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教官肉H 第一章

韩府,在原先相府的基础上,经过一番扩建,整个府邸显得更加气势恢宏,比起被毁掉的王宫也不逊色多少,也符合韩荣西伯侯的尊贵身份。韩荣并不在意这些,不过架不住诸将一番相劝,加上国库充盈,于是同意花了一笔钱扩建。

整个工程花了几个月,是韩升一手负责的。

韩荣把诸将唤来,表示自己要出门一趟,这段时间,不管天下发生任何动荡,都不能参与,若有违背者,将严惩不怠。

以前是大商主动讨伐,周国被动应战,双方还有回旋的余地。

原书中,姜子牙在打败三十六路伐岐人马时,招降了不少将领,可等他金台拜将,东进伐纣时,可谓是遇神杀神,遇佛灭佛,行事雷厉风行,连陈奇和张奎夫妇这样的人才也不要,若他想降服这几人,有的是办法。为什么这么做,那是为了给封神榜凑人数。

三百六十五路正神,并非随随便便凑几百个灵魂就能搞定,而是要精心挑选出来的人才,起码要保证九成以上的人才,否则一旦这些人受封神职,什么不也懂,难以胜任,昊天上帝不满意,负责这项差事的元始天尊也没面子,封神将毫无意义。

说白了,这场大劫,是根据鸿钧老祖的意志,对三界势力进行一场大清洗,大浪淘沙,根行深者,仍为仙,稍次为神,将仙神的地位进行划分,建立天地秩序,约束修行者而展开的浩大行动。

只不过洞悉鸿钧老祖心思的人不多,要不然也不会引发两教大战,最大受益方成了天庭和西方教,老子、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因这场大劫犯了嗔怒,被鸿钧老祖禁足。

元始天尊统领封神大任,占据大义,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而战争则是他实现封神的手段,当然他也有私心,覆灭截教,一统道门势力。说白了,他主导这场大战的主动权,可以堂而皇之实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套法则。

这个时候,不管是自己还是麾下将领敢跳出来闹腾,正中元始天尊的下怀,相信他会十分高兴的把自己这伙人顺势灭了,还能让三皇无话可说。

之前在西岐大营,元始天尊用神通将自己弄到岐山,因为顾及自己头上的气运之焰,暂时放了自己一马,可那是因为他为南极仙翁报仇,不占据大义,只是私愤,故才投鼠忌器。大商讨伐周国,也要安个罪名,如此出师才会名正言顺,周国举兵伐商,一样要祭祝文,列数纣王的罪孽,才能堂堂正正出兵,何况是高高在上的圣人了。

当年的闻太师,率大军讨伐周国,即便战事不顺,他活得好好的,也没有哪位阐教高人对他下手,可一旦他吃了败仗,阐教兴师动众,燃灯苦苦布局,最后由云中子出手灭了他,这便是所谓的气数已尽。

当然不可否认,金灵圣母早就看出闻太师面有绝气,才会提醒他,一生逢不得“绝”字。只不过闻太师生性好强,虽然师父的话言犹在耳,可还是选择进兵西岐,讨伐姜子牙。

众人一惊,韩升道:“父亲,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大家心中,韩荣对天下大势了如指掌,他既然这么说,只怕是大战将起。

韩荣道:“姜子牙出兵伐商,这一次势在必得。”

军人教官肉H 第二章

随着元极话音落下。

玄机忍不住长长的出了口气,忍不住回头看了方正一眼。

双方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欣慰神色。

中间委实费了不少功夫。

甚至玄机仅仅只是在中间稍做引导,然后稍稍的敲敲边鼓。

比如说不停的夸赞元极,将他夸的天上仅有,地上绝无……

所为的,其实就是将他架在道德的至高点上。

这样一来,他考虑事情的时候,必然要顾虑到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问题。

只能说这一招也就对他这样的老实人有效了。

但这样一来,昆仑派算是被拉入了他们的阵营之内……比起来,若是他们贸然进入内门悉心搜查,早晚难免会被昆仑中人发现。

到那时,恐怕昆仑与蜀山立时便成仇敌。

昆仑派底蕴惊人,如非必要,玄机并不太想要招惹于他。

“那此事宜早不宜迟,我等这便再入内门,一探那世界树的神妙吧。”

“不错。”

“正该如此,此事于我等有切身利益,耽搁不得。”

众人纷纷看向了元极。

元极认真道:“我等与你等同去!”

