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第一章

那是一个黑窟窿。

还是一个老鼠洞?

藏得很好,很是巧妙,是在药草丛里,枯枝败叶掩蔽。

那洞不大。

但似极深,深不见底,通着九幽黄泉。

现下于老蹲在地上,拿着一根又粗又长的草茎,一下一下,在往里捅。

果不其然,捅也白捅。

洞,就是洞,阵眼找到了,就是这个洞。

其后于老挖泥巴,捏泥球,一个一个往里丢,试图把这个阵眼堵住。

忙活一时,无奈收手。

想必下面有水,泥巴入水即化,你便堵住了洞口却是封不死阵眼,毕竟泥巴不是石头。

但环顾四下,找遍四周,硬是没有一块石头。

惟独,于老手里有一块。

鹅卵石。

原来,是这。

石头丢进去,这阵就破了。

但破了阵,走出去,又如何将石头交还与他?

原来这阵叫,篱笆石头阵。

明白了吧,很厉害的,不愧宿妖道,老谋深算的。

但是于老,毕竟于老,于老不想就此投子认负,于老身上还有宝贝,那才是天下至强无往而不利的——

“当啷!”

这时弱弱大小姐,已经回去睡觉了,那盆还在桌上:“开!”

明黄色的锦缎,将将抽身而走,其下忽然跳起来一个骰子:“滴溜溜溜溜溜溜~~”

停了,好大一点红:“大!”

居然开了个小。

开大开小都不重要,关键是那骰子,乃是一个玉骰子。一看就很值钱:“哈哈!”

几人瞠目。

厉无咎眉头微蹙,心说蛇虫斗过,难道这把要赌?

赌术,不是厉无咎的强项,是以厉无咎摇了摇头。示意本人洁身自好,从来不赌。

岂不知,误会了。

这一个骰子,又不是宿道长的:“大!”

“当啷!”

又是一个骰子,凭空出现盆里,跳动翻滚。旋即落定——

还是一点。

原来赌局是有,就叫大小通吃:“大!”

“当啷!”

这一次,却是个二,两点红。

加起来,四。

当时的玩法。这就是最小的点了,犹如金花二三五,掷骰子坐庄的那可是于老,宿道长这个闲家一直都是买的大:“哈哈,我赢了!”

他是自言自语,自娱自乐,旁人可都没看懂:“你赢了?你赢的甚?”

问这话的是沐掌教,沐掌教又不甘寂寞地凑了过来:“一百零八。他赢的甚?”

“钱呗!”

一百零八心说,傻子!

早就说过了,这个盆是一百零八用过的。问题就是再寻常的盆经由一百零八用过之后也会化腐朽为神奇:“当啷!当啷!当啷啷——”

变成一只,聚宝盆!

是真金,是白银,倒也不成锭,散碎十七八,噼里啪啦掉落盆里。欢快弹跳。

还有一颗明珠,稀世罕有之物。

于老。这一把是赔惨了。

过一时。

最后,想是赔无可赔。石头都来凑数了:“当啷!”

……

……

……

于老出来了。

确实是,篱笆门,于老直接出现在了门口,吓了大伙儿一跳:“啊哟!”

于老脸色惨白:“这不是——”

于老眼神幽怨:“于老嘛~~”

那是给气的,也是心疼得:“于老妖?于老妖?”

这肯定是燕大侠,比沐掌教还要讨厌:“咋了?咋了?咋了这是?咋不理人?咋不说话?撞邪了这

文学

是?见鬼了不成?”

完全幸灾乐祸,此人不必搭理:“哈哈!活该!”

于老自顾上前,自是沉着个脸,两眼无视一切,死死盯住那人:“你、出!老、千!”

宿道长低着头,看着手里的石头,貌似有些心虚:“这——话——从——何——说——起?”

于老,总算是想明白了。

这人,实在是太阴险了!

篱笆阵,阵中阵。

篱笆阵中,根本就,没有阵眼。

百草峰,才是阵,阵眼只一个,就是宿长眠。

交出了石头,篱笆阵开启。

收回了石头,篱笆阵失效。

篱笆阵中的,那个黑窟窿,下面确实有机关,有沟,有渠,有水。

无关金银,无关明珠,无关重量无关尺寸,关键的问题就是,还是这一块石头。

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第二章

此时,穆六八几人的心情

文学

却是不坏,虽然损失了一具梼杌骸童,但却让人类折损了八名道意境修士,这笔买卖不算赔本。更何况梼杌骸童就在这暗魔谷中,只要等万妖之王出关,随时可以来取走。

梼杌骸童出现在凌空山,顿时一脸戒备的神情,紧张地望着四周。等他发现那八名人族修士没有追来,顿时心中一喜,拔腿就要离去。

“老朋友,我救了你,你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走了?”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苍老之极的声音。

梼杌骸童转过头来,见到是一个七八岁年纪的魔灵体,正是这暗魔谷的主人,玄金锥器灵。只是梼杌骸童却不认识他,他顿时戒备起来,自从出了七指山,他遇到许多修士,可没有一个不是“坏人”,在他那幼小的心灵之中,早已将这世间所有修士都当成了“坏人”。

“小德子,你怎么回事?我是小玄子啊,这么多年不见,你都不认识我了?不会吧?还有你怎么回事,就剩下一副骨架,难不成也受了重伤?!”玄金锥器灵语气很是激动,走上前来就要拉住梼杌骸童的胳膊。

只是他不知道这梼杌骸童早已不是他曾经认识的那头梼杌,而是梼杌骸骨诞生的灵物,对梼杌当年发生的事情,根本毫无所知。更何况,他如今的灵智也就五六岁的样子,比起玄金锥器灵来大有不如。

