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辣文林宛宛 第一章

“啊哈哈,想不到居然抓住了能力追迹。幽体连理加上能力追迹,那个老头的计划一定会成功的!”

马场芳郎以及其背后的组织,目前效忠于木原幻生,但他仅仅是知道和自己沟通的人是个老头,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至于为什么会被木原幻生驱使,原因很简单,木原幻生说,自己可以让马场芳郎成为能力者。

就这么简单。

突然间,一只机械狗冲着他的背后冲了过去。

伴随着一阵金属炸裂的声音响起,马场芳郎下意识地滚到了一旁的水泥柱子后面。

“值钱的,交出来,还有,绑架少女什么的,简直就是人渣的行为!”

一个男人的声音传到马场芳郎的耳中。

在有些宽广的厂房内,就在马场芳郎几米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长得像大猩猩一样的壮男,对方浑身紧绷的肌肉似乎一用力就能把夹克撑破。

虽然样子充满破坏力,相反说话的口气却很阴郁。

接着,壮男就像复读机一样开口说话:

“值钱的,交出来,还有,绑架少女什么的,简直就是人渣的行为!”

很显然,驹场利德虽然是武装无能力者集团的老大,一个憎恨能力者的人。

但他做事情是有原则的。

自从他接管武装无能力者集团之后,禁止了让女学生卖春这种来钱贼快的方式,也通过自己个人的绝对武力打压了那些沉迷暴力的混混们。

“马场芳郎,暗部的人。无能力者,但我很瞧不起你。”

听到驹场利德的话,马场芳郎一遍操控电脑,一边控制着自己的机械狗去攻击驹场利德。

很快,他就找到了驹场利德的消息。

“哈!无能力子者?还是犯罪集团的首领?就凭你这种垃圾也想黑吃黑?”

轰的一声爆响。一只已经快被打碎的机械狗瞬间砸中了马场芳郎躲避的柱子后面。

“不…不可能…”

马场惊恐地看向驹场利德,这个浑身肌肉炸裂的的壮男身边已经躺了一地的机械狗了。

一拳一个,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技巧。

此时,眼尖的马场看到了驹场利德夹克下方的肌肉,以及那有些怪异的条带状凸起。

瞬间他就明白了那是什么东西。

发条绷带!

只取驱动铠运动性能部分,将其独立化的超音速军用特殊贴布,是警备员在实验运用中落选的失败品。

绷带能通过保护膝盖上六条韧带,从外侧补强连系大腿骨、陉骨、腓骨等脚部的各部位肌肉来提供超强的运动能力。但为了保持身体平衡必须在全身都贴上贴布。但使用时会对身体产生很大的负荷,还要在脚部加装铁板防止脚自毁。

这种失败产物在驹场利德身上却发挥出了极为恐怖的效果。

魔鬼筋肉人配发条绷带,绝配!

驹场利德全力一拳的力量,足以达到超电磁炮的八成威力,一拳打碎钢板不成问题。

因此,就是一般的Level4大能力者遇上驹场利德,一旦被抓住破绽基本上就是凉了。

“呵呵,我可以是有最终兵器的,弱智的大猩猩!”

马场芳郎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机械狗被人一波带走而感到绝望,相反,他还有这后手。

随着一个按钮被他按下,地面开始震动了起来。

一个身长三十多米手掌是两把巨大钳子,像是机械昆虫一样的机甲从不远处出现,像是台推土机一样撞飞了沿途所有的的障碍物,直接冲着驹场利德就撞了过来。

肉辣文林宛宛 第二章

深夜。

阿波菲斯宫。

乔躺在大床上,床帐敞开,他歪着脑袋,看着天花板上的那条大蛇。

他的脑袋里,不断的重现着不久前的那一幕。

“准备战争吧,先生们!”

萨利安站在朝议大殿正中,挥动着拳头朝着乔,戈尔金,还有其他一众刚刚突破六阶的帝国军官大声嘶吼:“准备战争!用你们的

文学

刀剑,用你们的拳头,将帝国的光辉,洒遍梅德兰!”

离开海德拉宫,回到阿波菲斯宫的路上,乔一直浑浑噩噩,脑子里一团浆糊。

战争?

绯红的本能在欢呼,在雀跃,在迫不及待的欢迎战争的到来!

战争,死亡,恐惧,混乱,巨大的破坏,以及后续的瘟疫和大量的流民……战争和死亡带来的灾难,会让绯红急速的成长……或者说,让绯红急速的回复!

回复到他的位阶应有的力量!

但是乔本身?

