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又嫩又紧的 第一章

天庭众神已经跪倒,恭贺孙阳成圣,他们都是孙阳葫芦空间里的妖怪,对孙阳自然是示威主人,主人成圣,他们自然也是骄傲无比。?

这次的成圣,让华夏的信仰接近统一,毕竟信仰这种事不是强求的,而且孙阳也没有去特别区分,在华夏的所有人,都享受到了这次的恩赐,包括外国人,毕竟现在境界不同了,华夏人,外国人,孙阳眼中都一样了。

很多华夏的外国人,直呼god,他们对自己的信仰产生了怀疑,这华夏的伪神居然如此神通,而且还降下赐福,这简直让他们的信仰动摇,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来信奉华夏的神,毕竟华夏的神治好了自己的病。

孙阳成圣的消息也被李云丽知道,并通知了高层,高层已经找了一些看网络小说的人,知道了成圣代表着什么,圣人打个喷嚏都是要毁灭世界的节奏,没想到孙阳居然成圣了,他们都不知道改用什么表情面对了。

但是他们震惊的还在后面的,很快,天地异象再次出现,灵儿也成圣了,并且显出女娲真身在空中,让世人惊叹,难道神话故事,女娲造人是真的?难道达尔文的进化论是胡说八道?达尔文的棺材板恐怕要压不住了吧。

国外的人也是疯狂的恶补华夏的神话故事,看到女娲造人之后,简直是大呼奇迹,现在女娲已经真的出现了,难道自己真的是用泥巴捏出来的吗?

灵儿成圣之后,是天庭中,除了孙阳最有身份的人,所有天庭正神都奏请孙阳,让孙阳册封灵儿为后。

田薇羡慕的看着灵儿,没想到灵儿居然是女娲后人,而且还成圣了,那些正神让灵儿当正宫也无可厚非。

孙阳也没有拒绝,毕竟天庭任何位置都不像是凡间那么随便,灵儿坐上正宫,那就是王母的位置,可以把自己的气运和天庭相连,镇压天庭的气运。

孙阳和灵儿正式成婚,天道降下功德,也许是为了奖励天婚吧,但是孙阳明显感觉,天道的气息在增加,难道自己补足仙道,就能够让天道增强吗?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既然得到了混沌珠,孙阳就开始祭炼混沌珠,更深的掌握混沌珠,所以在天庭中,一修炼就是好几天,放在人间就是好几年,还好有灵儿去解释,要不然那些还不知道自己身份的人,恐怕就要以为自己失踪了呢。

当然,这种事情也不打算继续隐瞒下去了,孙阳修炼结束之后,就来到人间,把金成泽他们和允儿这些丫头找来,告诉他们自己的身份。

结果孙阳看到金成泽他们就开始玩一二三木头人的游戏,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他们是怎么都想不到,孙阳居然是天庭的玉帝,要知道因为华夏大兴,周围的国家都开始信奉华夏的天庭,包括韩国,岛国的神道教都已经快完蛋了,那些右翼气的是天天活蹦乱跳的,如果大家都信奉华夏的天庭了,那么他们还怎么**。

小雪又嫩又紧的 第二章

一个故事如果没有完结就被放置遗弃,那么故事里的角色们将会被永远的定格在那一瞬间,没有未来。

小雪又嫩又紧的 第三章

秦始皇所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但云轩知道,他其实什么也没明白。

因为当几人来到了一个稍微大点的人类聚集地时,秦始皇表现得实在太夸张了。

“那些建筑!是怎么做到建得这么高的?是用了什么能源吗?”秦始皇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一切,不由得激动起来。

云轩单手拂头,捏下一把汗。

“对了,你知道怎么去找他们吗?”云轩对紫涵问道。

“先去他们住的地方看看吧,他们应该留下了一些线索。”紫涵回答到。

夺目的光芒褪去,犹如一片红黑色的屏障落幕,当众人再看去时,才是看到两个人影飞快的落下来。

轰轰――

两人同时坠入大地,砸下两个深坑,顿时黄沙满天,烟尘四起,大地仿佛都因此而颤抖。

两人又是迅速爬了起来,饶是受了不轻的伤,也能以最快的速度站起来继续战斗,可见其恢复能力有多恐怖。不论是克隆体还是云轩,此时已经准备好了第二次攻击。

蛛矛――现!

两只蛛矛同时出现在两人身后,迅速探出,直指对方,犹如两只伺机而动,随时准备狩猎一番的魔蛛!

