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 车厢 (h)by清糖 第一章

三年之后

布满粉色玫瑰的化妆间里,一个女人正对着镜子整理婚纱。她皮肤白皙,脸上化着淡妆,脖子上戴着闪闪的钻石项链。仔细看,吊坠竟然是两个英文字母——SG,她修长的手指上戴着一枚心形的钻戒,上面的钻石足有七八克拉。

她的婚纱看起来样式简单,可做工非常精良,能看出出自名家之手。束腰的设计突出了新娘纤细的腰肢,长度刚刚盖过脚面。头纱却足有十几米长,上面缀满了珍珠。

“顾小姐,该到您出场了。”有礼仪小姐进来催促。

“妈妈,妈妈,你今天好漂亮。”

“妈妈每天都漂亮,今天最漂亮!”

“嘴甜的小家伙。”她笑了,“一会儿出去慢慢走,注意脚下不要跌倒。”

“妈妈,你要小心哦。你的鞋子跟好高,裙摆好长,要是当着那么多宾客跌倒,你就没办法跟爸爸结婚了!”

“爸爸不会嫌弃妈妈笨手笨脚,爸爸说过,他就爱妈妈笨头鹅的样子。”

“你们两个把嘴巴给我闭上,小心一会儿不给你们红包。”她假装生气地说着,“快点捧着头纱,我们要出场了。”

外面的婚礼进行曲已经响了起来,她们走了出去。

顾爸爸就在外面等着,伸出胳膊让她挽住,又扭头看看两个小屁孩,脸上带着微笑眼睛有些泛红。

顾爸爸带着她缓步走上舞台,一个高个子男人正翘首期望。男人穿着一身正统的西装,看神情竟然有几分紧张。

“孙光荣,我把女儿交给你了!记住,我闺女物质上不缺任何东西,你要是不能给她全部的爱,你就没什么用了!”

“爸,我一定会全心全意爱她!”男人伸出手,想要把新娘接过来。

没想到顾爸爸不松,又警告着:“孙光荣,你要是敢欺负我闺女,我会找人把你灭了!”

“爸,你放心,从来都是她欺负我。”

顾爸爸似乎还是不放心,“孙光荣,我闺女是从小惯着长大的,她受不了气!你要是敢给她一点气受……”

“爸,这是婚礼现场,大伙都在下面看着呢。”

“哈哈哈,新娘都着急了。这老丈人真是厉害,新郎这小伙子倒是真不错。”台下的宾客都笑着议论起来。

顾妈妈看见场面有些失控,赶忙轻声喊了顾爸爸一声,瞪了他一眼。

顾爸爸这才不情不愿的把闺女的手放到新郎手里,然后失落地下了台。

“爸,女儿出嫁是高兴事。你不要舍不得,不是还有我陪在你和妈妈身边吗?”

“你?还是赶紧嫁出去吧!我可受不了某人整天黏黏稠稠,还有他那弃夫的幽怨表情。”顾爸爸瞥了旁边一眼说着。

盛禾锦听见这话笑了,“爸,您就帮忙定个日子,下个月月初的第一个星期日怎么样?”

“我看行!”

“喂,是我结婚,还是你们两个结婚?”顾盼听见结婚两个字就头疼,“盛禾锦,我说过多少遍了,咱们早就分手现在没有任何关系。你想要结婚,随便找谁都可以,干嘛就是纠缠我?”

“今天是咱妹子结婚,咱们俩的事完事再说。”这两年,盛禾锦整天追在顾盼屁股后面转悠。只要有时间,他就往顾家跑,抢着干家务活。腌制小咸菜、酸菜,晾晒干菜…顾妈妈那些拿手的活被他学了个差不多。顾爸爸和顾妈妈被他打动,早就跟他达成统一战线,逮住机会就做顾盼的工作。

可是这两年下来,顾盼却始终没给盛禾锦机会。她把盛禾锦的举动都看在眼里,心中不是没有感动,可她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她总觉得要是跟盛禾锦在一起,即便是幸福也会不踏实。

两年了,顾培遇见了孙光荣,一个踏实厚道善良的男人。他不嫌弃顾培有孩子,对孩子视如己出。正是因为孩子接受了他,顾培才决定嫁给这个男人。

看着一直在自己呵护下的妹子结婚,顾盼既高兴又失落,她能理解爸爸的感受。

台上的仪式很快就结束,新娘去后面换衣服准备敬酒,顾盼去化妆室帮忙。

“姐,姐夫真是非常爱你,你就忍心这么折磨他?”顾培趁机劝着,“我跟光荣恋爱两年,我一直觉得只要两个人相爱就行。可今天结婚,我却感觉心境不一样。一个人完完全全属于你,那种感觉很妙。姐,我知道你心里的顾虑,不就是因为那个杜若吗?其实她一点都不亏,当初结婚姐夫就给了杜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还把自己搭了进去。只有女人的青春是青春?姐夫也浪费了五年的时间,你们痛苦了八年。离婚的时候,姐夫又给了她股份,还帮着她开了公司。这两年,她的公司越做越大,整合进杜氏获得了不少股权和实权,在杜氏和盛氏都有话语权。我看不出她有什么吃亏的地方?要说吃亏,我看最吃亏的人是你!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第二章

第1210章是不是很生气?

裴安安转过头,目光回到苏葵身上,见她还站在原地没动,又皱起了眉说:“你干嘛呀,怎么还赖在这儿不走?”

还想听她继续说难听的话吗?

苏葵有些窘迫,咬了咬唇说:“我在这儿休息一下也不行吗?”

裴安安嗤了一声,“如果我说不行你会走吗?”

苏葵意这才意识到自己在裴安安面前落了下风,但不想承认自己不够她说的,于是态度变得强硬了一些,不再佯装柔弱可怜,冷冷的说:“不会。这儿是公众场合,我在这儿休息不可以吗?”

裴安安摊手,“行行行,你请便。”

说完她转过身,看着凌慕辰说:“冰块,我累了,我想休息。”

“好,那就休息一会儿吧。”凌慕辰搂住她的肩膀,让她靠在了自己的肩上。

裴安安直接就靠到了他的怀里,撒娇一般的说,“你抱我。”

凌慕辰有些意外。

她居然主动提这样的要求?

他自然是特别乐意的,他觉得自己或许应该感谢一下这个苏葵,不然的话,安安哪里会这么主动?

他平日里可是巴不得她投怀送抱的。

真希望多来几次。

凌慕辰愉悦地将裴安安抱到了怀里,低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在她耳边低声说:“这样可以么?”

可以说是相当的配合了。

裴安安的心情从见到苏葵的时候就不太好,但是现在,一下子就恢复了,她冲他一笑,然后也凑到他耳边,神秘兮兮地说:“可以,太可以了。冰块,你看看她现在是不是很生气?”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第三章

@@

这几天颈椎病犯了,实际上这半年已经好太多了,相对知足了,头晕乎乎眼睛压迫的也疼,写了会儿实在没办法坚持,明天照常更新。

年关将近,先给大家拜个年了,让天目磕一个,祝大家开心笑口常开!@@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