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翁熄粗大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新翁熄粗大 第二章

文学

唐升道:“你才是东西呢!着实没礼貌!要不是看在阁下年老体衰没两年活头的份上,我们弟兄绝不饶了你!”

龟仙人一笑:“年老体衰?哈哈……本人乃仙人是也,你等真是可笑,我已经保持如此造型整整n年了!”

八戒笑道:“阁下一个老头和一个**在岛上干嘛?”

龟仙人笑道:“干嘛与你何干,我早看出来你们一个个色眯眯不是什么好东西,原来是来抢布玛的,布玛,放心有我在,一定誓死保护你!”

唐升一笑:“呦呵!老头救美,头一次见到,不过你误会了,咱们来此不是为了这个**而是为了龙珠!”

“你们要龙珠就是与我做对,龟仙人,灭了他们!”布玛喝道。

龟仙人一笑,色眯眯地说:“灭了他们有何好处?”

“好处大大的!”布玛捧了捧胸部挑挑眉道。

龟仙人瞬间失去了理智,浑身一起使劲,瞬间肌肉爆棚,衣服都炸飞了。

唐升往后一跳:“悟空,八戒,悟净,灭了老头!”

“是!”

于是群殴开始了!

龟仙人并不是这三人的对手于是三人胜利了,龟仙人伤痕累累地躺在地上眼睛看着天空,十分茫然。

“**,看到我们的厉害了吧,快把龙珠雷达交出来!”唐升一只脚踩着龟仙人的肚子道。

“师父,有猴哥为什么还要抢她的龙珠雷达?咱们变一个不就行了吗?”八戒忽然道。

“咿!我咋没想到呢,悟空,速变!”

“收到,师父!”

悟空拔出一根猴毛刚要变停下道:“既然能变雷达干嘛不直接变龙珠呢?”

“卧槽!有道理啊,终南捷径不走我们都傻了吗,直接变神龙!”唐升激动万分。

布玛都惊呆了,这群人是傻子吗?

“收到!”悟空扔出去猴毛,大叫一声:“神龙!”

顿时,电闪雷鸣,地动山摇,海水澎湃,乌云遮蔽了天空,窗外又是阴雨时候!

一条神龙赫然出现,就在众人头顶,大家都能闻到神龙身上散发的一股子汗味!

“龙哥,你身上一股汗味,干啥呢刚才?”唐升道。

新翁熄粗大 第三章

入夜,夜空如洗。

宣府镇城女墙之上,看着格外清澈的夜空,和强外并不算遥远之地,密密麻麻的帐子,还有隐隐传来的牛羊声。

贾蔷披着一件斗篷,倚着女墙,轻声道:“读书时,酷爱边塞诗,却不曾想,有朝一日也会披甲持戟为国而战,倒也有趣。”

董川站在一旁,面色隐隐木然,看着这一刻潇洒不羁的贾蔷,他承认感到了钦佩和艳羡。

相比于这位炙手可热的少年权贵,他虽然年纪相仿,可境遇却相差的越来越远……

董川声音有些嘶哑,缓缓道:“我自幼在宣府长大,这里的一砖一石我都熟悉,可惜待了十多年,也没遇到这样一次大战。子扬好福气。”

华安笑了笑,道:“能杀的这么痛快,多亏了良臣。”

董川沉默稍许后,他直视着贾蔷的眼睛问道:“宁侯,你相信侯杰和范家里通敌国,要里应外合开城门献镇城么?”

其实这句话显得很多余,但他还是问了。

这突如其来的巨大打击,让董川的内心受到的冲击太强烈。

仿佛一夜之间,董家不仅在宣府的根基尽毁,甚至朝不保夕……

贾蔷看着董川,轻声道:“于理,我觉得也不应该。不止侯杰和范毓并不应该,我认为大燕任何一个百姓,都不应该当卖国贼汉奸!但是,范家招出的事,招出的人来看,范家的确这样做了。而范家勾结侯杰盗卖武库军械,更由不得我不信。董川,你知道今日有多少宣镇士卒,死在宣镇武库自己的兵器上的?成百上千!这个时候,你说我该不该相信?”

董川闻言,面色晦暗下去,心如刀绞。

他是知道,宣镇有往草原走私商货的过往。

甚至,也知道范家有往草原上贩卖些兵器铁器的黑历史。

九镇边城,每一座都少不了这等事。

但他没想到,宣德

文学

侯府走后,范家和侯杰的胆子会这样大,卖空了半座武库。

简直丧心病狂!!

不过即便如此,董川仍不信,范家和侯杰会里通敌国,准备献城,简直是天方夜谭。

他们的根基都在大燕,都在宣府,他们怎么会那样做?

