,可放虎归山从来不是帝王该做的。

“陛下,琴儿这辈子也就这么一个心愿了,你答应我的,留他一命……”殷红的鲜血,泊泊而出。

“陛下……”

“安王谋反,朕顾念手足之情,不取其命,断其腿,流放幽州,终此一生,不得踏出幽州半步!”

“……”

林琴儿笑着,再没声息。

至此,一场以安王,林天骄为首的叛变,到此为止。

安王被流放,囚禁于幽州。一杯毒酒,林天骄死得悄无声息,至此倚月宫成了荒废之地。

连心宫琴妃娘娘护驾而死,追封贤妃之位,风光大葬。

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第三章

季棠棠暂时也懒得去关注那些还在不死心蹦跶的人了,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章老的片子现在有不少人都挤破了脑袋想进去饰演一个角色,这个时候冒出来的季棠棠,显而易见的也被人给盯上了。

这种时候想参与到章老片子里的人,从一线到三线的明星都数不清了,季棠棠居然还敢在这种时候也插一脚。

在廖廷琛带着季棠棠出现在章老试镜会的现场时,就被人给盯上了。

章老的试镜会是偏私人性质的,只会通知提前跟剧组联系过,想要来试镜的人员试镜日期。

这个过程中,不会告知任何的媒体狗仔,并不欢迎他们的出现。

但无奈章老的名头太大,他这次出山要拍摄的电影,早早就被不少人给盯上了。

所以只要是跟这个有关的事情,稍微有那么一点风吹草动的,立刻就会有不少狗仔闻风而动,嗅着味儿追上去。

以至于不少明星来试镜的时候,低调一点的就得小心遮掩一番。

而对自己十分有自信的,则是跟走红毯似的,把自己打扮的十分靓丽,一点都不遮掩的进入试镜现场。

季棠棠一心放在自己即将要试镜的角色上,紧张的不得了,压根就没心思关注外界的情况,所以也不知道在试镜会的外头,藏了多少狗仔。

而廖廷琛虽然是娱乐圈里的人,但身为boss级别的人,他也没怎么关注这个。

于是两个完全没防备的人,被各路狗仔拍了个正着。

紧接着,关于季棠棠也来参与试镜的消息,立刻就传到了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