战争……

嗯哼。

乔想起了图伦港仲秋血案时,被臼炮轰得稀烂的街区。

他更想起了,之前米亚和米可制造的灾难中,那些死去的海德拉堡市民,以及那些被破坏的建筑和街道……那些变异的市民,被杀死、被净化的市民。

好吧,绯红的本能在欢呼战争的到来。

而乔的意志,他对战争有着莫名厌恶。

在朝议大殿,萨利安说得很清楚——圣阿提拉已经准备好组建联军,被劫走的军费和辎重,给了各国最好的组建联军的借口。

而乔之前逮捕包括波特兰大公他们的行动,包括乔炮制的那些证据,同样给了德伦帝国开战的理由——军费和辎重的失踪,很可能是某个或者某些国家针对德伦帝国的阴谋。

双方都有道理。

都有理由开战。

那么,战争的胜负,将决定谁的借口成立,谁真正掌握了‘真理’!

按照萨利安和一众老将军的推断,战争将在两个月内爆发。

而且,战争的持续时间会极其有限。这将是一场极其短促、但是极度激烈的、高强度小规模的战争。

因为深渊战场那边,深渊大门随时可能开启。

一旦深渊大门开启,军费、辎重,还有其他的物资,必须尽快的送入深渊战场。所以,大家都没有过多的时间去浪费。

最多两个月的准备时间,德伦帝国毫无疑问占了极大的优势。

联军只有大概一个月的准备时间。

这点时间,他们能做一些什么呢?

真正能够抽调军队,向德伦帝国发动进攻的,无非是卢西亚帝国和他的一票附庸国,以及尼斯联合王国的雇佣军,还有冰海王国和圣希亚王国的海军罢了。

同样拥有规模庞大的陆军,而且战力不俗的高卢共和国,还有梅德兰大陆的其他各国,他们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军队运到德伦帝国的边境线。

德伦帝国真正要应付的敌人,并不多。

只要赢了这一仗,各国就不得不服从德伦帝国的意志,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另外一笔巨款和物资,送入深渊战场。

德伦帝国,将再次威慑整个梅德兰。

但是如果输了嘛……德伦帝国毫无疑问将沦为砧板上的肉,任凭联军切割、享用!

“啊,萨利安他们,似乎很笃定,圣阿提拉将组建联军。”乔躺在床上低声的嘟囔:“当然,我也能想明白,圣阿提拉被我们捏住了把柄,而拉法……哦,哦……”

“据说拉法将成为联军的总指挥官?”

“这一场仗,想要输都难。”乔喃喃道:“帝国,有意挑动战争?这次的事情,给了帝国最好的机会……而我逮捕的那些人,给了帝国最好的借口。”

“嗯,哪怕是挑起战争,也是要找借口的嘛……大家都是贵族,还是要脸的。”

乔浑身突然一阵燥热。

如果这一仗,德伦帝国胜利了,那么按照德伦帝国的态度,各国必须从口袋里,再掏出一笔巨款,凑齐支付给深渊战场的军费。

那么……被米亚和米可劫走的那笔天文数字的财富呢?

“哦,哦,哦,米亚,米可,两个小乖乖,你们……”乔浑身燥热,额头上都冒出了汗水,他再也没有心情睡觉,而是一骨碌的爬了起来,绕着巨大的卧室快步的转了好几圈。

黑暗中,他庞大的身体犹如一抹阴影,轻飘飘的划过空气,脚步落在地上,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时不时的,他会干脆蹿上墙壁,垂直在墙壁上奔走,甚至是蹦上天花板,倒挂在天花板上快步疾奔。

如此小半刻钟后,乔猛地冲到了自己的大床边,掀起了传单,从床下面的暗格中,拉出了两个硕大的,每一个都可以轻松装下两个大活人的牛皮箱。

肉辣文林宛宛 第三章

玉缺早已等得不耐烦。

这一日,他又一次对染焰抱怨道:“焰儿,你说你娘是不是死在外面了?这都一千年过去了,她怎么还没回来?你看,你们兄弟都快成仙尊了!她就一点不担心你们?”

染焰苦笑。“叔父,对于仙人来说,一千年,只是一个很短很短的时间。”

“还短?我都等到沧海桑田了。”玉缺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染冰道:“你可以不等。”

洛洛说:“我娘亲根本不稀罕你等。”

“焰儿、冰儿、洛洛,你们说得都对。”门外,安闲俏然而立。流仙光华从她身后倾泻下来,把她的秀发和一身神铠,映照得闪闪发光。

染焰、染冰和洛洛呆了一呆,齐齐飞奔过去。“娘亲!”

“乖宝贝儿,娘亲我回来了!”安闲想要拥抱所有的孩子,但染焰、染冰已经是英俊小伙了。她只能把依旧是孩童模样的洛洛抱了起来。“你们猜,娘亲给你们带了什么回来?”

玉缺无比羡慕嫉妒恨地瞪着洛洛,说:“还能有什么?肯定是神格碎片了。为了几枚神格碎片,也值得你丢下孩子一千年不回来?你怎么当娘的?难道你不知道,等一个人,是件多痛苦的事情吗?”