“还有一事。”

玄机想了想,说道:“元极道兄,你也说了,搜遍了整个修仙界都不见那云天顶,会不会有可能,他其实就隐藏在世界树的某个角落里,默默的汲取世界树的灵气呢?”

元极点头道:“这……确实很有可能。”

“而若真是如此,得了世界树的灵气,云天顶此人实力定然有极大增长,以防万一,依我之见,还是让众弟子们做好随时迎敌的准备,最好在进入之后,在内门之中先布置一个对敌的阵法,以此来增强我等的实力。”

“正该如此。”

元极其实颇为不以为然,再强难道还能强过在场诸位不成?

那么多炼真修士,那么多化神道人,再加上几百名宗门最为精锐的凝实境弟子。

若是连一个云天顶都应对不得,那云天顶当初也不会被他们逼的狼狈逃窜了。

但他如今对玄机感官极好,自然不会否定他的意见。

当下点头同意,吩咐下去。

命令众弟子随时做好迎敌的准备,五灵仙宗众人也提前布做好布置阵法的准备。

众人汇聚,往昆仑内门方向而去。

沿途……

玄机轻轻拍了拍方正的肩膀,以宗门内秘法传音给方正道:“一切顺利。”

方正点了点头。

玄机继续对他传音道:“此事昆仑已得了许可,那老怪物要么不在,若是在,定然难逃我等的勘察,到时有大战爆发的话……我等能赢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但若事不可为的话……”

他顿了顿,继续道:“我会想办法把那老怪物引向荒界,在那里有众多最为精锐的弟子在,拖延一段时间总是不能问题,你切记不要参战,进入荒界之后,我会第一时间用我提前在异次元裂缝埋好的的那个什么灵元炸弹把异次元裂缝暂时炸毁,到时,你在内门之中以五形阵法搅乱异次元裂缝的灵气,那样也许可以永久将异次元裂缝封闭。”

方正惊道:“师伯你……”

“这是最后的无计可施之策。”

玄机嘱咐道:“我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封闭了进入内门的异次元裂缝之后,童龙师兄也会在得到讯号之后从内部将里蜀山的异次元裂缝也给彻底炸毁,由阿莘和林师弟在蜀山再以阵法搅乱,这样一来,两个入口皆毁,那老怪物就永远被封闭在荒界之中了。”

军人教官肉H 第三章

从珊瑚岛上面的众人都在倒退就可以看出,对于王飞的到来,他们明显很是惊恐,还有深深的忌惮,因此谁也不敢有丝毫阻挡。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虽说他们十分恐惧,但是除了七剑宗与药宗,还有古家与闪宗之外,剩余的各大势力之修其内心却是不服,甚至还在咒骂王飞。

毕竟传闻谁若是有了秘境的钥匙,谁就会可能得到其内的大造化,他们怎能服气,怎么能不嫉妒!

哪怕是古家与闪宗的普通族人与弟子也都是一样,虽然他们看到了其宗族的天骄出手相助,他们明白必定有原由,可心中依旧不岔。

也唯有七剑宗与药宗的弟子,不但神色很是欣喜,内心也都一样,这还是因为药宗的弟子没有心机,否则的话,或许也只有七剑宗弟子才会如此。

王飞除了在七剑宗与药宗弟子稍作停留之外,他再没有理会其它宗族的修士,一步一步的向着石门而去。

三十丈……二十丈……十五丈……十三丈,距离石门越近,他的心跳就越快。

王飞并不是因为将要获得秘境内的机缘造化而激动,而是想到了三件事。

其一就是数十年前,秘境内传出的那一声穷奇的兽吼之力。

虽然只是一声,但即便是莫问天的师尊,有着轮回第三境修为的宋战,也在那一声吼声下,重伤而亡。

莫问天曾说,宋战正是因为开启了秘境,而且只是开启了一丝后,就响起了兽吼之声。

虽然当年的宋战没有准备,或许也因为激动而大意,但他可是轮回第三境的修为,就算是大意疏忽,其修为神识还在,可见其吼声必定是突然传出,其度就连他一时也都没有反应过来。

