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一章

身后不时传来凌玄阙与雷劫相互对轰的惊天动静,叶天认真的看着前方的造化仙树。

此时在造化仙树里面一闪即逝的红色,应该也就是那不死凤凰了。

叶天的手轻轻触碰着造化仙树的树身,突然心头一动。

他将心神沉静下来,神识试图去延伸入造化仙树之内。

神识一进入造化仙树,就仿佛是一头扎进了一片温暖的绿色海洋,周围的一切都是暖洋洋的。

但下一刻,那种属于不死凤凰的邪恶气息就蔓延了过来,紧接着,在绿色海洋的深处,那不死凤凰冲了出来。

它保持着百丈凤凰的巨大本体,仿佛一道掠过绿色草地的火焰一般,冲到了叶天的身前。

但它却并没有向上次一样对叶天发动进攻,而是停在了叶天神识的前方,巨大如烟花一般的火焰双翅轻轻的振动,一双眼睛充满了智慧的光芒,紧紧的盯着叶天。

“又是你!”它发出了人类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一个朦胧的孩童在说话,充斥着一种稚气。

叶天知道这不死凤凰的不好对付,尤其是在这不熟悉的造化仙树内,哪怕现在这不死凤凰好像流露出了亲近,并没有想要进攻的意思。但依然时刻准备若是不死凤凰发动进攻,就及时退出来,逃跑。

“你不必如临大敌,人类。”这不死凤凰好像看出来了叶天的准备,说道。

“我奉命守护规则古树,知道是你获得了钥匙,打开了规则古树。”

“那么你便拥有了成为规则古树主人的资格,我不会再为难你。”

“规则古树到底是什么?”叶天问道。

叶天的问题让不死凤凰的眼睛里面竟然有火焰弥漫而出,不过很快,这些火焰就渐渐熄灭了,变成了回忆的神色。

“曾经有一位大能,他曾经拥有通天彻地的威能,天道都为他的能力而臣服。”不死凤凰带着沉重和沧桑的意味说道,不过因为他的声音本来就充斥着孩童一般的稚气,两者结合在一起,显得极为怪异。

“他在经历了漫长的岁月之后,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陨落了。”

“但在陨落之前,他将自己对天道的感悟,化成了四道规则的力量,分别是时间、空间、毁灭以及生命。”

“这些力量在诞生之后,漫长的岁月里面,成为了四个单独的事物,其中生命规则变成了一棵树。”

“这棵树,就是规则古树。”

“当然,规则古树是我自己对他的称呼,对我而言,这树只是表象,其中的规则,才是本质。”

“而在星空之中,他们将这棵树称为遮星树。”

“除了遮星树之外,还有拥有着毁灭规则的射月车;拥有时间规则的剑天塔,以及代表空间规则的通天桥!”

“这四种被人们统称为四大规则神物。”

听到这里,连叶天都是心头微动,规则的力量吗?

“只要掌握这些神物,便能掌握相应的规则?”叶天问道。

“当然不是!”不死凤凰说道。

“掌握这些神物,只是意味着你拥有了掌握这些规则的资格。你可以通过神物来使用这规则的力量,但距离完全掌握还差的很远,那需要莫大的机缘和天赋来进行参悟。”

“当然,能够使用,已经是极为强大的能力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四大神物,都只是半成品,他们只是那四大规则生灵,自行凝聚而出,若是想要成为真正的神物,仍然需要每一任掌握神物的主人,付出极大的努力,让其成长。”

“遮星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来到了这个世界。”

“它的上一任主人用遮星树挡住了这个世界的星空,将其和外界的联系彻底断绝,让这里成为了一个完全封闭的世界,然后在悠久的岁月之中慢慢的孕育生长。”

“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强行夺取这一整个世界的造化,来加速遮星树的成长!”

“只是这种做法,却是有些强行逆反天道。遮星树强大,天道奈何不了,但是那上一任主人,却由此遭到了天道的强行反噬,在完成了这个安排之后,便死去了,遮星树也就成了无主之物。”

不死凤凰说到这里,叶天也终于彻底明白了这蓝寻秘境世界的所有奥秘,怪不得这是一个被冰封的世界,怪不得这里永恒落雪,怪不得这里的修士无法成仙。

因为天道被遮星树强行阻绝了。

由此可见,遮星树这个名字也的确是极为传神,它不光能遮蔽星辰,还能遮蔽空间,甚至于连天道,都是能遮蔽而去。

而和遮星树同样强大的神物,还有三个,也不知道那三种神物拥有着什么样的威能。

“不过你得到了上一任主人留下来的钥匙,并成功的引动了遮星树,你拥有了可以成为遮星树下一任主人的资格,只要你同意,我便引你开始让遮星树认主!”

