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里征服美艳老师 第一章

许恒的战利品,都是来自哪里,李道安怎能不知道。

甚至这次回来,很多安南官员,还恳求他,从乾朝军队手中,要回这些财物。

“将军,关于天朝的战利品,能否商量一下?”

此言一出,许恒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怎么,安南王有意见?”

李道安想了一下,十分委婉的说道:“胡氏的财产,自然是天朝的战利品,可很多家族,都愿意投靠天朝……”

“够了!”

没等李道安说完,许恒大喊一声,脸上也是一片阴沉之时。

“安南王,你可不要不知好歹!”

这句话,让李道安心中一紧,再也不敢多什么。

毕竟财产损失了,也就损失了,若是激怒了许恒,后果就太严重了。

两天之后,乾朝军队,运走了战利品,交还升龙城。

离开之后的乾朝军队,兵分两路,一路在曹文凯的统率下,撤往镇南关,准备平定马元之乱。

另外一路,则是许恒率领的主力,撤往沿海的几个县城,并大量收购粮食。

几天之后,一批批粮食、财宝,在水师官兵的护卫下,启程北上。

而贺元盛,也得知了大批粮食,已经装船北上的消息,不由得非常满意。

如此一来,以工代赈之事,可以顺利实施,只要过了半年,江北的局势,就会彻底稳定下来。

河南,洛阳,巡抚衙门内,张怀正在询问秦毅:“以工代赈一事,做的如何了?”

“大人,洛阳附近的十几万流民,已经组织起来了,正在开垦荒地,兴修水利!”

秦毅开口回应,顿了顿,话锋一转:“不过洛阳府库内的粮食,已经不多了。”

“不要紧,在过半个月,朝廷就会拨下二十万旦粮食!”

这是政令上,提到的,张怀自然不会担心。

“可江北数省,都在以工代赈,朝廷哪来的这么多粮食?”

秦毅有些担忧,因为以工代赈,可不是服劳役,官府是要发放酬劳的。

又因为战乱的原因,江北的百姓,家中都没有存量,所以这个酬劳,就是足够食用的粮食。

“朝廷自有打算,不用我们担心!”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张怀可不管朝廷哪里来的粮食,他只要按照政令,执行就好了。

“可朝廷万一拿不出粮食呢?”

秦毅小心的开口提醒,因为十几万百姓,劳作了一月,若是不能拿到粮食,定然会出大乱子。

“长宁侯可是谋定而后动之人,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

顿了顿,严肃的说道:“与其在这里担心,朝廷能不能拿出粮食,还不如干好自己的事。”

张怀的话,提醒了秦毅,当即开口道:“巡抚大人放心,只要朝廷的粮食到位,以工代赈之事,绝不会出问题。”

“是吗?”

张怀反问了一句,接着意味深长的说道:“最近一段时间,可有一些人,在搞鬼啊,甚至把百姓吃的粮食,加了稻糠。”

“大人怎知此事?”

秦毅的脸色,有了些变化。

“本抚是河南巡抚,什么事能瞒得过我?”

以工代赈,自然要供吃,所以参与劳作的人,官府管两餐饭。

又因为劳动量比较大,所以这两餐,都是干货,而且都是精粮。

可最近一段时间,张怀发现了一点异常,就是百姓食用的粮食中,被添加了大量的稻糠,自然非常恼火。

毕竟这次的事,朝廷非常重视,容不得半点差错。

“大人要如何处置?”

秦毅的语气,有几分小心,因为他虽然没有参与此事,却了解内情。

只是官员都有贪婪之心,他也不想过分追究,否则就没人做事了。

“你把本抚的意思,传达下去,事情做到这个程度,就够了,若是朝廷的粮食,到了之后,还有人敢伸手,就别怪我不念旧情。”

张怀为官多年,自然了解官场的情况,所以没有追究的意思。

毕竟他还要靠着这些官员、来做事,若是太苛刻了,完不成以工代赈的目标,未免得不偿失。

“下官明白,一定会警告他们!”

秦毅松了一口气,因为洛阳的官员,都是他的人,自然想护着一二。

当天,秦毅召见了下属官员,对他们进行了警告。

可官员们,对于秦毅的警告,并不当成一回事。

因为大部分官员,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那种,既然张怀没有追究,他们就不害怕。

所以半个月后,朝廷的粮食到了河南,他们继续上下其手。

甚至有人,把该发放给百姓的粮食,全都换成了稻糠,用来谋取暴利。

这也是安南的粮食,刚刚运到,短时间内,不能缓解江北的粮荒。

厨房里征服美艳老师 第二章

诸葛亮应道:“确实如此,所以彼辈此番动兵,来势汹汹。”

张飞哈哈一笑:“有关将军坐镇江陵,乐进、文聘之流,还能翻得了天?”

“虽不至于翻天,却也扰乱荆州军民,不可小觑。”诸葛亮摇了摇头,往左右探看。

马谡小跑着过来,在座间展开舆图。

诸葛亮指划着舆图,解释道:“各位,乐进和文聘所部,自去年以来多方扩充,目前合计兵力近万,俱是精锐,另外奋威将军满宠所部也扩张到三千余。他们分布兵力于江陵的东西两侧,一部活跃于临沮一线,威胁枝江,试图切断江陵与夷陵等宜都郡诸城的联系;另一部在竟陵、荆城、寻口一线活动,威胁水军辎重的集散地汉津。”

他张开双臂示意:“这是一个东西呼应的钳型攻势。云长所领的荆州水军已经被牵制在东面,本部须得固守江陵。因此西面这一路,主公和我都觉得,或可由续之担待起来。”

雷远心道:“以关羽的勇猛善战,这样的攻势未必就有多大威胁。恐怕是因为荆州军的主力还需防备江东,才使得兵力捉襟见肘吧。”

于是他直接问道:“江东那边,有什么动向?”

