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 第一章

拍卖会场中,裴珩宁芝坐在一起。

想起第一次见面,他们两个还抢东西。这一次,居然就坐在了一起买东西。这里是异国他乡,没什么人认识他们。不过他们实在太过耀眼了。

招来无数的眼神。

他们彼此却都笑起来。上一次也是这样,没有人认识宁芝,却因为她太美,招来无数眼神。这一转眼啊,都过去三年了。

他们有兴趣的,是一件玉器。晋朝九龙佩。

曾经是晋朝皇帝的信物,后来辗转失传。如今在国外拍卖,有兴趣的人自然不少。

那玉佩被放在架子上,透明的玻璃罩子打着灯光,显得玉佩更加温柔好看。

九条龙缠绕,看起来果然有些天子威仪。

宁芝第一次看到图片就想要,很强烈的感觉。

裴珩自然没意见,何况他看着也觉得很好。

这一次,没有人肯让步,不过这样的玉佩,对于歪果仁来说,倒是兴趣不算大。他们更喜欢瓷器。

最后跟宁芝争的也是国内商人。

这块玉佩起拍价是六十万美金。最后已经到了五百万美金。

最后到手,宁芝支付了九百万美金。

对于一块玉佩来说,价格很高了。

直到回了酒店,宁芝才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玉佩静静的躺着。

宁芝看着它,甚至能想到当年它该是什么样子。

应该是上头带着一根编织好的带子,方便挂在衣服上。下面带着打好的穗子,大约是明黄色的吧?

清洁无垢,该是主人的爱物。

她将玉佩拿起来,脑海中闪过的是裴珩的脸。

似乎哪里不一样,衣服和发型吧,反正人还是那个人。

“这么喜欢么?”裴珩抱住宁芝,两个人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

“有时候我觉得,我跟身边的人好像不光是这一世的缘分。好比哥哥,好比我爸爸。甚至我觉得我跟哥哥似乎过去不是兄妹,大约是不太和睦又互相需要的亲人呢。”

“总觉得,在哪一世,我们就该认识了,或许经历了很多。以及遇见你,我那时候就觉得我要跟你一起。还有裴家爸爸也是这样。似乎……早就认识了。每次见他,我都会想到,要对你更好。”

“还有修哥,我觉得,他就该与哥哥在一起,永远都不分离。”

“甚至是我遇见了的人,比如贺秋云。似乎某一世她过的不太好,于是这一世,我看着她这样,觉得很好。”

“说来真是有趣,我明明是个无神论呀。可总会有这些念头。”

“上次跟你抢那把佩剑,就觉得必须要拿到我手里才好。这回,看见了玉佩就想要,觉得……失而复得。”

靠在裴珩怀里,宁芝轻声细语。

“我七岁的时候,高烧很严重,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小姑娘跟我说你要等我。”裴珩笑起来:“我其实一直不记得小姑娘的样子。现在想想,其实就是你的小时候。”

裴珩手更紧:“芝芝,我也不相信前世今生。可是我跟你在一起,就是一辈子。”

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 第二章

【伍】

虽然尹浅墨确实因为仵霁的突变,着实吓了一大跳,但隔天回想起来的时候,又不由觉得昨天的他实在太有男子气概了吧。

那什么,现在不就流行这种反差萌吗?

表面上人畜无害的,但真到了关键时刻,竟然也能发起狠来,真是令人惊喜十足。

她越回忆,越觉得那天的沙发play实在有些小刺激呢,心里又有些后悔,都怪自己当时一下子受了惊吓,所以才没能与他有下一步的进展。

不过尹浅墨她是什么人,不出一天的功夫,就立刻抖擞起精神,决定再次主动挑起战火。

仵霁还以为经过昨天自己有力的警告后,她会变得收敛一点,结果第二天,她又穿了条超短百褶裙到他家里来。他实在有些无奈了,去房间里拿来了毯子,细心地盖在她的腿上,提醒道:“昨天的事这么快就忘了?”

“没忘啊。”她笑嘻嘻地回答着,就是因为没忘,所以今天才继续来引诱你啊。

她用手扇子给自己扇了扇风,嘴上换了个话题:“今天天气真热,我想吃冰激凌了。”

他却摆出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这种高热量的垃圾食品,教练没提醒你不能吃吗?”