顿了顿,不死凤凰看着叶天,认真的说道。

这一刻,它那带着稚气的声音,听起来竟然有种让人动人心魄的感觉。

当然是因为这话语之中的内容。

叶天也是颇为意动。

不过下一刻,叶天的眼神猛然变得清明。

叶天目光微凝。

叶天知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的道理并一直恪守。因此就算是说话的内容极为不凡,他的心里也保持着绝对的警惕。

刚才的失神实在有点不应该。

叶天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对劲的感觉,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将其暂时埋在了心里。

“怎么了,你在犹豫什么?”不死凤凰见叶天半天没有反应,催促道。

“这遮星树乃是我与另一人合力打开,此事还需要与他知晓,就算是需要认主,需要我等一起才是。”叶天说道。

这个时候凌玄阙的雷劫已经到了尾声,凌玄阙可能自从出生到现在,还是第一次那么狼狈,但心情却也是最为畅快。

在没有渡劫,无法进一步提升的情况下,凌玄阙靠着莫大的天赋和毅力,还是深深的在问道境之上走出去了几步。

虽然他的雷劫也因此比正常要更加强悍一些,不过按照目前的情况看来,他渡劫成功,应该已经是时间问题。

“你在想什么?!”看见叶天竟然这样说,不死凤凰的声音有些难以置信,有些恨铁不成钢。

“这世间之事本来就是先来后到,你若是现在下手,遮星树就是你的!”

“你知道这样的机会,对于这片星空之下的人们来说,是多么大的机缘吗?你竟然要白白将一般的机会分给别人!?”

面对不死凤凰的质问,叶天没有做声。

其实若是没有什么意外,叶天自然不会大发慈母之心。

只是因为刚才的诡异情况,让叶天心中的警觉始终存在,因此为了慎重起见,叶天才做出了等待凌玄阙的选择。

见到叶天态度坚决,不死凤凰这个时候也不再劝说,而是安静下来。

这个时候,凌玄阙那边的雷劫终于完成了。

电闪雷鸣之中,凌玄阙体内的灵气已经尽数蜕化为纯粹的仙气,经历了强大天道雷劫的洗礼,他的身体也已经成为了真仙之体。

真仙初期。

此时正在感受着自身的脱胎换骨,与真仙境的强大。

“恭喜!”叶天面带微笑说道。

凌玄阙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身崭新长袍,将

文学

刚才渡劫之中变得破烂的身上衣袍换下,本来就风度翩翩,现在看上去,更是多了一种独属于仙人的缥缈之气。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二章

轰,第七雷落下,叶江川一剑继续斩碎,但是这一刻,已经真元耗尽,全身受伤。

他长出一口气,没有办法,立刻拿出奇迹卡牌。

卡牌:展现活力

解释,一瞬间,活力恢复。

歇言:满血复活,精力充沛。

本来还想着在众神轮盘中使用,但是没有办法了。

激活奇迹卡牌,顿时一闪,叶江川全身所有一切,都是恢复,无伤无疼!

第八道劫雷落下,还是一气纯阳天劫雷!

但是刹那间,天空漆黑一片,大地好像静止一样,只有那一道贯穿天地的纯阳雷光傲然闪耀,这雷可怕无比!

轰,叶江川基继续出剑,一剑破雷,毫发无伤,不由的发出哈哈大笑,来吧,劫雷,我不怕!

好像被叶江川所刺激,那劫云中,最后一雷,开始凝结!

这团直径超过百丈的巨大雷团徐徐滚动,一气纯阳天劫雷赫然变化,一道道纯阳雷光如蛇般向游进了雷团中。

滚滚的雷团发出滚滚的轰鸣声,那声音低沉雄浑,大地在这震鸣中颤抖不已。

但是叶江川不给它机会,一跃而起,疯狂出剑!

他飞腾天空,整个身体发出光芒,以身化剑,人即是剑,剑就是人,人剑合一,向着这可怕的劫雷杀去!

一剑之下,叶江川使出自己的所有力量,整个人化作一种奇异的光芒,一声轰鸣。

在叶江川的一击之下,一气纯阳天劫雷慢慢消散,被叶江川给一剑粉碎,一气纯阳无量锋度过雷劫!

至此彻底炼制成功,有在这个宇宙存在下去的资格!

叶江川无比高兴,缓缓收剑,至此多一九阶神剑一气纯阳无量锋。

而且这个剑,和人心血相合,完美合一,因为是他人剑渡劫。

不知道躲在那里的诺兰德出现,使劲的鼓掌,高兴的喊道:

“叶,厉害,厉害!”

叶江川微笑说道:“多谢大师!”

