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一章

第794章795嘉年华的准备

“话说,原来这个游乐园里的项目这么多啊!”我有些震惊的说道。

在商场里翻找了半天,还把鸳和鸯都找过来帮忙后,我才从她们口中得知了有关‘嘉年华游乐园’的信息。

原来就算是鸳和鸯她们俩,也对于这种游乐场非常的感兴趣。所以她们还曾经在商场里专门翻找过相关的资料。而最全的一份资料,则是在那个‘5D电影’设备里存着的一个游览视频。还是身临其境的那种。

现在我才知道,原来当时坑过独孤谋那小子的过山车视频竟然还有好几集。只是后面的视频都是解释某个大型游乐场里的各种游乐项目的。我真没想到这些游乐项目竟然有这么多的花样。而且大部分的游乐项目所需的科技水平并不是特别高,哪怕是我这个机械方面的外行,都能想到用这个时代的材料仿制出来的办法。

当然了,还是有少部分设施我完全想不到如何仿制。比如说‘跳楼机’这种需要液压设备的设施,我根本连其中的原理都搞不清,更别提仿制了……只不过让我惊讶的是‘过山车’这种看上去很高科技的设施,竟然还有一款是木质轨道的。这个看上去好像很容易复制啊!毕竟学院的的木匠大师的数量是最多的,这些出身鲁班门的人对于木匠方面的手艺可是达到了后世的人都无法到达的高度……

不只是我,包括鸳和鸯两个人对于我想要举办‘嘉年华’的事情也是非常的积极。话说这俩人不是都会‘飞’的吗?

她们召唤出旋风带着自己凭空飞行的话,那不比坐在游乐场的娱乐项目上模拟飞行要爽更多吗?反正我要是能自由飞翔的话,那我肯定不稀罕去坐到游乐园的娱乐设施上面的,哪怕是过山车跳楼机都不如自行飞翔过瘾啊!现在我用木鸢当飞机的时候,都飞到很过瘾……

有些跑题了。

在鸳和鸯的积极配合帮助下,我不仅仅是参考各种影片里的大型游乐场画出了设计图,还把各种娱乐设施的照片打印了出来,还把能找到的有关娱乐设施的视频也都拷贝了一份。然后我就离开商场,直奔学院飞了过去。

其他人就先留在新月城里慢慢闲逛吧,我估计这么多人保护下,应该比较安全。再说了,我还把聂小倩都留在那里当做联络用和保护用的工具人了。就算是发现危险,她也能快速通知我,然后我再朝着新月城飞过去。

再说了,聂小倩这丫头也不是一般人啊!她不仅仅有一身不错的功夫,而且还有一个‘光环’技能存在。再加上闺蜜团的人也在新月城,到时候她们合作再来一次无敌的冲锋的话,估计都能推平这座钢筋水泥的新月城了……

所以我安心的把两个公主还有一堆丫鬟都留在了那里。然后返回学院召集起所有的研究人员外加所有的学生们,顺便还把附近庄子居住的那些工匠和造船工匠也都召集了过来。

先是开了一场动员会还告诉她们我这次的目的后,就把各种娱乐设施的图片发放了下去,还专门在学院里的放映大厅里不停的循环播放着那些娱乐设施运行时候的视频。目的就是让这些人快速的把这些技术含量并不是特别高的娱乐设施都制造出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娱乐设施对于所有人都有强烈的吸引力,还是这些人看过游乐场的视频后被里面的快乐气氛所吸引。结果包括学院的学生们还有那些很少离开自己庄子的那些造船工匠们,也都一个个积极的投身于仿制这些器械的研究制造工作上去了。

很快,各种娱乐设施的微缩模型就被他们研究制造了出来。

我仔细研究了一下,这些人竟然还用上了自行制造的小型电机来当做动力,让包括‘摩天轮’和‘旋转木马’之类的温和项目都完美的呈现了出来。还有各种旋转飞椅,激流勇进和过山车之类刺激的项目也制作了出来。只是这些刺激的项目上,关键问题并不是如何运行,而是安全问题要如何保障。

还好各种金属管以及很容易就制作铸造出来,然后这些人按照视频里的那些娱乐设施上的安全措施完整的复制了过来。包括各种‘自动扣锁’和安全带~这样的话,大部分的安全设施应该可以有保障了。

现在唯一毕竟困难的,就是这个‘过山车’的项目了。虽然按照视频里游乐场内的那种‘木质轨道过山车’的样子完美复制了下来。可是这玩意的安全要素我们却琢磨不出来。也不知道是模型太轻的缘故,还是说模型的轨道不够光滑的原因。反正这个过山车的模型,在运行过几次后,就会发生翻车的危险……这还只是模型而已,要是真的制作出来大型设施的话,那岂不是要出人命了?

