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第一章

关于源术的话题,几人都交流了一些心得,以林宇和叶凡的源术传承,随便指点一些诀窍,都让其他几人豁然明悟。

聊完源术,几人又将话题引入最近最为轰动的事件之上。

“最近各大圣地攻打紫山才是最震撼的事情。”林宇说道。

“听闻大夏皇朝也参与其中,不知道皇子殿下可否知道详情?”妖月空问道。

“紫山之中是否真有无始大帝的传承?”安妙依一双美眸闪动,心中也好奇。

大夏皇子道:“父皇确实参与了攻打紫山,还为此损失了一件极道帝兵仿器。至于紫山内是否有无始大帝的传承,还没有下定论,只是其中有无始大帝的极道帝兵,却是各大圣地公认的事实。”

“真的是无始钟?”妖月空震惊。

“第一次攻打紫山失败,就是因为惊动了无始钟。各大圣地圣主推测,想要攻破紫山,非请动极道帝兵不可,只有极道帝兵才能对抗无始钟。”大夏皇子接着说道。

“可是已知的极道帝兵,各大圣地和荒古世家用来镇压底蕴,不可能轻易动用。”妖月空疑惑。

“不要忘了,还有半件野生的极道帝兵。”林宇突然笑道。

妖月空闻言恍然。

“难道各大圣地想要谋取吞天魔罐?”安妙依问道。

大夏皇子摇头,道:“十三大寇实力强大,各大圣地不会采取强硬态度夺取,可能会有一些妥协,从而借用吞天魔罐。”

“皇子殿下可知,第二次攻打紫山大概什么时候?”林宇装作随意的问道。

大夏皇子诧异的看了林宇一眼,说道:“应该就在最近,那边谈判进入了尾声。”

林宇点头,不再说什么,心中开始盘算起来,就在这几天,一定要加快速度扫荡各大石坊,尽快突破修为,然后进行后续计划,谋取吞天魔罐。

一场席宴,宾主尽欢,相约以后常联系,便各自离去。

计划赶不上变化,林宇想象中的扫荡计划没能实行。

第二天,当林宇和叶凡来到摇光圣地的石坊之时。门口已有一名摇光圣地的名宿等候,并直接送给林宇三块珍石,说是在摇光石坊最珍贵的石料中挑选而出,希望瑶池圣子和天璇圣子手下留情,移步其他石坊。

林宇和叶凡哭笑不得,这是什么情况。两人看了看手中的石料,里面确实有不凡之物。

连续十几个大型石坊,都采取如此策略,让林宇和叶凡很是郁闷。

最后,两人脸黑,决定换个套路,两人决定变换形貌。

这一次,两人顺利进入了一个石坊,扫荡一番,收获颇丰。

然而,当他们再次变换形貌赶往下一石坊时,圣城之中,所有石坊竟然同时休业整顿。

传出话来,瑶池圣子和天璇圣子不离开圣城,石坊将一直整顿。

最终,林宇和叶凡收获了六百万斤源,和三十六块各大石坊的珍石。

无奈,两人最终决定去瑶池的石坊切石。对于自家的石坊,林宇还是没有下手,毕竟是窝边草不好下口。

林宇发现,那些珍石之中,还真有许多惊喜,怪只怪那些圣地没有能力看清石料虚实,最终便宜他们两人。

瑶池石坊就像是仙境,毕竟是一群仙子打理,比之其他石坊

文学

更让人赏心悦目。

仙气缭绕,林木秀丽,花草虫鱼让石坊充满生机。

一块块石料错落有致,井然有序,与周围景色融合唯一,不显突兀,也不单调。

“这才是有格调的石坊。”叶凡感叹。

来到这里,林宇见到了许久不见的瑶池圣女。

“圣子总算舍得回来。”瑶池圣女轻笑,眸中有好奇之色闪动,心中想到最近圣城的传闻。

“让圣女想念真是罪过,改日花前月下,再向圣女赔罪。”林宇嬉笑道。

不知道为何,每次见到瑶池圣女,林宇就忍不住想要调戏。难道是心中有调戏仙子的恶趣味?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第二章

“我需要蛰伏了!”

李斯文认真思索着,现如今第四序列已经不会有谁能前来找他的麻烦,包括那两个比他更厉害的先天生灵。

可是这不代表他就是安全的,事实上,他的处境反而要比曾经更加凶险。

原因很简单,他的真灵才刚刚十叶,但光明区却已经圆满,这玩意在第四,第五序列是守护他的盾墙,那么等到了第六序列,就是他的枷锁。

届时,整个时间长河上下都会高呼着一种声音——恭送败类大魔王就位……

那真是太草了。

尽管从前李斯文的确有过舍身投入第六序列,以此来维持时间长河运转的想法,毕竟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嘛。

但是现在在知道了第一序列藏满了时间难民,他的牺牲只成为了这些时间难民的福利,这真的是不能忍!

这些小泰迪的粪便的时间难民与他有一毛钱的关系嘛?

可是,别的先天生灵都可以堕落,逆行,唯独他很难。

因为他的真灵成长上限在第三光明区圆满合拢的那一刻,就已经被锁死了。

别问为什么,这就是抄小路作弊开挂的后果,他用这种方式弄死了头衔老兄,可也把他自己的命运锁死了。

现在,他的一切,都与第三光明区密切相连,犹如一体,自现在开始,他只剩下两百亿年的寿元……

唉,这真是凄凄惨惨戚戚,人生何其悲哀也。

“主要还是不甘心,我不是觉得寿命太短,我也不是没有对时间难民的同情心,而是,凭什么我要为素不相识的这些蛀虫做贡献?”

