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趴 强迫 哭 H 第一章

和汽车发动机温度过高会爆缸一样,蒸汽机温度太高也会爆炸,而且后果还很严重,在锅炉房那种近似封闭的环境里,一瞬间所有人都会被煮熟。

不对,不是煮熟,是蒸熟。

考虑到这一章发布的时间会是在早上七点左右,为了不影响兄弟们吃早餐的胃口,就不再描述“薛西斯”号底舱的惨状了。

这个结果谁都没想到,波斯方面第一时间致函南部非洲,认为是南部非洲的改造导致这个结果,要求南部非洲负责。

南部非洲肯定不认,这玩意儿是没有售后的,虽然小马拉大车有点力不从心,小心使用的话用个一两年也没问题,谁都没想到这才刚不到半个月就趴窝。

最倒霉的是加富里,他的雄心壮志没有机会实现了,“薛西斯”号爆缸的当天,加富里就被解除职务,三天后畏罪自杀。

加里克斯中校再次失业,不过加里克斯中校一点也不伤心,他来到波斯之前得到了一笔丰厚的安家费,“薛西斯”爆缸之后,亚历克斯中校接到东印度海军的邀请,于是亚历克斯中校开开心心去上任,他才是这件事的最大赢家。

罗克不管波斯人的这点破事,他甚至都不知道“薛西斯”号发生了什么,现在这种小事已经不需要罗克亲自处理,杨·史沫资分分钟就能把波斯人安排的明明白白。

罗克现在每天都在正义宫,排队接见各州新任州长和议会议长。

南部非洲11个州扩张到20个州,瞬间多出一大堆行政机构,虽然各州行政经费都由各州负责,联邦政府多多少少也得表示一下。

艾达最近最忙碌,南部非洲1925年度的财政预算去年底就已经报请国会通过,现在一下子多出9个州,财政预算又要重新编制,联邦政府的收入没增加,支出却一下子多出不少,这让艾达看上去憔悴不少。

“呵,我憔悴可不是因为联邦预算,而是因为我儿子的婚礼,谁让我儿子有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呢。”艾达现在脾气见涨,对某个不负责任的父亲毫不留情。

亚瑟和罗娅的婚礼定在3月14号,这一天是所谓的白色情人节。

白色情人节最早起源于公元三世纪时的罗马,相传罗马皇帝设立情人节是为了纪念自己在2月14日救了一对因违反恋爱结婚禁令而要被处死的恋人,一个月后,也就是3月14日,这对情侣宣誓至死不渝,后来这一天便成为白色情人节。

白色情人节又叫返情人节,指的是女孩在情人节收到礼物后,要在一个月后的3月14日回馈礼物给男方。

所以兄弟们,情人节送给老婆礼物的时候,记得提醒她一个月后要回礼,这才叫相敬如宾。

罗克和亚瑟的关系是不能公之于众的,虽然罗克可以出席亚瑟和罗娅的婚礼,但是不能以父亲的角色出席,所以艾达抱怨罗克倒也不是持宠生娇。

面对艾达的抱怨,罗克也确实是无言以对,不过罗克也不是完全不负责,并没有对亚瑟不管不问。

要是罗克真不管不问,就没有亚瑟现在的塞浦路斯男爵。

“一下子多出来九个州,联邦政府的财政预算捉襟见肘,又要找兰德银行贷款,兰德银行现在是联邦政府最大的债主。”艾达也是无奈,世界大战后,联邦政府一度还清了兰德银行的贷款,现在又重蹈覆辙。