最后实在没辙了,我们只能把这种过山车的轨道缩短,坡度减缓,还减少了各种惊险刺激的弯道后,这才让木质的过山车达到了后世一种叫做‘疯狂老鼠’的小型轨道娱乐设施的水平……现在想起来,这过山车的技术性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啊!出发是全金属构架的那种,或许可以用‘凹’式的车轮来固定。而这种木质轨道的过山车还真是复杂啊!

不过也凑合了,虽然过山车研究失败了,变成缩水几倍轨道长度的‘疯狂老鼠’!而且跳楼机和一些特别复杂的游乐设施也无法制造,但是我们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就从研究到设计再到仿制,然后就真的做出了十多种游乐设施出来。甚至连碰碰车这种意料之外的设施也制作了出来后,我还真的是感慨万分啊!

“唉!没想到~到最后反而是我亲自把新月城改成了游乐场啊!不过,还真好玩!”

看着学院的学生们在这些仿制的游乐设施上面痛快的玩耍的时候,我还真不忍心直接就把这些设施带走。还是让他们多玩一天再说吧!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二章

从徐文瀚、韦志高与金子善的脸色来看,皇帝确已命在旦夕。∏∈∏∈,一行人等匆匆入宫,杨致也不方便多说什么,只能与徐文瀚以目示意。眼见徐文瀚眼神笃定,只是微微点头,杨致心下稍安。

皇帝重病不起已逾三月,早已不能临朝视事,这几个月来一直在寝殿居住。杨致在皇帝寝宫大门外见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儿子杨骁。沉下脸来问道:“你怎会在此?好不晓事!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

杨骁满脸无辜的道:“父亲,自从皇上病重,便下旨召我进宫陪伴太后。这不刚刚把我赶出来了不是?”

金子善在入宫途中业已告知,皇帝得知他今日到京,昨日便已诏令诸多文武重臣在寝殿等候。杨致步入寝殿,见到的都是老熟人,郭子光、李子宽等几位宰辅阁臣,武英殿大学士罗辉祖,现任枢密院太尉曾英明,枢密院千年老二刘秉德,宁王赵当、康王赵敢,由禁军改组而来的左、中、右骁卫大将军严方、王文广、张安……。

杨致封王已然明旨昭告天下,除了赵当与赵敢两位亲王,殿内众臣见到他皆是躬身长揖一礼。杨致一边紧随金子善向皇帝卧房走去,一边无声的拱手还礼。

刚一进房,陪伴在龙榻旁边的太后,便颤颤巍巍的起身拉住杨致的双手,老泪纵横的道:“致儿,致儿!你可算是来了,你叫哀家怎生是好?”

杨致扶住老人,低声劝慰道:“母后,您且坐下歇息,让我先看看皇上。”

静卧榻上的赵启虚弱的吩咐道:“来人,伺候太后回宫歇息。留下徐卿、金卿侍驾即可,值守太医与内侍无须回避,朕与杨卿有话要说。其余诸卿,都去偏殿暂歇,随时待朕传召。”

杨致依言在龙榻边坐了。见到赵启形销骨立,眼窝深陷,脸上没有半点血色的惨状,禁不住落下泪来。这还是那个洒脱不羁的越王么?还是那个野心勃勃的皇帝么?

握住皇帝瘦骨嶙峋、彻骨冰凉的手。哽咽道:“皇上,我是杨致,我来看你了。”

赵启欣慰的道:“姐夫,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你若非蓄起了长须,身材样貌看起来与当年并无多少变化。好生令人羡慕啊!嗯?你依然身着便服,还是不肯受我赐封么?以前我怕你称王,如今却怕你不肯受封,想来真是可笑之至!就当是我求你,勿要推辞,好么?”

杨致腾出手来,取出一叠厚厚的文书道:“皇上,这是夷州及附属诸岛的户籍图册,这次我都带来了。”

赵启摇头道:“这些都已经不重要,我早已看得开了。记得小时候你就与我说过。茫茫海外另有一番天地。夷州政通人和,民富兵强,船坚炮利,杨氏在海外所占属地之广,不逊大夏,其实我都知道。”

“姐夫,我从小到大,直至今时今日,都未曾与坦诚相待,委实十分惭愧。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趁我还有一口气在,今日我想与你做一番交心之谈。”

杨致肃然道:“皇上有何嘱托尽可吩咐,我必当竭尽全力达成皇上的心愿。”

赵启笑道:“如此甚好。旁人都是劝慰一些诸如圣天子百灵护佑之类的屁话。我既听腻了,也烦透了。说实话,我很不想死,也极为不甘,但生死有命,又能为之奈何?”