“但逆行这条路已经被堵死了,其他拥有十二叶真灵的先天生灵尚且难以成功逆行,千百亿年来,能成功逆行到第三序列的也就一个,还丢了世界身体。”

“所以,不如去做点有意义的事情,而什么是有意义的事情呢,那当然就是去做有意义的事儿……”

李斯文笑起来,然后他开始重新梳理头衔老兄送来的所有信息,这里面绝对隐瞒着些什么,绝对不能被任何人,任何先天生灵,后天生灵知道的。

那么会是什么信息呢?

“如果用逆向思维,头衔老兄怕这些信息泄露出去,因为那会造成不可预估的影响,那么不妨做个假设,如果信息真的泄露出去了,会发生什么,还有什么事情比现在的情形还要更糟糕的?”

“现在第四序列里面,一共有三个先天生灵,十二个后天生灵,它们统统都想逆行到第三序列去,总不能说,如果消息泄露,它们就会忽然变得大义凛然,不去逆行,而是乖乖的去跳第六序列了吧?”

李斯文想到这里,他自己都觉得荒谬,所以,应该是别的可能。

接下来,整整三年,李斯文就用尽各种手段来研究这些信息,他作为先天生灵,在序列内全知,光明区内全能,借助时间架构的力量,可以说各种骚操作都用上了,最终把这些信息的骨头渣子都给榨取了出来,各种可能都罗列了,各种推演都做了。

不会有任何他能想不到,推演不到的情况,但这些都不正确。

换而言之,那种能够让头衔老兄发疯的信息,在排除了所有一切的可能后,唯一的正确答案,没准就是最开始的那个最荒谬的答案。

“什么鬼?头衔老兄和他幕后的主人并不希望有任何先天生灵去第六序列?这太诡异了。”

这一刻,李斯文虽然心里想的极其荒谬,但实际上他已经有了差不多四成的把握,没准,事实真的如此。

但这种事实的试错成本太高,就像是玩死亡轮转啊!

“用老子两百亿年的寿元来赌这一把,啧啧!”李斯文不是个赌徒,但他也不想做两百亿年的囚徒。

是的,第三光明区带给了他无上的权限,他全知全能,他可以一念之间就造化百亿美女,也可以一念之间移山倒海,圣墟里的一切知识,一切结构,他都可以在一念之间掌握。

甚至,他看谁不顺眼,直接大招轰杀,当然这需要数百万点世界规则……

可除此之外,他再也无法离开第三光明区了,或者更准确的说,他去哪儿,第三光明区就去哪儿。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第三章

花园神社的偏殿来了三个小家伙,礼数周全,举止自然大方,而且实力样貌在同辈之中也都是一等一的,这让甚少来花园神社的枯叶大师看后不禁露出赞赏的微笑,点点头合十回礼,赞了声良才美玉。

其他人也是一脸笑意

文学

,唯独端坐在奥德莉右侧的宫本,见武藏根本没有给自己单独请安的想法,心里微微一叹,作为生母地位却不及义母,受到的礼数也与旁人等同。

说真的挺不是滋味的。

但自己作为母亲却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职责,现在却奢望想得到不同的待遇,虽然心底有所准备,但那一抹苦涩还是在心底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不过在察觉到武藏端在自己身后时,宫本心底又满足了起来,苦涩转瞬间被微甜取代,幸福感充斥心田,果然武藏还是认可自己的。

宫本是武藏的母亲,银古和晴雪早就知道,不过木堇与枯叶大师却不知。

木堇本想上去一把抱住武藏好好亲近一番,好歹自己也是武藏的老师不是吗,但在晴雪严厉的目光下,只能悻悻作罢。不过一双美眸还是不住的朝武藏上下打量,越看越满意,真不愧是自己的学生。

被木堇打量,武藏倒没什么感觉,可宫本接受不了了,自己都不敢正眼仔细的看武藏一眼,你凭什么像是货物一样打量她。

宫本觉得自己作为母亲有必要替武藏拦下这种骚扰,身子一动挡在了武藏身前,切断了木堇肆无忌惮的视线,而且是全方位的切断。

这下轮到木堇不开心了,我看自己学生碍着你了?

莫名其妙。

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宫本,可不开心归不开心,再一瞅宫本,对比武藏的样貌,她们莫名的有些像是这么回事?

这个发现惊到木堇了,忍不住的仔细打量宫本,越看越像,凑到晴雪身边小声问道:“诶,你有没有觉得武藏和宫本有些神似啊。”

“当然像了,因为她们本就是母女。”晴雪想了想还是告诫道:“还有你也注意点场合,别太随意了。”

“哦。”

被晴雪警告,木堇也不能不听,拳头决定地位。

正襟危坐的期待这个无聊的会议的能够早点结束。

枯木大师虽然也不清楚武藏与宫本的关系,但看了两人的面象,心底一合计,就猜的八九不离十,再看宫本的情况,心底也是一叹这对母女的遭遇。

“既然你们来了,也听听我们讨论的东西吧。”奥德莉说道。

“是。”×3

其实后面的讨论已经开始落实到详细计划上面了,武藏略一琢磨心里就听明白了大概,莉佳结合武藏之前给自己说的东西,也明白了母亲他们讨论的内容是什么,就小次郎一脸迷茫,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谁给我解释一下。

计划的制定与落实不是一次谈话,一次讨论就能完成的,所以武藏他们听了半截,奥德莉就将暂停了上午的会议,邀请银古他们留下用餐,下午继续。

趁着这点时间,武藏将自己这两天整理的关于未来的剧情本交给了义母,开篇写了这样一句话,真的预知未来,不如自己创造未来。

这句话也是武藏从哪个混沌的异世界记忆中突然想到的,好像出自某部小说,因为有趣所以记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