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一章

玉真公主与李隆基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每年情人节都会被单身狗衷心祝福的那种。

公主这类人在物质和地位上都是崇高无比的,理论上可以在大街上横着走。但是公主也有公主的烦恼,她们的烦恼是钱无法解决的。

历代公主都逃脱不了宿命,那就是婚姻。

在帝王眼里,公主是工具,是棋子,是礼物。番邦国王交好,送个公主去和亲,臣子功劳太大,送个公主以示恩抚,门阀世家要笼络,送个公主来联姻。

总之,公主就是帝王霸业里的祭品,注定无法逃脱的宿命。

也有的公主比较聪明,她们知道自己无法逃脱命运,于是在年轻的时候开始布局,假装崇信佛道,年岁稍长之后便请求出家为尼为道,从此一生自由,虽然无法正常的嫁人,但至少能够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至于男女之情,除了没有名分,还怕找不到男人?

活蹦乱跳的男人抬进来,榨成人渣抬出去,按厨余垃圾分类。吃的就是个生猛新鲜,广东人再敢吃,敢跟唐朝公主比吗?

玉真公主就是典型的例子,不愿成为祭品就索性出家,出家后公主待遇不变,也没人逼着她嫁人,她的道观成了她狂欢放纵的伊甸园,而她,仍是唐朝公主。

玉真入皇宫很频繁,常年来往于皇宫和道观之间,见李隆基更是家常便饭,自己的亲兄长,想见就见,从来不在乎时间场合。

李隆基见到这个亲妹妹不由有些头疼,年纪一大把了,听说在道观里男男女女的夹缠不清,这辈子大约是没有嫁人的念头了,将来给她送终的只有他的皇子们,勉强算是不负此生吧。

玉真今日来得风风火火,见了李隆基也不行礼,劈头便问道:“皇兄,长安市井皆言安禄山反了,可有此事?”

李隆基叹道:“皇妹,你是方外之人,军政之事不需多问。”

玉真走到李隆基面前,对高力士的行礼敷衍地点点头,然后扯了个蒲团在他身边坐下,道:“怎能不问?我的道观就在终南山,若安禄山那贼子真打进长安,我的道观怎么办?”

李隆基冷着脸道:“若真被他打进了长安,朕的兴庆宫太极宫都保不住,区区一座道观算什么?”

玉真见李隆基脸色难看,不由忐忑道:“安禄山真反了?长安城……不会守不住吧?”

李隆基皱起了眉:“你今日来做甚?朕很忙,你若无事便去后宫找娘子,找睫儿,莫耽误朕处置国事。”

玉真定了定神,道:“我今日来找皇兄有正事,想给睫儿保一桩媒……”

李隆基饶是心神不宁,此刻也不由提起了兴趣:“何人配得上朕的睫儿?”

玉真是女流之辈,显然对安禄山叛乱一事并未放在心上,她久居方外,对大唐的王师很有信心,在她看来安禄山之乱无非派兵平了便是,大唐如此强盛,还怕区区叛乱?

所以此刻她对万春的亲事更上心。

“顾青此人配睫儿正可,简直是天作之合,皇兄难道不觉得吗?”玉真兴奋地道。

“顾青?”李隆基愕然,随即苦笑。

刚才还在与高力士议论顾青,没想到皇妹来了又提到顾青,而且要保他和睫儿的媒,这事儿在如今这个时节提起来,感觉颇为怪异。

叛军二十万兵马压境,你居然还有心情做媒……

李隆基摇摇头:“此事压后再说,朕须先平了叛乱,否则大唐危矣。”

玉真不甘心地道:“皇兄,顾青和睫儿很配的,而且我知道睫儿心里有顾青,默默喜欢他好几年了,顾青去安西赴任后,睫儿还给他捎去了一副明光铠呢,皇兄您仔细品品……”

李隆基眉梢一挑,意外地道:“睫儿和顾青……何时竟有了情愫,朕却浑然不知?”