见到玄金锥器灵抓来,他以为对方又要将自己抓走,顿时手臂用力甩出,狠狠地击打在玄金锥器灵身上。

可怜的玄金锥器灵,根本毫无防备,顿时被震飞出老远,重重砸在后方的石壁之上,原本圆润的躯体如同一团面团,扁扁地贴在石壁上。

“该死的混蛋!小德子你找死是不是,奶奶的,居然敢对老子动手,难道忘了老子以前每次都揍得你满地找牙嘛!”玄金锥器灵也是勃然大怒,见到老友的欣喜早已消失不见,自己好心救了对方,对方居然恩将仇报。

那梼杌骸童见到自己一拳就将对方砸飞,心中一喜,这些年来,他一直是被压着打,没想到总算见到一个自己能够收拾的,他顿时心情大好。

再听到玄金锥的言语,他似乎明白了,眼前这个小子也不是好人,以前还曾经欺负过自己多次!

梼杌骸童也怒了,他冲了上来,他要发泄这几年来的憋屈,他要为自己曾经受到的“欺负”报仇。

可怜的玄金锥器灵,连薛文瑞都难以抗衡,又怎是这梼杌骸童的对手,顿时被打的四处乱窜,哭爹喊娘。

此时,薛文瑞刚刚进入空间通道没几息,他飞行在这条黑乎乎的通道之中,突然感觉到空间通道震荡起来,一阵阵“咯吱咯吱”的声音传来,仿佛有无数老鼠在啃咬这空间通道,又仿佛行走在一条已经完全腐烂的吊桥上。

“怎么回事!?”薛文瑞脸色大变,他赶紧取出玄金锥分体,挡在身前,然后显化出龙鳞护甲,还施展了《降魔决》中的“龙盘虎踞”,让自身的防御增加了倍许。

另一边,当空间通道开始晃荡,秋若影便察觉出不妙,只是薛文瑞已经进入空间通道,她即便修为再高也无能为力。她急匆匆从传送之处出来,回到洞府之中,一番调试之后,终于见到了凌空山上还在追逐争斗的玄金锥器灵和梼杌骸童。

“混蛋!你找死啊!我相公在传送,你在却在凌空山折腾!”秋若影对着万里符破口大骂。

没一会儿,玄金锥器灵气喘吁吁回过话来:“秋道友,我也不想啊,这小德子吃错了药啊,明明是我救了他,他却要揍死我,你快来救我啊!”

“该死!”秋若影银牙紧咬,她急匆匆走出洞府,坐上一个传送,向凌空山方向极遁而去。

空间通道之中,薛文瑞刚刚有所准备,却见到身前原本直行的通道瞬间变得扭曲起来,一阵阵空间爆裂之声不断传来。就仿佛一根管道被生生捏爆一般,只是可怜的薛文瑞却刚好躲在那管道之中,那挤压过来的空间之力就如同巨锤一般,不断捶打在他的身上。

而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躯体防御却脆弱的如同纸一般,不断崩裂开来,飞溅出各种血花,好在那仙器分体玄金锥足够牢固,让薛文瑞可以护住躯体的关键部位。

就在薛文瑞经受折磨的同时,那个空间通道一阵晃动,仿佛一条扭曲的水管,卷着他向前方甩去。

薛文瑞顿觉一阵天旋地转,躯体不断被撕裂开来,血液仿佛不要钱般,肆意飞洒。

尽管有玄金锥分体开道,他浑身还是不断被空间裂缝弄得伤痕累累,这种伤与他承受过的雷劫之伤截然不同。不单有肉体上的,也有神魂的,甚至是灵海的,往往走着走着,躯体就会莫名其妙少了一块血肉或骨头,或是心念被割开了一道口子,或是灵海被扯开了一动裂缝。

甚至有一次,薛文瑞不小心挥动手臂,等手臂收回来时,发现手掌已经消失不见了。那些空间裂缝似乎随时都会从你身上偷走一块空间,还有空间中的血肉、骨头、甚至是一切,正是诡异之极。

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第三章

先简单介绍下本书的内容吧。

本书既有一般修真题材里面的金丹元婴,也有玄幻中的斗气魔法(比如说八级魔法师啊,),还有神级的法则领悟等等,(类似盘龙里面的),我设计的场面其实是很大的,主角达到神级以后,将有众多大家耳熟能详的古代神话人物出场。

比如魔神蚩尤,火神祝融,黄帝姬轩辕,等等等等~~别看书名普通,情节和内容绝对让大家过瘾,最重要的本文的结局绝对惊艳无比(留待完本之日验证啊)。

作品终于上架了,说实话,很突然,心里也很惶恐,不知道故事情节和内容能不能让读者大大们满意。

当然我对自己的文笔功力(主要是文字的组织能力和词汇量方面,)也一直不太满意,很多意境想的很好,但是就是写不出来,我会慢慢加强。

大家要骂小白就骂吧(不过很多读者说后面写的越来越好了,咱自己也赞一个,貌似我自己也是这么觉得O(∩_∩)O~)。

与此同时,我还是很希望大家能用一包烟的钱来支持下正版,看到盗版网站的点击率比正版还高,庆幸的同时,也是好一阵辛酸。(这几乎是所有网络写手的无奈)

新人新作,难免有些不足或BUG之处,大家多多包涵着点,有意见尽管提,我一定好好参考。

(至于有些读者说我只有二十岁,我声明一下,本人今年29了,生活阅历还算丰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