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双腿扛肩膀上 第一章

1647年9月20日,凌晨五点,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

然而,安得拉邦东北角的亚南港外漆黑的海面与夜空,却在这个时候,被无数明亮的探照灯灯柱照射得宛如白昼。

“马上给路易阁下发电,就说亚南港外发现无数船只,应该是中国人前来登陆了。”

此时驻守在亚南港的,是一个波兰师。依托着绵延五公里的防线,以及防线上六个由18门150炮组成的炮台。守御着亚南港最适合登陆的,约莫六七公里长的,平坦的海滩。

在他们的身后,是四个日耳曼师。其主要依托的除了钢筋混泥土防线外,还有便是两座最高海拔约有七八百米的小山峰。再后面,是大孔代坐镇的第三道防线,六个法兰西师,一个丹麦师,三个不列颠师:这道防线依托的就是安得拉邦沿海平原与东高止山脉交界处崎岖的山地了。

总之,这是大孔代精心设计的一条绵密的防线。

“呯呯呯~”无数的照明弹从大明海军的战舰上腾空而起,整个亚南港在众人的眼前一览无余。

“将军,我方战列舰距离海岸线还有五公里。敌人的炮台已经进入我方射程。”

“那就停止前进,开始炮击吧。”

“是!”

随着犬养栋二的命令,大明本次参加护航任务的五艘战列舰开始缓缓的调整舰身,等到舰体全部拉横后。30门305炮,陆续的开始了怒吼。

大口径舰炮对岸炮击,这对于拿到战列舰还不到五年的大明海军来说,也是一个新课题。不过在这个事情上,朱由栋适时的点了一下:以杨、左麾下的儒教徒送来的亚南港地图为基础,将其需要重点炮击的部位分为三十个小格。然后五条战列舰的三十门大炮,根据前面几枚炮弹的落点调整射击参数。等炮弹落到自己负责的点格内后,就固定下来,然后一直不停的炮击下去。

当轰隆隆的巨炮声回荡在海面上的时候,在战列舰的身后,本次作战的陆军指挥官丰臣栋秀正在一条满载排水量超过两万吨的大型运输舰上,召开最后一次战前会议。

“关白殿下,经过统计,本次出港的一千二百艘运输舰全部抵达亚南港周边,没有迷航或者掉队的。船上的五个日本师、五个福国师、三个桂国师、三个周国师、三个唐国师在航行过程中,除了少数士兵发生呕吐、眩晕外,没有损失。船只运载的各类物资均无浸水、包裹散落等。”

“非常好,海军的运输部队辛苦了,我等陆军,深表谢意。”

身穿大明陆军中将军服,只是在军服的左上部绣了一个五七桐表明自己身份的丰臣栋秀,稳稳的坐在主座。而其麾下则是四位大明藩王世子和一众将领:没得办法,福、桂、周、唐四王这会儿的年龄都大了,真要亲征,身体是不允许的。而这场战役,四位世子真要是能够有良好的表现,说不得,回去之后就要上位了。

“各位,海军的兄弟其表现已经没什么可挑剔的了。接下来,就看我们的了。这安得拉邦,以前是我们五国的海外领地。可恨那西班牙将其夺走,多的话我就不讲了,反正这一次登陆,不胜,则死!”

“关白殿下说得极是,不胜,则死。”

“那么下面进行登陆前最后的作战安排,按照出发前的想定,等三个小时后海军炮击完毕,我们开始登陆。这第一批次的登陆部队,是敝国的第一师,福国第三师,桂国第三师。三位师长,都准备好了吧?”

“回殿下,我等已经准备完毕。”

“那么,就请三位师长去各自的部队,做战前动员吧。”

“领命!”

三位师长离开后,丰臣栋秀笑眯眯的把目光放远,对着会议室最下方的一个长相明显与室内其他诸人不同的中年人道:“克伦威尔阁下,据闻菲利普派来坐镇安得拉的,是一个叫做路易*德*波旁的家伙。此人您熟悉么?他的作战风格和特点您可了解?”