敛起笑容。凄然说道:“我召你回京,说白了就是托孤。命徐卿与金卿留下侍驾,太医与内侍无须回避,众臣在偏殿随时等候传召,就是有意让他们做个见证。”

“杨氏在海外是何光景暂且不论,你在大夏也早已是无冕之王。直至此时才封你为王,我知道你并不稀罕,也知道是委屈了你。但我是没有办法!大夏看似国势强盛,实则稍有不慎,便有崩坍之忧!所以我常年累月对于国事不敢抱有一丝懈怠之心,时时刻刻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太子尚未年满十六,我本不想说自家儿子的不是,但他们这一辈兄弟几人,较之我们上一代确实远有不及。若无强臣良相倾力辅佐扶持,他们很难守住父皇与我留下的这份偌大的家业!”

“我撒手而去之后,在内子幼母壮,两位皇兄虎视眈眈,在外数十位骄兵悍将统率百余万百战雄师。姐夫,除了你,没人镇得住局面!也只有你,才有不让大夏分崩离析的那个本事!”

杨致不置可否的问道:“皇上,还记得三国之时白帝城托孤的典故么?”

赵启叹道:“我不是蜀帝刘备,你也不是诸葛亮。但情势不同而理同,你虽无帝王之名,却早具帝王之实,至少相比之下,对大夏江山的觊觎之心不像旁人那般迫切。怎么?话已至此,你还是不肯受封为王么?”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三章

这一晚他们便在北峰县落脚。

文学

北峰县坐落在纳兰国的最北边,毗邻北溟国的一个边疆小城安峰城。

吃过晚饭,大家坐在一起商议明天的路线。

安布尔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地方道:“明天从北峰县出发,穿过北溟国的安峰城,然后一直往西北方向走,出了北溟国的北门关,穿过克沙拉沙漠北缘,便可到达兰陵国。这是最近的路!但是有点危险,不过我们带的人多,而且身手非凡,倒也不怕。”

八公主从来没有赶这么久的路,除了刚开始的那几天,接下来的日子,可以说是日夜兼程了,八公主整个人都觉得很累,几乎是一沾床便睡着了,现在听安布尔说是最近的路,忍不住又问道:“那大概还需要多久到达?”

这话八公主近半个月几乎天天问。

安布尔也知道她累,他看着也心疼,他不忍心的回了一句实话:“快的话,半个月便到了。”

不过,接下来的路不好走,八公主身体娇贵,他也舍不得日夜兼程,估计得大半个月,一个月也不一定!

纳兰瑾年点了点头:“那便这么走吧!接下来的路并不好走,而且天气越来越热了,早点休息,明天辰时正准时出发。”

“好!”

大家商量好明天的出发时间后,便各自回自己的房间睡觉了。

~

这一路帝君贤暗中跟着,他们在什么地方落脚,他便在什么地方落脚。

他真没想到安布尔居然如此大手笔,买了一路的房子,一天一座府邸,赶了三十二天路,三十二座府邸!

简直是疯了!

明天他们便离开纳兰国边境,路过北溟国的安峰山,帝君贤拿出了地图。

安峰县是北溟国的边境城,这里因为毗邻沙漠,又是经商要道,所以来往的人都比较杂。

他们明日一定会在安峰县落脚,安布尔估计也在安峰县买了府邸。

出了安峰县,他们便会去北门关。

从安峰县到北门关,倒是有一处地势险峻的地方,那里经常会有一些山贼出没,专门打劫路过的商队的财物为生。

因为他前几年亲自领兵剿匪,将占山为王的北风山寨灭了,余下的山贼已经不太成气候,一般不敢劫大型的商队。

那一带帝君贤熟悉。

帝君贤在地图的某个位置点了点,决定就在冲岭劫走慧安郡主。

然后他又在地图上点了点几个位置,都是为了劫走慧安郡主后,躲避纳兰瑾年的追踪的。

定好路线后,帝君贤又想了想有没有疏漏,

文学

胜算有多大,若是纳兰瑾年的人追上来,应该怎么甩掉。

帝君贤只想劫走慧安郡主,他虽然想杀纳兰瑾年,但是不急,他更想看看自己劫走了慧安郡主后,让纳兰瑾年亲眼看见慧安郡主成了自己的女人后,他的反应!

一定很精彩!

帝君贤反复想好了几个对策后,觉得万无一失后,这时天已经快亮了,他才睡下。

从明天开始他便不用跟着他们了,直接前往冲岭布局,等他们送上门便行。

接下来又赶了三天路,他们总算到达了北溟国的安峰县。

安峰县因为是边境小县,交通要塞,所以人员比较杂,各国的人都可以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