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叶江川感觉诺兰德好像疯狂消退了很多。

“多谢你,叶,你在此渡劫,那雷劫,蕴含无尽的纯阳,我也是受此刺激,我的疯狂减退了。”

“多谢大师,太好了!”

“多谢你了,叶!”

“大师,既然我帮了你,你能不能帮一帮我?

我想购买一些反预言类的奇物,活着梦境之中辅助战斗的奇物?”

“这个简单,你有钱吗?”

“我有!”

“那就容易!”

如此,叶江川又是购买了一个言灵降神项链,造化流离戒子,专门用来破坏那些预言类袭击,梦境类法术。

至此叶江川剩下六个大道钱,八个天规钱,四个超品灵石。

购买完毕,叶江川告别诺兰德,回归太乙宗。

叶江川可没有什么通道行走能力,自己那两个奇遇通道,迟迟没有激活,只能使用七阶战堡飞遁。

最后叶江川足足用了一个半月,这才回到太乙宗。

这一路之上,叶江川不断修炼,熟悉九阶神剑一气纯阳天劫雷。

这些天的修炼,《太岳通天大乘蝉蜕度世圆满天重经》渐入佳境,虽然没有达到法相境界的修炼,都是完成,但是神通天重,悄然诞生。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三章

“还请上仙自重,上仙不顾我宗门这段时日以来为龟灵仙域任劳任怨的办事,付出的大量的牺牲和鲜血。不仅不加以抚恤,还要夺我宗门大长老灵宠,还出如此轻薄之语,莫非以为你们对天庭之外的散仙,各仙宗门派便可恩将仇报,如此生杀予夺不成?”歆虹柳眉一扬怒声斥道。

“道友言重了,你们那所谓的东方长老不过一个沽名钓誉之辈,对我们这些上仙还有你们朱仙司多有蒙蔽之举,只是眼下未见其人,先拿下其灵宠,那叫东方的自会现身。”林行山抚须一笑,只是眼神深处,却是闪过难以掩饰的灼热,区区一个寻常仙宗长老也能坐拥如此灵宠,委实暴殄

文学

天物。那涅空蚁若不是其要护着追灵小白犬与其身上那破界虫,凭他的手段还真捉拿不住对方。

至于那三足金乌,虽然看上去有些先天缺陷,御火神通不像传闻中的那般可怕,也是原本的主人御兽无道,否则再有先天缺陷,已然生出第三足的情况下,如何只有眼前这点威能?

若是到了他手里,如何只有眼前的战力,凭借这样的灵宠,假以时日,便是玄仙也难以奈何得了他,他在家族内的地位势必也将得到巨大的提升。

便是绝大多数玄仙潜力也多半及不上这两兽。不过畜牲便是畜牲,若不是这三足乌与涅空蚁都宁愿放弃逃走的机会也要护着那只白犬和破界虫,别看他还带来了两个帮手,真要对方全力逃走,还真奈何不了这只小家伙。

“无耻,分明是打算明抢,还要找这种冠冕堂皇借口。”远处已经突破至仙人境的莫大有怒声道。

“小小的仙人也敢不知死活!”林行山冷哼一声,云崇义,歆虹两个真仙也还罢了,云霞仙宗最为反对的便是这两人,另外学有四个真仙都在一旁没有吱声,虽也面色不虞,倒也看得出来这几个家伙不想过于得罪他们这几个上仙。

这云霞仙宗终究是有几个真仙的,那宗主云崇义实力也还尚可。虽然加起来也奈何不得他们几个,真要打伤几个,事后也说不过去,毕竟对方身后也是有仙域真仙撑腰的。

朱颜若是在此,他们也不至于如此明目张胆。不过现在取了,事后朱颜找上门,赔些别的东西也便是了,朱颜还真至于为了一个寻常仙宗跟他们动手不成?

对于云崇义几个真仙他们稍有顾及,可区区一个仙人也敢多舌,当真以为他们几个脾气好不成?

不过跳出来这么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让他立一下威也不错。林行山右手虚空一拍,数道掌影轻飘飘地向莫大有飞去。以莫大有的修为,便算是看到那几道掌影飞来,也有种无处容身之感。

倒是林方,斑慧喇嘛师徒的,胡小凤几人对视了一眼,能看到彼此眼中的纠结之意,最终纷纷出手,在莫大有身前打下一道光莫,将众人都罩入其中。倒不是他们觉得莫大有对于他们有多重要,只是在陆小天身边呆的时间虽是不长,倒也能看出陆小天的部分行事风格。若是此时他们对莫大有置之不理,也许陆小天最后不会说什么,毕竟面对的是仙域真仙这等强者,甚至连宗主他们也无力阻拦。可遇到外人不能抱团,必然也会让陆小天心生芥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