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一章

忍者是日本特有的一种特殊职业,“忍”即“隐”,有汉语词“隐忍”,简单的解释就是在古代日本一种受过特殊机构施以特殊“忍术训练”而产生出来的特战杀手、特战间谍。其所呈现的是属于“派系组织性的单位”形态。类似于“间谍”。如蔡锦江忍者等。

忍者这个称谓正式使用是在日本江户时代,但忍者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更加久远的年代。据说在日本首次派遣“忍者”完成任务的是圣德太子。在当时,忍者普遍被称为“忍”,同时各个时代各个地区对忍者也有其特有的称谓:如飞鸟时代称为“志能便”,奈良时代称为“斥候”,战国时代叫法很多,其中流传最广是“乱波”,由武田信玄命名,而江户时代使用的就是和今天一样的“忍者”。

正式名称确定于江户时代,忍者们接受忍术的训练,主要从事间谍活动。像日本武士的武士道一样,忍者也遵循一套自己引以为荣的专门规范。忍者通常都穿深蓝或深紫色的衣服。因为接近夜空颜色的深蓝色和深紫色着装能让忍者比较不容易被别人发现。

忍者通常在新月或阴天夜晚潜入敌方城楼与宅邸,如果总是全身黑色装束,轮廓反而会更显突出,因此,经常的基本装束颜色是深蓝。碰到月明星稀的夜晚,便换成灰色或是茶色装束。

至于内裤,当然是日本传统的兜裆布(一条细长白布)。只是,忍者的束法同一般人不同,长度也比较长。他们将兜裆布从脖子缠到胯下,最后绑在腰际。如此,可以随时从脖子后抽出兜裆布,当做绷带或绳子应急。上衣里头有许多口袋,放一些不能淋湿的火药、缝衣针、救急药(包括安眠药、毒药)等;腰带里头则放一些日用杂物。手套与绑腿,通常藏着一些暗器。

武器

为了蒙混国境关卡守关人员的审问,忍者在旅途中,经常是农夫打扮。因此,有些忍者暗器,经常是改造自农具、日常必需用品、园丁道具等。这些武器,大多是自己发明铸造,只有自己深知其用法,因而在旁人眼里看来,跟一般日用品没什么分别。这也是很多忍者武器失传的主要原因之一。

忍者的武器很多都是来自日常的农具,而且用法和外形都非常古怪。根据历史描述,忍者经常使用尾部栓有铁链的镰刀,平时作战时可以握着镰刀柄近身作战,也可以利用铁链将镰刀甩出刺杀对手,并利用铁链收回。德川家康的卫队就是伊贺忍者。他们假扮园丁,使用大的修枝剪修剪枝条。一旦看见有人来,他们会立即监视,一旦发现对方有不轨企图,就将对方置于死地。

现代人从各种忍术秘本中,所得知的忍术武器有:『手里剑』、『撒菱』、『忍刀』、『吹矢』、『忍杖』、『手甲钩』、『水蜘蛛』、弓箭『苦无、『闻金』、『坪锥』、『问外』等。

『手里剑』类似飞镖,十码之内可百发百中。一般有八方手里剑、六角手里剑、十字手

里剑、三角手里剑以及“卍”字型手里剑,这些手里剑掷出去后,在空中会围绕其几何中心旋转,因此轨迹稳定,在近距离能够保证一定的精度。多角型手里剑主要依靠锐利的角杀伤敌人,杀伤力有限,所以忍者会在每个角上都涂上剧毒,是很危险的武器。手里剑的重量在40克至60克间,一般忍者也不会携带几十枚,毕竟身轻如燕是他们的优势之一嘛。

许多人印象中总以为忍者每次出任务都是以黑衣蒙面的姿态出现,其实是受到武侠小说和电影的“物像化”影响。这种黑色的衣服也并不一定总是所谓的“忍者制服”。事实上古代日本的老百姓在工作时也经常穿著这种黑色的工作衣,那是一种日本古代的工作衣。而当忍者在暗夜人静时能方便执行任务上的隐秘需求,才特别穿著这种染黑的工作衣,而在工作衣上有特别的一些修改,以符合任务及作战上的需求。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二章