反过来说,即便是王飞有准备,修为远寻常之人,达到了出尘十二层,可说到底也只是出尘境之修,怎能与轮回第三境相提并论。

若是秘境内真有上古穷奇兽,以王飞此时的修为,根本不会有重伤的可能,而是直接就会死亡,就连肉身也定会崩溃,形神俱灭!

其二王飞之前曾亲眼看到一位乘风境的修士,还有一位出尘境的修士,二人走到石门十丈处时,没有丝毫预兆,肉眼可见的成为了飞灰。

再加上他还击杀了白家的白伤与灵虚宗的火炎,重伤了星宗的星凡,虽然之前方年有约,但是王飞并不认为,凭一个方年就可震慑三大势力。

此刻三家的老祖到没有什么异常,事出反常必有妖,王飞不相信这三大势力没有怨气。

而三大势力加起来,可以轻松覆灭任何一方势力,怎会眼睁睁看着杀他们天骄之人进入秘境,因此王飞不得不防。

虽然以上的种种都是王飞自己猜测,可还是使得王飞在距离石门还有十一丈时,下意识的就停了下来,其额头的冷汗也顺着脸颊滴落,身子也都抖了一下。

如若是为了值得之事,值得之人,死也就死了,也算是死得其所,但如此不明不白,替别人挡了灾,这是他不愿意,也不能接受的!毕竟他大仇还没有报,他许下的许多承诺还没有兑现!

王飞向石门方向走去的同时,无论是珊瑚岛上面,还是天空上面的修士,全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就连各宗的老祖也都没有例外。

尤其是王飞停下来时,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很快就过去了十息,初始之时,并没有人开口说话。

时间一息一息过去,转眼就过了三十息,王飞依旧没有动,此刻星宗与白家、灵虚宗三大势力的弟子内心中咒骂的同时,甚至有不少人直接开口。

“拿到了钥匙,却没有胆子开启,即便是修为比我等强大,又有何用,原来也只不过是一个鼠辈而已,真是让人失望!我呸!

自己又不敢,还不把钥匙交出来,这叫做什么,想必众位道友都懂……哈哈,此人真是令人恶心!”

人群中距离王飞五十丈外,一位星宗的青年弟子,大声嘲讽的骂道,说到了最后,其神情变得很是蔑视,甚至还向着地上有意有吐了一口口水。

“师兄说的极是,此人只是一时运气好,修为稍微强一些罢了,如这样的胆小如鼠之人,此时再强又有何用!

以此种性格以后的修为必定难以寸进!一时得意算不得什么,日后我等修为有民,就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如这样的修士,不配与我等为伍,更不配自称我东洲之修!”

青年男子的话音未落,他身旁另一位星宗的弟子就开口应喝道,其神情同样很是鄙夷。

这二人的话语声极大,其声传开后,星宗与白家、灵虚宗的弟子族人全都纷纷应喝,就连冰宗与雷族之修也都一样,内心中对王飞有了深深的鄙夷。

“哼,倘若胆子够大,见到王师兄为何要退,为何不去抢夺钥匙,别的本事没有,也就只会在背后说坏话,无耻至极!更让人作呕!”

与星宗等人不同的是,七剑宗的剑心冷哼了一声后,立刻开口反驳,当他的话语声传开后,同样有不少人应喝。

一时之间,数万人再次分成了两派,一个个怒火相向,大有一触即战之意。

“星兄,真的让他夺走钥匙?我等就这样看着不动?”与此同时,天空上白家的老祖白衣向着星宗的老祖星心传音道。

“老祖与大长老有令,不得妄动,有些事不是我等做得了主,若是因此坏了老祖的大事……那就是因小失大!”

