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的快乐生活 第一章

();

盛世降临的消息还是传开了。

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不过,更多的,还是在大数据的支持下,有保证,李世民推波助澜的原因。

各大世家都有在朝当官的人,自然也愿意,将来流传盛世时,他们家也在名册上。

有句话说的好,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不过,也没有人防。

政绩传播慢,只不过是没有找到好途径。

自从说书人还有天桥艺人和戏曲流行之后,大家是想着办法编故事,保证七八分真就行了。

像英明神武李世民,智计无双房玄龄,铁面无私魏征,断案如神戴胄,英勇无畏尉迟恭,运筹帷幄李靖了,这类的故事更是泛大街了。

“钱拿好了,知道该怎么说吗?”

“大人,您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这个故世,我们天桥艺人分成八段,每天讲八次。”

“嗯,好好讲,回来还有钱给你。”

“老张呀,这是某某府的,给编个好故事出来,好好讲。”

“老李呀,这?国公府的,你好好编一个,这是资料,好好讲。”

一时间,各个说书人还有编故事的,都收到数个订单。

全都是家里有在某地当官的家属。

自己人做出政绩了,不能总是在一个地和圈内传播呀,可以往外说,让老百姓都知道。

都是千年的狐狸,大家谁不知道谁呀,自己家要是真出了一个名声流传千古的人,那么,自己家可以吃好几辈子名声饭。

尤其是李宽在戏曲中加了忠义无双关二爷之后,大家更是发现,这种事迹改编成故事后,更是厉害,流传的更猛。

正史肯定是记载严谨,但是有一种历史叫做野史呀,谁家没有几个写野史的。

野史也是历史呀,自然,大家都是能吹就吹呀,尤其是各大世家,更是吹的厉害。

“小令呀,你说这各大世家是不是堕落了,竟然全都在做虚假宣传。”

崔令刚回到府中,就看见自家族老正坐在院子里写着什么。

“您不用伤心,这是一种趋势,更何况,也没有瞎写,还都是很真实的。”

对于自己家傲娇的族老,崔令赶紧安慰道,要不然,对方指不定仗着身份干出什么事情呢。

“族老族老,卢家老爷子问他家二小子的故事写完了吗?”

就在这时,崔家的一个小辈跑了进来,突然看到崔令也在,赶紧灿笑了几下,正了正衣装。

“叔,你也在呀,今天下班挺早啊。”

“拿去,赶紧给他家送去,对了,记得让他把钱赶紧送来,他家已经好几份了。”

崔家族老随手从桌子上拿出一堆纸,递了崔家小辈。

“是,我会告诉他的。”

“小令呀,你刚才说什么。”

崔家族老抬起头看着崔令。

“没什么。”

此时的崔令有点恍惚。

“你以为我是为了钱吗?你以为我是在虚假宣传吗?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

小明的快乐生活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小明的快乐生活 第三章

“三伯,怎么样,这江宁织造司不简单吧?”

江宁织造府,叶开正在招呼从顺化过来的三伯叶福顺坐下,进了南京城之后,叶开就占据了江宁织造府作为行宫。

因为南京城的明代皇宫已经破败的不成样子了,而江宁织造府本来就是宫殿,我麻六次下江南五次都是住在这里的。

这里还被称为大行宫,曹雪芹的祖父、父亲、叔叔就是最开始营造大行宫的负责人。

“不简单,太不简单了,原来我就听说过江宁织造司之盛,今日一见果不寻常,光是靠织造司讨生活的织工,就有十八万四千之众,其背后牵扯的大小商贩,士绅桑农更是多不胜数!”

叶福顺小心翼翼的坐了半个屁股在椅子上,

文学

作为最先跟着叶开的家族长辈,叶福顺可是发达了,几个儿子都飞黄腾达,最

文学

小的儿子叶青都有男爵爵位,自己也有个子爵爵位。

长子叶铭更是官至新州布政使,北府知府,封爵兴宁伯。

要知道兴宁可是嘉应州管辖的五个县之一,叶开麾下嘉应州人这么多,一般人封爵的话,是不可能选择嘉应州属县名称来封爵的。

“三伯既然这么上心,看来是有所准备了?”

叶开笑着问了叶福顺一句,复兴大学搬迁到广州的事情基本已经定下来了,又有郑怀德任广顺按察使和顺化知府,所以他这个复兴大学副山长的位置,就显得不是那么紧要了。

“大王要把江宁织造司交给老头子?”叶福顺也没多大惊讶,叶开单单带他去看江宁织造司的时候,他就知道了。

叶开点了点头,其实叶福顺的复兴大学副山长这个职位,他干的并不是太好,毕竟学识有限,叶开是迫不得已才让他去顶一段时间的。

但作为复兴公司的前身叶家商号隆盛号的掌柜,叶福顺最擅长的还是在商场上活动,接管江宁织造司就是一个合适他的位子。

“不过三伯,咱们这个江宁织造司可不能像满清那么搞了,他们把这个应该是织造主管部门的机构,当成了内务府这种东西在弄,这是不行的!

我想把江宁织造司慢慢改成隶属于工商部下的轻工纺织司,逐步从经营买卖什么都管的织造司,变成管理全国轻工纺织的专业部门。”

“我明白了,大王的意思,是我们先按照满清江宁织造司的路子走,再一步一步的退出具体的经营,这个轻工呃,纺织司最后要变成监管部门,跟广安那边的煤铁工业局一个意思是吧?”

叶福顺慢慢想了一下,随后轻声的说道,叶开说的这个他并不陌生,因为广安的煤铁工业局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机构。

“没错,广安的煤铁工业局也很快会合并到工商部来,变成煤铁工业司,但我们不单要变成监管部门,还要负责规划,审批,以及技术的升级和新产品的研发。”

叶开想的更远,实际上现在中国丝绸业在缫丝、织锦等技术上已经落后,纺织机器等就更不用说,落后的不是一点半点。

现在还可以靠着异国情调和中国风卖到欧洲去,但再过几十年,就连蚕种等都会被欧洲彻底甩在身后。

“那行,我先记一下,回去就召集人手研究研究,然后再交一份详细的报告给你!”

叶福顺掏出一个小本开始写写画画,这也是叶开信任叶福顺的最大原因,虽然文化水平不是太高,但肯学,特别是在接受新鲜事物上。

叶福顺走了没多久,叶铭和何钰儿两口子又进来了,这两口子极为恩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