玉真哼了哼,道:“皇兄每日沉迷在贵妃娘娘的温柔乡里,哪里管得了身外之事。”

李隆基沉默片刻,渐渐露出恍然之色:“难怪顾青杀商州刺史后,睫儿来为他说情,难怪顾青的平吐蕃策送来长安,她兴致勃勃说服朕纳其策,难怪顾青在安西这几年,朕每次见她都闷闷不乐……呵呵,原来如此。”

玉真见李隆基似乎对此事渐渐重视起来,不由劝道:“皇兄,睫儿说话可是二十出头的老姑娘了,皇兄曾经允诺过让她自己寻找心仪的男人为驸马,这些年能入睫儿之眼则,唯有一个顾青,既然睫儿对他动了心,皇兄若再不从旁推一把,以睫儿高傲的性子,恐会错失美好姻缘。”

李隆基点点头,随即一叹。

这段姻缘来得太不是时候了,早些说出来该多好,偏偏是现在,大唐北方烽烟四起,半壁江山已被叛军搅乱,此时再提公主婚事,实在是不合时宜,连朝臣都会骂他昏庸至极。

叛军都快打进大唐国都了,你大唐天子却还在想着给公主许配婚事,李隆基咂咂嘴,连自己都觉得有些昏庸。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三章

程鸿和王义方进了帐篷,程鸿说到:“这象雄啊,还真是不毛之地,虽说看似能种地,又可以放牧的!

可是都放到一起,那就是两边都可以,两边都不可以!平庸的很!也正因为平庸,你可以两面都发展!

现在象雄是这么个情况:粮食经过明年的开垦,基本上能做到自给自足!

这点很重要,象雄不比土蕃,一旦大雪封了一线峡,几个月就成了孤城!粮食不够吃,那是会要人命的!

一旦粮食出现歉收,马上从推进城买足!

然后就是人口问题,这里面由于几次战乱,男人死的都差不多了,男少女多!尽量让尉迟宝琳的修路队落户留在象雄!

修完了路,可以修城,修完了城,可以从一线峡掏一条隧道来!这些你自己斟酌!

现在的人口就是除了普兰猛虎城堡周围,其余地方都没什么人!

门香老鼠城堡被屠过,穹窿银城堡和麻邦波磨城堡由于洛松次成叛乱,基本上没什么人了!

等普兰猛虎城堡的人多的时候,可以往那边迁!

水利什么的就不用说了!多修水库!这里的水都是四周雪山融化下来的水,冷了,就没有了!

多修水库,涝时候储水,旱时候放水……

……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这里没什么特产!我倒是拿了一些虫草和绿萝花给孙神医,让孙神医看看有用没有!

过一段时间,我在找一些蜀地的贝母过来,看看这里可以种不可以……”

程鸿零零碎碎的交代了好多!

最后程鸿说到:“这里军队还成建制的,只有普兰猛虎城堡的猛虎军团!战力也最强,由万玛继承过来的

文学

现在万玛拜了我当师父,我准备带着他去长安走一圈儿!留下他父亲的亲卫~索南毛拉协助你!

他是个可信之人!过两年,万玛会回来,到时候估计你也能掌管整个象雄了!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程鸿问到!

王义方思考了一下:“惭愧!郡公说的太多,从水利到民生,再到军事!有些事情我还没捋清楚!

本以为下官处理过那么多事了,应该能执掌一方了,现在看来是我太想当然了!”

“没什么!没什么!这发展民生,无非就两件事~开源,截流!广开财源,让民众们没闲着的时候!

这样他们就不会乱想!

尽量少发徭役,这样能让他们免得耽搁自己的事情!

多观察,看他们需要什么!多了解,看他们在想什么!仔细斟酌

文学

,不要胡乱下命令!最忌讳的就是拍脑袋就下命令!

既然太子殿下能让你过来,就证明你可以!好好干,我在长安等着你位列朝堂!

有什么不懂的,今天你仔细思考一下,明天我在帮你解决!实在不行,可以写信给我!我能帮的,绝对会帮!”

“多谢郡公!”

“不用!不用!都是为国为民!我先回去了!明天在介绍你认识索南毛拉!”

程鸿走了!

王义方亲自送到了营盘门口!

直到程鸿上马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