她心虚地吐了吐舌头,“偶尔吃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不行,运动员就是该自律,不能抱有侥幸心理。”

在这种时候,总能发现仵霁和仵久良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在原则问题上非常固执,一点都不懂变通。

“那就吃根冰棍,比冰激凌热量少很多。”她挪了几步,挤到他的身边,扯着他的衣袖,软软地撒着娇。仵霁瞥了她一眼,发现她露出一副望眼欲穿的神情,本想狠心拒绝,但不知为何,话到了嘴边又有些于心不忍。

不忍心看她受委屈,其实一根冰棍真没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她还不算是职业运动员,要不为了让她高兴,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一番心理纠结后,他才道:“说好了就一根,而且以后都不能吃了。”

她立刻点点头,与他勾勾小指,算是做下约定。

见她露出满足的表情,仵霁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发,而后自觉地站起身来,“我替你去外面买,乖乖在家里等我回来。”

“嗯好啊。”她甜甜地答应着。

等他将盐水棒冰买回来,尹浅墨立刻欣喜地拆开包装纸,迫不及待地吃起来。

仵霁先前还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是盯着她的时间长了,看着她的小舌头灵活地在冰棍上画圈,随后又将整根冰棍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与他说着话,他终于忍不住有些想歪了……

仵霁在心里骂自己禽兽,要是被浅墨知道他此刻心里联想到的画面,一定会觉得他很变态。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一些。

今天的尹浅墨扎了两个双马尾,高高的辫子上绑着红色头绳,头绳上还带着两个小铃铛,随着她摇晃的动作,“叮叮铛铛”地响个不停。

无疑这清脆的声响也在做着进一步的诱惑,他看得心烦,故意移开了视线。

尹浅墨那一头确实是想用冰棍引诱他来着,但她还真没想到他的那一层,此刻她将吃到一半的盐水棒冰递到他那一头,挑眉询问着:“你要不要吃?”

吃她的口水,与她共享一个东西,一定会让他再次兽性大发地扑倒自己吧……这就是她“单纯”的战术。

谁料仵霁却果断地摇了摇头,“我

文学

不喜欢吃。”

不吃就算了,她还不稀罕与他分享呢。

尹浅墨注意到他故意别开头,与她对话的全过程都没有看她一眼,一时间有些不解:“你看什么呢?”

听她这声音,一定又是含着冰棍时说的吧,脑海前又浮现出她方才舔冰激凌时的模样,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天真地望着自己。他一时间又觉得有些欲.火攻心,喉结不自觉动了动,“没……没什么。”

“没什么,却不看我?”尹浅墨更觉得古怪,手一伸,霸道总裁似地一把捏住他的下巴,将他的脑袋掰过来,让他正视着自己,“你很奇怪,是不是……”

她故意拖长个音,仵霁还以为自己的心思全被她看穿了,一时间有些慌乱,却听她道:“是不是也想吃冰棍了?一定是这样,明明嘴馋了,但是不想受到我的诱惑,干脆眼不见为净吧。”

前半句话虽然错了,但后半句话还真是没错。

她未免低估了自己的魅力,明明在他的眼里,她的滋味比冰激凌甜上百倍,她却完全不自知。

“放心吧,我不会和你叔叔说的。”她还在那头自言自语,刚准备将冰棍伸过去递给他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手上一冰,一低头,发现盐水棒冰都融化了。她连忙着急地去舔,谁知道却没能及时止住融化的速度,下一刻冰水滴到自己的脖子上。

眼见着水正要顺着她的脖颈,流进她的衣服里,仵霁怕她着凉,一时心急凑过身去。他眼明手快地伸了下舌头,顺势就舔掉了她脖子里的水。

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 第三章

防盗比例80%,补足订阅刷新即可看到最新章,支持正版人人有责午膳过后,娴妃果然遣了人来太医院问,陈太医回禀道:“由罗太医去问过诊,五公主退了烧,已经无碍了。”

碎玉回去原话转达,娴妃还有点奇怪:“大皇子的交代?小鹿如何跟大皇子认识的?”

这大皇子在宫中名声很好。他母妃阮贵妃虽然是出了名的盛气凌人恃宠而骄,但生的这个儿子却与她恰恰相反,善良心软,见不得不平,有些宫人犯了错,去找他哭诉,他保准会跟阮贵妃求情。

后宫也多有议论,娴妃跟阮贵妃没什么恩怨,想了想,最后只是道:“罢了,无碍就好。对了,前些日子内务府不是送了些雪参过来,你挑一些送到明玥宫去,小鹿身子虚才容易被寒风入体,叫岚贵人给她多补补。”

从太学下课回来的林景渊恰好听见,得知小鹿妹妹生病了,心里顿时火急火燎的。等碎玉拿着雪参准备出门的时候,跑过去把她手上的盒子抢走了:“我找五皇妹有事,顺道一起送过去!”

他一路风风火火跑到明玥宫,方一进去,就听见屋子里传出欢声笑语。

推门一看,原来是林瞻远和林非鹿蹲在暖和的房间里跟兔子在玩,林景渊看了两眼,觉得这兔子有点眼熟。

这不是大皇兄最喜欢的兔子吗?

他最近学业被监督得很紧,自从上次背过《论语》,林帝就觉得他是个可塑之才,比之前更加要求严格,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来找过林非鹿。

而且天气变冷,林非鹿也很少再去找他玩,两人着实有很久没见过面。

原来你是有别的兔子了!

林景渊顿时一脸幽怨。

还是在外面的青烟最先发现他,赶紧行礼:“见过四皇子殿下,殿下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不进去?”