听三叔这么说,李得一想起自己上辈子在新闻中见到那些为了自己的个人名利,拼命歪曲否定历史,企图用一些哗众取宠的观点来博取关注的所谓专家,大v。国内的全是假的,国外的全是好的。谁说国外的真实情况,就会被这些人群起围攻。确实,这些人为了利益,已经彻底扭曲,也符合一纪元文明末期的征兆。

然而最可悲的是,那些因为一点点钱就被雇佣的水军,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为挣这一点钱,付出的是什么样的可怕代价。那是比死亡还要可怕不知多少倍的残酷代价,是无穷无尽的痛苦折磨,是没有停歇的巨大苦痛。

因为这恶,已经积累的太过恐怖。

想到地球文明纪元末世的种种衰相,饶是这辈子李得一杀人如麻,也经不住心中一颤。那是全世界人心整体都在向着恶的一面倾倒,所引起的后果,是难以描述的凄惨。

文学

“三叔,都说邪不胜正。然而这文明末期,居然会是如此局面……”李得一有些说不下去。

“嗨,你操心这些没有用的。末世大多数恶人死后都会被恶业牵引下地狱,在地狱遭受无尽的死亡折磨,他们会自己完成对自己的惩罚,赎罪过程。不用你瞎操心。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其实这人间,说的是六道轮回。升天是善报,堕入地狱自然是恶报。”三叔满不在乎说道。

“三叔,为啥会有地狱?”李得一忽然问道。

“因为人在受到别人的巨大伤害时,基本都会在心里想要报复。即便自己没有能力,也盼着这人倒霉。即便是恶人,遇到比自己更恶的,也会想要报复。人人都想报复,地狱自然顺着人的意念诞生。地狱里那花样繁多的刑罚,就是顺着人这种念头产生,专门报复人用的。”三叔答道。

听完后,李得一久久沉默下去。

“三叔,我忽然觉着我所做的一切,并没什么意义。”李得一枯坐半响,忽然冒出这样一句感慨。

不过三叔听到后,仿佛丝毫不觉意外,道:“是不是觉着自己不过是这命运轮回中的一粒沙尘,无论如何挣扎,仍旧被束缚在这命运当中。权力,金钱,美色,享乐,丝毫不能帮你挣脱,反而将你越捆越紧?甚至你倾尽全力想让这世界变得更好一些,到头来却发现,自己的努力,仍敌不过这宿命轮回?这世界文明,仍旧会遵循自己固有的规律,从落寞到繁盛,然后再从繁盛转向没落。人在其中,享福、遭罪、堕落,这样永无停歇轮回。”三叔边说边脱下鞋,往外磕着鞋里的土渣。

“三叔,你老人家这时候不该给我来碗鸡汤,安慰安慰么?咋还顺着我的话往下说?”李得一有些不满道。

“嘿嘿,小李子,你糊涂啊。明明你自己手里就攥着关键的钥匙,居然还觉着自己所作所为没有意义?”三叔不答反问李得一。

李得一愕然道:“我?”

“这世界这一纪元的文明,正处在上升期。如今你又帮助天下提前安定下来,怎么能说自己所作所为没有意义?要是没有你,突辽族会彻底攻占整个天下,然后维持一百余年统治后,就将彻底分崩离析。到时候又是一场天下大乱。历经大乱后,突辽族丁口会因为战乱和瘟疫十不存一,关内百姓更是百不存一。然后,这世界才会慢慢重新安定下来。”三叔道。

“这又如何?这世界人,依然浑浑噩噩,不知自己如何生,也不知自己如何死,更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何活着,也不知道一辈子究竟有何意义。贫者一辈子为生活终日竭力奔波,富者终日穷奢极欲享乐无度。这一辈子和和美美一家人,一旦死后,就各奔东西,投胎再来,形同陌路互不相识。幸福的夫妻,到头来不过是劳燕分飞各走各路。”李得一忍不住连连感慨道。