“殿下。”在北京做了几年寓公,身段更显丰腴的克伦威尔扶着大肚子艰难的站起身来:“这位路易是法兰西人,和以前的法兰西王国的王族是一系……总的来说,这位年轻人天赋是有的,其军事才华要指挥对面的数十万联军也足够。但到底这会儿才二十六岁。所以,冲动与爱冒险,是他暂时无法克服的缺点。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如果我们登陆顺利,那么我建议,在进攻对方的后续防线时,我们可以考虑主动露出破绽,引诱这位年轻人自己从防线里跑出来与我们作战。”

“原来如此,哈哈,说起来,我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和这位欧洲最优秀的年轻将领正面交锋了。”

时间来到早上八点,经过持续三个小时的猛烈炮击后,在晨光大亮中,便是处于战列舰身后的,安坐于运输舰上的丰臣栋秀等人,也能在较高的舰桥上,通过望远镜看到,对面的海滩上,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一片狼藉了。

朝着自己身后的副官点点头,副官抬手就将一枚红色的信号弹打了出去。而随着这枚信号弹的发出,早就从大型运输舰上下到小型划艇的,无数的各藩国士兵们,齐齐的发出一声喊,开始划动手里的船桨。

岳双腿扛肩膀上 第二章

袁谭大概在当天晚上就收到了东欧的汇报,当即就彻底安心了下来,因为荀谌等人也给他分析过,这应该是罗马近期最后一波,扛过这一波,之后就算再有罗马人来,也不可能像现在这么丧心病狂。

故而之后的战争只需要由斯拉夫人拖着就是,而袁家也就能争取到几年种田的时间,有这么几年的缓冲器,袁家的形势也就能好很多,之后的战略也就能稳定的往前推进了。

目前袁家的情况,很需要一段休息调整时间,毕竟和罗马战争的意义是为了维护胜利的果实,而现在罗马走了,袁家也就能停下来好好消化一下胜利果实,至少将乌拉山脉附近的黑土地全面开垦掉。

“胜利了?”荀谌是在府衙那边过来的,这个点他根本没有休息,许攸离开之后,他的工作就算有人接手,荀谌整体也变得忙碌了很多。

“罗马人已经准备退回去了。”袁谭疲累的面容上浮现了一抹笑容,最近他的工作也不少,毕竟东欧一战关乎接下来数年的局势,所以袁谭没有少做准备,而现在可算是等到了结果。

“损失如何?”荀谌看着袁谭询问道。

“皇甫将军使用了一些手段,损失还在可承受范围之内,接下来我们的重心终于能转到民生上了。”袁谭的眉宇间的阴郁之色,在收到确定的消息之后,也恢复了不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分管土木兴建,兵备制作,城池道路建设的辛毗突然赶了过来,袁谭莫名的心头一突。

“佐治,深夜前来可是有要事汇报?”袁谭看着辛毗

文学

带着几分担心询问道,辛毗这个时候不应该在思召城啊。

“回主公,大钢炉于今日薨了。”辛毗半跪在地一脸阴郁之色。

袁谭的心跳骤停了一瞬,瞬间面色就白了,荀谌赶紧伸手扶住袁谭,不过被袁谭挡住,这点打击还打不倒袁谭,这人已经属于真正意义上千锤百炼的角色,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四载了是吧?”袁谭吐口气说道。

“是的。”辛毗低头很是郑重的回答道。

“没伤到人吧,让工匠收拾收拾,修补完好,下葬吧。”袁谭摆了摆手说道,“去礼部请个悼文。”

荀谌也是无奈,他们袁氏最大的钢炉升天了,这下他们得考虑一下能不能搞出来新的代替品了,截至目前,袁家这个钢炉是留在国外最大,最持久的钢炉,可惜最后还是炸了。

辛毗汇报之后,眼见袁谭没有追究的意思,也就迅速退了出去,就留荀谌和袁谭在此。

“让您见笑了,原本我以为经历了这么多,很难再有什么让我激动了,没想到,我依旧和当年一样。”袁谭叹了口气,这玩意儿一年产数百万斤钢水和铁水,支撑着老袁家的发展,然而没了这个,靠小的钢炉,修起来是个麻烦不说,能不能再恢复产量也是个问题。