安闲眨眨眼,问染焰、染冰。“儿子们,这谁啊?”

染焰和染冰极有默契地齐齐摇头。

染冰说:“不知道。”

染焰说:“可能走错门的吧。”

玉缺:……

洛洛双手勾住安闲脖颈上。“我不要神格碎片,我只要娘亲!娘亲,我们的父亲离渊呢?”洛洛望着玉缺,挑衅地挑挑眉头。

离渊从安闲的身躯之中,分离出来,把洛洛从安闲身上摘下来,放在地上。“洛洛,你都快两千岁了,就别装嫩了。”

玉缺、染焰、染冰和洛洛齐齐震撼了。

刚才,若是他们没有眼花的话,离渊不是化作一道流光,从安闲体内飞出来的,而是,从安闲的身体里分离出来的,就好像两块重合在一起的饼干,向两边拉开,一变二。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安闲与离渊已经完全融合了,彻底合二为一了!

洛洛看向玉缺,质疑道:“这就是同心结的威力?”

玉缺惊慌、茫然、懵圈儿。

这绝不是同心结的力量。

离渊笑了,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玉缺。“同心结?我怎么会对安闲用同心结?我只是占用了安闲的心,与她共用一心而已。不过,我现在也可以和她共用一身了。玉缺,你应该懂的,对吧?”

玉缺如遭重击,踉跄了一下,向后退去。

他当然懂。

曾经,他也被离渊融入体内,与离渊共用一心,共用一身。然而,他选择了背弃,逃走。他逃走时,损害了离渊的心。

安闲却傻傻地把她的心给离渊了,更傻的是,她连她的肉身也不在乎了。

染焰和染冰紧张起来。“娘亲,这样好吗?”

安闲双目一凝,眉心光华一闪。

一个身穿大红嫁衣的女子从安闲眉心飞出来。刚飞出来时,还只有半尺高,落地时,却已经与安闲一般高矮了。除了穿着打扮不同,她与安闲一模一样。

“娘亲,你的魂体完全转鬼修了!而且,已经到了上神级!”染焰惊呼。

洛洛直接惊倒。

染冰嘴巴张大得能塞下个鸡蛋。

新娘说:“我的肉身都已经神主级了,我的魂体到了上神级,再正常不过了,有何惊讶的?”

玉缺突然喊道:“离渊,我要与你决斗!”他拔出了他的剑。

离渊摇摇头,转身融入了安闲体内,消失不见。

安闲冷哼一声,新娘回归体内,打开了鬼门。“玉帝陛下,要打可以,咱们出去打。”

玉缺说:“我不和你打,我要和离渊决斗!”

“就你?都不需要离渊出手。这儿有许多神灵想要与你决斗呢!”安闲指了下鬼门处。

一个接一个的神级鬼族从鬼门中飘然出来。

“忘州、柳川、游痕……百清!”玉缺一个一个地喊出他们的名字。

忘州,曾经的鬼界尊主。

柳川,曾经的魔界尊主。

游痕,曾经的仙界尊主。

百清,神界尊主。玉缺、素心曾经的主子。

玉缺喊道:“你们竟然都没死?没去轮回?”

百清道:“我有大仇未报,怎敢就死?我若轮回,你和素心一定会趁机打得我魂飞魄散。玉缺,你的第一个对手,是我!”

玉缺道:“很好!我也早想找你算账了!”

百清就要飞出去与玉缺单挑。

岳鹏走出来,大喝道:“没规矩!谁允许你们单打独斗了?我们是军队,军队要讲究团结一致!要打,就叫齐兄弟们,一起上!谁若违令不尊,逞能单打独斗,伤了自己,本帅必定会禀告陛下,请陛下封了他的命魂,不囚禁个几万年,绝对不让他再出来。”

百清讪讪退下,对玉缺摆手,说:“我不和你打,我打不过你。我去收拾素心。”他化作一缕青烟,正跑去找素心算账了。岳鹏说了,单打独斗,自己不受伤便可以。

玉缺要去追。一群鬼神拦在了玉缺面前。

洛洛找到了好玩的事情,他飞到诸鬼神面前,说:“玉缺,我和我的兄弟们,就在这里,你要不要来战?”

玉缺一看,这是一大群鬼,各个修为都在神级以上,少说也有上千。他自问,战也不是不能战。可打完之后,多半是两败俱伤的结局。他只想揍离渊,不想伤了安闲。

“安闲,你就这样护着离渊?”玉缺问道。

安闲道:“我不是护着离渊,我是护着你。我怕把你打死了,焰儿和冰儿会哭鼻子。”

染焰和染冰齐齐垂下头。

雾华兴冲冲从外面跑进来,“妹妹——”他看到了诸鬼,骇到了!紧随雾华而来的小白,一进门就趴下了。好多好厉害的鬼,把小白给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