“你这是有感而发?咋,因为前些天刘婵那妮子嫁给李无敌,你心里不是滋味?”三叔忽然戳破李得一心里一块痛处。

“哎,我与她本是结拜兄弟。如今她身份之迷已经解开,又是我唯一的乡亲。我实在是……”李得一不知道该表述下去。

“这个我懂,太熟不好下手。三叔我年轻那会儿,也遇到过这事儿。不过其实刘婵和李无敌俩另有姻缘,这世注定要当一世夫妻。”三叔以过来人的口吻说道。

“啊?!”李得一有些惊讶。

三叔没说话,伸手给李得一识海中传去一段信息。

“什么?李无敌是外星人转世?刘婵也是?专为来这世界做一世夫妻,了结二人之间这段姻缘?”李得一看完三叔给的信息,当场色变。

“不然你以为李无敌那一身天生神力从哪儿来的?你看他那模样,满头黄毛,脸颊尖瘦,加上手里那根黑铁棒,像不像你上辈子熟悉的……”

“齐天大圣?!”李得一失声道。

“嘘,噤声!”三叔慌忙给李得一捂住嘴,“看破不说破。”

李得一点点头,又奇怪道:“为何刘婵今生还有这么一段扭曲悲惨的经历?”

“这是她宿世业力所致,须知这业力,无论善恶,一直随着人生生世世轮转。刘婵宿世所造的恶业仍在,所以这一世,她仍要遭受这些苦难。”三叔道。

“经三叔你这么一说,我好似有些明白我对她的感情,更多是同情其不幸遭遇,并没有太多男女之情。”李得一恍然道。

“哎,甭管是什么情,这情字,总是人生生世世轮回不休的一大原因。”三叔感慨道。

李得一点点头,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似乎又在想事情。

三叔也没急着走,就坐那儿静静等着。

“三叔,你之前说我手里攥着关键钥匙?”李得一思索一阵,又开口说道。

“果然,甩下感情的包袱,这人脑子就是好使的多。你终于又想起正事儿。不错,你在定北县搞得这些学堂。尤其是你打破千百年来的世俗偏见,不论贵贱一律平等教授学生开蒙修原气,就是这关键所在。”三叔道。

“啊!?”李得一再是没想到,自己当年无心插的柳,却是赋予自己这一生真实意义的关键钥匙。

三叔看看周围,然后随意挥挥手,李得一顿时感觉周围的声音自己再也听不到。

“我接下来要说的事儿,事关重大。出得我口,入得你耳,不许再教第三人知晓。我已设下绝音障,你可放心问答。”三叔道。

“三叔,我教孩子和守备团兵卒开蒙修原气,不过是寻常事,怎么会如此重要?”李得一赶紧问道。

“我问你,我是谁?”

“三叔。”

“这不过是个名字,我可以叫张三,也可以叫李四,更可以叫肖炎,也能叫张小梵,也可以叫徐凤黏。”

“老人家?”

“这是年龄。”

“宝刀不老?”

“这是我老人家体质好。你是不是故意找打?”

“圣人?”

“对咯!那你知不知道我是如何超凡入圣?”三叔又问道。

李得一摇摇头,直接说道:“这事儿我上哪知道去。我就见过三叔你这一位圣人,要是能看懂如何超凡入圣,早就迈入超凡境,一路平步青云直上,跻身圣人境界,还用现在这样整天在俱五通境瞎磨蹭?”

三叔抬手给李得一脑门一下,道:“你小子平时看着挺机灵,却没想到这么原来如此蠢笨。三叔我当然是修原气才得以超凡入圣!”

李得一当即不服气道:“您老这不是废话。天下修原气的人多了去,超凡入圣的总共也没几个。谁不知道修原气能够超凡入圣,难道还有别的途径?可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又是另一回事。”

“我的意思是,你广开大门,因材施教,给如此多人开蒙修原气,或许其中就有人能够一路走下去,顺利超凡入圣。”三叔道。

“三叔,你原先不是说过,这世界原气量近几百年来,也在衰减么?原气量减少,还如何能够出圣人?”李得一道。

“这世界近百年来原气量衰减,乃是因为近几百年人心有些浮躁。虽然这世界这一纪元文明正处在上升期,但也不是一帆风顺,总会有起伏。但好在上升期人心依然淳朴,紧

文学

要关头总能悬崖勒马,挽回世道人心。好似地球则不然,处在纪元文明末期的地球,所有呼吁美德和人心向善的人都会被绝大多数人嗤笑怀疑。甚至有不少魔徒伪装善人,以此败坏世道人心。地球上的人心将会一直滑落到极恶,原气也会因此彻底消失。”三叔解释道。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