然而,正如贾蔷所言,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贾蔷见他无比痛苦,忽地笑了笑,道:“董世兄,你又何必自寻苦恼?他们献不献城重要么,就凭盗卖武库一罪,他们就是有一万颗脑袋,都不够国法砍的!”

董川苦笑一声,道:“如何不重要?若他们仅仅是因为贪钱做出的勾当,那是一回事。可若是里通敌国,那又是另一回事。”

前者,是他们自己作死,怨不得旁人,宣德侯府董家从没有收他们一两赃银。

可若是后者,那董家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贾蔷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必担心,就目前为止,范家、侯家那些人,仍未说出甚么对宣德侯府不利之事。虽然年礼送的重了些,你们董家离开宣府时卖地卖宅子,范家给的银子也高了些……不过我做主,将那些都划了去。因为我觉得,几千两银子的年礼,卖地多给的那二万两银子,还收买不了你们宣德侯府。他们范家应该是想结个善缘,不让关系断了。

范家、侯家可恨,宣德侯府坐镇宣府多年,未能打压惩治他们,也有过错,但我仍不希望看到此案扩大株连。或许我年轻幼稚了些,不过我本心确实愿意相信,世守边关的董家,和他们是不同的。董家有过,但应当无罪。”

董川闻言,这一刻当真红了眼,险些落下泪来。

他已经坚信,如其父所言,宣府此次之大敌大乱,就是一次针对董家的绝杀。

虽然不清楚背后老贼是如何说动鞑子在这个时节动手的,但就环环相扣的阴谋来看,如今显然已经有许多人认为,这一次就是董家为了军功,故意招惹起的战事。

毕竟大战一起,淮安侯又暂时难以服众,按理来说,朝廷最好的选择就是让宣德侯董家重回宣镇,为国御敌。

一旦在此国战中立下大功,宣德侯府积功封公,成为军中第一门,便是顺理成章之事。

但董家的“奸计”被将死的赵国公识破,宣德侯生生被按死在京城,回不了宣府。

恼羞成怒的董家,就想来记狠的,让旧部和姻亲与敌人里外勾结,破了宣镇。

不过这等“毒计”,又被朝廷派来的天使钦差宁侯贾蔷所破,斩了董家的旧部、姻亲。

从思路上来看,这一连串简直缜密的毫无破绽。

而这个时候,贾蔷一言就能决定董家存亡!

只要他在范家、侯家等人的供词上,得到些他想见的,这对贾蔷来说,轻而易举。

如此,董家就绝无幸存之理!

赵国公后,董家便是当仁不让的元平功臣之首。

董家也不可能将军中位置让给开国功臣一脉,所以,两家是天然对立的。

董家垮台,绝对能让开国功臣占到好处。

然而董川却没想到,贾蔷会这样做。

光明磊落至斯……

他大礼单膝跪拜下去,声音哽咽道:“多谢宁侯公道!此大恩大德,我宣德董家必不敢或忘分毫!!”

贾蔷呵呵笑着将他搀扶起来,道:“我并未做甚么,也没想得到甚么回报。长辈们做事都是以利弊为先,我也不指望你父亲能报答我。老一辈到底还存着门户之见,有开国、元平之分。你父亲果真想报答,我也不敢要。但是,我们这一代不同。子仪,还有子扬,我希望到了我们这一辈,胸怀能更开阔更磊落些。

大燕之外,仍有无尽的山河,无尽的财富权势,仍有无数的异族之敌等待我们去征战。我希望到了我们这一代,能够摈弃前嫌,不再内斗,不再互相打压,而是齐心协力,为我华夏再拓土万里。让我大燕之民,成为真正的天朝上邦之民,再不受穷苦之困。我们的人民,活的太艰难了。

此,便为我心中所想,亦为我平生之志!”

星辰之下,看着贾蔷双眸明亮,说出这番前无古人的旷世之志。

在董川、华安眼中,贾蔷岂是凡人?

恍若谪仙。

这一刻,二人心中敬服如神!

这无关权势,无关地位,无关所有外在之因,只缘此人高洁皓远之志,皎皎如明月当空!

如此人格魅力,岂能不让天下英雄折腰?

贾蔷将拜下的二人搀起后,转过身来,微笑着眺望神京方向。

也不知姜老鬼知道他没顺势将董家锤死,会不会直接气死……

……

石碑胡同,赵国公府。

敬义堂,内堂。

姜林坐在床榻边,看着瘦小如幼儿的祖父一直昏睡着,心里难过之余,又对其惊鬼神般的手段,拜服不已。