“别担心,这只是开始,接下来要借的钱还很多。”罗克悄悄抹把冷汗,艾达还是很懂事的,不会在亚瑟的问题上太纠结。

“借多少?”这就是艾达的优点,从来不问为什么。

“联邦政府要加大在公共事业上的占比力度,重点是电力、交通、通信、卫生——”罗克对南部非洲的现状不满意,还要持续进行调整。

联邦政府成立的时候,因为资金不足,所以才鼓励私人在公共领域上的投入,推动南部非洲的发展。

罗克说的这几个方面,都被有数的几个大企业垄断,菲利普在任期间进行过调整,不过还不够。

“简单啊,你把你在这几个领域内的企业上缴联邦政府,联邦政府瞬间就能成为大股东。”艾达说的是事实,罗克本人就是南部非洲最大的资本家。

从最早的鳄湾水电站开始,罗克就对电力领域持续投资,现在约翰内斯堡电力公司在南部非洲电力领域是无可争议的一哥,发电量占据南部非洲总发电量的百分之三十。

不好意思,二哥也是罗克名下的企业,尼亚萨兰电力公司。

跪趴 强迫 哭 H 第二章

秦伟已经醒来了很久。【wwW.aiyouShen.Com】

阔大的病房里面一片幽暗,外面居然还有着一个大客厅,透过这个不夜城隐约的灯光照射进来,可以看到有两个年轻的女人躺在大沙发上,正在熟睡。

或者其中一个并没有真正的熟睡。

在秦伟轻轻而吃力的坐起来的时候,他眼角的余光似乎看到陆小刺,微微睁眼看了他一眼,然后又随即闭上了眼睛。

秦伟坐在床上,望着旁边的陪护床上,姐姐秦乐儿身上连被子都没有盖,合衣歪倒在床上睡着了。

身条曲线极尽柔和温婉,如同一湾软软的春水。

想来秦乐儿是打算不睡,整夜守着自己,结果没熬住瞌睡这头大老虎。

现在虽然已经是夏初时节,然而下半夜的气温依然有一些薄寒,秦伟想了想,忍着头部的疼痛悄悄起床。

他没敢挪动秦乐儿,不仅仅是怕惊醒了她,而是还不习惯触摸到她的身体。

只是把轻薄的被子,轻轻的搭住了她的身体上。

做完这一切,秦伟就头疼得流了一脸的热汗。

“槽,打得太实在了!”

秦伟低声自语的嘟囔一句,望了一眼秦乐儿紧闭着眼睑的俏脸。

在这一刻,秦伟就突然很想吸烟了。

他慢慢走到窗前,贪婪的望着外面的不夜城,烟瘾更是来的一发而不可收拾。

秦伟知道陆小刺手里有烟,而且还不是女士烟,是那种五元一包,味道‘特冲’的低档烟。

希望这妞儿把烟和火机都放在茶几上。

秦伟心里想着,轻轻的走出里卧,来到了客厅。

很遗憾,在茶几上既没有火机,也没有香烟。

秦伟心里挣扎了一会儿,还是克制不住内心的渴望,弯腰悄悄在陆小刺的脑袋边低声唤道:“陆小刺,陆小刺——”

结果这个小丫头片子呼啸平稳,一动不动,似乎真的进入了深深的睡眠之中。

“算你狠!”

秦伟悻悻的低声说了一句,然后站起来,走回了内卧。

在窗前站了一会儿,实在无法忍受的秦伟,又偷偷溜到了陆小刺的身边。

然后他慢慢的蹲了下去,眼睛就这窗外朦胧的灯色,在陆小刺婀娜有致的娇躯上面搜寻。

随即,秦伟的目光停留在陆小刺牛仔裤屁股后面的裤兜上面,移不开了。

“不好下手啊!”

秦伟不禁有些迟疑。

陆小刺慢慢的睁开眼睛,目光在黑夜里分外的雪亮。

她望着秦伟,轻轻的说道:“你的头还想再破一次?”

“呵呵,有烟么?”

秦伟低声干笑数声:“来一支。”

“这个理由真烂,你不是一个烟酒不沾的好宝宝么?”

陆小刺轻笑着说道:“还是受刺激了?楼下那个一穷二白的垃圾钓丝,靠女人吃软饭的大烟鬼,都能泡了你心里的女神,乖宝宝也想小小的堕落一把!”

“烟!”