林非鹿听见声音,这才抬头一看,对上林景渊幽怨的视线,小脸上顿时露出一个又惊喜又甜美的笑容,蹭得一下站起身朝他跑过来。

她跑到他身边,两只小短手抱住他胳膊,仰着小脸软乎乎说:“景渊哥哥,我好想你呀!”

林景渊:不气了。

他把雪参递给跟进来的青烟,有板有眼地转达了娴妃的话,又拿出身为皇兄的威仪,板着脸摸摸林非鹿的额头:“烧退了吗?”

林非鹿乖乖回答:“退了,让景渊哥哥担心了。”她不等林景渊问,主动拉着他的手走过去,指着小白兔高兴地说:“景渊哥哥看,小兔子!”

林景渊假装自己不认识:“哪来的兔子?”

林非鹿道:“是大皇兄送给我哥哥的!”

原来是送给林瞻远的啊。

林景渊心里唯一一点别扭也没了,高高兴兴地在旁边坐下来。林非鹿哄好了人,这下轮到自己发作了,委屈巴巴说:“景渊哥哥,你最近都没来看我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绿茶技能之一,倒打一耙。

林景渊果然满眼愧疚,解释道:“我最近学业繁重,每日都在太学上课。”

林非鹿问:“太学是什么?”

林景渊道:“就是皇家贵族子弟读书的地方。”

林非鹿:懂了,大型npc聚集地。

开始产生兴趣。

她一副什么都不懂却又很好奇的样子,天真无邪地问:“那我也可以去吗?”

林景渊神色僵了僵。

太学不是一般人能进的地方。说是皇家贵族子弟读书的地方,其实必须要林帝下旨赐恩才有资格,那里是身份的象征,也是皇恩的体现。像林非鹿这样不受宠的公主,是没有资格进入太学的。

林景渊自然懂这个道理,但说真话肯定会伤害到她。他心里为小鹿妹妹难过,面上倒是一副嫌弃厌恶的样子:“那破地方有什么好去的,烦都烦死了!一点都不好玩!”

林非鹿就没再多问,只是有些落寞地笑了笑,乖乖“哦”了一声。

林景渊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在明玥宫待了一个多时辰,娴妃就遣了人过来,叫他回去练字。林景渊只能不情不愿地离开,林非鹿裹着小斗篷一路把他送到宫门口,眼巴巴地跟他挥手:“景渊哥哥再见。”

她看上去可怜极了,像是怕被旁边的太监听见,很小声地说了句:“常来找我玩呀。”

林景渊一咬牙,一跺脚,下定决心似的开口道:“我明日早上来接你,你跟我一道去太学吧!”

林非鹿眼睛一亮,“我可以去吗?”

林景渊:“当然可以!不进去里面就是了,还不许你在外面逛逛吗?!”

于是第二天一早,林非鹿穿戴整齐,裹着白色的小斗篷,扎着可爱的小揪揪,跟着来接她的林景渊一起,踏上了前往新副本的道路。

她这么久以来其实一直在后宫附近打转儿。皇宫这么大,分为了好几个区域,她行事有分寸,没确切的把握之前,是绝不会逾越的。

林非鹿当然知道以她的身份没资格进入太学,不过就像林景渊说的,里面进不去,还不能在外面逛逛吗?林帝平时很少来这里,只有每半月例行检查皇子们的功课时才会驾临。

太学又不是前朝议事之地,没有官员,有的只有教学的太傅以及读书的皇子公主贵族子弟们。@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现在已经有大皇子、四皇子两个靠山了,再自信一点,把长公主也算进去,三个大靠山,足够她在这里溜达。

从正门进去之后就是一个大广场,广场上已经有人在走,都是一个主子带着一个小厮或者书童。几座朴实庄严的大殿坐落在后方,正殿上挂着“太学”的牌匾。周围还有一些小宫殿,是休息落脚的地方。

这地方没有后宫花团锦簇的精致,但透着一股学术氛围,很有高级学府的感觉。作为毕业于国内最高学府的学生,林非鹿觉得这地儿还挺亲切的。

林非鹿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关注,因为很多人身边都带着伴读。比如三公主林熙身边就跟着一个小女孩,是静嫔弟弟的女儿,按规矩这小女孩是没资格进入太学的,但作为林熙的伴读,就容易多了。

大家都以为四皇子身边这个小女孩也是新来的伴读,只随意看了两眼,且因为忌惮林景渊,也不敢细看,行礼之后就匆匆走了。

林非鹿暂时没遇到认识的人,林景渊把她带到偏殿,交代道:“除了台阶上那三座大殿去不得,其他地方可以随便逛,逛累了就到这里休息,等我下学就来接你。”

林非鹿乖乖应声。

他知道她听话,也不担心,又吩咐康安:“照顾好五公主。”

康安连连点头。

林景渊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没多会儿,外面就响起了古朴沉重的钟声,林非鹿觉得还挺有意思的,这时候居然也有上课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