听到白衣的话语后,星心转头略有深意的扫了白衣一眼,停顿了一下后道:“此次我等静观其变即可,切莫随意出手,使得此事再横生变故!”

虽然众人吵闹之声不休,心思不同,但距离秘境石门十一丈处,王飞依旧没有动,他自然也听到了众人的谩骂与吵闹声,同时也看到了许多人露出的嘲讽神情,可他却丝毫不在意。

王飞早已不是当年刚入凌阁宗什么都不懂的小修士,其心智即便是不如那些活了数万年的老怪,也绝非常人可比,因此王飞怎会只凭他人几句谩骂之语,就会意气用事。

在王飞看来,骂就随意骂,因为骂的再凶,也不痛不痒,说白了只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罢了,这些跳梁小丑不足为惧,根本不值得一提。

尤其是事关生死,他不知道在开启的那一瞬,秘境内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更让他担忧的是,说不准他根本就无法开启,走到十丈处时,之前乘风境与出尘境的修士就是他的下场。

退一步说,即便是他有钥匙,开启了秘境,若是其内真的有穷奇兽,他也禁不住一吼之力。

无论是哪一样,都是他不能承受的,也是不能挽回的,因此他必须要慎重。

当时间过去一柱香后,王飞平静了下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双眼中慢慢有了露出坚定之色。

随后他从储物袋中拿出了瞬移法宝,甚至将其内的金玉袍也穿在了身上,就算是与星凡一战,他也都没有穿。

最重要的是他手中还握有一枚玉简,正是当初抹去李家老祖记忆的那位老者所给。

实际上即便是如此,王飞的其内心还是略有不安,他不是不相信那位老者的修为,而是怕他会不遵守承诺,毕竟这些年,那老者从来没有找过他,让他做过任何事。

“罢了,当年他能在我危机,生死一线之时相救,而且助我灭杀李道辰,抹去李家老祖的记忆,而后救下汪跃,足以说明我对他来说很重要,必定有大用!

他绝不希望我死亡!因此有九成把握此次,我若真有事,他必定还会出手!倘若九成的把握还不去做,那还修什么道!还妄谈报什么仇!”

随着王飞的自语之声,其双眼的目光越来越坚定,他没有再犹豫,缓缓的一步一步的向前迈去,当他走到距离庞大的石门十丈处时,石门内骤然就起了变化。

几乎是王飞有脚步刚落到十丈处,其内突然间,毫无征兆的就出现了一道漩涡,猛的将他手中的长枪吸了进去,这个过程极快,几乎是眨眼间开启秘境的钥匙,那杆长枪就消失在了漩涡内。

在钥匙消失的同时,一股强悍的无法形容的气息扑面而来,使得王飞的身子猛的一震,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在这一刹那他如堕冰窖,整个世界变得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消失了,天地仿佛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那种无限临近死亡的强烈危机将他笼罩,他有一种感觉,只要他一动,就会必死无疑,哪怕是捏碎手中的玉简也都救不了他。

好在这股气息只是一瞬就消失,但这一瞬间也让王飞的心跳加快了数倍,面色苍白无血。

过了好一会儿,王飞方才平静了下来,紧接着他就露出了迷惑之色,因为虽说漩涡将长枪吸入了进去,也有一股极强的气息,可对他却没有丝毫伤害。

他不明白为何

文学

会如此,那股气息消失后,再也没有觉察出丝毫危机,但他还是快的散出神识,只是他的神识刚一触碰到漩涡,就被斩断,如此一来,他猛的运转修为,将体内全部的力量都集中在了双腿上,若是稍有异常,他必定后退。

在长枪被漩涡吸进去的同时,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虽说众人距离石门很远,并没有感受到那股强悍的气息,可他们还是闭上了嘴巴,没有再咒骂。