“接下来我们需要先修建钢炉了。”荀谌也是无奈,毕竟接下来的工作重心是民生发展,那么必然要垦荒种田,而垦荒种田需要的农具可都是要铁的,而且这可和武器装备十几万了事不同,这是真正需要按照百万计算的东西。

可现在大钢炉炸了,之前做的那些民生计划之中,需要的钢铁产量全都成了幻想,至于说从汉室进口,运送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我们这边最好的工匠能再修一个吗?”袁谭看着荀谌带着几分希冀的口气询问道,而荀谌给袁谭回了一个白眼。

“这种事情我们说了不算啊。”荀谌甚是无奈的说道,他要是能解决这个问题,那他还用这么郁闷的思考接下来从什么地方搞出来至少两百万斤钢水和铁水先混过新一年的垦荒吗?

虽说农具袁家也有一定的储备,但连年作战,袁家的冶炼司主要用来生产武器和装备,真当那数万,十数万的大军不需要武装吗?这么一来袁家的农具储备自然不会太多。

能做出偏向民生的计划,还是因为荀谌先一步确定了罗马的局势,但就算是如此,农具制作也被排到今年三月份才开始生产。

毕竟不是陈曦那种有大量生产线储备的家伙,袁家的生产线需要这儿分一些,那儿分一些,钢铁也是配给着使用的。

所以荀谌一早计算的农具准备,是计算了袁家的生产规模的,可惜现在这个计划才执行了俩月,钢炉炸了。

这样农具该怎么搞,荀谌的脑子都有些空白好吧,虽说不用金属农具,用木制农具,石质农具也能垦荒,但效率呢?

岳双腿扛肩膀上 第三章

第326章

车子开出河源县城,朝着太原城的方向而去。

何莎莎心里有点急,因为太原城的方向和平安县并不在一个方向上,如果一直这样开下去,那自己几个人辛辛苦苦弄来的药品不是白白送到鬼子那里去了吗?

而且还要搭上自己两个人!

她低头看看叶林,想看看他有什么主意。

可是叶林却靠在她的怀里,闭着眼睛,似乎睡得正香。

这个小屁孩,这时候怎么还有心睡觉?!

何莎莎正在心急的时候,旁边的大井温扭头看了她一眼,然后说了一句“坂田夫人、心配しないでください。私たちはもうすぐ太原城に着きます。坂田さんも用事がありません。(坂田夫人,不用担心,我们很快就能到太原城,坂田君也不会有事的)”

何莎莎一愣,顿时冷汗都出来了。

大井温说的话她一句也听不懂,而叶林睡得还正香,这让她该怎么回答?

就在她急得不知所措的时候,一直靠在她似乎在熟睡的叶林突然睁开了眼睛,对大井温说:“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大井隊長、母の喉が痛いです。彼女の代わり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谢谢大井队长,妈妈喉咙疼,我替她谢谢你了)”

大井温笑着点了点头,伸出手摸了摸叶林的小脑袋:“本当に利口で利口な子だ。(真

文学

是个聪明乖巧的孩子)”

何莎莎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偷偷用手捏了捏叶林的胳膊,然后看了看外边。

意思是说,我们怎么办?难道就这么让鬼子把我们和药品拉到太原城?

可是叶林好像没有感觉到一样,头一歪,靠在她又睡着了。

何莎莎这个无语啊,心说这小屁孩是不是故意的?

可她心再急,叶林不接茬她也没办法,总不能拉起叶林问。

她现在根本不敢开口,一开口就会全露馅。

而且还怕大井温再和她说话。

没办法,只好也跟着闭上眼睛,装作睡觉,来避免大井温搭讪。

卡车一路颠簸,何莎莎的心里也是如同几百只老鼠在那里跑来跑去,闹心。

不知道又开了多远,叶林突然睁开了眼睛:“停车,停车!”

大家都是一愣,开车的士兵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大井温连忙问:“怎么了?小朋友?”

就见叶林皱着小眉头,哭丧着脸,捂着肚子,一副很痛苦的样子:“我肚子疼,我要拉屎,快停车,我要拉屎。”

大井温哭笑不得,只好对士兵说:“小野,停一下车,让小朋友下去方便一下。”

车子停了下来,叶林却不下车:“我,我害怕,外边好黑,我怕有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