马谡将舆图继续推开:“据说,孙权正忙于迁扬州治所于秣陵,另外调动大军在东关修筑防御,以备曹军越巢湖南下。这处东关要隘包括了濡须山和七宝山两处城关,在关城对峙之间凿石通水,将会成为江东水陆兵力必经的险关津道。”

雷远出身于江淮,对这一片的地形早就熟极而流,当下颔首道:“也就是说,江东应当又有意于合肥了。”

无论历史走向如何变化,孙将军领十万之众欲吞合肥,听起来始终都那么不靠谱。雷远完全理解关羽要留重兵于荆南防备东吴,更一点都不指望孙权能在合肥方向吸引曹军。

雷远的本部主力经历了几番鏖战之后,尚在休整阶段。但他留在宜都的,还有邓铜、贺松二将所部,再抽调其它各部精锐,足以依托夷陵城向西发起短距离的攻势行动。

他此前就与乐进和满宠打过交道,大概了解这支曹军的实力,故而虽不敢说定能获得胜利,但阻止他们南下滋扰,倒也不难。

于是雷远起身行礼道:“此刻巴西局势尚属安定,若张将军尽快派遣兵力接管各处要隘,我就可以抽调本部沿江南下,一个月内,向曹军发起反击。”

诸葛亮转向张飞:“翼德将军?”

张飞捋了捋刚硬如铁的虬髯,发出沙沙的声音:“可以。白寿和阎芝须得留在成都,协助整编益州兵力,我便让张达﹑范强带人接手巴西防务。”

雷远吃了一惊,问道:“张达?范强?”

“正是。”张飞道:“这两人都是我部下的善战宿将,随我从河北至益州,久历沙场。续之你只管把一应军务移交给他们,他们会妥善接下,等到我前往阆中就任,还会作相应调整。”

雷远倒不是担心军备防御上出什么纰漏。他下意识地看看张飞,觉得这雄武大汉神采飞扬,心情很不错,断不至于这就苛待军吏到无以承受的地步,当下道:“便依张将军的意思。”

此时刘备又问道:“续之麾下,现在可用的部曲大概有多少?”

雷远并不隐瞒,坦然道:“庐江雷氏本部部曲约莫四千余,另外,驻扎在宜都郡的冯习将军所部,娄发、沈弥所部的益

文学

州兵,还有淮南旧部的郭、邓、贺、丁等校尉所部,合计两千余。”

厨房里征服美艳老师 第三章

“我的刺史大人,你的乌龟蛋孵完了没?要不要站起来让我看看孵出小乌龟没有啊?”

袁欣压根就没注意到方毅神色的变化,还在极尽所能的嘲讽着方毅。

“哈哈哈……”

“我觉得应该孵出来了!”

“刺史大人,别害羞啊,让我们看看小乌龟啊!”

袁欣的几个手下纷纷大笑起来。

“可恶!”

方毅勃然大怒,在这一瞬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再一次拎起掉在地上的细剑站起来朝袁欣冲了过去。

“哟?”袁欣的嘴角浮现出一丝戏谑的神色,“乌龟急了要咬人了,你们几个,别过来,交给我就行了,我要让他知道什么叫实力的碾压!”

袁欣说完扬起手中的佩剑朝方毅冲了上去。

“锵”

两人的兵器再一次重重的撞在了一起,甚至还隐隐溅出一颗颗火星。

和上一次方毅的细剑被挑飞不一样,这一次两人武器的势头隐隐有种势均力敌的感觉。

“嗯?”袁欣眉头微微一皱,“好家伙,还把你的潜力给逼出来了?来吧,乌龟大人,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少剑术潜力,论剑术,我袁欣亲眼见过的人,能够胜我的,一个巴掌都能数过来,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哦!”

两人的兵器迅速分离,随后又一次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连续几次对拼之后,方毅感到自己的右掌有种发麻的感觉。

方毅明白对方的力量和格斗技巧都是远胜自己,

文学

想要赢过对方,只能采取一些非常规的办法了!

方毅对于自己现在所执行的战术当即做出了调整,选择了一种极其危险的战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

再一次面对袁欣挥舞过来的长剑,方毅咬紧了牙关,竟然无视袁欣的攻击,径直一剑刺向袁欣的腹部。

如果两人不变招,袁欣这一剑会将方毅当场劈杀,但是袁欣自己也会重伤甚至惨死!

方毅是在进行一场赌博,方毅赌袁欣不敢和自己互相伤害,也在赌袁欣还没有达到防御自己这一招之后还能迅速还击的格斗水平!

方毅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甚至都不敢直视袁欣挥过来的长剑,既然决定了兵行险招,自己就不应该感到害怕了!

就在袁欣的长剑即将劈在方毅的脑门上时,袁欣果然变招了!

袁欣甩动了一下自己握剑的右手,长剑在空中抖出一道剑花,随后斜着劈开了方毅的细剑。

“哼,困兽犹斗!你以为我会让你如愿以偿,拼一个两败俱伤的后果吗?”

袁欣冷冷一笑,稍稍往后撤了几步。

袁欣率先变招防御,这会儿自然是方毅占据了上风!

方毅大胆的往前挺进几步,手中的细剑舞得密不透风,竟然在一瞬间开始占据这场对决的上风!

“可恶!”

袁欣与人交手何时遇到如此憋屈的情况,更何况还是被一个剑术力量全部都远远就不如自己的方毅。

袁欣大吼一声,使出浑身的力气弹开了方毅的细剑,随后往前连续挥动几剑逼退了方毅。

方毅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珠,经过这么一阵剧烈运动,之前腹部的伤势已经开始加剧了,现在整个腹部都有一种轻微的绞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