而且众人的双眼在王飞与石门上来回扫视,少数听说过秘境传闻之人,更是捂住双耳,身子下意识的蹲了下来,显然他们是怕再次传出兽吼声。

此次不知为何,与四十多年前宋战开启的那一次不同,一直过了十几息的时间,其内都没有传出兽吼声,依旧只有一个漩涡。

此刻看到秘境内没有什么变化,王飞呼出了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了下来,可就在他呼气之时,漩涡猛的变大,同时吸力也增大了数倍,而且吸力是针对王飞。

原本王飞就虚脱,再加上吸力之大,他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前移动,在移动的过程中,他的身子无法保持站立,下身不稳,变成了平躺,其双脚在前,头在后,仰面朝天向着前方石门内的漩涡而去。

王飞并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到,因为他没有觉察出丝毫危机,因而他并没有挣扎反抗。

王飞思索的同时,其前进的度突然变快,如同一支离弦的利箭般,也就是眨眼间,就跨过了十丈的距离,此刻他的下半身就已经进入了漩涡内。

下一瞬他整个人都会进去,可就在此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古家玄龟周身那层朦胧的雾气消散不见,并且猛的俯冲下来,如一道流星,一闪之下就到了王飞上方不远处。

王飞本身就是躺着,因此当玄龟冲下来之时,他一眼就看到了玄**顶上方盘膝而坐的古蓉梅。

而古蓉梅的双眼也同样在向下方看,此时四目相对,王飞猛的睁大了双眼,他的身子巨震,如遭电击,其脑海轰轰,如有万千雷霆在他的脑海中炸开。

他怎么也想不到,只能在梦中见到的人,数年之后,就要淡望时,会突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几乎就在二人看到彼此的同时,王飞整个人进入了漩涡中消失不见,可在他进入之时,他却是看到了上方古蓉梅的微笑,还有其双眼中的那一抹复杂之色。

而当王飞消失后,珊瑚岛上面无论是各大势力的天骄,还是寻常之人,呼吸全都是变得急促起来。

虽然他们明白此次秘境开启与上次不同,很是不解,可他们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蠢蠢欲动下意识的迈开脚步向着石门冲去。

尤其是站在石桥上,距离石门最近的数十位青年男女,他们的度最快,可以说用出了全部修为向前方的石门而去。

可就在这些人跑到石门十丈处时,他们的神色大变,因为在这一刻石门里面的漩涡骤然间消失不见。

并且漩涡消失的同时,其内还吹出了一股沧桑古老,夹杂着腐朽气味的风。

当这股风吹到这十数青年身上时,无论男女,他们原本光滑的皮肤在这一瞬全都有了深深的皱纹,甚至还出现了老人特有的褐色斑点。

紧接着他们黑色的头,也变成了白色,双眼变得浑浊,一息之后,已然衰老的不成样子,身子摇摇欲坠。

当到了第二息时,这十数人的双眼已然失去了生机,白色的头开始脱落,骨头出咔咔的声音,血肉开始变得干枯。

第三息时,他们体内的骨头郝然全部碎成了粉末,很快就只剩下了一张皮,被这股沧桑的风一吹,化作一片飞沫。

这一切并没有结束,这十数人身子化作的飞沫随着这股风飞舞,有一些沾染到了后面急前来的数百修士的身上。

当数百修士沾染到飞沫时,他们的变化与之前数十修士一模一样,就连过程也都一样,到了第三息时全部都死亡,化作了满天的飞沫向前飘去。

这万分诡异的变化,使得珊瑚岛上面的所有人全部面色大变。

尤其是距离那些飞沫近的修士,更是失声尖叫,因为他们亲眼看着前方的修士悄然无息的死亡。

虽然没有浓烈的血腥味散开,但如此诡异的一幕,比修士的身子爆开,血肉横飞,还要让人恐惧万倍!