嗖――嗖――

又是两道破风声传来,众人耳畔突然响起来一阵雷鸣声,然后就见到几丝蓝色闪电萦绕在两人身上――只不过,这两人的身影却是没有动弹。

紫涵指着墙角上的一个方向。秦始皇便顺着这里摸索过去。很快,他就发现了什么。嘴里还不时呢喃着一些奇怪的话语。

“没错,没错就是这里了。难怪,难怪,原来如此。”秦始皇似乎有些激动。

云轩并没有说什么,就这么看着秦始皇,他相信到了如今这一步,所谓的一半希望,将会更加提升。

云轩能看见秦始皇似乎做了些什么。但在云轩眼里,秦始皇也只是在墙上摸索了几下,随后略为思索了一方。一切只在几个瞬间的功夫,秦始皇似乎破解开了这个大阵,便激动的跳了起来。此时孩童模样的秦始皇,第一次在云轩面前表现出来,如同孩子般的个性。对此云轩只是一笑而过,如果深究的话,秦始皇估计会立刻暴走吧。

当然,云轩也知道,解开困龙阵,对于秦始皇而言,似乎是一件神圣无比的事。这就像是一位顶级剑豪,击败了一位曾经名震天下的大人。又像是一位推理大师,解开了一个世纪难题。

就在秦始皇做完了最后一个动作是,这个通道里突然亮堂起来。那几盏忽亮忽暗的白纸灯光,也渐渐发出了稳定的白光。整个通道里的温度也突然提升了几分。而且时即然看去,大家竟然是站在了初次进入这个通道的门口。身后是那个唯有绿色通道灯光的过廊。

大门处于敞开的状态,就如几人初次进入时的模样。只是这次,里面不再是黑暗的走廊,而是一个昏暗的房间。

房间很小,不过二十多个平米,里面的东西却很多。大大小小的书籍,实验器材随处可见,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某个疯狂科学家的居室。

事实,也的确如此。

这里,就是华盛顿特区,鬼修组织二当家的老巢了。

对于这个房间,知道的人,少之又少。就连老大,也就是之前云轩等人生擒的老人都不知道这一个地方。只知道二当家平时都是居住在这栋大楼里,具体何处,就不得而知了。想找他只需要来这个大楼就行了,平日里他也是深居简出,一个月来那酒吧地下室的次数不过一两次。

房间里是个中旬男子,身穿一身白衣,就是个实验人员穿着,其貌不扬,就是见过几次,估计也不会记住他的模样。放在大街上,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路人甲了。但现在,却不会有人怀疑他二当家的身份。

之前的强力改造欲鬼,后来的困龙阵,无一不在显露出这个男子的强大实力。或者说,智力。

大当家,也就是那个老头,实力其实不俗,只不过被算计了,又是偷袭,所以才会这么容易被抓住。若是真打起来,云轩不见得是他的对手。而这个二当家,云轩虽然没有感觉到对方一丝的气息波动,却是深深的有

文学

一种心悸。

强!

很强!

这个男子绝对不简单!

“很好,很好,你们竟然能破开我的困龙阵,还是一个小屁孩和一个女人破开的,实在是让我意想不到啊。”男子一个劲的拍手,不时点头。

“小心点,这家伙不简单。”嬴政提醒到,见多识广的他,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对方的麻烦,出声提醒到。“想不到,如今这个时代,竟然还有阵法大师!”

“阵法大师?”云轩对这个名词有些疑惑。

然而,秦始皇却并没有给他解释什么,因为对方已经开始攻击了。

只是一个恍惚,在场的几人就出现在了一个奇怪的空间里,这里四面皆是透明的,荡漾着奇怪波纹的屏障,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结界。空间顶端有一个奇怪的符文,其上是一纸深奥的文字。云轩只是一

文学

眼,就感觉到了一阵头晕。不是这符文有什么奇怪之处,而是其本身的玄妙,让人望而却步。

“别看那个符文,这不是普通人能看明白的。”秦始皇出声提醒众人到。

云轩紫涵忙移开视线,这时才发现,自己等人。竟然差点。就被这阵法吞噬了精神力。

“了不起,一个小孩,竟然懂得这么多。如果说不是什么老妖怪,我还真不相信。”男子拍手说道,显然,他也不指望,这一个小障碍,就能解决眼前的这几个人。

“哼。”嬴政不满的冷哼一声,显然,对于被称作老妖怪这件事,他是很不高兴的。

“来吧,这个空间可以承受得住我们的战斗,如果是在之前的房间,我的心血和就都得被毁了。”男子终于腿去了散漫的模样,严肃起来。

云轩亮出蛛矛,正欲动手,却是被秦始皇一把拉住,说道,“这次的战斗,那个女娃娃是主力,你辅助她。”

云轩疑惑,一时没有明白过来嬴政的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