秦伟心里很不爽,声音就不免得有点重。

“被我说中心事,恼羞成怒了。”

陆小刺轻声‘噗呲’一笑,把屁股裤兜里的烟和火机,无声的放在茶几上面:“出去吸,小姐闻不得烟味;对了,你这没吸烟的菜鸟估计一口下去,就是咳得惊天动地,到下面楼层的厕所好好的吸,不然别人还以为发生了地震。”

秦伟悄悄打开房门,外面的走廊居然放了两个长条凳,三个彪形大汉正在凳子上七歪八斜的呼呼大睡。

秦伟轻轻离开,坐电梯下楼。

望着电梯金属门反射的头上包着纱布的自己的模样,秦伟脸色冷峻,沉默如山。

到了六楼,秦伟出了电梯。

跪趴 强迫 哭 H 第三章

是役,独立大队雷霆出击,共计歼灭日军一个中队、皇协军一个营,缴获无数。知晓了雷大队在山口歼灭了携带着迫击炮前来剿匪的日军中队后,谢家寨一众土匪无不感恩戴德,从此更是坚定了要死抱雷仁大腿的决心。

开玩笑呢,光是日军一个小队就够把谢家寨轰个片瓦不留了,更别说是一个中队的鬼子。而一个中队的鬼子在独立大队跟前,也就是一轮齐射的事情,仿似在池塘中扔进去一颗小石子,激起几个涟漪后即消失无踪,仅此而已。

交代了谢国强负责埋葬皇协军6营后,独立大队携带着大量战利品回归雷仙镇。当然,雷大仙没有随队返回,他晚上留宿在了土石坝,准备第二天再去伊川,跟他们家的佩儿相聚最后一天。

春节过后,独立大队派出1中队,穿上日军军装,大摇大摆地开进了义渠的皇协军军营里面,再次无耻地上演了石寨据点的一幕。原本驻扎此地的6营已经在黄头岭被全歼,因此留守的皇协军一个排,在如狼似虎的1中队跟前化作了刀下亡魂。自此,6分区的所辖地域再次扩大,完成了雷仁过完春节即再次北上开辟根据地的预定计划。

文学

一片风平浪静中,1941年的春耕没有任何日伪前来打搅,老百姓有说有笑的精耕细作,种下了一年的新希望。杨青山等人看着分区各地汇总上来的春耕工作报告,都是喜不自胜,再次把一张臭脸笑成了

文学

一朵菊花。

随着新5连与新6连形成战斗力,是年五月,6分区独立大队在全分区所辖的七个正规连里,举行了一次公开选拨。为了能够参加这支传说中的不败雄师,一时间报名者多如过江之鲫,尽管雷仁规定了其不论在原部队担任何职,入选雷大队以后仍需从普通小兵干起,全分区一千多人的部队仍然是趋之若鹜。

经过连队初选后,两百多名优秀战士来到雷仙镇,参加了独立大队的最后选拨。看着眼前生龙活虎的棒小伙们,雷仁与周凯是这个也想要,那个也舍不得,最终干脆是把牙一咬,全部收下拉倒。

由此,6分区独立大队完成了最后一次扩编,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特战营。

大队除去直属机关外,还下辖一个火力支援连、三个步兵连。火力连连长仍是那个脑子一根筋的李焦,装备十一年式70毫米迫击炮3门,九二式重机枪3挺,歪把子轻机枪5挺,50毫米掷弹筒6具。其火力之强,让第一次见到的杨青山顿时就吓晕了过去。

雷仁保留下歪把子和掷弹筒,实际上还是为了日后换装重机枪和迫击炮做准备。在雷仁的意识当中,随着以后的缴获不断增多,装备八挺九二式的重机枪连和装备九门迫击炮的迫击炮连,都是早晚的事情。说不得,随着战斗规模的不断扩大,往后就连九二式步兵炮也不会只是个梦想。

三个步兵连分别由赵长旺、李自在、卫益担任连长,每个连都跟6分区的其他连队一样,满编超过一百五十人,各连除了那清一色的三八式步枪,还装备了九挺歪把子机枪,其战斗力之强悍,任何一个连拉出去,都能把日军一个中队给揍得满地找牙。

秋粮丰收后,雷司令一纸命令,6分区再次新编了两个连队,又把谢家寨的近两百悍匪招致麾下,抛开负责保卫分区机关与雷仙镇的警卫连不算,全分区的野战连队已然达到九个,编成了三个营。加入雷仁的特战营后,一个满编团就此新鲜出炉,且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精锐野战团。番号嘛……6分区独立团。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