此时当他们看到飞沫飘来后,有一种魂飞魄散之感,他们已然被吓破了心神,失声尖叫的同时,不顾一切的疯狂倒退。

此刻莫要说珊瑚岛上面这些出尘境的修士,就连天空上各大势力之修也都一样倒吸一口气。

虽然他们距离极远,那些飞沫根本就沾不到身上,但他们还是心有余悸,就算是各大势力辰境修为的老祖,也都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而修为过了辰境,达到了星境修为的星心与方年,白衣与落东海等数人,他们看到这一幕后,其神色与珊瑚岛上面的出尘境修士一模一样,甚至还要惊恐。

“这……这……这是岁月!”尤其是星境巅峰大圆满,半步迈入月境修为的星心,一连倒退了数步,面色一瞬变得苍白无血,下意识的抬起手,难以置信的失声开口道:“不愧是上古之修,其修为究竟到了哪一步!”

虽然这数位星境修士与那些珊瑚岛上面出尘境的之修的神情相差无几,但其含义却是截然不同。

那些出尘境寻常的修士惊慌,只是觉得此事诡异,也可以说害怕死亡而已,并没有看出什么特别之处。

哪怕是辰境大神通修士也不尽明白,只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罢了。

但明悟了天地规则,洞彻了几成法则之力的星境修士则不同,他们已然看出了异常之处。

修为到了星境的他们清楚的知道,天地有规则,说白了只是天地对于自身的不足,为了长存自己定下的罢了,其目地就是为了保护自身不灭。

法则之力,则是是自然的孕育,天地未在之前就存在,规则与法则虽然只是一字之差,可真正上的差距却是如同隔着天与地之间的距离!如同一条不可逾越的沟壑!

而秘境石门内吹出的这股风,郝然正是越了天地规则的法则!并且正如星心口所说,还是那种至高无上,最难以捉摸,最难明悟的岁月法则!

甚至若仅仅只是寻常的岁月法则,他们还不会如此,但石门内只是一阵风就能够剥夺修士的生机,使岁月加快流逝,这样的术法,已然无法形容,哪怕是古家最强老祖与星宗的星落,也都不行!

因此他们单单从这股风就可以看出,开创秘境之人,当年的修为是多么的惊天动地!

倘若此人还存活,只要他出手,甚至可以逆转苍穹!他们的脑海轰轰,不敢再想下去

文学

就在所有人震惊同时,石门内的风突然停了下来,再没有一丝,仿若此前从未出现过一样,就连满天飞舞的碎沫也都消失不见。

时间一息一息过去,转眼就过了一柱香,可无论是谁,都没有再往前走,毕竟之前的一幕太过于诡异。

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再来一次,说白了就是谁都不想死,尤其还是如此无声无息间死去,甚至连个尸骨都不留半点。

在这期间,石门内始终没有丝毫变化,没有风吹出,也没有漩涡出现,十分平静。

又过了一柱香后,人群的前方有一个衣袍破旧,只有出尘四层修为的青年男子,他用力的咬了咬牙齿,双目中有了一抹决然之色,仿佛做了某种决定,迈步向着石门的方向走去。

此人的走出,立刻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人群中立刻有数位男女修士口中出了惊呼之声,很显然他们认识走出的这位青年男子。

“这……这还是那个平时软弱怕事,胆小如鼠的石头吗?他竟然敢向前……唉,此时走出明显就是找死,太丢家族的人了……以后你们不要说认识他!”

“找不找死不知道,但你平时何时说过你认识他?还有你不要忘了,石头虽说平时胆子不大,但他没有后路,否则他绝不会铤而走险!”

“不错,他的修为若在三个月内无法突破的话,会被踢出家族!此生不可踏入家门半步!

如此一来,以他的修为,没有了家族,他根本就无法活下去!再者他必定是没有把握在三个月之内将修为提高到出尘五层,因此才会如此做,看来他是要拼一次!”

“哼!再拼又如何,十五岁才开始修道,原本起步就晚了许多,再加上他用了十多年才到了出尘四层的修为。

以他的天资,在短短的三个月内突破,简直是痴人说梦!最重要的是已经过了两个月,他的时间还剩下一个月,若想要突破,除非他真的能够遇上天大的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